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希貝爾什麼時候過來?」

「希貝爾小姐提前說起,今夜家中有事,可能要明天再來看先生。」

「先生若是想希貝爾小姐,可以和她視頻。」看護恭恭敬敬的說。

「不用這樣麻煩,既然希貝爾說是有事,那就肯定在忙,還是不要打擾比較好吧。」

「還有這個頭痛,醫生怎麼說,以及什麼時候可以讓我出去逛逛?」珀西期待的說。

從未婚妻希貝爾口中,珀西得知自己遭遇意外受傷,導致失憶。

醒來的時候,慶幸的事身上只是有些簡單擦傷,行動自如。

但是希貝爾卻一直都不肯讓自己離開醫院。

「這個醫生說是要再過段時間。」

「珀西先生,聽醫生的話吧,別讓希貝爾小姐再為您擔心。」

珀西點點頭,只能順從。

醫院搶救室內,醫生一遍一遍給戰盼夏做著搶救,整整輸血兩千毫升,終於撿回她的一條命。

「醫生,盼夏沒有事吧?」

「聽說是自殺,撞在頭部倒是沒事,就看她自己願不願意清醒過來。」

「你們作為親屬朋友,記得平時多多關心她點。」

陸司寒與南初連連應下,看著戰盼夏蒼白的臉,再次泛起心疼這種情緒。

從前總說傅自橫倔,沒有想到戰盼夏更加倔,而且做事居然這樣偏激。

希貝爾忙完傅自橫的葬禮已經是三天後,其實當初打開棺木的時候,希貝爾是非常緊張的。

只要姜南初與戰盼夏去觸碰屍體臉部,就能發現那是一張假面,是張畫出來的人皮。

好在她們過於悲傷,根本就沒想到屍體是假的這方面。

美美睡上一覺,希貝爾換上色彩艷麗的連衣裙,前往醫院。

打開房門,希貝爾終於看到心心念念,肖想整整五年的男人。

那是她的姐夫,是她姐姐最愛的男人,不過現在已經是她的,現在應該稱呼為珀西。

「珀西,這幾天,好想你吶。」希貝爾衝上去,一把抱住珀西。

珀西讓希貝爾抱的微愣。

受傷后,睜開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希貝爾,希貝爾說他們是未婚夫妻,馬上就要結婚。

