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鄭鴻到現在還無法相信,自己竟然敗給了一個乳臭未乾的毛丫頭,以至於他壓根兒就沒聽清楚倫婉兒剛才的問題。

「哼!」

倫婉兒一聲冷哼,雪白的身影,瞬間化作一道電光,直向鄭鴻欺去。

一股無比森冷,無比強烈的威脅,立時沖著鄭鴻撲面而來。已經吃了一次虧的鄭鴻,哪裡還敢怠慢,怪叫一聲,抽身便退。只是他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不,應該說倫婉兒的速度實在是太快,鄭鴻這邊方才退了幾步,倫婉兒便已搶到了他的面前,玉手急伸,直接抓向鄭鴻的右臂!

「你想幹什麼!?」

鄭鴻大吼一聲,右拳夢揮,想要將倫婉兒的手給砸退。可倫婉兒的手,卻是陡然一變,在空中劃出一道玄美的軌跡,錯開鄭鴻的拳鋒,奧妙無比的扼住了鄭鴻的手腕。

不等鄭鴻催力掙扎,倫婉兒的手便猛然大力一扯,只聽哧啦的一聲,鮮血狂飆,鄭鴻的一隻大好右臂,竟是被倫婉兒活生生的給扯了下來。突如其來的劇痛,立時便讓鄭鴻慘叫起來,那凄慘的叫聲,直讓在場眾人心頭髮麻。

「我倫婉兒的妹妹,豈是你這髒東西能夠隨意欺辱的?」

倫婉兒將鄭鴻的斷臂,猛然丟到了一旁,一張俏麗的面容上,滿是煞氣!

「阿文,婉兒這樣是不是有些過了?」唐靜若微微簇起娥眉,搖頭苦笑。

薛文卻是大笑一聲,道「這有什麼過不過的?對待鄭鴻這樣的人渣,就是不能心慈手軟!」 所有人當中,最興奮的人莫過於古萱了。鄭鴻用右手欺負了自己,倫婉兒便將鄭鴻的右手給扯了下來,還有能比這更讓人暢快的報仇方式嗎?一時間,古萱激動的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不過更讓古萱高興的,是倫婉兒真的認下了她這個妹妹。雖說她平日里,一直有哥哥對她悉心照顧,可姐姐與哥哥終究是不一樣的,那一刻,古萱只覺得自己整個人生都圓滿了,再無遺憾!

「哈哈哈……鄭鴻,你終於是遭報應了!」

此刻古淼也是異常的激動,縈繞在心中的委屈和怨恨,總算是發泄了不少。

「你……你……」

鄭鴻的渾身都在顫抖,既是因為痛楚,也是因為震驚,因為不解!明明都是九品人仙,可他與倫婉兒的戰力卻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那感覺就好像他不過是一個嬰兒,而倫婉兒卻是鐵塔般的大漢。懸殊,實在是太懸殊了!

竊夢成仙 鄭鴻多麼希望這一切只是一個噩夢,可那不斷襲來的痛楚,卻無時不在無情的提醒他,這不是夢,這就是現實!

「你什麼你?在你將魔掌伸向古萱妹妹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有此刻!」倫婉兒的眼神中沒有絲毫的憐憫,嗓音更是冰冷。

「哪裡冒出來的野丫頭,竟然如此歹毒!」

伴隨著一聲冷哼,幾道身影緩緩的向著倫婉兒圍逼過去。一直在一旁看戲的飛仙宗弟子,此時終於是坐不住了!

「不好!飛仙宗的人要出手了,風哥,你們會長這次可是招惹下大麻煩了!」靳玲的神情頓時緊張起來,握住暴風的手緊了又緊。

與此同時,古淼也是神情猛然一變。薛文他們與飛仙宗對立的局面,是古淼最不願意看到的。

凝目望向幾個飛仙宗弟子中為首的一個,古淼冷冷的道「章青,你們這樣做,是真的要與我古家翻臉嗎?」

「什麼古家不古家,我孤陋寡聞,根本就沒聽說過!鄭兄是我們的朋友,作為朋友,我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章青冷笑一聲,壓根兒就不理會古淼的警告。

「薛兄,終於還是將你們連累了……」

古淼扭頭看向薛文,臉上滿滿的愧疚與與自責。如果他死了,能夠阻止薛文他們與飛仙宗的敵對,結束這一切紛憂,他毫不猶豫的會當場自盡!

