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鳴!」大山也是失望至極,但是同時也擔心一鳴現在的情況,擔心他承受不了這種失敗。

這個結果除了少數觀眾有些不解之外,就連那些評委以及小鳳仙和海霸天都迷惑的看著一鳴。

他們三人原本的票數是相等的,現在評委們讓他們三人各投出一張票。誰都會投給自己,結果還是三人相等。

可是現在的情況卻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料。小鳳仙和海霸天都將自己最為珍貴的一票投給了自己。可是一鳴卻沒有投給自己,而是投給了小鳳仙。也正是這樣。小鳳仙得票數才領先了海霸天一票,成為了這一屆的廚神。

「為什麼?你為什麼投給我?」小鳳仙喃喃道,她不清楚一鳴為什麼這麼做兩者並沒有什麼交際,甚至還是決賽中的對手。他為什麼要將這張珍貴的票投給自己呢。

海霸天詫異的看著一鳴,他也猜不出來為什麼這個年輕的少年,會投出那麼一票,難道他不知道這一票關乎自己的勝利嘛。

這個時候台下的觀眾也都停下了沸騰,靜靜的聆聽著一鳴的回答。

一鳴笑道:「呵呵……不為什麼,因為我感覺到你的廚藝要比我強。所以就投給了你這一票。當然了,如果你能以身相許就更好了。我還有兩個鐵哥們兒沒有女朋友呢,你很配喲!」

「額……」如果說之前小鳳仙對一鳴還有些感激的話,那麼這一句之後就徹底的將那一絲的好感給磨滅了。不過,她對一鳴的誠意卻清晰地感覺到了。

之前,她還感覺到一鳴可能是喜歡自己,但是現在一切都迎刃而解了。一鳴不是喜歡自己,也就不會因為這一點而要挾她了。

「謝謝!」小鳳仙由衷的感謝,這是發自內心的。不是表面上的。

一鳴嘴角一條,笑道:「嘿嘿,感謝我就不比了。不過你真的要考慮一下,我說的可是真的。我真的有兩個鐵哥們兒還沒有女朋友。那不,他們就在人群的外面!」

他說著,抬手就想著站在人群外的楚英他們幾人指去。當然了。他指的不是楚英,而是韓信和孟玄。

「去死!」剛才還由衷感謝一鳴的小鳳仙這個時候俏臉通紅。眉頭一皺,惡狠狠的說道。如果不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恐怕早就有一腳踹在他臉上的衝動了。

不論是主持人亦或是台下的觀眾全都愕然,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溫柔可愛的少年嘴巴竟然這麼不饒人,就連在海港城最美的少女廚師,不,現在應該是最美廚神都敢調戲,簡直是膽大妄為。

遠處,肖楚楚他們幾個當然是聽到了一鳴他們的談話聲。韓信和孟玄全都是莫名的臉一紅,而肖楚楚更是打趣兒道:「老二老四,聽到沒,老五可是給你們牽引紅線呢。還是照單收了吧,我看她長的不錯喲。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的廚藝很好,到時候咱們幾個就有的吃了!」

「滾蛋!你這是介紹女朋友嘛,估計是為了你的肚子吧,你這個吃貨!」韓信白了她一眼笑道。

孟玄倒是很乖巧的沒有吱聲,他可是知道肖楚楚的手段的,根本就不敢反抗。只是在心裏面不斷的道:「母夜叉去死!母夜叉去死!」

可惜的是,上天好想沒有聽到他的詛咒。肖楚楚冷眼看了他一眼,嚇得他全身一驚。不敢再有任何的想法了。

「哧啦!」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空間一陣晃動。一道很忙從人群中破空而出,對著擂台上還深陷在震撼中的海霸天擊去。

「噗嗤!」海霸天的神識從獃滯中清醒了過來,但是這一擊實在是太快了,雖然他竭力的躲避,但是卻沒能完全的躲過去,左臂被劃出了一個大口子,鮮血噴涌,迅速的染紅了他的手臂。

