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的時候才是朋友,上班的時候你可是我的老闆,現在我得到田裡去看看了。」趙芬芳看了看上午的日程安排,要到田地里去監督圍欄的修建,可沒有那麼多時間跟李天在這裡閑聊,而且現在這個時候多工作一下,也能幫自己打發時間,讓自己不要去想那麼多悲傷的事情。

李天點了點頭,讓開了路,他也知道這個時候人得需要一個事情,工作就是最好的療傷劑了,自己在這裡陪她聊天也沒有辦法緩解憂愁,還不如讓她到工作當中去,自己慢慢的療傷呢。

「趙小姐,李爺。」趙芬芳出門的時候,莊嚴也來了,笑呵呵的跟趙芬芳打了個招呼,其實莊嚴內心對李天佩服的要死,這明明是仇人的女兒,看李天竟然能招來給自己當下屬,就這份本事別人也做不到,所以莊嚴也要跟李天一條路走到黑。

「事情查的有眉目了嗎?」那天這些趙家人撤退的時候,李天雖然沒有追出去,但是靠自己的神識也查到了當地的一輛車,從感覺上李天認為這輛車有問題,所以就讓莊嚴去查一下。

「李爺基本上已經查清楚了,趙家用的是山泰市姚爺的人。」斧頭幫現在的實力非比尋常,所以要調查類似的事情很快就能夠調查的出來。

對於這些地方勢力,李天是一點都不知道的。

莊嚴開始給李天解釋山泰市的姚爺,這可是整個山泰市最厲害的地下勢力了,比斧頭幫的勢力可要大多了,而且時間上也久遠得多,斧頭幫從組建到現在,也就只有五六年的時間,這位姚爺可是稱霸山泰市十年了。

山泰市是管轄肥桃縣等七個縣市區的地級市,經濟可是比肥桃縣不知道強大多少,所以地下勢力的油水也比肥桃縣強很多,只是以前沒聽說過他們跟趙家有什麼關係,現在在這次事情上暴露出來,在這樣的時候,趙家出動他們肯定關係非比尋常。

「有幾回嚴打的時候,大家都準備看這位姚爺的笑話,誰知道最終都沒有發生什麼,那個時候大家都知道他們有後台,可沒想到後台竟然這麼硬,趙家原來是他們的後台呀。」莊嚴想起了之前的幾次嚴打,斧頭幫上下可以說是受損嚴重,可這位姚爺也僅僅是損失了一點兒,原來人家上面有人呀。

「這一段時間,斧頭幫的擴張應該也到了極限了吧?我們跟這位姚爺難道沒有什麼衝突嗎?」既然大家都在一塊地盤上,斧頭幫已經把周圍的縣市區整合完畢了,剩下的就要進軍山泰市了,那時候碰撞是在所難免的事情,恐怕這位姚爺也感覺到了,要不然不會給趙家當槍。 可是她顧可彧都和公司解約了,對外也發布了公告,這些都有據可查,高芷卿還做這齣戲給誰看啊,這不是浪費時間嗎?

顧可彧並沒有跟著大家的起鬨做出任何錶現,只是淡淡的看著眼前一臉微笑的高芷卿,不知道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她不認為高芷卿這麼好心來給她宣傳新戲。

果不其然,高芷卿向顧可彧走來,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外人眼裡只能看到高芷卿對待後輩的關心與照顧,然而她卻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著令所有人震驚的話。

「你說說,如果在這麼多人面前,我說你加害於我,那你是不是就完了?」

顧可彧猛然看向台下的所有人,又轉頭問道。

「你究竟想幹什麼!」

沒錯,高芷卿今天的到來就是居心叵測,她怎麼可能好心幫忙宣傳,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要拉自己下水,搞垮自己。

台下大家瘋狂拍照,高芷卿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出現在大眾面前了,今天的突然到場,兩人現在交頭接耳的模樣正是體現公司姐妹情深的最好照片。

就在大家紛紛拍照的時候,高芷卿突然冷笑。

「我讓你玩完!」

說罷高芷卿身子一歪,發出一聲尖叫,整個人跌坐,順勢摔下了台,大家都能聽到高跟鞋鞋跟斷了殼的聲音,還有高芷卿整個人摔下台的聲音。

不光是主辦方慌了,現場所有人亂作一團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趕緊扶高芷卿啊!大家讓一讓,讓一讓。」