珀西相信希貝爾的話,可是明明成為未婚夫妻后,有些動作應該非常親昵。

但是希貝爾抱住自己的時候,珀西居然感覺有些反感,有些噁心。

或許是因為傷口沒有好全,或許是因為經常頭痛導致的吧,珀西這樣為自己找了個理由。

「希貝爾,看護說,要徵求你的同意,才可以下去逛逛,看我現在可以下地,可以跑,可以跳,能不能出去逛會?」

「目前不行!」希貝爾連忙開口說道。

目前陸司寒,姜南初因為戰盼夏昏迷不醒這個原因,一直都留在W國。

而且住的似乎同樣是這個醫院,要是珀西這個時候下樓,讓他們碰到,一定引來麻煩。

「珀西,聽我解釋,當初之所以受傷,就是因為我們仇家有些多,很多仇家都在嫉妒我們。」

「所以為安全考慮,我們再堅持一段時間。」

「那好吧。」有些失望的說。

說完后,珀西立刻感覺到頭痛,現在的頭痛,一次比一次痛,有時候痛到極致,彷彿頭要裂開那般。

「葯在哪裡,希貝爾,葯在哪裡?」珀西一把抓住希貝爾的手,痛苦的說。

「在我這裡,給你。」希貝爾立刻倒上一杯溫水給他服下。

珀西就這樣在希貝爾的懷中沉沉睡去。

明明住在同家醫院,可是戰盼夏與傅自橫的距離,就這樣讓層層牆抵擋著。

距離戰盼夏昏睡已經有三天時間,按理來說,戰盼夏早就應該清醒過來,可是她卻一直都沒意識。

「一直這樣躺著不是一個辦法,依照我看,不如就送盼夏回到錦都看看吧。」

「可是這裡好歹是哥哥生前最後一個停留的地方,要是這邊都無法清醒,送到錦都能有什麼辦法。」

南初就坐在床邊,說完這話,緊緊握住戰盼夏的手,再次重複這段時間每天都在說的話:「盼夏,醒過來吧,難道真的狠心不要爸媽,不要哥哥嫂嫂嗎?」

戰盼夏的意識一直處於混沌當中,徹底隔絕掉外面的聲音。

在他們活著的時候,需要顧及很多很多,無法拋下一切,勇敢愛一回。

所以當知道傅自橫去世的時候,戰盼夏絲毫沒有猶豫,就想跟著傅自橫一起去死。

在死後的世界,應該沒有人可以阻攔他們。

只是戰盼夏找很久很久,找的很累很累,都沒找到傅自橫。

「盼夏,回去,回去吧。」在遙遠的混沌當中,傳到熟悉的男聲,直擊戰盼夏的心靈深處。

那是傅自橫的聲音,戰盼夏聽到這個聲音,立刻精神起來。

「傅自橫,是你對不對?」

「你在哪裡?求你帶我一起走,好嗎?」戰盼夏絕望孤獨的吶喊起來。

「沒有死,我還活著,而且就在你的身邊。」

「所以你也不能死,要來救我。」低沉的聲音,不斷在戰盼夏的腦海當中重複著。 不對,還有一點很奇怪的,就是好像他們身上粘了許多灰灰黃黃的東西,他們原本白皙的皮膚全都變得昏黃了起來,明白了,是泥土!

難不成他們是從土裏面鑽出來的?!

還是說他們死前被人埋進土裏,活活給悶死的?!

邪惡首席:萌妻小寶貝 想到這裏,郝健不由得感嘆人心的黑暗。

西海蛇王被那個小孩鬼纏得可夠嗆,茂密的頭髮緊緊的纏在它的時候尾巴上,腿腳上,直到把西海蛇王變成了真身,變成了一條大蟒蛇,一直在掙扎着,想要跑出他的束縛,可是跑不掉!

頭髮,像活物一般蔓延、伸展、交織,慢慢的纏到了它的腰身,在往上正準備纏住他的腦袋的時候,獨角獸就衝了過來!

獨角獸,用它的利爪三兩下的,把那些頭髮全部都給挑開了!

可是不論他怎麼挑開,下一秒,頭髮都會必須長出來,而且越來越密,陷入了一個死循環裏面!

獨角獸乾脆就使用了一個兩敗俱傷的方法,說着:“蛇王老兄,你先忍着,可能會有點疼,我打算用高溫紫外線來燒光這些頭髮!”

“不會吧,你不會是打算把我給烤了吧?”西海蛇王有點心有餘悸。

獨角獸點了點頭,表示:“沒錯,只有這個辦法了,不然這些東西會越纏越緊,你會被活活憋死的。”

這時在一旁的郝健,突然想到,自己剛好可以利用避火術來幫助西海蛇王不被火烤,應該王胖子的避火術也可以對抗高溫紫外線吧?!

要不就試試!

然後郝健說道:“沒關係的,你不用怕,我可以幫助你,還記得上次直播嗎?你懂的,我不便多說。”

“那行吧,有你這句話,我就全權交給你了。”西海蛇王一邊掙扎着,一邊用他的牙齒去咬碎那些頭髮,可這只是杯水車薪,完全不能夠解決根本。

在這個時候,郝健從他的口袋裏面掏出了一張符紙,咬破手指,用鮮血在上面寫寫畫畫,有了一陣,然後念着咒語,發出了一串黃光,悠悠然的飄了過去,飄向了他的腦袋,貼在了他的腦袋後面。

一瞬間,西海蛇王感覺渾身冰涼無比!

“兄弟,現在有感覺了嗎?!”