薛文十分明白他此時的心情,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寬慰的說道「朋友之間,何談連累?連飛仙宗的雜碎都懂得,朋友不能見死不救,難道咱們比他們還不如?」

「薛兄,你有所不知,這次飛仙宗來了真仙強者坐鎮,一旦那人出手,恐怕……」

「真仙也是人,沒什麼好怕的!真要是張牙舞爪,那就一起宰!」

薛文的嗓音雖然不大,但話語中卻滿含一股無所畏懼的豪氣,讓古淼心神震動間,更是不禁熱血沸騰!真男兒理當如此!

「好大的口氣!」

章青正陰測測的盯著倫婉兒,聽到旁邊薛文的這一番話語,面色登時驟變,雙目寒光閃爍。

靳玲也是不禁為之一呆,扭頭看向暴風,吶吶的道「那人是什麼人,怎的如此大膽,竟連真仙也不放在眼裡?」

倫婉兒的『自負』,已是讓靳玲擔憂不已了,沒想到還有一個更猛的薛文。區區人仙竟想要斬殺真仙,在靳玲看來,光是這樣一個念頭,便已經是夠瘋狂了,更別說宣之於口了。

如果不是了解暴風的個性,重情重義,靳玲早就拽著他遠走了,這簡直就是一群瘋子嘛!

「章公子,這些人的話您都聽見了,簡直就是大逆不道,真真的該死啊!」鄭鴻瘋了似的大聲喊叫起來,面目一派猙獰。

夫君如此妖嬈 「該死的人是你吧!」

倫婉兒已是有些不耐煩,冷哼一聲,玉手伸出,直拍向鄭鴻的胸口。

「豈有此理,當本座是死的嗎?」

自己都已經站出來了,倫婉兒竟然還有膽子對鄭鴻出手,章青頓時大怒,這根本就是在打他的臉嘛!怒喝聲中,五指屈伸成爪,捲起道道閃爍著金屬光芒的勁氣,直向倫婉兒追去。

章青出手,鄭鴻驚懼的內心頓時平定下來,沖著倫婉兒咧嘴獰笑道「臭丫頭,你的死期到了!」

倫婉兒沒有做聲,章青的動作卻是極快,利爪裹挾著寒芒,彷彿從天而降,直抓倫婉兒的玉手。

「要替人出頭,你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給我滾開!」

章青氣勢洶洶,倫婉兒卻半點兒也不曾將他看在眼裡。待到章青的勁氣落下,倫婉兒口中清叱,玉手飛舞,聖劍道的奧妙盡數融合在掌勁之中,驟然狂飆!

章青覺得自己是個人物,可是當倫婉兒爆發的那一瞬間,他才發現,他真的沒他想象中的那麼了不起!比起鄭鴻,他也強不到哪兒去!金光縱橫之間,一股巨力猶如無形狂潮,瞬間便將他逼的爆退,他甚至連稍作反抗都辦不到!

「章公子,你……」

不過最慘的還是鄭鴻,眼睜睜的看著章青已經衝到了自己的跟前,這就要將倫婉兒的凌厲攻勢盡數接下,突然間,章青卻像是被人凌空踢飛的皮球似的,一下子爆退了回去。靠山瞬間崩塌,死神的鐮刀突兀的出現在眼前,那種絕望的心情,不身臨其境,恐怕萬難體會!

「今日,誰也保不住你!」

倫婉兒一聲脆喝,玉掌無情拍下!可憐鄭鴻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章青的身上,全然沒有做任何防備,又如何能抵擋的住倫婉兒這志在必得的一擊呢?

沒有任何懸念,倫婉兒的手掌直接便按在了鄭鴻的胸口。鄭鴻努力的張大了嘴巴,想要求情,可此刻他連發出聲音的機會都沒有了。勁氣縱橫間,鄭鴻的身形如同破麻袋似的高高飛起,隨後飛落到十幾丈外的空地上,瞬間沒了生息。

「完了完了,這次你們會長可算是將那個章青給得罪到家了,今天之事,恐怕很難善了了!」

靳玲不停的搖頭嘆氣,臉色亦是有些灰敗!

靳玲說的沒錯,此時的章青簡直都要氣瘋了。他力保的人,竟然當著他的面兒被殺了,這不是赤裸裸的打臉又是什麼?

「章青,鄭鴻已經死了,你何必還要為他拚命?今天的事情,算是我欠了你們飛仙宗的,日後我一定會有所表示,不如大家就到此為止,各自收手吧!」

古淼仍舊不肯放棄,繼續努力的說和,幻想著能夠化解薛文他們與飛仙宗的衝突!為此,古淼甚至不惜許下了重諾!

