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瀉火渠!」

他低喝一聲。

樂天站在天寶古錢的中間,他身上的火焰居然像是被什麼東西吸引了一般,居然順著樂天的身體從上而下的移動,最終這些黑色的火焰全部離開了樂天的身體。

「巫術……」賈世赫微微皺眉。

「奇門遁甲! 萌寵鮮妻:老公,抱一抱 六甲六丁!陰陽順逆妙難窮,二至還歸一九宮!天垂妙陣!」

樂天也是下了狠心,這個傢伙決不能放走!

賈世赫驚詫的看著四周,他居然有那麼一瞬間再次陷入了迷茫,可是他的眼中紅光乍起。

「哼!你覺得這樣的陣法可以困的我嗎?」

他冷冷的說道。

樂天驚詫的看著賈世赫,他居然幾步就邁出了自己的天垂妙陣。

「沒想到你的眼睛有如此神奇的效果!」他驚訝的說道。

「我的眼睛足以媲美生死眼!」賈世赫滿意的說道。

樂天的臉上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你先將這些冥炎收了!」他說道。

他不想打了。

賈世赫奇怪的看著樂天,剛剛還要滅了自己,現在居然又讓自己收了冥炎?

不過這些冥炎收不收也是無所謂的,賈世赫眼中黑光閃現,冥炎慢慢的熄滅了,可是咖啡店裡面已經面目全非了。

「我真的是沒想到,我來這泰國忙活了半天,結果都便宜你了,我就得了一個崇迪的名頭。」樂天哼了一聲。

「所以我才要說謝謝你。」賈世赫依舊提防的看著樂天。

這傢伙的手段非常奇特,巫術是少數可以剋制冥炎的手段!

而面前這個人明顯是一個巫術的高手。

不過他也不怕,自己的地獄冥眼可不僅僅是放火這麼簡單……

「要不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樂天看這賈世赫。

「你想談什麼?」賈世赫直覺的感覺這個傢伙要和自己說的事不簡單!

兩個人居然就在這廢墟中坐了下來,而咖啡廳的外面,警察已經來了,他們正小心翼翼的往這邊靠近…… 警察走進了咖啡廳,他們謹慎的四下看著,因為有人報警說有人光天化日之下放火。

「什麼人?不許動!」

一個警察發現了樂天和賈世赫,他馬上用槍指著兩個人。

賈世赫微微抬起頭。

「不用你,我來處理就好了!你帶好你的墨鏡吧。」樂天攔住了他。

這個傢伙心狠手辣,殺起人根本不眨眼。

賈世赫哼了一聲。

「這些凡人也值得你出手?」

「當然!在我眼裡他們可都是寶貝!」樂天理所當然的說道。

賈世赫戴上了墨鏡,他沒有再開口。

「你們先離開。」

樂天對這些警察開口,幾個警察緊張的看著樂天,當他們看到樂天脖子上的佛牌的時候,幾個人連忙收起槍。

「大師在除惡嗎?」一個警察詢問。

賈世赫扭頭看了這個警察一眼,樂天馬上擋住了他的目光。

「是!你們先行退開!」樂天點點頭。

幾個警察馬上就離開了咖啡廳,不過他們也沒有真的離開,只是守著咖啡廳的入口。

「你想和我說什麼?我不喜歡浪費時間……」賈世赫看著樂天。

「你雖然有這雙無敵的眼睛,但是……我猜你應該沒有永恆的生命!」樂天看著賈世赫。

賈世赫微微皺眉。

「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他哼了一聲。

「無非就是魔罷了!地獄冥炎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做魔焰!可是能夠驅使魔焰的人除了魔沒有其他的存在了。」樂天淡淡的說道。

賈世赫的眼中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你繼續說。」他沒有再反駁樂天。

「而我有永生的線索……」樂天看著賈世赫。

「不可能!凡世怎麼可能有永生的線索?你想框我?你知不知道即使在烈火地獄……我也是被流放的人!我是惡魔中的惡魔!」賈世赫冷冷的看著樂天。

樂天絲毫不懼。

「我這個人從來不說謊!不過既然是永生,盯上的人非常的多……你雖然厲害,但是也不一定是其他人的對手!」他笑了笑。

「哼!」賈世赫哼了一聲。

其實他現在的實力連自己全盛時期的百分之一都沒有,激活地獄冥眼耗費了他大量的力量!

不過他依舊不信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比他還厲害的人。

「羅剎你聽說過沒有!」樂天看著賈世赫。

賈世赫沒有絲毫反應。

「很厲害嗎?」他反問。

「比我厲害十倍以上!」樂天回答。

賈世赫仔細的看著樂天的神色,他發現樂天說的不像是假話。

「如果你太小看這個世界人的實力,你會吃大虧的……」樂天拿出了手機。

「目前我也只得到這些線索,我可以和你分享,但是條件是你不許再隨意傷人!」他看著賈世赫。

賈世赫想了想,永生?

