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真的嗎?這個秘境歸這個小傢伙管理的嗎?」香菱和香雪看著小秘好奇的問道。

「當然了,這裡所有的事情都歸我管,不信我給你們看看,和你們一起進來的人,都在做什麼!」小秘聞言傲嬌的說道。

小爪子在半空中一劃,就出現一個巨大的光幕,裡面正是洛家人,煉丹盟等人,在四處尋找藥材的畫面。

「哇,還真的是啊!小秘,你很厲害啊!」馮香菱忍不住看著小秘說道。

佰老也好奇的看著光幕,又看看小秘,心中也有幾分詫異,沒有想到帝溟寒這麼快契約了秘境之靈,但是佰老總覺得帝溟寒並不開心,似乎還有什麼事情似的。

墨九狸薇薇驚訝后,看向帝溟寒問道:「怎麼了?有心事?」

「有點事情想不明白,你送我去見一下紫夜吧!」帝溟寒看著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好,你先進去,我送你去!」 重生學神她一心搞事業 墨九狸聞言微微一愣,然後說道。

帝溟寒點頭直接回了房間,墨九狸這才心念一動,把帝溟寒送回空間。雖然不知道帝溟寒怎麼了,但是她知道帝溟寒想說的時候,一定會告訴她的,所以她也不會追問什麼的。

直接來到紫夜休息的地方,紫夜看到帝溟寒進來微微一笑:「搞定了?」

「嗯,但是情況不樂觀!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帝溟寒看著紫夜問道。

「知道大概,具體的無法確定!」紫夜說道。

「我們的孩子,到底是什麼身份?」帝溟寒看著紫夜猶豫了許久問道。

「重要嗎?不管是什麼身份,不都是你們的孩子嗎?你應該明白,不管孩子的身份是什麼,九狸都不會放棄,更不會允許任何人欺負她的孩子!」紫夜看著帝溟寒說道。

「我知道,我也一樣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九狸和孩子,我只是想知道到底來的敵人,是什麼級別的!也好有個心裡準備,以我和九狸現在的實力,能抵抗的的程度太低了!」帝溟寒有些無力的說道。 這哪裏是經書?根本就是個畫冊。第一頁就畫了烏龜,上面歪歪扭扭地寫着“臭老道是王八。”。

我笑夠了,纔想起這件事太詭異了。我明明隨身帶着那本經書的,怎麼經書變成這個德行了?我可不相信那是經書自己變了個模樣。經書的紙和我手上的這本紙質完全不一樣,毫無疑問一定是被人掉包了。

那個人是誰?肯定不是青衣老道。我眼神望向遠處打坐的狼眼男,心裏“咯噔”一聲響,能懷疑的就只有那個傢伙了!

虧得我一直還在防着狼眼男,真沒想到會防不住。但他何時將我的經書換走的?我怎麼都沒察覺?這樣的話,那個傢伙要是想拿我的腦袋,是不是也輕而易舉?想到這些,我猛地打了個冷戰,感覺血液在那一刻都被凍住了!

唯一慶幸的就是經書沒有被青衣老道拿走。可是我也沒爲此高興多久,因爲想起狼眼男遲早都是青衣老道的活替身,那麼最後不還等於經書落到青衣老道手裏了嗎?

本來我的逃跑計劃裏沒有狼眼男,這回我開始想着將他捎上了。

只是想是這麼想,要是還找不到逃走的出口,一切都不過是空想罷了。

我眼看着青衣老道每天檢查狼眼男的功修時,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我就越來越心慌。心知狼眼男的死期不遠了。

就在我絞盡腦汁也找不到離開山谷的出口時,終於我的好運氣到了!

說起來,那還多虧我嘴饞,冒死捅了野蜂窩偷吃蜂蜜後,我沒吃完的蜂蜜,一夜間引來無數螞蟻,全都滾在我的蜂蜜裏,我當時氣炸了肺,一腳將盛放蜂蜜的罐子踢翻了。

正好青衣老道走過來,問我怎麼還不做飯?那灑了的蜂蜜,被他踩了兩腳。

我正生氣,就沒好氣的對他說,能吃的東西都招了螞蟻,要是他不怕噁心,不怕吃壞肚子,我就做給他吃,反正我不會吃。

青衣老道一聽這個黑着臉就走開了。我怕青衣老道再發現我騙他,趁着他回山洞,就將能吃的食物都扔到竈膛裏了。

於是,那天都餓了一天。到了晚上的時候,還是和從前一樣,青衣老道神不知鬼不覺的不見了。

到了第二天,我餓得跟狼似的,到處找吃的,卻不小心發現好長一段路上都有螞蟻聚集。我開始還以爲要下雨了,螞蟻搬家呢!後來才發現不對,我猛地想起青衣老道腳上踩了蜂蜜,或者那就是他離開時,腳底沾了露水,才讓蜂蜜的氣味留在了草地上。

我急忙回去喊了狼眼男,對他說爲了活命我要逃走,他要是願意死在這會兒,就留在這兒,反正我是要走了!