「去死!」海霸天還沒有看到虛空中隱藏的是誰,但是受傷的暴怒已經不再想去計較到底是誰偷襲自己了,先殺了在說,不然根本就不足以平復自己的怒火。

「轟隆!」

他一掌拍出,大手激蕩出恐怖的能量,讓人生畏。一鳴和小鳳仙果斷的後退,大吃一驚,他完全沒有想到這個所謂的廚神海霸天竟然這麼的強大,不只是廚藝驚人而已。

現在看來,當初藍月燃的懷疑得到了證實。達到大道的彼岸之路,並不知玄術一條。條條大路,只要成道都能成為大道的存在。

「你給我滾出來!」海霸天第一掌拍出之後,第二掌就緊接著拍了出去。恐怖的力量像是無盡的海浪,驚濤拍岸,讓人感覺到無盡的恐慌。

「快點疏散人群!不能讓他們的大戰波及到無辜的群眾!」海港城城主站起身來,大喝道。雙手張開,一股強大的氣勢抵擋住了那些沖向人群的恐怖衝擊波。

如果他不阻擋,恐怕這一股衝擊力恐怕能早場成千上萬人的死亡,這是他這個城主萬萬不能看到的。

城池的守護隊很快就來了不下千人,開始儘快的疏散著人群。而那些觀眾看到擂台上,不,現在應該是半空中如同神祗的戰鬥時根本就不敢站在這裡觀看了。那可是拿命來觀戰呀,這個熱鬧看不起。

很快,如潮的群眾已經退去了一般。但是一鳴和小鳳仙他們以及楚英他們幾人全都沒有退走,神祗楚英他們幾人還來到了擂台上和一鳴站在了一起。

看著在空中大戰未知存在的海霸天,楚英內心更加的震驚了,轉過身對著一鳴問道:「老五,你說廚師也能達到這個境界?」

一鳴看著楚英眼神中的震撼,還有那一絲的疑惑,已經猜出了他心中的想法。點了點頭,道:「不錯,玄術並不是通向彼岸唯一的道路。任何一條路都有可能通向大道的彼岸,沒有絕對之說!」

肖楚楚看著他們兩個說著自己聽不懂的話,撅了撅嘴,問道:「你們在說什麼?給我說人話,不要說一些聽不懂的東西!」

一鳴和楚英對視一眼全都搖頭笑了笑,不過卻並沒有向她解釋什麼。

「出現了!」

終於,隱藏在暗處偷襲上一屆廚神海霸天的人影走了出來。也可以說是被海霸天轟擊出來了,不能躲藏在暗處了。

「什麼?竟然是你!」不只是海霸天一怔,就連擂台上的一鳴和小鳳仙也是一愣。

因為這個出現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和小鳳仙齊名,之前退出比賽的秦明。


「你為什麼要攻擊我?不對,難道說你是來自……」海霸天開口詢問對方為什麼攻擊自己,可是突然一切都想明白了,大吃一驚,但是眼神已經冷了下來,殺機畢露。

秦明一臉的冷漠,看著海霸天,他背負雙手當空而立。冷道:「不錯,我就是來自海外。這幾年蟄伏在海港城就是為了等到你出現,然後擊殺你這個叛徒!」

「哈哈……我是叛徒不錯!但是想要殺我,單單憑你,無疑是痴人做夢。既然你攻擊我,那麼就去死吧!」海霸天狂妄的笑道,對自己充滿了自信。

之前他還懷疑一鳴是海外派來追殺自己的人,可是卻沒有想到竟然會是秦明,這個被自己一句話給判定了落敗的人。

一鳴靈光一閃,道:「果然是他!」他想到了經過,終於明白了一切。

「嗯?難道說你早就知道他是來自海外的人了?」小鳳仙皺眉,問道。

「還記得,他在當初比賽的時候施展出了流星敢爭月的刀法嘛。那就是他露出的一個破綻,只不過當時咱們都被海霸天的出場震撼,忽略了他的刀法罷了。」一鳴分析道,「當時他看到自己追殺的人出現之後,為了能夠極好的隱藏,所以就自動的選擇了失敗退出比賽。等到海霸天是失神的時候,偷襲!」

