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你只管自己安排,要求墨雲天見見三夫人給你說的『好女婿』。」墨兮媛淡淡地說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三夫人端坐在堂上,一個五十歲上下,頭上戴朵紅花的老婆子,正滿臉堆笑地候在下首。

「王媒婆,這件事,你一定要給我辦妥帖。」 「王媒婆,這件事,你一定要給我辦妥帖。」

王媒婆立刻獻上一臉諂媚的笑容:「三夫人,您放心。這索家人,只是偶然來帝都一趟,做皮貨生意的!人家保證,會帶著四小姐回到北方,這輩子,不一定會回帝都呢!」

三夫人這才滿意地點點頭。一個丫鬟上前,扔給王媒婆一個荷包,王媒婆趕緊接住,捏了捏,向三夫人磕頭道了謝,這才樂顛顛地去了。

「娘,這件事到底穩妥嗎?「墨嬌玉嘶啞的聲音傳來。

三夫人痛心地看著墨嬌玉。墨嬌玉瘦了。

瘦得幾乎只剩下一把骨頭!

三夫人的心如同被絞著一般,把墨嬌玉抱在懷抱里:「放心,三丫頭,娘一定會為你出這口惡氣!「

墨嬌玉人雖然瘦了,兩隻眼睛卻亮得出奇。

「娘,真的能做到嗎?「

想到因為墨嬰寧的胡扯八道,讓墨嬌玉連最後一絲生機也斷了,三夫人恨不得把墨嬰寧直接賣窯子里。

「一定可以做到。公主都同意的事,她跑不了!「三夫人陰森地笑著。

「對了,妹妹,是誰給你出的這個主意?「

很不合適的,墨熙炎在這個時候,打破了母女情深的氣氛。


按墨熙炎的想法,想把墨嬰寧滅口,他只會威脅一下,或者下點啞葯什麼的。

想不到妹妹棋高一著,不動聲色,就用遠嫁的辦法,把墨嬰寧處理掉了!

「是墨若琳說的。「對自己親哥哥,墨嬌玉不打算隱瞞。

三夫人卻是個久經沙場的:「可是這幾次,我都沒看到墨若琳。這個小賤人,已經利用過你一次了,害的你毀了容。嬌玉,你可要仔細了,別第二次給她做了槍。「

「沒事。「墨嬌玉凄慘地一笑,」娘,我現在,H還有什麼可讓她妒忌的?她可是陳王要的人啊。「

墨嬌玉心痛得無以復加。

為什麼,個個運氣都比她好。

只有她,現在成了整個帝都的笑柄!

三夫人究竟是比女兒老辣得多,低聲問道:「嬌玉,你的事,傳出去這麼快,會不會有墨若琳的功勞?」

三夫人可沒忘記墨若琳把自己的女兒利用得有多慘!從墨彩靈的舞衣事件之後,三夫人就再也沒相信過墨若琳。

墨嬌玉搖搖頭:「她還在陳王的手裡,怕是沒那個機會吧?而且,聽說,墨若琳最近,身子不是大好。「

三夫人是寧可錯殺一千,不肯放過一人:「是不是裝病,趁機把你推到前台去得罪人?「

「娘,你都想哪裡去了?得罪誰啊?墨嬰寧嗎?娘你得罪的,難道比女兒少嗎?四夫人懷了三次胎,不都是娘你……「

「行了,這些舊事就別提了。「三夫人不滿地瞪了墨嬌玉一眼,都什麼時候了墨嬌玉居然還能扯這麼遠!「嬌玉,收拾了墨嬰寧之後,你可有什麼打算?」

墨嬌玉眼神里一片茫然。

「打算?娘,我還能有什麼打算?」她已經毀了啊。

從太子側妃,降級為通房,又連通房都做不成,被趕出東宮! 從太子側妃,降級為通房,又連通房都做不成,被趕出東宮!

以後說親都沒人家敢要她!