我這樣一說,狼眼男毫不猶豫地跟上我。

這樣,我和狼眼男一直走到東側的山崖前。這時候線索早斷了。我瞧見的還是大山擋路,當時就失望了。覺得真是白做夢了!

要說我真沒白帶上狼眼男。他作爲一個偷獵者,最擅長的就是觀察。

結果他瞧見一塊巨石上有兩塊地方特別光亮,像是被什麼經常被人的手掌摸過,才磨出來的平滑感。他走過去動了動那塊巨石,在他的意料之內,那塊巨石是活動的。推開那塊巨石,就露出個山洞。

我將手伸過去,能感覺到風,證明這山洞是活的。這時候對我來說,有一絲希望也要試試。我剛想爬進那山洞,被狼眼男攔住,他說他走到前面。

我知道他是好心,要是萬一有個危險,他算是身先士卒了!縱然他在我心裏的印象太壞了,但一碼歸一碼,這時候我還是覺得他有點兒人情味兒的!

我和狼眼男順着山洞一直往前走,越往前走,縫隙越大,再後來就變成一道天然的山體裂縫了。

可就在我們剛剛走到外面的山谷裏,遠遠的就看到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奔着我們這邊就過來了。

我一眼認出那就是青衣老道,嚇得腿軟,一下子就慌了。

還是狼眼男反應迅速,抓住我的手就往山坡上跑。很快我們的身形就隱沒在茂密的森林裏,算是有驚無險躲過一劫。

只是很快我們又發現新的麻煩。我也是腿上覺得疼了,纔有所察覺。在我的雙腿上竟然趴了幾十只山螞蝗,此時都在吸我的血呢!

對付螞蝗這種“吸血鬼”,在山裏長大的人都有經驗,只是此刻螞蝗實在太多了,要是不及時將它們弄乾淨,我的血會被吸乾的!

我沒辦法只能生起火來,想用火烤掉那些可惡的吸血鬼。這火也就是剛點着,冷不丁地,就從一個方向傳來一聲冷笑,隨後有個陰森的聲音響起,“我的好徒弟,你們太不聽話了!”

我一聽這個聲音嚇得一下子從地上蹦起來,根本沒想到那個青衣老道找來的這麼快!

我好不容易從絕谷逃出來,哪裏還肯再回去?一咬牙,心一橫,就想跟那個青衣老道拼了。然而出師不利,被那個青衣老道一腳踢中心口,人一下子飛出多遠,撞到一棵大樹上後,我感覺喉嚨裏涌上一股腥甜,嘴一張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人隨即昏了過去!

我根本不知道昏迷了多久,一醒來,眼前不但黑洞洞的,身體還好像被什麼壓住似的,一動也不能動。更主要的是,我幾乎不能呼吸。臉上好像被布包着。我先以爲被關在黑屋子裏了?後來居然聽到一個熟悉的女孩子聲音。

只聽那個女孩子說道,“哥,這裏我們已經來過無數次了,路都快被咱們踏平了,還是換個地方找吧!”

之後有另一把熟悉的男人聲音回道,“我占卜的不會錯的,南南就在這個地方,就算挖地三尺,我也要將她找出來!”

我聽到這裏,真是激動的要死,老天有眼,這兩兄妹不就是盤俊和盤綺羅嗎?看來是我命不該絕!

我使勁兒動一下身子,當時還以爲是被關在什麼黑屋子了呢!直到聽到盤綺羅說道,“咦,這裏有一堆新土,好像埋着個死人!唉! 我在煤礦賣煤的那些日子 埋得這麼淺,有隻腳還露在外面,埋了跟沒埋有啥區別?”

我這才聽明白了,天哎!怪不得我感覺窒息,原來是被活埋了啊!