「大家不要拍照了,都讓一讓,快去叫醫生!」

「不要急,大家往後站,粉絲們不要激動!」

然而高芷卿卻在混亂中說了這麼一句話,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只見高芷卿雙眼發紅,微微顫抖,眼睛里充滿了不可置信,聲音微微發顫,指著顧可彧:「我好心來幫你宣傳,你為什麼要推我!我哪裡對不起你!」

說完這句話眼淚立即掉落,淚珠就像連成線的珠子從臉頰滑過,聚光燈下所有人都看到了高芷卿的悲傷和難過。

顧可彧心裡冷笑,不愧是演技派,時間掐的恰到好處。

全場鴉雀無聲,大家都因為這句話目光落在了顧可彧的身上,似乎在等待一個解釋。

顧可彧料到了高芷卿要拉她下水,但是沒想到這麼措手不及,自己腦子裡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如何應對。

「我……」

顧可彧不知道說什麼,臉色煞白。

台下的季導撥開人群,走到前面看著啞口無言的顧可彧,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是你推了高芷卿?」

一時間全場寂靜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顧可彧的身上。

顧可彧的臉色蒼白一片,有些緊張的抿了抿唇。

她就知道,高芷卿突然跑來參加她的新劇的發布會,絕對是不安好心。

果然是這樣,高芷卿居然這樣明目張胆的陷害她,剛剛她們兩個人正在面對面說話,高芷卿突然就摔到了舞台下面去,大家的第一個懷疑對象就會是她。

「不是我,我不會做這種事情!」

顧可彧義正言辭的說道,想要表明自己的清白,可她根本沒有想到,台下的好多記者根本就不聽她的解釋,全都自顧自的議論起來。

「現在的新人都怎麼回事?怕師姐搶了風頭就直接動手把人推下舞台?」

「快快快,這可會是個大新聞,快拍照快拍照,注意多拍些顧可彧的面部特寫!」

「靠緋聞炒作上位的新藝人,當眾推搡前輩影后!這是想紅想瘋了吧。」

很明顯二話不說出聲譴責顧可彧的這些記者都是高芷卿之前就安排好的,他們衝到舞台前面來,對著高芷卿和顧可彧開始瘋狂的拍照,一個倒在地上可憐巴巴,一個站在舞台上一副黑臉,怎麼看都像是顧可彧剛剛做了壞事,高芷卿受了欺負的模樣。

幾乎是一瞬間,顧可彧的面前就密密麻麻伸過去無數個話筒。

「顧可彧,剛剛高芷卿摔倒在舞台下面,是不是如她所說是你動手推人來著?」

「請你正面回應一下,作為一名後輩,居然當著所有人的面把前輩藝人推下舞台,是不是為了博人眼球?可是這樣的行為很危險,你應該立即當面向人家道歉!」

顧可彧鐵青著一張臉,她知道現在絕對不可以向任何人作出解釋,保持沉默才是上策,可是那些記者顯然沒有要放過她的意思,她不停的後退,那些話筒也是一刻不停的緊貼上來。

一旁的唐黎佳和司念見到情況有些不可控了,趕忙上前,拉著顧可彧回了後台的休息室。

一進到休息室裡面,顧可彧立刻出聲向唐黎佳和司念解釋道。

「真的不是我……」

「我相信你!高芷卿是個什麼樣的人,我比你清楚多了。」

唐黎佳直接打斷了顧可彧的解釋,臉上一片忿忿不平。

「就是說啊!只有傻子才會當面推人下去。」

司念也是一臉無語。

但是她們的話卻讓顧可彧覺得十分的感動。

就在她準備開口感謝一番的時候,休息室的門被人狠狠的踢開了。

只見高芷卿得意洋洋的站在門口,在她臉上哪裡還能看到剛剛那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顧可彧,你就等著被人罵死吧!」