開玩笑!

即使是神也不能永生!除非你是三十三天之一!

他突然驚訝的看著樂天,難道這個所謂的永生是三十三天中隕落的某一天?

這樣的話……還真的是有這個可能。

「好!我答應你。」他點點頭。

樂天將手機內的那些圖片給賈世赫看了看。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發到你的手機上。」樂天說道。

「不需要!我看過一眼的東西就永遠不會忘記。」賈世赫回答。

樂天愣了一下,人肉相機啊……

他又看了看賈世赫的眼睛。

「你想要我的眼睛?」賈世赫馬上發現了樂天的想法。

「可以嗎?我覺得這雙眼睛如果我來用會更好。」樂天眨了眨眼。

賈世赫眯了眯眼。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已經激活了天眼!否則就憑你豈能擋得住我的瞳術?」他哼了一聲。

樂天挑了挑眉,這地獄冥眼還是有他的過人之處,自己開啟天眼這件事他居然也發現了。

賈世赫看到樂天不說話,他將手機還給了樂天。

「你是我見到的第一個開啟天眼的人!你很奇怪……比那些所謂的神還要奇怪!我希望在將來你不會死在我的手上……」他淡淡的說道。

「彼此彼此!」樂天笑了笑。

賈世赫離開了,樂天獨自坐在廢墟中,他的嘴角慢慢的翹起,一絲微笑出現在樂天的臉上。

霸寵小助理:總裁大人在隔壁 「有一位高手盯上了……羅剎!你的對手越來越多了。」樂天喃喃低語。

他根本不認為蟲蟲、肖功勛、西塞這些人是羅剎的對手,從玲瓏聽到羅剎名字的反應來看,羅剎絕對不簡單。

樂天記得玲瓏喊羅剎的名字是暗羅天?

難道這個傢伙是三十三天之一?可是樂天不記得三十三天中有暗羅天這一天!

百思不得其解,樂天索性站起身。

他走出咖啡廳,警察馬上包圍了過來。

「大師……縱火之人怎麼樣了?」一個警察詢問。

「他的實力太強,不是你們可以應對的!不過我已經告誡他了……他離開了。」樂天回答。

幾個警察面面相覷。

離開了?

「這家店的損失由我來承擔!」樂天說道。

這一句以出口,所有人都鬆了口氣,抓不抓到縱火的人不要緊,咖啡廳可以有人出錢維修這才是最重要的。

蘇紫影看著樂天灰頭土臉的走過來,他身上的衣服都撕了。

「這是怎麼了?」她驚訝的問道。

「那個傢伙居然極其不簡單,我們三句話不合就打了起來!」樂天回答。

「你沒事吧?」

蘇紫影急忙查看樂天。

「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沒事……」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不過那個賈世赫越來越厲害,這倒是出乎了樂天的預料之外。

「找個地方洗洗澡吧,你看看你的身上都是灰塵。」蘇紫影說道。

她拉著樂天走進了不遠處的酒店。

路上還順便買了一件衣服!

「臟死了你!都洗不掉了……你到底是去做什麼?」

蘇紫影給樂天搓背,可是樂天身上的黑色痕迹居然洗不掉?

「這是被火燒的!洗不掉的……」樂天回答。

「火?」蘇紫影意外的看著樂天。

「沒事!慢慢會掉的……穿上衣服不礙事的。」樂天搖搖頭。

「那脫了衣服呢?」蘇紫萱皺眉看著樂天。

樂天身上黑乎乎的地方有很多,實在是讓人看了心疼得很,也不知道痛不痛……蘇紫萱小心地用手觸碰,應該是不痛的,樂天一點反應也沒有。

「你敢嫌棄你的男人!」

樂天瞪著眼珠子看著蘇紫影。

蘇紫影驚訝的看著樂天。

「你看我不好好地教訓教訓你!」樂天不由分說就從浴缸爬了起來,一把抱起蘇紫影就跑進了酒店的卧室。 “什麼情況?”我心頭一驚,連忙跑過去看了一下,發現肖成已經躺在地上沒了反應,我探了探他的鼻息,沒氣了,他竟然就這麼死了。

我直接傻掉了,愣在原地沒了反應,這麼一個人,竟然在瞬間暴斃,離奇死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看來看去也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完全搞不懂他是怎麼死的?好端端的一個人,說死就死了。

看了一會我忽然想起之前他從林新月頭上拔出來的那根銀針,於是我看了看他的右手,我記得他是拿在右手的,可我一看,他右手空空如也,銀針竟然不見了。

我又仔細看了下肖成的面部,他臉上的皮膚已經開始發青了,就在這時候,我忽然看到她的額頭有一點反光,湊近了一看,竟然是那支銀針,就插在肖成的額頭上,只露出來一點針屁股。

這銀針真的太細了,要不是剛纔那一點反光,我還真發現不了。可是之前銀針明明在肖成手裏的,怎麼會插到他額頭上要了他的命?