「嬌玉,你不能這樣。「三夫人咬牙說道,」記住,你還是墨家堡的三小姐。你的靈力,是墨家堡里僅次於墨熙恆的!「

墨嬌玉哆嗦了一下:「娘,你是讓我回學園繼續修行?「

三夫人果斷地點點頭:「不錯。嬌玉,你要回到靈武學園,好好修行。「

墨嬌玉再也忍不住了,尖聲說道:「我會被人給嘲笑死的!「

三夫人說道:「時間久了,自然就沒人會笑你了。嬌玉,你已經這樣了,如果再成為廢柴,你以後的日子……「

墨嬌玉打了個冷戰。她想起以前墨兮媛的生活。

當初,她帶著墨彩靈暴打墨兮媛本尊的時候,只覺得痛快好玩。

想到這種生活將會落到她自己頭上,墨嬌玉想一頭碰死。

可是她不敢。如果真敢,在神姬殿里早就一頭碰死了,哪兒還會有被剝光的艷史流傳帝都!


「所以,嬌玉,你要為以後做打算。「三夫人心酸地說道,「靈武學園,畢竟是個可以給你鍍金的地方!」

墨若琳的房間里,墨熙染正給妹妹診脈。

過了一會兒,墨熙染放下手,皺緊眉心。

「妹妹,你自己的身體,你都不清楚嗎?」墨熙染不滿極了。

墨若琳的眼裡,泛起淚光:「哥哥,我也不想啊。可是陳王殿下他可不答應……「說著,兩行眼淚,順著臉頰淌落。

墨熙染煩躁地站起來來回走動:「我讓你跟陳王多走動走動,你也不能走到床上去啊! 不滅劍煌

墨若琳委屈地啜泣:「可是如果不這樣,陳王怎麼肯救我?不管怎樣,都比墨嬌玉坐神姬好吧?哥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墨嬌玉被一群男人扒光時的樣子,有多可怕……如果不是陳王去的及時,現在我也……「

墨若琳越說越委屈,墨熙染不耐煩地喝住她:「夠了。陳王殿下,還沒定下什麼時候才接你入王府,你這肚子已經一天比一天大。你說,這怎麼辦?」

墨若琳反而不哭了:「哥哥,你急什麼?還早著呢。怕是才幾天吧。」

墨熙染在桌案上捶了一拳:「幾天?我告訴你,起碼三個月了!墨若琳!你是不是第一次見面就跟陳王上床了?」

墨若琳也驚得目瞪口呆:「這……我以為是在神姬殿之後……」

墨熙染被自己的妹妹氣得頭暈目眩,不過他畢竟是個男人,又修行的煉藥術,咬了咬牙,沒氣癱在地:「你的肚子,用不了多久就要顯懷了。就算不顯懷,這墨家堡里,哪個不是人精!你沒出閣就先大了肚子,傳揚出去,你可比墨嬌玉還慘!」

墨若琳的臉色變了變,兩手抓緊了被子。

墨嬌玉的艷史不是她傳出去的,但細節是她特別補充的。

為的什麼?

自然是因為,墨嬌玉逼著墨若琳三天給墨嬌玉坐了六身衣服,累得病倒在床。墨若琳不抱著個仇,這輩子都不能安心! 自然是因為,墨嬌玉逼著墨若琳三天給墨嬌玉坐了六身衣服,累得病倒在床。墨若琳不抱著個仇,這輩子都不能安心!