「你這人還真是竟做些讓人瞧不起的事情啊!這麼明顯的誣陷,真當別人是瞎的嗎?」

司念滿臉怒意的瞪視著高芷卿,高芷卿這樣卑劣的手段,能騙得過普通人,可絕對騙不了她。

高芷卿很是不屑的瞥了一眼司念,從鼻子里哼了一聲。

「你算哪根蔥,少在這裡多管閑事!」

什麼時候娛樂圈裡不知名的小嘍啰也敢和她頂嘴了!高芷卿立刻上前一步,想要抬手給司念一巴掌。

顧可彧趕緊上前一步,把司念拉到了她身後。

「高芷卿!你有什麼沖我來!」

「待會兒就輪到你了!你個小賤人,著急什麼?」

高芷卿推開顧可彧,掄開手臂就要掌箍司念。

啪的一聲響起,四周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其實這幾天莊嚴就想跟李天談這個問題了,斧頭幫現在集合了周圍各個縣市區的力量,可以說早就變成了一個龐然大物,在原來的地盤上有點裝不下了,所以他們必然要進行出擊,而出擊的最好對象就是山泰市了,山泰市目前是姚爺的地盤,以前他們都沒有那個膽子,就算聯合起來也沒有那個膽子,現在身後站著李天,自然是想要試一試了,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個道理大家都明白。

「咱們現在在整個山泰市境內,除了山泰市市區和郊區之外,其他的縣市區都是咱們的了,包括原來陸老頭的地盤現在也已經消化完畢,咱們手下現在是兵強馬壯,如果想要繼續發展的話,只能是開闊新的地盤兒了,繼續在原來的地盤兒就太保守了。」莊嚴高興的說道,一方面是因為李天的威勢,另外一方面也是神水的幫忙,讓他們手下很多人都獲得了晉級。

莊嚴是所有人當中實力最強悍的,現在已經達到了入門六段,馬上就可以突破入門七段,其他的一些人也都有了突破,現在斧頭幫內部有入門六段一人,入門五段兩人,入門四段五人,入門三段的十人,入門一段到兩段的都有幾十人了。

要知道原來的時候入門三段就可以控制一個縣城,他們現在有十個入門三段的卻只有七個縣城,地盤上有些不足了。

莊嚴跟李天簡單的說了一下斧頭幫的實力,李天也感覺現在應該擴張了,只是從什麼地方擴張必須要從長計議了,那位姚爺既然可以稱霸十年,就肯定有自己的能力,上來不能太厲害了,應該小範圍的進行試探,看看這位姚爺到底有多大的能力。

「李爺,咱們在東部的交界地帶,跟姚爺的人發生了兩次衝突,他們的人比我們稍微強悍一點,咱們吃了個暗虧,不過最近我聽說他們在那裡準備投資建一個蔬菜批發中心,我聽說您正在附近搗鼓綠色農業,如果這個批發中心讓我們來建的話,以後也算是產銷一條龍啊。」兩地交界的地區是商業最為繁榮的地方,姚爺也看中了這裡的潛力,所以才會投資上億建一個蔬菜批發中心。

現在的社團活動早就跟原來的時候不一樣了,很多社團都把大筆資金砸到白道生意上來,他們有了一定的能力之後,都想著把自己給洗白,畢竟總生活在暗世界當中,那是不行的,人,最終還是要洗白的,所以社團都會投入大筆資金做正當生意。

「以前遇到這種情況,你們都怎麼干?」對於社團的具體操作方式,李天還是不怎麼清楚的。

「嘿嘿,這個當然是有咱們的辦法的,如果咱們也想辦這個批發中心,那就得給他使絆子了,比如說卡斷他們的水電供應,比如說讓給他們施工的建築公司開不了工,反正有的是辦法。」莊嚴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跟了李天這段時間,莊嚴也感覺到自己升華了,以前經常乾的事情,現在都有些不好意思說出口了,好像現在說出來有點不上檯面一樣。

「那就繼續按照你們原來的辦法去做,如果發生了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那就過來找我就是了,你確定這個項目能夠讓姚爺自己出馬嗎?你把他說的那麼厲害,這無非就是一個蔬菜批發中心就是了,能有那麼厲害嗎?」李天對於這些人的判斷力還是有些懷疑的,姚爺在山泰市身家超過20億,僅僅一個批發中心應該不能影響吧?