「讓我收手?做你的春秋美夢去吧!今日,你們每一個人都要死!」章青哪裡肯聽,整個人直有些瘋狂。

「章青,如果你覺得丟了臉面,大不了我古淼將命賠給你,而且我保證,我爹絕不會因此而怪罪於你!」

「說什麼也沒用!準備受死吧!」

章青一擺手,幾個飛仙宗弟子,立即向著倫婉兒圍攏過去,隨時都會展開殺戮!

「七八個九品人仙,那丫頭是不可能應付的了的!風哥,我要去幫她,你自己小心!」

看到飛仙宗是要以多欺少了,靳玲搖了搖頭,對暴風說道。雖說她對倫婉兒有著不滿,但不管怎麼說,倫婉兒都是她的救命恩人,又與暴風有著密切關係,靳玲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她孤立無援,被人圍殺!

至於薛文等人,靳玲壓根兒就沒在意,只把他們當做了普通的散修,倫婉兒的擁躉!

「我跟你一起戰鬥!」暴風不肯撒手。

靳玲的臉上露出一抹凄美的笑容,道「這些飛仙宗弟子,連我都不是對手,更不用說你了。風哥,答應我,如果我有什麼閃失,立即逃走,不要有任何的猶豫。從今以後,你要好好兒的活下去!」

「不!你要是死了,我定然會隨你而去!沒有你的日子,我一天也過不了!」

「風哥……」

「你們兩個別在這裡肉麻了,我的牙都快被你們給麻倒了!玲兒,你先別忙著出手,王青兄弟出手了,我看他的修為不比我們會長弱!」

靳玲和暴風這邊兒正難捨難分,生死離別之時,宋頗聽不下去的說道。

「什麼!?」

靳玲和暴風驚呼一聲,隨後急急的扭頭看去,果然,王青此時已沖將出來,與除章青外的其餘幾個飛仙宗弟子,激烈的纏鬥在一起!

「那是王青!?」

暴風又是一聲驚呼,眼珠子差點兒沒掉出來。

對王青,他是熟悉的,想當年杜盟與照月會敵對的時候,他們兩個沒少交手。勝負一直都在五五之間,可是今天的王青,卻是真的將暴風給嚇了一跳,甚至是嚇壞了!

手中空無一物,唯有一雙拳頭,卻與七八個飛仙宗弟子戰在一起,沸騰閃挪,竟是一副遊刃有餘,絲毫不落下風的樣子!

「風哥,這人是誰,修為怎麼會如此之高!?」

靳玲也是驚了,問暴風之時,嗓音竟是不由得微微發顫。

暴風用力的搖了搖頭,可腦袋始終是嗡嗡的,蒙蒙的,就好像不轉了似的。

「王青大哥,誰讓你出手的!?」

就在靳玲暴風目瞪口呆之時,倫婉兒卻是滿臉不依的沖王青嚷了起來。她正想拿這些飛仙宗弟子來磨磨劍的,卻被王青一股腦兒的全都搶了過去,她如何會不惱?

…… 「好了丫頭,別不知足,那個章青我不是留給你了嗎。」

面對七八個飛仙宗精銳弟子的圍攻,王青竟然還能分神與倫婉兒調侃,直把靳玲驚的不行。這王青,不顯山不露水的,看上去十分平庸,可這一身的本事,卻著實是讓人望而生畏。此時的靳玲,滿心都是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只把這一個傢伙留給我,你根本就是瞧不起我嘛!」倫婉兒不滿的嘟嘴。

章青卻是要被活活氣炸了,飛仙宗的弟子什麼時候沒落到這般田地了,被幾個散修羞辱?

「臭丫頭,這是你自尋死路,可別怪我辣手無情!」

章青霍的祭起了飛劍,立時間流光溢彩,寒芒四射,轉眼工夫,那飛劍竟在空中勾勒出一道飛仙虛影,飄渺莫測,更兼威力無窮!一旁觀戰的靳玲,心立即便懸到了嗓子眼兒,章青這是真的怒了,上來便動用了殺招!

「咦?你還會玩兒劍吶!好好好,我們來鬥上一斗!」

倫婉兒輕咦一聲,臉上一派驚喜。玉手虛空輕拍,一道紫色電芒立時從儲物戒指射入她的手心,頃刻展開,銀光好比水銀瀉地,轉眼彌散四周。正肆無忌憚的催動著劍勢的章青,心神猛然一顫,一股空前的威脅,在他的胸中瘋狂席捲。

「看看是你飛仙宗的劍法厲害,還是我的聖劍道厲害!」

渾然不管章青的劍勢,倫婉兒的劍鋒直接便向章青刺了過去,很有那麼一股子野蠻勁兒。章青驚呼一聲,急忙揮動劍鋒,祭起道道劍氣,一波波的阻向倫婉兒的劍勢。與此同時,凌空飛舞的飛仙虛影,驟然化作噬人猛虎,居高臨下,狠狠的向著倫婉兒撲去。

