ωωω▲Tтkan▲¢Ο

白遠手腕一翻,看向手掌中心那條微微搏動,如同心跳,或是呼吸般起伏的猩紅線條輕輕吐了一口氣。

果然是兇悍至極的祕傳武道!

難怪…

……

幾周之後。

坐在教室裏百無聊賴的白遠聽着老師在講臺上講着他完全聽不懂的東西,他有些無趣的翻了翻手上的教材。

這些基礎的教材他已經通過遠超常人的精神力所加成帶來的邏輯能力和學習能力事先學習過了。

而他這段時間裏的手上的事情又有多,導致白遠沒有時間去抽空買那些更高深的教材去學習。

現在他只能看着這些自己早已經學會的東西開始陷入回憶起來。

隨着白遠血氣漩渦的不斷滋養和恢復,他的實力已經恢復了幾乎九成,感覺已經足夠了的白遠,就將自己前往南部東興市會館的計劃定在了這個十月初的長假裏面。

並且白遠最近的幾周時間裏也幾乎是每週一次的頻率去盛源市周邊的地下拳賽裏用黑鯨的這個身份參賽,並且贏下了一筆錢財,想必也是足夠他在行動期間的花銷了。

想到這裏,白遠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坐在前排的花詩夢,在家裏休息了幾個禮拜之後,花詩夢似乎已經脫離了之前綁架案的陰影重新來到了學校上學。

除了每天千篇一律的關心,問好,還有那些男生們有意無意的示愛,花詩夢的一切似乎都和之前沒什麼兩樣,這讓白遠也放心了不少,要是自己這個潛能點潛在的大戶因爲綁架案出現了什麼難以痊癒的心裏陰影,甚至轉學了,他可就抓瞎了。

現在能夠安穩的回來上學這件事,就讓白遠覺得自己之前果斷的出手救人是非常明智的選擇,不僅救了班長,還拯救了自己可能會失去的潛能點。

很快,第一節課的下課的鈴聲響起,接下來就是早鍛鍊的時間,同學們紛紛收拾着桌子上的東西,朝着教室外走去。

白遠不緊不慢的將教材放進書包,纔跟在前面的女生後面最後走出了教室。

在白遠右腳即將邁出教室門的一剎那,前面一直背對着他的女生,突然轉過身來,用很小的聲音,羞紅着臉對白遠說道:“謝謝。”

腳步都沒有停下的白遠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回道:“沒關係。”

她轉過身快步跑開,花詩夢遠離了白遠之後纔有些喘不過氣來的拍了拍略顯規模的胸脯,俏臉上還有着絲絲的嫣紅。

什麼時候…白遠他這麼好看了?

花詩夢內心疑惑而又羞澀的想着。

她眼中的白遠在剛剛似乎整個人都在放着淡淡的光…

……

放學後,白遠走到學校門口大致的掃視了一圈之後,自然的走到了一輛漆黑的轎車面前拉開車門,想要坐上車離開。

最近由於打地下拳賽的原因,華飛塵不知懷着什麼目的的將自己的助理許林涵硬塞給了白遠美其名曰當成是手下支使一段時間,等什麼時候白遠不想去打拳了,或者覺得許林涵工作的不夠賣力就將她送回去。

白遠當然不知道華飛塵抱着什麼目的,不過他現在暫時沒有什麼人手,缺少可以幫助的人是一個事實,所以白遠就坦然的收下了這個助理。

現在每天許林涵兼職接送白遠放學前往武道館進行日常的鍛鍊和學習,再在之後有空閒的話前往地下拳場打上幾把鍛鍊技術。

想到花七那張帶着菊花一般笑容的嬌媚臉蛋,白遠就感覺今天他又不太想去地下拳場打拳了…

正拉開車門的功夫。

一隻手突然從背後襲來,想要搭上白遠的肩膀,他輕輕錯開一步,轉身朝向來人的方向,發現一羣年輕人已經面色不善的把他包圍了起來。

轎車上一直坐着不動聲色的許林涵緩緩搖下車窗對白遠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需不需要我打電話,白先生?”