「我們都調查清楚了,山泰市準備在這裡承建一個大型批發中心,到時候就不僅僅是蔬菜批發了,會有各種各樣的東西,姚爺提前得到了情報,所以才讓他手下的人馬在這裡紮根的,到時候整個批發中心建設起來,這一地區的地價會飆升的,姚爺在這裡可屯了不少的地,到時候一下子能有兩三億的收入,肯定是這個傢伙的重中之重。」莊嚴說道。

李天點了點頭,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呀,難怪普通人想要發財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這些人想要發財那麼容易,就是因為他們的消息比較可靠,而且得到消息比較早,能夠提前做準備,當然能夠獲得足夠的利益了。

莊嚴這邊又說了一些其他的事情,然後就回去辦事兒了,按照他跟李天計劃的,在這個事情上,最好能夠把姚爺給逼出來,李天就可以直接跟姚爺對話,到時候就能夠問問趙濤的事情。

本來李天想著能從趙濤這裡得到一些消息的,沒想到自己計算失誤,竟然是讓趙濤過早的閉上了眼睛,那麼這個消息就得從姚爺這裡得到了,誰讓你跟省城趙家有直接的關係呢。

除此之外,既然這裡那麼有利益,李天當然不能放棄了,而且就跟莊嚴說的一樣,這個蔬菜批發中心的確是很有用,自己以後的農業種植園完全需要一個這樣的地點來傾銷蔬菜。

山泰市某豪華別墅。

「你們三個人出手,竟然只幹掉了趙濤?那個小子到底有多高的實力,竟然能在你們三個人的手中活下來而且還能救了趙濤的女兒,你們確定沒有看錯?」姚爺是一個60多歲的老頭,看上去人畜無害的,但是他做出的事情可是讓很多人震驚的,此刻姚爺的面前站著三個黑衣人,這就是姚爺手下最得力的人了,也是幫他打江山的人,如果不是遇到特別的事情,姚爺不會一下子讓他們全部出動的。

「當時我們沒有仔細觀察,這小子的身手出乎我們的意料,根據我的觀察,如果我們撤得慢一點兒,沒準兒我們三個要折損一個人呢,這小子速度很快而且遇事非常冷靜,但是並沒有出手,所以我們無法估計這小子的身手到了一個什麼層次。」站在最中間的黑衣人應該是老大。 「都坐下吧,這次的事情不怪你們,是我們事先沒有偵查好,沒想到這個小子竟然這麼厲害,早知道是這個樣子的話,怎麼也得跟趙家要個大價錢,現在區區一塊地就讓我們惹上這麼個煞星,吩咐下面的兄弟們,最近一段時間要警醒起來,估計我們要有事情做了。」姚爺能夠在山泰市那麼長時間屹立不倒也是有自己的能力的,很快他就判斷到李天會殺上門的。

「姚爺還是早做打算比較好,按照我們的觀察,這小子的能力至少我們這裡沒有人能夠對付得了他,如果想要把這小子給拿下的話,恐怕到時候得我們兄弟三個一塊出手,姚爺還得準備好后招。」黑衣人想了想說道,這些年來,姚爺靠他們兄弟三個走過了無數的大風大浪。

「也怪我自己太貪心了,本來有這樣的家業就應該很滿足了,還想著能夠稍微擴大一點,也是想著能讓兄弟們的日子過得好點,沒想到竟然是招惹上這麼一個煞星,也罷,這都是命呀,你們三個下去休息吧,這一段時間也累了。」姚爺手下的這三個人是姚爺的支柱,所以平時姚爺對他們也不是上下級關係,基本上都已經是處成了朋友了。

三個人點了點頭也就下去了,剛才的那一幕他們還都記得呢,要不是自己跑得快,可能自己就得晚節不保,那小子的眼神他們還記得,有這樣眼神的人,他們多少年都沒有見過了。

這幾個人出去之後,姚爺立刻拿起了桌子上的加密電話,這件事情自己可不能背著,必須得讓趙同遠跟自己一塊兒背著。

「姓趙的,你到底是給我找了一個什麼活?當初你可沒跟我說那小子那麼厲害,我已經出動了我這裡壓箱底兒的人了,到最後竟然鎩羽而歸,你得給我一個交代吧,要是這小子真的追到了我這裡,我可不敢保證守口如瓶。」姚爺上來就十分氣憤,其實這件事情姚爺想過後果,如果自己手下的三大戰將損失一個,那對於整個集團來說都是重大損失。

趙同遠在肥桃縣也有自己的線人,姚爺手下的三大金剛在肥桃縣吃了鱉,這個事情他也知道,所以對於姚爺的電話絲毫沒有什麼驚訝。

「姚爺這是說的什麼話?當初我給你說這個事情的時候你可是拍著胸脯攬下來的,說你手下的人有絕對的把握,要不然的話我也不會動用關係幫你的忙,現在出了事情了,你想要撂挑子嗎?這道上可沒這樣的規矩吧?」趙同遠屬於趙家的第二代,在趙家的地位可不低遠,不是趙濤那樣的人可以比的,要不然的話也不敢這樣跟姚爺說話。

