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自以為行蹤隱藏的很好,可是天下哪有不透風的牆啊,很快消息就被泄漏出去了,不過雖然最後八重天的眾人確定了驚天海域確實存在魔界的入口,但是依舊沒有辦法進入!」

「凡是不自量力進去的人,都死在裡面了!因此,久而久之也就再也沒有人去了,何況驚天海域本來就兇險,實力太弱根本連入口都沒靠近就死了!」熊子言嘆息的說道。

「那魔界入口有什麼特別嗎?為什麼這些人總想去探個究竟?」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還不是因為一直以來都有傳聞,說是神魔大戰之後,魔界其實早就被九重天的神帝佔領了,因此魔界已經是人族的地盤了!」

「主子也知道,我們在八重天想要到九重天必須經歷雷劫飛升的,但是渡劫的時候,那可是生死有命的啊,很多人實力到了神尊也不飛升,除了是不想到了九重天從新開始,更多的是擔心渡劫失敗!」

「畢竟修鍊到神尊任何人都是用了大半生的時間,誰也不想渡劫的時候被劈個魂飛魄散啊,因此很多人實力到了也會選擇等待壽元差不多到了的時候再飛升!」

「可是魔界入口的出現,就讓很多人想到了進入魔界,再從魔界前往九重天的想法,為的不過是躲避雷劫罷了!」熊子言聞言說道。

他從來都沒有過哪種想法,所以每次聽到別人說起都是嗤之以鼻,反正在他看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墨九狸聞言也能理解,畢竟比起涉險前往魔界,雷劫更加讓那些人懼怕!

只是,墨九狸要不是聽熊子言說起,都沒想到這些人竟然能想到這樣的辦法,不得不說這些人還真的是什麼辦法都能想到啊! 接過了漢子手上的錢袋子,孟落日呵呵一笑:

“沒事,沒事,呵呵,只是這小傢伙的手真快,我愣是沒看出來他是怎麼動手的。”

一聽到有人誇自己,小傢伙立刻來了精神:

“那是自然了,我出道至今還沒有失過手,本來看你們不像是有錢的樣子,要不是大哥讓我去偷你們的東西,我還真懶得出手……”

小傢伙趕忙捂住了嘴巴,貌似在得意忘形之下,竟然把不該說的東西說了出來。

出名從國風歌開始 孟落日的臉上依舊是帶着淡淡的笑意,雖然小傢伙及時住口,但是他還是聽出來了,是有人在算計自己,只是這種小打小鬧的算計,他還真的沒有必要放在心上,誰讓他們這一行人在會稽城中混的名聲實在是爛大街了呢。

那個漢子再次的道歉之後,轉身就要拉着小男孩離開,忽然一個女子的身影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孟落日和妲己也沒有想到影子會現身出來,一般情況下,這個小女子就好像是一個幽靈一樣,一直躲在沒有人注意到的角落中。

影子慢慢的在小男孩的身前蹲下,臉上帶着和藹的笑容:

“呵呵,小孩兒,你想不想學本事?”

“什麼叫本事?偷東西算麼,如果偷東西也算的話,那我不用學了。”

“偷東西算是一個小把戲,我能夠傳授你比偷東西更厲害的本事!”

孟落日感到一陣的汗啊,貌似和影子學本事,應該不是偷東西,而是殺人。想想有着這樣的身法的一個刺客,而且鬼精靈的有那麼多的主意,如果他真的成爲了一個殺手,估計誰惹到他都會非常的頭疼。只是讓他們感到奇怪的是,怎麼影子忽然有了收徒弟的念頭了。

那個小傢伙明顯還是有點不相信影子,影子雖然是個美女,但是因爲殺手的原因,在她的身上散發出來的根本就不像是一個美女應該有的氣息,儘管她已經是在盡力的收斂了。可是在她的眼神只能給還是不經意的流漏出的是一股殺氣。

那個漢子連忙

上前,這個美女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他也感到不是非常的舒服,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爲什麼明明站在面前的是一個美女,可是還是讓他看到了就感到害怕。

“這位姑娘,小天這傢伙已經被我給慣壞了,呵呵,恐怕沒有辦法和你一起學習本領了。”

聽到了自己老爹的話,小傢伙把小腦袋瓜一晃:

“什麼叫被慣壞了,哼,你說的不算,我問我大哥去!”