我還來不及想辦法告訴盤家兄妹,我被活埋了,突然聽到盤俊說道,“這人死在荒郊野嶺,也怪可憐的!我們就做點兒好事兒,幫着埋埋吧!省的她被野獸拖走落不了全屍!”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雖然同級別甚至是比他們高出一到兩個級別的人,他們也能出其不意的渺少對方,但是如果敵人實力和數量都強過他們太多的話,那麼他根本護不住九狸的,何況這一次不是單純的九狸閉關,而是九狸要生孩子,一不下可能就會一屍兩命,所以他不能賭,不能大意……

「鬼秘境之靈說的,你都知道了?」帝溟寒看著紫夜問道。

「知道,所以比我想的可能嚴重得多,可能需要告訴九狸才行!」紫夜想了想說道。

「也好,九狸知道也有個防備!」帝溟寒想了想說道。

「到時候你的魔焰,會有些幫助的!」紫夜看著帝溟寒說道。

「我知道了,只要能保護九狸和孩子,無論什麼代價我都願意嘗試!」帝溟寒堅定的說道。

紫夜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了點頭,看到帝溟寒離開,紫夜想了想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經在秘境的另外一個方向了,連小秘都沒有發現,帝溟寒和墨九狸也沒有發現紫夜離開了。

紫夜看了眼天際,然後張開手,一道紫光飛向天際,紫夜看到紫光消失,才回到空間裡面!

墨九狸和帝溟寒交換了位置,回到空間時,剛好看到紫夜回來,墨九狸微微詫異,沒有想到紫夜出去了。

「紫夜,是因為寶寶的事情嗎?」墨九狸看著紫夜嚴肅的問道。

「你猜到了?」紫夜看向墨九狸問道。

「嗯,這小傢伙跟寶寶不同,太多神秘了,所以我想他出世也不簡單!」墨九狸撫摸著自己的小腹說道。

「是個男孩子,會繼承你們夫妻所有的優點,他……很強大!」紫夜看著墨九狸說道。

「他……如何能安全出世?」墨九狸問道。

「因為是你們的孩子,所以自帶著無人能及的天賦,加上他也有自己的身份和使命,註定不能像寶寶一樣平凡!註定了不平凡,註定要經歷許多坎坷,從他出世開始!」紫夜看著墨九狸慢慢的說道。

「我知道,所以呢?那些人為什麼?」墨九狸問道。

「因為你!」紫夜猶豫了下,看著墨九狸說道。

「紫夜,當初我娘親歷劫去到神界,是不是就是為了我?」墨九狸抬起頭看著紫夜問道。

「不是,不管你娘親遇到遇不到你爹爹,你該出世的時候一樣會出世,你的爹娘你無法選擇,但是天命難違,你終究會在你該出世的時候出世,縱然你的爹娘不是墨綵衣和墨湮,也會是別人的!只是因為他們更愛你,捨不得你受傷,為了救你,他們自願承受現在所承受的一切!」紫夜淡淡的說道。

「是因為我外公,所以爹娘才會知道那麼多的對嗎?」墨九狸想到什麼的問道。

「是,你外公是九州天界神級閣的閣主!能看透天機,算出生死!」紫夜這一次沒有隱瞞的說道。

「紫夜,把你能告訴我的,都告訴我吧,我知道還有些事情我就是想知道,問了你也不會說,所以我現在可以知道的,就都告訴我們吧!」 我在心裏大喊着,我的娘哎!師父不要活埋我!

正想高呼救命,頭頂突然被什麼東西砸到,讓我登時大腦一片空白,差點又昏過去。

而這時我迷迷糊糊地聽到盤俊似乎在說,“嗯,你這法子還不錯,用石頭壓住屍體,這樣野狗野獸的就很難將屍體拖走了。我也去搬幾塊石頭。”

我的心啊,此時真是在滴血,昏沉間在心裏哭道,“師父啊!你這哪裏是在找我啊?這不是在活活害死我嗎?”