「趙同遠,你少給我來這一套,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你自己知道,當初你說這個小子最多就是入門七段左右,現在你看看到底是有多強的實力,這樣的人是我能扛得起的嗎?要是他真的打到我的門前,別怪我把你給說出來。」姚爺冷哼一聲。

「姚爺,不要這麼說呀,咱們都合作了那麼長時間了,雙方的合作關係都那麼深厚,不能因為一件事情就影響我們之間的友誼,這個事情的確是有我做錯的地方,這樣好了,我想辦法在別的地方補償一下你,但這個事情你必須得給我了結了,絕不能讓那小子查到我這裡,還得給你說一句,這件事情可不是我趙同遠的事情,而是我們趙家的事情,如果姚爺想要出什麼紕漏的話,恐怕到時候你可承擔不起。」趙同遠這傢伙也是個人物,胡蘿蔔加大棒的政策用的可以是爐火純青。

如果僅僅是趙同遠自己的事情,姚爺想怎麼做就能怎麼做,雖然趙家是魯東省的龐然大物,但在山泰市這一畝三分地兒上,姚爺也不是白給的,但如果這件事情算是整個趙家的,那姚爺就沒有那麼大的膽子了,說不得只有自己扛下來了。

兩個人基本上算是達成了共識,趙同遠給姚爺再找一部分補助,算是頂姚爺的損失了,但姚爺必須要把這個事情給頂起來,不能讓李天找到趙同遠那裡,進而追查整個趙家,如果到了這一步,恐怕趙家在京城當中做的一切都沒用了,想要讓趙家更上一層,那也是個夢。

這邊趙同遠掛了姚爺的電話,他也趕緊的回到了趙家大宅,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現在已經不是他能夠壓得下去的了,姚爺那邊是個什麼情況他很清楚,最多也就是能幫自己拖延一陣子,可如果說讓姚爺把這個事情承擔下來,打死他也不會相信的。

「老早我就給你們說了,這個事情不要去做,簡直就是傷天害理,為了那個人的高興,竟然想要滅人家滿門,也就是你們這些人能夠想得出來,現在可好了,沒有把人家滿門給滅了,倒是被人家給惦記上了,看你們這幾個混帳怎麼收場吧。」趙老爺子已經不問世事很久了,現在的趙家家主是他的長子趙同發,現任趙氏集團董事長。

「爸您說的對,可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咱們得想想如何應對呀,這個小子有比方信宗師還厲害的醫術,現在還有至少初級武者的實力的確是太強大了,咱們趙家最厲害的也就只有入門九段而已,根本不是這個人的對手呀。」趙家兄弟三個老大走商場,老二走政界,老三走暗勢力。

趙家跟王家是相差不多的大型家族,但是在影響力上要比王家稍微差一點,主要王家的四兄弟有三個是在官場上混的,雖然王倩的老爸只是一個縣委書記,但是影響力還是可以的。

不過說到在老百姓當中的印象,趙家可是要比王家強大太多了,趙氏企業集團在省內可以排得到前十,那是首屈一指的民營企業,涉及的行業實在是太多了,省城三成左右的樓盤全部都是他們開發的,家族資產富可敵國。 高芷卿的手還懸在半空中,臉卻偏向了一邊,臉頰上一個紅腫明顯的手掌印。

司念甩了甩手,冷哼一聲。

「你是哪裡冒出來的賤丫頭,居然敢打我!」

高芷卿反應過來了立馬滿目凶光的朝著司念撲了過來,顧可彧見狀趕忙拉上司念跑出了會場。

她們兩個人直跑到司念停在路邊的轎車旁,才喘著氣停了下來,顧可彧回想起剛剛在後台休息室里發生的事情,不由得笑出聲來,當眾扇高芷卿巴掌這樣的事,估計也只有司念這樣,擁有強硬背景的人敢這般毫不猶豫的做。