“沒有感覺,特別冰涼,就連疼痛也感覺不到了,就是這個時候,趕快解決掉這些煩人的傢伙。”西海蛇王滿意的說着。

“哦,接下來就交給你了,主角快上,甲殼,壓制住你身邊的這一個傢伙,小心他也這樣!”

其實不用鄭健提醒甲殼蟲,他也已經對着他身邊的這個小鬼,發出了一陣的攻擊,好像是一個藍色的包圍圈,把他困在了那裏,動也不敢動,出也出不來,就像撞牆一樣!

“好樣的,現在就瞧我的了!”就這個時候,獨角獸突然長出翅膀,駝着郝健飛了起來,然後對下面發出了一段高溫的紫外線,當然是紫色的光線特別的燙,瞬間投射下去時,四周的草木全都着火了!

當然那些頭髮也不例外!

轟啦,熊熊大火燃燒了起來!

這是多麼的幸運呀。在郝健的避火術保護之下,西海蛇王是真的沒有感覺到疼痛!

郝健在高處只感覺下頭一片火海,感覺身體裏面突然竄出了火光,悠悠然在整個森林裏面都顯得特別的顯眼,耀眼和刺眼!

但是他們發出的都是紫色的光,紫色的火焰!

熱浪,特別大的熱浪衝破到了天上!

就連坐在樹上吃着好酒好菜的,抱着野貓玩耍的老道士都受不了了!

這羣傻小子,何必搞這麼大,這對付一隻小孩鬼嗎?還得毀了整片樹林?!

多年在直播間屏幕對面的小可愛們都感覺到了熊熊大火,還有熱度,紛紛留言評論着。

主播哥哥,這是要點火燒山的節奏啊,不怕被警察抓嗎?

這些鬼是演員演的嗎?不怕被燒死嗎?!

樓上傻逼,都說了不是真鬼,不是演員了,你還認爲是演員,演員能夠有這麼真實嗎?

你們就放心吧,我纔不會縱容整座山都被燒掉的,只是想給這些小孩鬼一點小懲罰!

大家要是覺得這場戲演得好!

不一會兒,那些頭髮全都被燒光了,那個小孩鬼痛得直在地上打滾!

直到她哭喊着求饒命的時候,郝健這才叫停,獨角獸就停了下來,然後對着這些火焰打了一個噴嚏都就熄滅了,原來用水是不能熄滅的!

滅個火,還得靠他們的噴嚏呀!真是出乎意料的結局。

甲殼蟲和獨角獸,把這兩個小孩鬼一男一女同時關進了包圍圈裏面,郝健他們才放下心來。

這個時候地面已經被他們橫掃一空了,一點也枯樹葉子,一點野草都看不見,地面原本凹凸不平,現在被火燒火以後,反而變得光滑滑的了!

居然沒想到,他們幻變精靈的紫色火焰,還有這樣的功效啊!

郝健開始和那兩個小孩鬼談判,乾脆席地而坐,後面還有淡淡的餘溫,剛纔整個森林裏面寒風瑟瑟的,感覺還有點冷,現在吧,一點都不冷了。就好像是被人點上了篝火一般。

在包圍圈的屏蔽下,兩個小孩鬼頓時變回了他們原本該有的純真模樣,他們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戰鬥力,還想裝作獠牙利齒的來嚇人,結果反而在他們眼裏看着,像是在裝萌一樣!

衆人,吃瓜羣衆紛紛評論道:好可愛的兩個小孩,鬼呀,剛纔還鬼模鬼樣的,現在就一瞬間變得這麼萌啦!

呀!捕捉到兩個小孩鬼萌萌噠!

主播,我要打賞一輛大潛艇!厲害,真的太厲害了!

我也要打賞,打賞三輛大卡車!

希望再來一個鬼,那些都不夠猛,不夠猛啊!

……

鄭健一邊在手機上回答這些小可愛,一邊質問着那兩個小孩鬼,說:“說吧,你們,叫什麼名字?”