說完,他仰着小臉,衝着遠處的一個看門的士卒喊道:

“大哥,你說我學還是不學啊?”

一個看上去好像是守門的小頭目一樣的傢伙正試圖躲到人羣的後面。剛纔說他偷孟落日和妲己身上的東西是受到了他的大哥的指點,現在就擡頭喊大哥,這出賣的速度還真的是夠快的。

孟落日看着那個狼狽的跑遠的背影,呵呵一笑,他纔不會和這些傢伙一般見識呢,只是感到好玩而已。

“切,跑的比兔子還快。”

小男孩小聲的嘟噥着,看到小男孩的父親堅決反對,影子只是輕輕的嘆了口氣,他畢竟不是文種手下的那個孟旋一樣的傢伙,還幹不出來直接搶人的勾當。

看着影子失落的走到了街頭拐角的落寞的背影,妲己感到了一陣神傷。她輕輕的推了推孟落日:

“落日,你幫助影子一下,難得看到她竟然有了收徒弟的念頭了。”

孟落日苦笑了一下:

“我能怎麼幫啊,哈哈,人家的老爹不同意,難不成你讓我上去搶人啊?”

雖然話是這樣說,孟落日還是從馬背上跳下來,快步的走到了那對父子的身邊:

“請等一下。”

那個漢子看着孟落日,奇怪的問道:

“有什麼事兒麼?”

在他的眼神中帶着一絲的不安,雖然剛纔孟落日和妲己沒有什麼生氣的意思,可是如果現在才找他的兒子發火,貌似還真是有點麻煩。

“這小傢伙的身手不錯,應該學點什麼本事

吧。”

漢子奇怪的看着孟落日,怎麼從前的時候,人們看到這個小東西都要繞着走,原因無他,這小東西偷東西的本領也算是會稽城的一絕了,誰也不想讓一個小偷盯上。可是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首先是一個美女要教自己兒子本事,接着又是這個被偷的人也主動上前詢問。

沒有回答孟落日的話,他低着頭看着自己的兒子,不知道這小崽子今天是帶了什麼法寶了,怎麼會忽然變得人見人愛了呢?

小傢伙看到自己的老爹不回答,他倒是搶先說話了:

“你們怎麼都說讓我學本事,難道偷東西不算麼?”

孟落日呵呵一笑:

“偷東西算本事,不過不算是真本事。比如說你剛纔已經偷過我一次了,我就絕對不會讓你偷到我第二次,弄不好在你第二次偷我的東西的時候,還會讓我把你抓住,暴打一頓。”

“切,少說大話,告訴你,就是你已經知道我是小偷了,我也有本事第二次偷到你的東西,你信不信?”

孟落日奇怪的看着這個小東西,不知道他是從什麼地方來的自信。那個漢子狠狠的在小東西的腦袋上敲了一下:

“小兔崽子,你還真要把偷東西當飯吃啊你,看我今天不打折了你的腿,讓你以後沒辦法給我闖禍。”

聽到了他老爹發狠,小男孩嚇得噌的一下就跳開了,和那個男子保持着距離。

孟落日呵呵一笑:

“好,要不我們打個賭怎麼樣,你要是能夠在那個姐姐哪裏,第二次把錢包偷出來,我就把那個錢包和裏面的錢都送給你。”

“沒問題,可是你們騎馬跑的太快了,一撒歡就沒影了,我根本追不上你們,那可怎麼偷啊?”

“沒關係啊,剛纔那個姐姐也有馬騎,要不你和她同乘一匹馬跟着我們一起走如何?”

妲己在遠處聽到了孟落日和小男孩的談話,不由得衝着天空中翻了翻白眼,孟落日現在真的不是在搶小孩,他這個應該算是叫做騙吧……

(本章完) 第2885章

不過,按照熊子言說的,看起來想從魔界入口打聽到帝溟寒的消息,也不太可能了!

不過,墨九狸還是準備去驚天海域看一眼!