「飛仙宗的實力雖然要遠遜色於御劍宗,但在劍法一道的鑽研上,卻是僅次於御劍宗的。飛仙宗中許多劍道武技,都有其獨到之處,在仙庭中享有不菲的聲譽。但願那丫頭不要輕敵大意,否則恐怕會吃虧!」靳玲的臉上滿布憂色。

「飛仙宗的劍道很厲害嗎,好像也就一般般嘛!」

暴風瞪大眼睛的盯著倫婉兒與章青的戰鬥,兩人此時正糾纏在一起,兩柄利劍同時釋放寒芒,猶如在兩人的周身布下了一座雷池,威勢自然是驚人,卻也看不出章青的劍法有什麼牛逼之處,看倫婉兒的樣子,似乎應對的很輕鬆。

靳玲苦笑的搖了搖頭,道「那是因為你們會長太過厲害,在劍道上的造詣完全不在章青之下。若是換做你,恐怕半個呼吸的工夫,你就被章青斬於劍下了!」

暴風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心中暗暗發奮,這次若是能進入古仙秘府,一定要好好把握機會,儘快強大起來。身為一個大老爺們兒,卻比自己的女人弱,沒什麼比這更丟臉的了。

「章青,你的劍法比起魏晨來說,真是差的太遠了!」

倫婉兒還以為章青能夠和魏晨一樣,磨礪她的劍法,提升他的實戰經驗,可是一番激戰下來,她不是一般的失望。

「什麼!是……是你殺了魏晨師兄?!」

倫婉兒突如其來的一句感嘆,直將章青嚇了一跳,一張臉都白了幾分。

不光是章青,古家兄妹和靳玲也是齊齊色變。從來都只聽說,宗門弟子對散修大肆殺戮,什麼時候聽說過散修竟敢光明正大的痛宰宗門弟子?古淼倒是見過薛文等人,秋風掃落葉般的將數百金光宗弟子屠戮殆盡,當時也著實是將他嚇了一大跳,甚至現在都記憶猶新,但剛與金光宗開過戰,緊接著便對上了飛仙宗,這還是讓古淼驚心不已!

怎麼的,得罪了一個金光宗還不夠,還要拉上飛仙宗,這簡直就是要與整個仙庭為敵的節奏啊!

「薛兄,魏晨……」古淼急急的看向薛文,眼神中滿是問詢求證。

薛文當然也不會瞞著他,點了點頭道「當日與古兄你告別後,很快我們便遭遇到了魏晨,朱來,金平三人的堵截!一言不合,我便將他們全都宰了!」

「朱來?可……可是朱來還活著啊,剛剛他還在這裡。」

「是嗎?那這小子真是命大,那樣的一劍竟然沒能將他置於死地!」薛文多少有些意外的道。

「哎呀!壞了!難怪剛剛朱來會開溜了,他一定是去叫人去了!薛兄啊,此地不宜久留,你們馬上走,一刻也不能耽擱!」

瞬間的工夫,古淼便全都明白了,忙不迭的對薛文催促道,臉上一派急切!

「走?往哪裡走?秘府之門即將打開,我們現在走了,豈不是錯過了一闖古仙秘府的大好機會?」薛文笑笑道。

「哎呀薛兄,生死關頭,哪裡還顧得了那許多?飛仙宗今日有真仙坐鎮,此時不走,只怕是再也沒有脫身的機會了!還有,上三宗定下的規矩,早已廣傳四方,古仙秘府與我等散修,再沒有半點兒關係了。快走快走,留下來必有性命之憂!」

古淼真是服了薛文了,都這個時候了,還惦記著古仙秘府,這膽子不可謂不大!

「他們……他們竟然殺了飛仙宗的人?」

靳玲就在一旁,從薛文與古淼的對話中,也明白了一些事情,一雙杏目立即便瞪圓了起來,其中充滿了震驚,甚至是驚駭!

敢情從一開始,薛文他們與飛仙宗便結下了不可調節的血仇,這讓靳玲在震驚之餘,更是清醒的意識到,薛文這些人比她想象中的還更要大膽,甚至是『狂妄』!

從大話西遊開始打穿西遊 本來靳玲的心中還存有些許的幻想,此時卻是完全陷入了絕望,看不到絲毫的生機,渾身冰涼!

砰砰砰!

就在此時,一連串的悶響突然傳來,眾人抬頭望去,只見圍攻王青的幾個飛仙宗弟子,有一半兒在王青的拳勁下,吐血橫飛!