可是我此時已經沒有力氣再喊了,本來因爲土堆鬆散,我的頭又被布包着,和土堆之間稍微有些空隙,這回全被盤家兩兄妹給壓死了,我的呼吸越來越難,慢慢的接近窒息。

眼看我離死亡越來越近之時,我隱約聽到盤俊說道,“那個傢伙又跟蹤我們?不弄了,趕緊離開這裏!”說完就沒了動靜,人似乎走了。

我開始出現幻覺,慢慢陷入深度昏迷之時,尖厲的狗叫聲,刺激了我的耳朵,讓我猛地醒了一下,但很快又被無法擺脫的窒息控制住,我痛苦無比,那滋味兒還不如一下子死了痛快。

從來沒有這樣一種時刻,我無比的渴求速死。不過,我雖然沒有真的被更換成貓的命格,但現在還真是有了貓的九條命一般。我的一隻手竟然被什麼爪子給刨了出去。本能的求生意志,讓我抖動着手。這時刻也不管是被人發現的,還是被野獸發現的,我只求擺脫這死也一時死不了,活也活不成的悲催境遇。

要是真是野獸扒開土堆,一下子咬死我,它將我吃了,我做鬼了也會幫它燒高香。

此時的我,彷彿見到希望似的,拿出我游泳閉氣的本事,拖延時間,讓自己堅持活的更久。很快,伴隨着狗叫聲,有人走到這裏來了。

我聽見有人說道,“這狗怎麼回事兒?又想吃屍體嗎?”說完似乎踹了那狗一腳,那狗慘叫一聲,我聽着就別提多心疼了。這時候我早就忘了,我曾經因爲爺爺的屍體被狗啃了,有多麼的恨這種四條腿的動物!

似乎不管那個人怎麼呵斥那條狗,那條狗還是瘋狂的叫着,終於有另一個人說話了,“快將這個墳頭挖開!快!”

我耳朵一癢,怎麼也沒想到這第二個說話的人,就是唐瑾!

之前說話的那個人,絮叨着說這樣不好吧!哪有挖死人墳的?可是唐瑾似乎仍在執着的挖着,最後那個人也幫起忙來。

這樣我很快就覺得身上越來越輕,頭還先露了出來。在一雙大手將我頭上的包裹的布拿開以後,我不但呼吸到了第一口救命的新鮮空氣,還聽到唐瑾那驚喜萬分的呼喊,“南南,南南!”

這時唐瑾後面的那個男人,差點兒被嚇死,還以爲詐屍了呢!他急忙提醒唐瑾不要靠近我,唐瑾不管不顧,一下子抱住我的頭,還催着他的同伴將壓在我身上的土堆消滅。

我這才知道那個傢伙原來是遲旭。只是這次他牽着的可不是他的狗,而是軍犬。

我終於被救,不禁長呼一口氣,然後笑着將頭歪在唐瑾懷裏。這一刻我覺得唐瑾的懷抱真是溫暖極了,還有他的聲音怎麼這樣好聽呢?

我沒怎麼睜眼,但是能聽到唐瑾也是非常激動的。即使之後走了很長的山路,我的臉上都能感覺到他臉上滴落下來的大顆大顆的汗水,他卻始終不嫌累,期間遲旭要替他揹我一會兒,他一口拒絕!說失而復得的寶物,怎麼可能捨得假手於人?

我開始還有些意識不清楚,逐漸的也就恢復了,除了身體依然很弱,不能大口喘氣,一喘氣胸口就疼。我被青衣老道踢到的那一腳,傷的我可不輕!

一路上,那個遲旭一直在稀奇我都被活埋了,怎麼還能活下來?

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一想,多半是那個狼眼男以爲我死了,才草草將我埋了。大概埋得太草率,就像盤綺羅當時看見的,埋得很淺,土層纔沒將我悶死吧!

但我那會兒開始困了,很想睡一覺,聽到遲旭絮叨的聲音就頭疼,就氣兒粗的臭罵了他一句,“我就是命大,怎麼着不服氣嗎?”

唐瑾聽到一下子笑了,說第一次這麼願意聽我鬥嘴!

遲旭則見唐瑾寵着我,就嘆着氣說,“我說什麼來着?這情蠱只要中了就沒救了!”

後來又聽遲旭絮叨着說,這一年裏他和唐瑾爲了找到我,不得不跟蹤盤俊兄妹,想從他們那裏知道我的消息。現在好不容易找到我,我要是還能知恩圖報的話,就該幫助唐瑾解了那情蠱之毒。說我不知道,那情蠱害的唐瑾有多苦?本來唐瑾和庭媛是天生一對,就因爲情蠱,他們現在還不能在一起。

遲旭還說唐瑾被情蠱控制,對庭媛如何無情,可是庭媛委屈求全,依然無悔的愛着唐瑾,這下子找到我,可總算能各歸各位,該破對的破對,該成雙的成雙了!

我聽了這些,心中一沉,鬼阿嬤不是說,並沒有對唐瑾下情蠱嗎?是鬼阿嬤騙了我嗎?