一個月後,驚天海域

墨九狸和熊子言終於來到了驚天海域附近,唯一的一個小漁村驚天村莊,這裡住著的都是些尋常修鍊者,實力都不是特別高,而且大部分都是老人,據說驚天村莊內的年輕人,成年後都會離開漁村到外面去生活!

只有一些老人捨不得離開這裡,一直守在驚天村莊生活!

平時來驚天海域歷練的人,都會選擇在驚天村莊停留幾日再下海的,因此這些人驚天村莊的老人們,生活過的樸實,倒是也愜意!

只是誰也不知道為什麼,驚天村莊的人,修為都很低,但是驚天村莊的人,離開之後到別的地方修鍊的話,實力就會正常的提升了!

如果一直留在驚天村莊的話,哪怕是天賦好的人,修鍊一輩子也無法修鍊到神尊級別,最多就是神帝巔峰而已!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到現在也沒有人知道原因!

驚天村莊是沿海的小村莊,整個村莊內也就百餘戶人家,都是靠海而建的小院,墨九狸和熊子言來到這裡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所以就在隨便找了個小院借宿,院內只有一對老夫妻,為人十分熱情,聽說墨九狸和熊子言是要出海歷練的,很痛快的答應讓他們在自家休息幾天!

「都是粗茶淡飯,兩位大人別介意,儘管吃,還有很多的!」老婆婆一邊擺上桌几道小菜一邊招呼墨九狸和熊子言說道。

「大娘,大爺別忙了,這些夠了!」墨九狸客氣的說道。

「好好,馬上就來了!」老婆婆笑著說道。

簡單的野菜和清粥,也是這裡老人經常吃的,因為修為低的關係吧,所以這驚天村長的老人們,還是保持著每天吃飯睡覺的習慣!

墨九狸和熊子言都不是矯情的人,自然不會嫌棄什麼,一頓方倒是吃的氣氛很不錯!

飯後,墨九狸看著兩位老者好奇的問道:「大爺,大娘,為什麼住在這裡的人,實力無法提升呢?」

「我們也不知道,似乎從開始就是這樣的!」老者聞言說道。

畢竟,只要離開他們驚天村莊,到了別處的話,實力就可以正常提升的!

「那你們為什麼一直留在這裡?既然出去實力能提升很快,為什麼不跟著家人一起離開呢?」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吃飯的時候,她已經聽說兩位老人的孩子都在外面生活了,如今實力也都提升到神尊了,但是兩位老人卻一直留在這裡,而且都是神帝巔峰,雖然他們的壽元還有很多,但是既然修鍊了,應該沒有人不想更上一層樓,擁有更久的壽元吧!

「艾……其實不是我們不離開,而是我們無法離開!」老者聞言猶豫了下說道。

墨九狸和熊子言聞言都是一愣,他們只是聽聞驚天村莊的人, 孟落日這樣低級的騙術,騙騙小孩子還可以,但是現在小孩子的父親可是站在旁邊呢。

“小孩子瞎胡鬧,您可甭和他一般見識。”

那個漢子連忙說道,如果自己的兒子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就被人拐跑了,說出去恐怕會把人笑掉大牙。

“這位大哥,不知道你是做什麼的。”

“我,屠戶,呵呵,殺豬的。”

漢子憨厚的笑了笑。孟落日眼睛眨了眨,看來他不只是要把小孩子拐走,連人家的老爹都算計上了。

孟落日熱情的拉着這個屠戶,連同他的兒子走進了旁邊的一個飯館中。在大街上,怎麼也不是說話的合適的場所。弄的這個屠戶受寵若驚的樣子,妲己只是笑着看着幾個人,影子的臉上倒是明顯溫和了很多,雖然沒有和孟落日等人一起,但是也在他們之後進入到了小酒館中,坐在了不遠處的一張獨立的小桌子旁。

酒菜上齊了,孟落日和屠戶攀談了起來。沒用多長的時間,孟落日就將這個漢子的身份弄明白了。

漢子姓齊,因爲不是什麼有地位的人,所以大號連他自己都懶得記,所有人都稱呼他是齊屠戶。妻子在兩年前病故,他一個人拉扯着孩子齊天。也算不上什麼富貴之家,就算是餓不死而已。