“哼,我纔不跟你們這些狠心的人類說話。” 姻謀天下 那個小女生說着,看起來年齡只有14歲吧。

“你休想從我們這兒套話!我是不會屈服的,男子漢大丈夫,輸了也不會逃,你動手吧!”那個比較大的男同學,還比較有氣勢的,傲嬌的說道。 第1218章珀西出逃

「可是應該怎麼救你?」

「應該到哪裡去救你?」

「這個世界根本沒有你吶!」

戰盼夏想要得到答案,可是傅自橫的聲音越來越輕,越來越輕,知道最後消失不見。

「傅自橫,不要走,不要走!」

戰盼夏是尖叫著驚醒過來的,入目是雪白色的天花板,鼻間是濃濃的消毒水味。

「盼夏,可總算讓你醒過來。」

「以後不準再做那種事情,不準再讓我們擔心,聽到沒有?」

戰盼夏看到南初熟悉的臉,一把就將南初抱住。

「南初,傅自橫沒有死,傅自橫真的沒有死!」

姜南初與陸司寒互看一眼,這盼夏不會是撞到腦子,將腦子撞壞了吧。

「盼夏,聽我說,人死不能復生。」

「哥哥去世,我們都不好受,可是當初屍體我們已經看到,真的沒有辦法再去自欺欺人。」南初輕輕拍著戰盼夏的肩膀,安慰起來。

「不是的,傅自橫沒有死,這是傅自橫親口和我說的。」

「盼夏別開玩笑。」

「沒有開玩笑,在昏迷的時候,傅自橫走進我的夢裡,親口和我說的,而且現在非常需要解救。」戰盼夏著急的說。

那個夢境是那樣的真實,就和上回戰盼夏做夢夢到傅自橫出事一樣。

戰盼夏認為那個夢同樣是個預兆,傅自橫一定是出於某種原因,沒有辦法回到他們身邊。

「要是傅自橫真的沒死,想要託夢,那也該是託夢給南初,怎麼可能託夢給你。」

戰盼夏張張嘴,想要解釋,可是卻又沒法解釋。

畢竟這件事情真的過於玄幻。

「我們好好恢復身體,等身體恢復以後,就一起回錦都。」

「盼夏,為我考慮考慮,已經失去哥哥,不想再失去你。」南初抱著戰盼夏的力度很緊,就當她是自私吧,真的不想盼夏離開這個世間。

戰盼夏沉默著,她們都不相信,那就自己調查。

時間一天一天過著,戰盼夏決定活下去,決定找到傅自橫,有這個動力在,傷口恢復很快,已經可以下地走路。

只是姜南初不準盼夏走遠,只准讓她在醫院附近活動。

戰盼夏就這樣在醫院旁邊的列印店裡,列印上千張傅自橫的照片,每每醫院有人進來,戰盼夏就要拿出照片,遞給她們。

知道希望渺茫,可是戰盼夏依舊不願放棄,說不定可以從某個陌生人口中,知道傅自橫的半點消息。

「司寒,盼夏這樣到底是好是壞,要不我們找個心理醫生來說說盼夏吧?」南初站在林蔭道,看著盼夏卑微的將照片一次一次遞給路人。

這些路人大多都是家裡有人生病,所以過來醫院的,面對戰盼夏這樣一個打擾他們的存在,自然不會有什麼好臉色。

想想戰盼夏在錦都,那是萬千寵愛在一身,現在這樣卑躬屈膝,南初看著心中不是滋味。

「讓心理醫生過來做什麼?」

「讓心理醫生告訴戰盼夏,傅自橫已經死亡,讓戰盼夏接受這個事實嗎?」

「那樣可能就會引發盼夏第二次自殺的。」

「所以,想要讓盼夏活著,就不要將那些殘忍的真相說出來,就讓盼夏生活在那個小小的圈子裡,做著一些沒有意義的事。」

「一年,兩年,三年,隨著時間流逝,說不定盼夏就能好起來。」陸司寒只能這樣去看待這件事情。

距離戰盼夏發照片結束,還有半天時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