我仔細想想應該就是這樣,要不然唐瑾怎麼會爲了我痛苦呢?因爲這個覺悟,我初時對唐瑾的感激一掃而空。

原來他不是因爲惦記我才這麼苦苦的找尋我,而是爲了解開情蠱的毒才這樣有心!

我的心頭禁不住涌上一股酸楚。怪我自己瞎高興什麼勁兒?現在心痛了,也只能怨自己天真。我早就知道唐瑾對庭媛有着如何深的感情,想當初我在唐瑾眼裏就是個冷血野人,他怎麼會在乎我呢?

想到這裏,我開始掙扎逃離唐瑾的懷抱。他的懷抱再溫暖,也不是屬於我的!

我什麼都沒有,臉皮可還是有的!

唐瑾開始不肯放開我,我鬧騰的厲害了,他纔將我放下來,眼神暖暖的望着我,問我是不是累了?

我說我剛纔意識不清楚,還以爲他是盤俊,這會兒是清醒過來了!

唐瑾眼神中似乎掠過一抹刺痛,我瞧見了,卻直接以爲那是我的幻覺!

我對唐瑾說,“你身上中的情蠱之毒,我會想辦法幫你解了!至於你今日救命之情,我也不謝了!”說完我就想着離開。可是胸口真的疼得厲害,剛一站起來,身體搖搖晃晃的就像一邊傾倒。

唐瑾見此情景,慌忙伸手扶我,結果他的手還沒碰到我,就聽“嗖”地一聲,一隻利箭對着我這邊飛射過來。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這樣,也讓我們有準備,也讓我們有辦法去應對!」墨九狸看著紫夜認真的說道。

「九狸,我可以告訴你們,但是你要答應我,不管什麼時候,任何事情都不能看表面,哪怕你親眼看到的,也不一定都是事實的真相,你有一雙不能被迷惑的眼睛,你不會被幻境所迷,因為你有一顆世間最純凈的心靈,所以就算有一天你看到什麼無法接受的事情,你也要用你的眼睛你的心,去認真的,慢慢的看仔細了,再做決定,這樣你才不會後悔好嗎?」紫夜看著墨九狸很少如此嚴肅的說道。

巫妃來襲 「好,紫夜,我答應你!你知道嗎?你於我而言就是特別的存在,你我靈魂相契,可是跟我靈魂相契的不是只有你,還有小書他們!可是,他們和你不一樣,我曾經跟寶寶說過,如果有一天紫夜殺了我,或者是當著我的面,殺了寶寶,我都知道紫夜是為了我和寶寶好!所以,我答應你,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絕對不會做讓自己後悔的決定!」墨九狸看著紫夜認真的說道。

紫夜聞言眼底閃過一抹流光,這才看著墨九狸說道:「你的外公家族就在雲之巔之上的九州天界中的第七天界! 全能大佬又被逼婚了 你外公墨景風是神級閣的閣主,而在九州天界的第八天界還有一個天機閣!你外公之所以成立神機閣就是為了抗衡天機閣的,天機閣的背後是一個強大到你現在還無法了解和想象的神,而天機閣的使命就是誅殺你娘親墨綵衣!因為你外公的神機閣,不斷擾亂天機閣的推算,很大可能天機閣目前為止還不知道你的存在!一旦你肚子裡面的孩子出生,那麼你和孩子的身份都會暴漏,你娘親,你,和你肚子裡面的孩子,甚至是寶寶,都可能成為天機閣和整個九州天界追殺的對象!」

「為什麼?天機閣為何要誅殺我娘親,甚至是我們一家?」墨九狸聞言驚訝的問道。

「不只是你們一家,還有他們一家!」紫夜再次說道。

「你說寒?」墨九狸詫異的問道。

「是的,確切的說的話,是你和他,是某些人用了無數年時間,無數籌謀,甚至不惜改變天道也要誅殺的對象!至於你們現在的爹娘,子女,也是因為跟你們有關係罷了!對方真正要滅殺的人是你們兩個!」紫夜說道。

「紫夜,你說的我們,不是現在的我們對嗎?我們還有別的身份對嗎?」墨九狸看著紫夜問道。

「嗯!」紫夜聞言點點頭說道。

「我知道了,沒有辦法讓他們發現不了我和孩子嗎?」墨九狸看著紫夜問道。

「這一次就算我,也沒有萬全的把握,本來不想告訴你,怕你生產的時候,影響到你,可是又擔心到時候有意外,所以還是希望你有說準備!」紫夜看著墨九狸說道。

「他不能在空間出世對嗎?」墨九狸低頭看著自己的小腹問道。

「嗯,不能!」紫夜沒有隱瞞如實的說道。 要不是唐瑾反應快,一下子將我撲倒,我和他就給穿成肉串了!