“不用了。”白遠搖了搖頭。

“呦吼,你小子沒想到混的還不錯啊?”爲首的混混邊上的一個吊三角眼的年輕人吊兒郎當的就想將手搭在車窗上,被許林涵一把打開。

“小子,你要是把這輛車和這個小美人兒給我們作賠禮,我們或許會原諒你。”

那個吊三角眼的混混被許林涵打了也是一副混不在意的模樣,嬉笑着轉過身挑釁道。

“你小子前幾周得罪了我們幾個,當衆落了我們的面子,說說吧,你想怎麼解決。”領頭的年輕人皮笑肉不笑的將手放在後腰處。

“你們是郭輝找來的?”白遠的眉頭微微一皺,掃了一眼四周,發現郭輝正站在不遠處的一個角落裏注視着這裏。

但是郭輝注意到了白遠的視線之後卻小心翼翼的避開了,然後才試探性的對着白遠勉強的擠出了一個友善的微笑。

天可憐見…郭輝除了那天下午一時嘴快暴露了關於白遠的部分信息,他可是什麼都沒有做。

“什麼郭輝,楊輝的?!我們可不認識,倒是你小子,畫下條道來,咱們好好說道說道。”

領頭的年輕人的神色微微一滯,然後似乎覺得被白遠說成是被一個高中生指示有些失了顏面一樣,腦子一熱就想把後腰處的棍子抽出來嚇唬一下面前這個在他們的包圍之下,面色依舊沒有什麼變化的小子。

就在這個時候校門口的幾個值班的保安和老師似乎是看到了這裏的情況快步跑了過來。

爲首的保安隊長揮舞着警棍怒吼道:“臭小子們,你們在幹什麼?!”

“同學,你怎麼和他們混在一起?是不是他們在找你的麻煩?”

白遠看着面前的混混們發現他們看見保安和老師過來表情也沒有什麼變化,依舊笑嘻嘻的談笑着。

“老頭兒,我們的事兒你們別管,不然小心點你們家的窗戶半夜裏無緣無故的碎掉哦。”

一個皮膚黝黑,臉上滿是痘痘的年輕混混好像無意間的拍了拍腰部後側的凸起嬉笑着威脅道。

看着眼前的混混和麪色難看的保安和值班教師,白遠心中微微一動。

這些事情讓其他認識的人看到也不太好,似乎自己的妹妹也基本上會在這個時間出校門?

他的面上的表情隱隱一抽,要是被自己的妹妹看到自己和這麼一羣人混在一起那就完蛋了,這樣想着的白遠臉色都忍不住發白,連綁架犯和地下拳師都怡然不懼的白遠,對自己的妹妹絕對是有着難以言述的心理陰影。

想到這裏白遠對着許林涵做了一個手勢,示意她在這裏等一會兒自己。

然後他猛地推開邊上的幾個年輕人將他們推了個踉蹌的同時瞬間趁着所有人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脫離包圍圈向着遠處跑去。

“謝謝老師,我沒事,我先回家了,老師再見!”

白遠先對着幾個面色難看,有些下不來臺的保安和值班老師高聲喊道。

“喂,我先走了,別追了,我回家了,謝謝各位…”

腳步飛快的向着人羣之外竄了出去,但是白遠卻詭異的在遠處有小心的放慢了速度,似乎是想讓背後的一羣人追上來一樣。

…要是害得我被妹妹看到的話,你們就完蛋了!白遠的內心暗暗發狠,一時之間腳步又加快了幾分。

爲首的混混看着白遠裝模作樣的姿態心中升起一股濃濃的疑惑,本能的就不想追上去。

從今天開始教你們做人 但是他身邊的混混們哪能忍受這樣的羞辱,二話不說的當先就朝着白遠逃跑的方向追了過去,沒有絲毫的猶豫。

原本領頭的那個年輕人落在最後伸出手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是轉眼一看自己的小弟都跑出快十幾米遠就快要看不見了,便連忙收回手,加快步子朝着小弟們跑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ps:本來這一章的名字我想叫…伏筆消除的,不過不知道會不會暴露我的某些愛好,想了想還是算了。

從後天開始會插入一個較長的怪異劇情,武道初期的奠基部分已經基本完結,之後將會步入武道家的世界,我先做個預告好了,多謝支持! 許林涵心中暗笑着緩緩搖上窗戶,內心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

自己現在的這個新老闆,白先生,不愧是還在上學的學生,哪怕是擁有那樣過人的武力,依舊還是一個孩子的心性而已。

邊上的保安和值班老師無可奈何的看着白遠和一羣混混們一前一後的逐漸跑遠,消失在街道的轉角處。

他們面面相虛的互相看了看,一個手持警棍的年輕保安謹慎的開口問道:“師傅,我們要不要追上去?”

保安隊長看了看值班老師蒼白的臉色和顫抖的雙腿,面色一青一白的回頭喊道:“追什麼追,混蛋小子!”