小傢伙什麼都好,也足夠的聰明,就是他喜歡偷東西的這個毛病怎麼也改不了。對他們比較熟悉的人都說,這小崽子天生就是爲了做賊來到這個世界上的。齊屠戶聽了雖然不願意,可是也無可奈何。

爲了齊天,齊屠戶可是臉沒少丟,歉沒少倒,可是這小東西依舊故我。

當知道了齊屠戶的情況,孟落日呵呵一笑:

“齊大哥,我也不瞞你。那邊的那個妹子是和我們一起的,只是她的身份有點特殊,所以不方便和我們在一起。”

說着孟落日偷偷的指了指正在不遠處低頭喝酒的影子。

齊屠戶點了點頭,他也不傻,從幾個人的情況上也能夠看

出來了,那個女子和孟落日夫婦一定是相識。

“我們不敢說混的有多好,但是至少吃喝什麼的不愁。那個妹子能夠看得上的人還真的不是很多,所以讓齊天和那個妹子學點本領,也不是什麼不好的事兒。”

齊屠戶低着頭不說話,看樣子孟落日讓他有點動心。看到齊屠戶已經有了些鬆動的意思了,孟落日趁熱打鐵,接着說道:

“孩子現在還小,讓他四處走走,闖蕩闖蕩,也不是什麼壞事嘛。”

妲己已經不敢直視孟落日了,什麼叫四處走走,闖蕩闖蕩?貌似和孟落日等人要是一起走了,恐怕今生就是永別了。

從席間的談話,妲己已經看出來了,雖然齊屠戶對於齊天不少的責備,但是更多的是那種濃濃的父愛。無非就是恨鐵不成鋼,怒其不爭而已。這種拆撒人家父子的事兒,現在她還真的有點不忍心,早就忘記了之前是她慫恿着孟落日幫助影子說項的事兒了。

黑袍劍仙 沒想到,齊屠戶一直沒有什麼反應,但是當齊天聽說了四處闖蕩的話,兩個小眼睛中金光閃現,噌的一下從一直上站起身來,挺着小胸脯:

“四處闖蕩,是不是不只是在會稽城中啊,在這個城市裏,我真是呆膩了,早就沒有什麼好玩的地方了,我是男子漢,一定要走好多好多的地方,玩好多好多的東西。”

齊天的話讓齊屠戶愣了一下,就是孟落日都奇怪的看着這個小傢伙,他是不知道好男兒志在四方這樣的話,否則恐怕一定已經脫口而出了。

影子在旁邊的桌子上也瞪大了眼睛,如果說之前在她的眼神中只是欣賞齊天的身手敏捷,那現在在她的眼神中已經完全是讚賞了。以至於目光更加的熾烈。

齊屠戶猛的抓起了放在眼前的酒杯,一口將杯中的酒喝乾了,然後重重的把酒杯蹲到了桌子上:

“不錯,說的好,我的兒子就是一個小男子漢。我是一個屠戶,沒有什麼大的出息,小天跟着我也經常是過着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日子,

還不如讓他出去闖一闖。”

妲己現在的心裏非常的矛盾,他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提醒齊屠戶,也許這一次分別就將是他父子的永別。說了,估計齊屠戶一定是不會同意的,但是如果不說,她的心中還真是有些不忍,畢竟人家是骨肉情深啊。

如果說他們要想在這個世界中安家,齊天和影子學習一些防身的本領,將來不是作爲一個殺手,而是在戰場上衝殺,加工立業,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而且也不至於讓他們父子永別,可是現在的情形,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妲己臉上的糾結都落入到了孟落日的眼中,孟落日接着說道:

“齊大哥,小天幾歲的孩子都有這樣的志向,難道老哥你就沒有什麼想法?”