待我回過神來時,射箭的人已經風馳電掣般的到了我和唐瑾跟前。那傢伙一把揪住唐瑾的衣領,揮手就是一拳!

唐瑾躲了一下,還是沒躲開,臉上硬生生捱了這一拳。當時鮮血就順着嘴角流下來了。這下子可將唐瑾惹毛了,反手也是一拳,這樣兩個大男人就打在一起。

我撫着心口,勉強從地上坐起身的同時,也看清了那射箭的傢伙,居然是盤俊。那會兒我激動地真想活扒了盤俊的皮!

這傢伙差點兒將我活埋害死不說,剛剛還差點兒將我穿了肉串,我上輩子是欠了這傢伙多少錢啊?他這輩子要這麼想盡辦法的害我?這樣下去,就給我個九條命,我也活不到頭兒呀!

所以當我看到唐瑾和盤俊打得正歡,我可是開心了。這時候我可不是偏向着唐瑾,主要是被盤俊欺壓的怨氣,讓我真不盼着盤俊沾便宜。最好被唐瑾收拾一頓,我的氣兒才能順了。

我這回在旁邊算是看起熱鬧來了。但遲旭和盤綺羅這兩個人可不像我似的壞心眼,都跑過去勸架了。這勸架的很少能不偏不倚的,此時遲旭和盤綺羅就不例外,他們根本都是在拉偏架。都想着拖住對方,結果分別被盤俊和唐瑾給扔一邊兒去了。

我當時也沒瞧見怎麼回事兒?聽到盤綺羅殺豬似的慘叫聲纔看過去的,我沒看到起因,只看到兩勸架的反倒打起來了。那遲旭臉紅的跟猴屁股似的,呆坐在一邊兒,盤綺羅一手捂着胸,另一隻手“啪啪”地摑着遲旭的耳光。

盤綺羅打起來的那個狠勁兒,讓我都替遲旭疼。

我一看兩邊兒都打起來了,沒我什麼事兒,我忍着疼從地上爬起來,悄悄的走了。

我搖搖晃晃的強撐着往前走,感覺走了很長時間,實際卻沒走出多遠。之後,我似乎聽到唐瑾叫了我一聲,以至於我聽到追上來的腳步聲,還以爲是唐瑾。心頭還掠過一種不知名的滋味。

可那人到了我身後,我才發現不是唐瑾,是盤俊。那一刻,心裏就只剩下酸楚。

盤俊要帶我回盤寨,我一想起青衣老道從我身上抓走的那個人俑,心裏就不寒而慄。那人俑可是阿嬤往我身上種的,還騙我說誤換了貓命格,我再回盤寨腦子裏就進水了!

我對盤俊說了人俑的事,盤俊臉色當時就青了。說要是現在的阿嬤是假的,他不會放過她的!所以更需要我跟他回盤寨。

我說,“我都剩下半條命了,你家的事,我可沒本事管,你何必爲難我呢?我現在只想回家,安安靜靜的去等死。”

盤俊臉色一寒,說什麼他是我師父,我不聽他的話就是違抗師命!

我就搬出那天盤俊給我磕頭的事,說他已經不是我師父了。我的話剛落地,盤綺羅正好慌慌張張的跑過來了,說她將那個遲旭差點兒打殘廢,還問我們怎麼還沒走?

盤俊衝我冷笑一下,轉臉問盤綺羅,“小妹,當初你救南南的時候,曾經要她答應什麼來着?”

盤綺羅多賊啊,一聽就明白盤俊話裏是什麼意思了,立即賊笑着對盤俊說,“哥,你是說同意讓南南當我嫂子了嗎?”

我猛地一哆嗦,當時臉就變了,這不明擺着盤家兄妹在給我下-套呢?我要是不認盤俊當師父,那就得給他當媳婦。這下子我可真老實了,不等盤俊答話,急忙規規矩矩的對着盤俊磕了響頭,白着臉說,“師父,你的乖徒弟又回來了!”

盤俊詭笑着,摸摸我的頭,那表情那眼神,就差沒對我說,乖,給我汪汪叫兩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