比起金光宗的弟子,飛仙宗弟子的戰力明顯強不到哪兒去,又如何能抵擋的住王青的『凶焰』?

沒有絲毫的留情,王青直接動用了殺招,那橫飛出去的飛仙宗弟子,無不被王青的拳勁轟的內臟爆裂,吐出的血水之中分明夾雜著大大小小的肉塊兒,橫飛在空中的時候,便已紛紛絕了生機!

「好……好強!」

靳玲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涼氣,王青此時表現出來的戰力甚至都已超過了倫婉兒!

暴風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再看向王青的時候,那目光與看一個陌生人,毫無二致!實話說,仙現在的王青,暴風是真的不敢相認了!

「啊!王青大哥,你真的一個都不準備留給我了嗎?」

七八個飛仙宗弟子,王青一拳便轟殺了一半兒,這還了得?倫婉兒當時便急了!

「嘿嘿……不是我不留給你,是你丫頭的動作實在太慢了!」

王青嘴上說著,手上的動作卻是絲毫不停,身形猛然向前跳躍,一個飛仙宗弟子連悶哼都沒來得及發出一聲,便直接飛了出去!

「我的動作慢?」

倫婉兒分明是受到了刺激,俏臉一寒,手中長劍陡然刺出,聖劍道的奧義瞬息爆發,無數道金燦燦的劍芒,直化作怒海狂潮,以傾軋之姿,向著章青奔涌而去。

起初,章青還能抵擋一二,空中不停的傳出密集如玉的叮噹脆響,慢慢的,縈繞在章青周身的金色劍芒越來越多,越來越密,幾乎要形成一個金色的光團,將章青生生吞沒,章青便明顯有些抵擋不住了。

終於,先是章青手裡的長劍,到達極限,寸寸崩裂,隨後章青的防守便徹底崩潰,一陣哧哧的響聲,無數道血光,猶如煙花般的在章青的身上綻放開來。

等到倫婉兒收回劍鋒之時,不光章青身上的衣衫成了破布條,更有無數道血痕,縱橫交錯的密佈於他的全身。讓旁觀的人,都不免心寒,倒抽涼氣!

「不……不要殺我!我不想死,求求你,別殺我,我真的不想死啊!」

章青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有這樣一天。渾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都在傳遞著一種火辣辣的痛楚,感覺就好像正被架在火堆上炙烤著一般。章青從來也不曾距離死亡如此之近過,他是真的怕了,從骨子裡都透著恐懼!

「在你劍下,向你求過饒的散修一定也不少吧?可是你放過他們嗎?」

「不!你不能殺我,否則……否則便是與整個飛仙宗為敵!」

「飛仙宗?咯咯……飛仙宗的人就了不起嗎?下輩子你若是能僥倖轉世為人的話,千萬記住了,報應不爽!」

倫婉兒口中發出一聲冷笑,劍光陡然亮起,章青的喉嚨處頓時多了一道長長的血口,鮮血呈扇面的噴射而出。

「好快的劍!好霸道的丫頭!」

靳玲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涼氣,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章青倒下的同時,與王青纏鬥在一起的那幾個飛仙宗弟子,也走到了生命的盡頭。比起倫婉兒的劍,王青的拳頭更是霸氣絕倫,不用在意什麼招式,一通亂砸,那剩下的幾個飛仙宗弟子,立時了賬!

「王青大哥,你太不夠意思了!」

倫婉兒一臉意猶未盡的沖王青嘟嘴道了一句。

薛文輕笑了一聲,接過話茬兒道「婉兒,你不是覺得不過癮嗎,真正的好戲這才上演呢!」

倫婉兒扭頭望去,只見不遠處,烏壓壓的人流,正潮水也似的快速逼近…… 清一色的飛仙宗弟子,氣勢洶洶,殺氣騰騰,一路而來,彷彿一道滾滾洪流,掃蕩一切阻礙。十幾個被驚嚇到了的散修,一時忘了躲避,待反應過來再想躲避時,卻已沒了機會,直接被抹殺。

好霸道的氣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飛仙宗就是仙庭第一宗呢!

散修們被攪弄的天翻地覆,如撞鬼似的爭相躲避,不遠處的宗門陣營,則不時傳來嬉笑之聲,只覺得這一切好像是理所應當,根本就沒人出來阻止!不少人的臉上都明明白白的顯露出,在緊張的古仙秘府爭奪戰開始之前,飛仙宗能帶來這樣一個小插曲,著實是一件不錯的消遣!至於死上幾個散修,他們又怎麼會往心裡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