齊屠戶愣了一下,妲己和影子也奇怪的看着孟落日,不知道他要幹什麼,怎麼忽然問出了這樣的問題。

“我能夠有什麼志向,呵呵,無非是多殺幾口豬,多賺點生活費而已唄,咱一個平頭老百姓,而且也這麼大年紀了,能幹啥啊。”

“天生我材必有用,何況了,你纔多大啊,比我也大不了幾歲。剛纔聽你也說了,你的家中貌似也沒有什麼人了,就是你們父子倆個相依爲命。現在小天又打算和我們一起走,我看你不如也收拾收拾東西,和我們一起走算了。”

影子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妲己卻會心的笑了。孟落日不只是要把齊天拐帶走,貌似連人家的老爹都算上了,只是在軍營中長途的跋涉,而且還經常面臨的戰鬥,不知道這個屠戶能不能承受得了。

幾個人的視線都落在了齊屠戶的身上,等着他的回答。齊天輕輕的推了推齊屠戶的胳膊,自從孟落日等人看到齊屠戶和這個小東西這麼長的時間以來,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齊天如此的乖巧:

“爹,你還想什麼呢,多好的機會啊,出去走走吧,在會稽城裏,大部分人都知道我了,想要找個人下手偷東西都不容易,還是出去好啊。”

……

(本章完) 第2886章

墨九狸和熊子言聞言都是一愣,他們只是聽聞驚天村莊的人,一直修為突破不到神尊,也一直都是老人留守,但是他們都以為這些老人是自願的!

可是,現在看起來並非是他們自願的了!

「我看你們兩個也不像是壞人,才會跟你們嘮叨幾句的,其實我們並非不想離開,而是無法離開這裡!驚天村莊一直以來有個不解之謎!」

「就是驚天村莊內,一共百戶人家,每戶最少要留下一個到兩個人才行,否則那些離開的人都會死……」老者這才輕嘆一聲的說道。

墨九狸和熊子言聞言都有些不敢置信,這個說法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因此兩人都有些詫異!

「怎麼可能?」熊子言不信的脫口而出道。

「是真的,這件事可能說了你們也很難相信,但是事實卻是如此,因為難以相信,我們村莊裡面的人,經常會去嘗試,但是結果卻每次都是如此!」老者說道。

墨九狸和熊子言都覺得不可思議,但是老者夫婦說了,驚天村莊的人,嘗試了無數次,只要誰家沒有留下一個人在村莊裡面,對方的家人就會一個個離奇死亡!

只要離開的人,回來村莊一個人後,死亡的親人就會暫停,因此久而久之,就算有人不斷嘗試,在親人死去幾個之後,也不得不回來了!

所以,縱然這麼多年過去了,但是驚天村莊卻依舊是這些人生活在這裡,每一個小院代表一個家,每一家都會有人主動留在這裡!

反正就算是神帝巔峰的修為,壽元也有很久,因此族人都在外面,只要留下一兩個人守在這裡,外面的族人就會平安無事的!

驚天村莊也就這樣存在到如今了!

墨九狸知道兩位老人沒有說謊,但是她也想不出來為什麼會這樣,說是驚天村莊的問題,墨九狸並不信,因為來到這裡的時候,墨九狸就仔細看過了,這裡並沒有任何的結界和陣法存在!

因此不應該是地理位置的問題,而且這裡的人搬走,就會一個個死亡,墨九狸可以肯定應該是人為的,但是為什麼要這樣做,就不得而知了,墨九狸也沒有探究的興趣!

反正自己也不過是在這裡借住而已!

再說除了讓人守著驚天村莊,對方也沒做別的事情,也不算什麼的!

墨九狸和熊子言雖然好奇,但是並沒有多問,休息了一.夜之後,第二天墨九狸和熊子言就告別了兩位老者,來到了村莊不遠處的驚天海域的入口!

前往驚天海域下海的地方,距離驚天村莊並不是很遠!

就在驚天村莊中間的一個港口,從這裡下海是最容易的,因為驚天村莊所在的地方,都是有高台的,所有的房屋都是沿著海域邊緣而建立的!

因此,在驚天村莊的中間位置,出現一個小港口,可以直接下海,所有人前來驚天海域歷練,都是從這裡下海的!

墨九狸和熊子言來到港口的時候,只有他們兩個人,畢竟驚天海域因為太過危險,鮮少有人前來的! 齊天的話傳入到了孟落日等人的耳朵中,幾個人都有把腦袋上的頭髮扯下來當黑線的衝動,感情這小東西要離開會稽城,就是爲了方便自己偷東西。

齊屠戶的大巴掌再一次重重的落在了齊天的腦袋上,把齊天打的一哆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