顧可彧邊笑邊沖著司念十分欽佩的點了點頭。

「不愧是司念大小姐,高芷卿估計現在還沒反應過來呢,你這一巴掌怕是要給她留下陰影啊!」

高芷卿向來眼高於頂慣了,一個走哪裡都耍大牌的影后居然被一個不知名的小演員扇了耳光,這件事怕是被人提起來就能把高芷卿活活氣死。

「那可是她先試圖打人的,我這人可從來不會吃虧,而且換個角度來看,我打她一巴掌也是為了幫她!她今天要是真的打到了我,估計明天就得從娛樂圈裡消失。」

司念一臉輕鬆的說道,顧可彧也是贊同的點了點頭,司念的後台可是能讓季導那樣固執的人都低頭,實力背景絕對不一般。

顧可彧笑了笑,有些嘲諷的說道。

「有道理!那她應該感謝你!今天你這一巴掌可是保住了她的工作呢。」

司念駕駛著汽車很快就把顧可彧送到了租住的小區樓下,顧可彧正打算上樓,卻在樓下碰見了滿臉擔憂的小唐。

「你突然發消息讓我先回家,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你怎麼也回來了?」

剛剛顧可彧和司念從後台跑出來后,就馬上給小唐發了一條簡訊,讓她趕緊離開,她擔心小唐要是與高芷卿碰面了,那免不了又是一番廝打——高芷卿絕對會把從司念那裡受的氣撒在小唐身上。

顧可彧拉起小唐的手,一起向樓上走去,一邊走一邊向小唐解釋道。

「剛剛在發布會的會場發生了一些事,高芷卿當眾陷害我,非要誣陷我把她推下了舞台,而且她還提前找好了記者,恐怕是要在網路上大肆誣陷我了。」

小唐在聽到顧可彧提起高芷卿這個名字的時候,臉色就一下子刷白,她上前拉住顧可彧的手臂,滿臉焦急的問道。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啊?」

「你先別急!我先給趙偉打個電話,現在我們必須要搶佔先機。」

顧可彧知道雖然劇組的大家都會相信她,可是今天高芷卿還提前帶了很多記者過去,還不知道那些記者會怎麼在網路上瞎寫一通呢!

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馬上讓趙偉準備好澄清稿,現在就比較誰的公關團隊更厲害了。

「那好,你趕緊聯繫趙偉。」

小唐聽了顧可彧的話,終於安心了幾分。

顧可彧拿出手機撥通了趙偉的電話號碼,很快電話就被接起來了。

「喂!,」

顧可彧聽到趙偉接起電話之後,馬上開口說道。

「喂,趙偉,我現在這裡出了一些事情,需要你幫我發一條新聞。」

電話里的趙偉沉默了幾秒鐘,然後嘆息一聲。

「是為了應對高芷卿吧!今天發布會上發生的事情我也了解到了一些。」

顧可彧也沒有想到,剛剛發生的事情,居然連沒有到場的趙偉都知道了,也更加明白了高芷卿想要把事情鬧大的目的,這個女人怕是早就謀划好了。

一時間她竟是失去了平時的鎮定自如,語氣里儘是焦急。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也就不解釋什麼了,你能不能幫我發布一些有關於高芷卿的黑歷史。」

趙偉沉吟了片刻。

「要說高芷卿的黑歷史的話,喜歡糾纏比她小的男人就算是最有話題度的了。」

有關於高芷卿的那些獨特的愛好,圈子裡幾乎是人間皆知,他們這些八卦記者當然也不除外。

顧可彧此刻已經冷靜了一些,她思索了一番。

「不!光是這樣的黑料還不夠,我需要你發一篇分析文,做出個人分析認為是她因為嫉妒我之前和某個鮮肉傳出緋聞而故意陷害我,記住一定要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去分析,千萬不能讓人看出來你的偏向在我這邊。」

剛剛趙偉提起來高芷卿又糾纏比她小的男星的愛好,讓顧可彧立刻就在心裡想到了一個絕好的主意,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一次她絕對要讓高芷卿名譽掃地。

「你說的這倒是一個好辦法,那我這就去準備稿子。」

趙偉掛斷電話后立馬就著手準備為顧可彧澄清的微博文案,而這邊的顧可彧也是完全冷靜了下來。

小唐見到顧可彧臉色好看了幾分,也是微微的鬆了口氣。

她打開手機微博,準備看了一看有沒有相關的新聞被發布出來,果然看到有關高芷卿的新聞在熱度榜單上。

『高芷卿幫助新人師妹宣傳新劇,卻被恩將仇報推下舞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