墨熙染又彎下腰,逼近了墨若琳:「把它打掉吧!」

墨若琳用看待怪物的眼神,看著自己二哥:「為什麼?」

「你還沒嫁入王府,就先有了身子!」墨熙染非常理智,「本來,如果你沒有懷這個孩子,我們可以慢慢安排。現在因為這個孩子,我就必須求陳王早日收你入府,這就低了一等!」

墨熙染畢竟是個男人,對其中的道道要知道得多。很明白「吃不到的才是好的」。

何況陳王畢竟是皇子。為了妹子意外懷孕,催促陳王接墨若琳進府,有挾子逼婚的嫌疑。

「打了。」墨熙染最後簡單地說道。

墨若琳震了一震,低下頭,摸了摸還沒什麼表現的肚子,開始她自己的計較。

「不。我要留下這個孩子。」墨若琳堅決地抬起頭。

「什麼!?「墨熙染氣得差點沒把硯台砸在妹妹身上,「你留著它幹什麼?給殿下添堵?你這麼年輕,以後還怕沒孩子?!」

墨若琳抿了抿唇,說道:「聽說,陳王還沒一個孩子。」

墨熙染哼了一聲,說道:「殿下還沒大婚,當然沒孩子。」

墨若琳一笑,說道:「雖然,這個孩子來得急了點,可是如果是個男孩,對我以後在陳王府里的地位,可是很有幫助。」

墨熙染又是一聲冷哼:「你想太簡單了。若琳,想給陳王生兒子,也得陳王答應。不是每個女人生出皇孫,陳王都會高興的。」

墨若琳還是太嫩了。她很現實,但現實比她更殘酷@!

墨熙染言外之意就是:你地位太低的話,陳王未必同意你給他生孩子!

墨若琳在嘴唇上咬下一道血痕,說道:「不!我一定要留下這個孩子!如果是男孩,自然很好。就算是女孩,我也為皇子立下功勞,有了一份地位。哥哥,如果我進了王府,卻沒有一兒半女,我憑什麼來爭地位!「

墨熙染默然了。墨若琳說得也有道理。二夫人早就年老色衰,但還能在墨家堡混下去,指望的什麼?

不就是一雙兒女嗎!

「好吧,我把這件事告訴陳王,求他趕快接你進王府。「墨熙染終於讓步了。

「哥哥,那墨嬰寧的事,我就不出面了。「墨若琳說道,「我在家要好好養養身子。」

墨熙染說道:「這種事本來就不該你出面,你清清白白,沒一點干連才好。你好好養胎,二哥保證把墨嬰寧打發出帝都,將來真的出了問題,也不能怪到你身上。」

墨若琳也真的困了。懷孕頭三個月,胎像不穩,好在墨若琳也沒什麼劇烈的反應,不然可就成了墨家堡的洋相。

她打了個哈欠,想起自己懷這孩子,還被迫為墨嬌玉熬夜趕衣服的情形,墨若琳的指甲掐進了掌心。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把墨嬌玉嫁到那種窮山惡水的恐怖地方去! 墨兮媛的飛燕樓里,充滿了奇異的葯香。

為了解開身上的兩種毒性,墨兮媛這些天一邊養病,一邊想方設法配置各種藥物。

但是都沒什麼效果。

墨兮媛看著眼前各種藥丸和散劑之類發愣。

這些原料,都是墨兮媛用意念力,從葯香閣里偷出來的。

更高一級的丹藥房,墨兮媛還不敢進去。

她現在沒靈力,就是偷來爐鼎,她也沒本事煉製丹藥啊。

墨兮媛思索著,自己是否,該去禁書房一趟,尋找煉藥典籍?

門外傳來動靜。墨兮媛抬頭望去,說道:「小紅,進來吧。」

小紅掀開帘子走進來,對小姐這間密室里到處布滿的藥材,小紅早就習慣了。

「小姐,四小姐的姑爺來了,說是請堡主親自過目的。「

墨雲天本來沒把墨嬰寧的事放心上。

墨嬰寧太小,才十一歲。

又一向不受寵。

不過,聽到三夫人的話后,墨雲天還是猶豫了片刻:「文氏,這家人,到底什麼來路?」

來路太低的話,這個女兒賣得不划算。

三夫人看了媒婆一眼,媒婆立刻就湊上去,笑著說道:「回堡主話,這家人,是行走在北方的商人,家裡有錢的很。只是長年行商,不能在一處定居,所以娶親不易。聽說墨家堡的四小姐出了岔子,人家也不嫌棄……」

話沒說完,媒婆只覺得一股勁風撲面而來,直打得她半張臉猶如塌陷了一般,整個身體隨即飛出!

墨雲天冷森森地說道:「我家是什麼身份?他一個小小的商戶,居然也敢『嫌棄』?」

偷天 。換句話,他出賣每個骨肉,都必須有一本萬利的回報,才能讓他滿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