經他這個一分析,小鳳仙的腦海中也瞬間就明白了一切。道:「好縝密的心機,不過不管他是不是來自海外。今天海霸天都必須死!」(未完待續。。) 第一百一十八章【廚術】

「轟隆!」

海霸天這個時候接連拍出十幾掌,每一擊都蘊含著無與倫比的力量。驚天動地,讓整個海港城都在顫抖。那些觀眾雖然遠離了廣場,可是卻駐留在外面仰頭觀看著這如同神祗的一戰。

「廚神不愧是神,竟然能飛天動地,讓人生生畏!」

「海霸天畢竟是蟬聯三屆的廚神,他能飛天如此並不意外。可是秦明大廚為什麼也能上天入地,難道說他的實力也達到了廚神的境界嘛!」

「這個就不知道了,他們是神,不是我們能夠妄自揣測的。」

「海霸天束手就擒吧!」秦明大吼,帥氣的臉龐依舊冷酷無比,可是動手卻一點都不含糊。

他的背後出現了一道道的神芒,但是這些神芒卻不等如同與修鍊玄術而出現的神芒,玄術爆發出來的不只是大道還有無盡的力量。可是現在秦明身後爆發出來的是無盡大道的秩序,竟然蘊含著無盡的法則之力。

「好強大的攻擊!」此時不僅是一鳴動容了,楚英他們,以及海港城的城主也都動容了。

他們壓根就想不到廚師竟然能攜帶出這麼強大的力量,勾動天地大道。

「嘩啦!」

海霸天從十年前逃出來,能夠在這麼多年無恙,怎麼可能沒有一定的自保手段。灰白色的長發飛舞,黑色披風獵獵作響,銀白色的面具爆發出炙熱的光芒。他單手揮動。竟然從虛空之中抓出了一道法則之鏈。

「咔嚓!」

雷聲轟鳴,他果斷的出手。每一擊都是攜帶著無窮無盡的力量。像是大山壓境,讓大地都在顫抖。

「海霸天你還是束手就擒吧。這樣還有可能饒你一命。如果你在執迷不悟,將死無全屍!」秦明一邊戰鬥一邊威脅道。

天空整個沸騰了起來,無盡的狂雲席捲,大風起兮。攪動的整個蒼穹都混亂成一團。

「嗡!」

一陣兵器的錚鳴聲響起,海霸天右手成爪在虛空中徑直的拘禁來一把嶄新的菜刀。這件普通的菜刀,已進入他的手中頓時綻放出流星一般晶瑩的光芒。

千道光芒衝天而起,形成了無與倫比的刀芒,直衝九天雲霄。強大的殺機,令整片蒼穹都在劇烈的顫抖。

「化腐朽為神奇。他的氣勢竟然堪比俊俠三重天的俠客!」楚英感同身受,震撼道。他雖然還不是三重天的強者,但是卻是貨真價實的二重天俠客。當然能感受到對方的實力了。

「來吧,讓咱們在刀法上見真章!」秦明沒有絲毫的慌亂,他也同樣的拿出來一把菜刀,神芒萬道,法則之力涌動。

刀芒衝天,攪動天地之氣,風雲變幻不定。空間顫抖讓人膽戰心驚。

流星敢爭月!

兩人同時施展出了這種刀法,身影快如閃電,他們的速度達到了極致,彷彿化作了兩道雷電。不停的在空中碰撞。

「廚術!玄術!萬般道法皆是路!」一鳴低語,他在兩人的大戰中感悟到了很多,他修鍊的不只是玄術。還有廚術以及醫術。雖然不敢說精通三種術法,但是除卻玄術之外。恐怕在廚術以及醫術之中,在他所知的凡人世界中沒有人能和他比肩了。

「鏗鏘!」

刀芒閃爍。不停的碰撞。強大的力量撕裂了周圍的空間,像是久旱的大地,不停的龜裂,向著四周蔓延開去。

兩人的身影不斷的在空中碰撞,他們兩人身後萬道神芒衝天而起,攪動天地之道,讓這裡的天地氣息都混亂了。

流星敢爭月不快是廚藝界三大傳說中的刀法,就算是用於戰鬥也同樣的無可爭鋒。除非是同階中的刀法,不然絕對不能抵擋。

「流星敢爭月,怒濤十擊!」楚英看著天空中的戰鬥,喃喃自語。他家傳的玄術怒濤十擊竟然在這流星敢爭月的刀法中尋找到了一絲的影子。

一鳴站在那裡全身心的沉浸在兩人的戰鬥之中,他體內的化天決不停的運轉,全身的感知力籠罩了四面八方。用來捕捉那大道之韻,這可是兩人戰鬥的精氣神以及廚術的大比拼,感悟到了對他還是有好處的。