“沒看到那個同學那麼能跑,都跑回家了嗎?我們去打擾他,難不成還要追到他家裏去不成?”

保安隊長用手背敲了敲年輕保安的額頭,頭也不回的掉頭朝着校門口走去。

身後跟着懵懵懂懂的幾個年輕保安和幾個偷笑的年長保安,值班老師站在原地愣了一會兒之後才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誒,你們幾個,等等我。”

…….

白遠回頭一看果然那羣沒腦子的傢伙一個不拉的跟了過來,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個領頭的混混卻落在了所有人的最後面。

而且有些奇怪的是,白遠沒有看到之前呆在一邊的郭輝的身影,難道他連這種好事都不來嗎?

不過這不算什麼大事,他這個念頭只在腦海之中一轉就將其拋在了腦海。

心中戲謔的笑了笑,白遠朝着四周掃視了一眼,帶着一羣人朝着遠處的一條偏僻的小巷子跑了過去。

郭輝神色定定的站在遠處看着白遠被一羣人帶走…不過爲什麼是被帶走的人走在最前面帶頭,而且似乎還是面色古怪的跑的飛快一樣的衝出去那麼遠?

他站的有些遠也聽的不怎麼清楚,不過他認識領頭的那個青年,是他在這片街上認識的混混目,想來白遠應該是不會好過的,就算白遠這個小子能打,身體強壯,甚至會做特技,但是他總不至於能夠打過十幾個手持武器的年輕人。

想到這裏,郭輝的臉上就閃過了一絲快意的神色,不過要是讓他現在跟上去和他們一起教訓白遠的話,郭輝卻又有些不敢了。

他之前在看到白遠那非人一般的表現之後,他也看到了網上的視頻,隨後郭輝也看到了視頻被刪除的全部經過。

憑他的見識,自然知道是市裏的某些人發力的原因,而能夠讓這些人隱瞞一些事情,並且讓人說不出話來,其中背後所用的巨大能量簡直讓人坐立不安。

他雖然全盤托出了關於白遠的情況,但是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可也是受害者之一,被混混拿着刀指着威脅沒有人可以裝成硬漢不說實話。

至於到底那羣混混有沒有威脅逼迫他…這個大家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就可以了嗎?

魔王的絕地求生 而且郭輝在前一陣子的某一天晚上也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溫和的警告和威脅了關於他的一些小小的隱祕和把柄,讓郭輝現在更加不敢輕舉妄動。

想了一想,他看了看那輛依舊停留在原地的黑色轎車,轉身小心翼翼的向着遠處走去。

你說白遠?

對不起,那是哪一個,我不認識的好嗎?

什麼?同班同學?我不上學的,謝謝。

什麼?我招惹過他,還想過要堵他,羞辱他?

我嚴肅的告訴你如果你再誹謗我招惹過他或者辱罵過他什麼的子虛烏有的事情,你以爲我不會發律師函嗎?

……

校外的一處巷子裏。

很快,一羣人就跟着白遠走到了巷子的深處。

“這裏似乎是一個講道理的好地方。”

白遠面色戲謔的轉過身說道,他向着遠處的巷口掃視了一眼,發現應該不會與什麼人可以看得到裏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由得放心下來。

只要妹妹看不見…白遠覺得怎麼都好辦。

他揹負雙手打量起眼前的小巷子起來。

“看來我挑的地方不錯,你們覺得呢?”

白遠回頭微微一掃,就清晰的看到除了進來的路之外,這巷子再也沒有其他出口。

“我們現在應該可以好好地講一下道理,爭取做到不拖延時間也不浪費大家的時間,不知道你們覺得這樣的做法可不可行?”

他輕輕攤開手掌,嘴角閃過一絲戲謔的微笑,故作姿態的開口詢問道。

配合着他臉上皮笑肉不笑的怪異表情,讓眼前的混混心中的怒氣瞬間就達到了極限!

這個時候一個一直低頭滿臉不耐的年輕人擡起頭看向白遠神情兇狠道:“裝你媽呢!”

說着話的同時,他一邊推開身前的人快步上前,一邊解開上衣,抽出了一根原本別在腰後的狹長鋼管,對着白遠的臉就是一棍子抽了下來。

白遠仍舊是揹負雙手,神情平靜的看着對方,在對方鋼管勁風獵獵快要接近自己頭頂的時候,右手一動,食指輕輕向上一彈,在鋼管上打出一個小小凹坑的同時,直接將青年手裏的鋼管彈飛了出去。

“講道理…不好嗎?”