我覺得肯定是這根銀針有問題,肖成大意之下送了性命,所以我也沒敢去拔那根銀針。

現在所有的事情,矛頭都指向了那個茅山道士,我想這次陳龍文的鬼魂逃脫,肯定會給我日後帶來大難,不過現在也沒辦法。

我覺得這事完了,我應該趕快回一趟老家,把這事告訴二叔和我爺爺,最起碼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對手,很邪乎,而且我知道他們是茅山道士。

現在家裏一下子多了兩具屍體,我也有些頭大,這事情肯定紙包不住火,必須要報警的,不然我把屍體處理掉,日後被人查出來,我肯定就沒法逃脫嫌疑了,萬一到時候罪名加在我身上,那我這輩子就完蛋了。

前因後果都想到了之後,我就打電話報了警,不過警察來了怎麼說,這事還真是一個難題,說實話人家肯定不信,撒謊的話這事感覺也不好圓謊,一個不好就把自己搞進去了。

糾結了沒一會警笛聲就響起來了,我連忙把林新月抱到了房間,然後給夏雨欣的通陽符拿了過來,讓她暫時隱身,不然等下警察來了問起來,都沒法解釋她的身份。

很快警察進就來了,然後就是千篇一律的勘察現場,拍照,還有人盤問我,可謂是分工明確。

這些警察應該上次猴子死在我家裏的時候他們來過,我也沒記住人,反正他們知道前幾天的事情。

這纔過去了幾天的時間,我們家半夜又死了兩個人,那些警察也不是傻子,都感覺不對勁了,帶隊的更是一個勁的盤問我。

我差點沒忍住實話實說了,不過想想如果說了實話,肯定更加麻煩,而且他們也未必能信,當然最主要的是這種事情跟他們老實交代了也沒有用,警察是抓賊的,又不是抓鬼的。

後來我就一個勁的裝傻,說什麼也不知道,只說自己睡到半夜被吵醒了,出來就看到兩個人死在家裏。

那些警察最後也沒辦法,雖然他們知道我可能隱瞞了一些事情,但他們也知道這兩個人的死跟我沒關係,所以盤問了一番之後,那些警察就收拾現場離開了,陳龍文和肖成的屍體也被他們帶走了,想來是帶回去驗屍了。

經這麼一折騰,已經是凌晨三點多了,林新月還在昏迷,我只好讓夏雨欣幫忙把屋子裏收拾了一下,然後我就躺在沙發上眯了一會。

等我一覺睡起來的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了,可能沒睡好的緣故,我眼睛一陣陣刺痛,渾身也不舒服。

林新月已經做好了早餐,看我醒來就讓我趕快去洗刷。

我有點意外,今天林新月又變了個人似的,也不知道她現在正常了沒有?希望不要再出生麼變故了,不然我真的打算不要我老爸的家產自己跑路了。

我洗涮完畢出來的時候,林新月和夏雨欣已經吃上了,看兩人聊得還挺歡的,女孩子之間似乎話題就是多。

隨便吃了點之後我就去了學校,當然我不是去上學的,這種情況下我怎麼可能有心情上學?我只是想着去學校請個長假,好好的處理一下自己的事情。

陳龍文昨晚死在了這裏,雖然不是我殺的他,但這筆賬我想他一定會記在我的頭上,那種修行的道士死了之後也不知道鬼魂有多厲害?想想肯定比我這普通人厲害多了,所以我要提前做好防範措施。

出門的時候夏雨欣說什麼也要跟着我去學校看看,我沒辦法,只好同意了,不過因爲她是鬼,見不了陽光,所以就讓我拿着通陽符,她則是附在了我的身上。

不過這種附身並不是她主導我的身體,而是她藏在了我的身體裏面。

我是開着我老爸的路虎去的學校,一進校門那可真是吸引了不少的眼球,不過我並不是開出來炫耀的,因爲這本身就沒什麼可炫耀的,只是自己開車省了等出租車的時間罷了。

以前我在學校可以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角色,我想大多數人絕對不知道我是有錢人,丟在人堆裏他們一眼都看不到我。

不過今天似乎並不一樣,我從車上下來的時候,很多同學看我的眼神都很奇怪,尤其是一些女同學,我只想說請你們不要這麼花癡,一輛路虎而已,對我來說不管是開路虎還是坐出租車,我都是李言。

我沒有理會那些同學詫異兼羨慕的眼神,徑直去了班主任辦公室,說明緣由之後,班主任當然同意給我批假,畢竟我老爸去世了,這個理由無論如何也說得過去。

出來之後我在學校四處轉了轉,重溫了一下這所陪伴了我兩年多的大學,也許這一次離開,我將要很久才能回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