「嗚嗚……」居住在他燃界一年多大部分時間都在睡懶覺的小豆丁這個時候也被一鳴強行借用感知力給驚醒了。

先是不滿的在燃界中舉著可愛的小拳頭嚴重的抗議,可是當它感知到外界驚天動地的元氣時,兩個水汪汪的大眼睛冒出了無數的小星星。好像是守財奴突然看到前面有無數的金銀財寶一樣。

「我吸,我吸,我吸吸吸!」它張著可愛的大嘴,在一鳴的燃界裡面不停的吸收著他從外界吸收的力量。這不是天地元氣,而是兩人戰鬥中溢散出來的秩序力量。

恐怖的力量蒸騰,差點就整個海港城給蒸發了。好在城主在這裡,擋住兩人戰鬥的餘波。不然整個海港城恐怕都要毀於一旦。

「你們出城戰鬥,不然我不介意插手!」海港城城主冷喝道,雙手背負在身後,不怒自威。

兩人什麼都沒有說,但是聽到這句警告的話之後,戰場就開始想著城外轉移了。顯然他們知道這個城主不能招惹,雖然不顯然不漏水,但是卻是一尊真正的俊俠五重的強者。

「走!咱們也過去看看!」一鳴沉浸的心神清醒了過來,對著楚英他們道。

率先拉起身邊的肖楚楚就騰空而去,而楚英治好拉起韓信和孟玄兩人沖向了城外。而小鳳仙也沒有停留,也飛身而起,跟在幾人的身後向著城外飛去。

獨家契婚 。雖說現在沒有去擊殺海霸天,但是卻不代表以後不會。

也可以說。就算是海霸天沒有死在秦明手上,等待他的也將是小鳳仙的怒火。

其實一鳴還真的不想讓她現在動手。畢竟她的實力還不足以對付海霸天。

「嗡!」

刀芒橫空,碎天裂地,讓人惶恐。兩人的刀氣衝到外面的地面上,直接裂出了一道深百米的鴻溝。


到了城池外面,兩人的戰鬥中再也沒有了絲毫的顧忌,開始全力的出手。每一擊都是全力以赴,因為兩人不可能和解,必須有一方倒下,不然絕對不可能就此罷休。

沒背景的孩子 噗嗤!」

海霸天吐血。一不小心被一道刀氣所傷。如果不是本身強大無匹,恐怕早就被剛才的刀氣撕裂了身體而死。

「是你逼我的,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海霸天雙眼通紅,燃燒起熊熊的火焰。他的身後竟然出現了一張壯麗的錦繡山河圖,上面無窮無盡的進修河山都在上面顯化而出。澎湃的力量,讓人心馳神往。

「意境!」秦明一震,眉頭間流露出一絲的緊張。

一鳴雙眼放光,他雖然在做菜的時候已經能達到已經的地步了。可是卻還沒有實現出自己的專屬意境。

是的,廚術中最強大的就是凝練出自己的專屬意境。這就和玄術中的燃界差不多,不光是力量的載體,同時也是力量的源泉。

「殺!」海霸天大喝一聲。展動身後的意境, 都市絕品狂兵 ,衝天而起。攪動天地大道讓人生畏。

萬道刀芒衝天而起,席捲九天十地。讓所有人都動容。就這萬道撕天裂地的刀芒衝出,誰能抵擋。

秦明果斷的倒退。不敢與其請纓。手中的菜刀不斷的揮動,對抗著衝擊而來的無盡刀氣。

但是這萬道刀氣豈是這麼容易就能抗衡的,只是轉眼間的時間,他的身上已經出現了不下百十道的傷口,鮮血迸濺,染紅了他的衣服,狼狽至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