此時他的面色不變,但是白遠原本戲謔的語氣之中隱隱透露出一絲冰冷。

伴隨着他的話音落下,白遠原本伸出的右手像是鞭子一樣甩出,瞬間就抽在了青年胸口上。

“咔擦!”

似乎是骨骼斷裂的聲音。

被擊中的青年人直接被抽的倒飛出兩三米遠,直接撞倒了他身後的幾個人,青年身後的幾人瞬間人仰馬翻的倒成了一片,然後那個青年掙扎動彈了幾下,不管怎麼樣都站不起來了。

巷子裏頓時陷入了短暫的安靜。

白遠彎下腰撿起地上那根微微有些彎折的鋼管,手掌輕輕拂過鋼管的表面,就將整根鋼管掰直成了鋼棍。

只見他一手持着鋼管,右手仍舊揹負在身後,突然就不發一言的就朝着面前的一羣人衝了過去。

憑白遠現在的實力,要打死人很輕鬆,想要讓一羣小混混短時間裏面站不起來同樣也很輕鬆。

而他現在又手持着武器,這件事就變得更加的簡單了起來。 當時那幾個傢伙如果不是他手裏沒有武器,可能他們會死的更加痛快一點,那個老大甚至連掏出手槍的機會都不會有!

現在他自然不會再犯當初的錯誤…有武器不用,是想裝什麼大尾巴狼呢?

浪費的是白遠自己寶貴的時間,並且增加了被發現的機率。

精英格鬥術,從來就不拘泥於徒手或者手持兵器,包羅萬象纔是精英的真諦。

我什麼都會,但只是有些東西,會的更多而已!

剛纔那一擊鞭拳他抽在青年的身上只是打斷了他的幾根肋骨,並不會真正危害他的性命,當然,如果他硬撐着不去醫院,那死了也不能怪別人。

一些事情,死人和不死人的後果截然不同,白遠見此也並沒有下死手的意思。

前者一勞永逸,但是後者相對好辦一點,最近的白遠也需要低調一點,雖然賀太初明確的告訴過他不用想太多…

白遠迅捷如風的動作讓還站着的幾個人如夢初醒的同時都一起抽出了別在腰上的武器。

下一刻,便見之前落在後面原本一臉戲謔的看着白遠的領頭青年面上露出一絲狠色大聲道:“大家一起上!雙拳難…!”

但是緊隨而來的砰砰啊砰砰啊啊…一連串的擊打聲夾雜着幾聲微弱的慘叫,白遠已經手持着完全彎曲的鋼管施施然的站到了領頭的青年的面前。

在他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半截話噎在嘴裏的時候。

“…難敵四手…呃…”

領頭青年眼神艱澀的轉動了一下。

巷子裏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堆,現在只有他一個人還站在原地,手拿着一根略顯可笑的木棍。

領頭青年望了望白遠的視線有些尷尬的將手中的木棍小心翼翼的藏在背後,然後在白遠淡淡的目光下,彷彿是手中抓了什麼燙手的玩意兒一樣,趕忙將木棍扔在了地上。

看着周圍倒地不起,痛苦哀嚎的同伴,在打架能力屬於所有人裏面墊底的他現在根本連跟白遠動手的勇氣都沒有,整個人戰戰兢兢的看着面前默不作聲的白遠。

“現在感覺怎麼樣?”

白遠手上提着沾着血的已經重新變得彎曲的鋼管,向一臉恐懼害怕,止不住顫抖起來的青年問道。

“呃…還不錯?”青年看了看白遠的表情試探性的開口道。

白遠沒有開口說話,只是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

“啊,啊…很不好,我覺得很不好,我錯了。”

場中唯一站着的青年連忙改了口風,低頭諂笑道。

末了,他勉強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道:“大…大哥,你…不,您別打我了行不行,我們也不是有意要找您麻煩的…”

“都是那個郭輝,對對對,就是您之前提到的那個郭輝挑撥離間,我們纔會這麼不開眼的啊。”

領頭的年輕人尷尬的說着連他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話,但是現在他必須找一個人來背鍋才能逃過一劫的樣子。

“不行…”

白遠輕輕嘆了口氣,在青年心驚膽戰,止不住顫抖的表情中將手上的鋼管輕輕放在了他的手上。

“剛剛所有拿武器的人,都打折一隻手,會不會?”他的臉上帶着溫和的微笑,卻讓青年的雙腿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