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啊……」顧錦輕笑一聲。

正好南宮熏朝著兩人看來,司厲霆直接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

「幼稚。」南宮熏又轉開了頭。

別人心裡只有James,唯獨司厲霆心裡只有顧錦。

晚宴正式開始,大家都自豪的將自己帶來的東西給拿出來。

有珠寶首飾,有名畫古董,每當一個昂貴的東西出來就會引得大廳之人一陣唏噓。

顧錦也是從自己的首飾之中隨便拿的一件,她可不認為東西越是貴重就能見到James。

這種事情講究的是緣分,顧錦和司厲霆都不在意。

然而當她的首飾展露出來,一個身穿西服的男人朝著她走來。

「你好顧總,我家主人邀你一聚。」

別說是其他人,就連顧錦自己都嚇到了,她不過隨便帶的一個首飾,想都不曾想過會抽到她。

「我?」她有些錯愣之色。

「是的,請顧總跟我來。」

顧錦只好起身,司厲霆當然也要和她一塊。

到了一扇門前,「顧總可以進去,我家主人就在裡面,這位先生請留步。」

「我是他老公。」司厲霆冷冷道,「你覺得我會讓我老婆單獨去見一個男人?」

「請先生放心,我家主人只是想要和顧總聊聊合作的事情,要不了多久。」

「厲霆哥哥,你放心,總不可能把我吃了吧?也許人家也有自己的怪癖,我很快就出來。」

「好,我就在門外等你,有事情叫我。」

「厲霆哥哥,你就放心吧,我能出什麼事?這裡連凳子都沒有,一會兒我來大廳找你。」

顧錦推開了門,一扇門阻隔了司厲霆的視線。

兩人分分合合這麼多次,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讓司厲霆害怕。

明知道顧錦也是顧家的家主,她需要做更多的事情,在司厲霆心中還是覺得她像孩子一樣。

「蘇蘇,我等你。」門外傳來司厲霆的聲音。

「嗯。」顧錦微微一笑,門遮住了她最後一抹倩影。

這是一間十分奢華的房間的,顧錦腳下是綿軟的地毯,踩上去軟軟的像是漂浮在雲端一樣。

房間是歐式建築風格,華麗得讓人覺得很是扎眼。

一個男人背對著她坐在沙發上,茶几上放著精緻的茶點。

本以為他應該是半百的老人,看他的背影倒是看不出來。

「James先生,你好。」顧錦柔和的打了一聲招呼。

「你好,顧小姐。」他起身朝著她看來。

當看到他的臉,顧錦有些驚訝,「是你,穆塵大哥。」

之前在山莊司厲霆和他聊得很好,司厲霆說他很厲害,但顧錦怎麼都沒想到他竟然會厲害到是最牛投資人。

「弟妹。」他謙和的笑著,「真是有緣。」

「厲霆哥哥就在門外,要是讓他知道James是你的話,他一定會很激動的,不如讓他進來……」

「不,今天我是單獨想和弟妹你聊聊。」

顧錦雖然覺得奇怪,不過想著人家肯定也有一定的道理,顧錦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是,不知道穆塵大哥想要說些什麼?」

「弟妹先坐,我記得你喜歡吃甜點,這些可以隨便享用,這次來的人都是為了投資的事情,弟妹也是吧,我們可以聊聊投資。」

顧錦之前還和司厲霆開玩笑說要比他先拿下,沒想到還真是這樣。

只不過她覺得似乎太容易了些,她還什麼都沒做呢,畢竟天上沒有掉餡餅的事情。

「穆塵大哥,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說。」

「為什麼你挑選了我?我自認為那件首飾也沒有什麼太吸引人的地方。」

穆塵輕笑一聲,「因為那個吊墜有海豚,我一個很重要的人喜歡海豚。」

見穆塵的眼中有些星光閃動,這種表情顧錦很熟悉,司厲霆看著她的時候就是這樣的表情。

「那個人是穆塵大哥的心上人吧。」

「是。」穆塵並沒有否定,反而很爽快的承認。

一個讓人聞風喪膽的穆爺,也是備受所有人追捧的投資者,他喜歡的人會是什麼樣呢?

這麼想著顧錦也問了出來,「穆爺的女朋友很漂亮吧?她是一個怎樣的人?」

穆塵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手指搖晃著紅酒杯,想到那個女人的時候他嘴角微微勾起。

「她很漂亮,就像是墜落凡間的天使,當她笑的時候,我覺得整個世界的花都開了。」

看穆塵的樣子就知道他很喜歡那個女孩兒,顧錦也被他身上的氣息所感染。

「穆塵大哥,那她現在在哪呢?我可不可以見見她?」

「她的身體不太好,沒有在這邊,不過有朝一日你肯定能見到她的。」

顧錦盯著他的臉,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的笑容有些奇怪。

「我很期待有那樣一天。」

「弟妹是顧家的人?」

「是的,怎麼了穆塵大哥?」

「這些年我四處投資,美國也去過很多次,對於顧家倒是有些了解,很期待我們的合作。」

「不知道穆塵大哥這次想要投資的想法是什麼?」提到工作上的事情顧錦也來了興緻。

穆塵看著那一張小臉,眼中亮得彷彿有星光一樣,他心中微微一動,仰脖將酒杯的酒喝下。

「弟妹,你見過你爸爸媽媽嗎?」穆塵突然換了一個話題。

顧錦有一瞬間的錯愣,她也喝了一口酒杯裡面的酒,「沒有,在我出生的時候我就離開了父母。

顛沛流離這麼多回到顧家,我從來沒有見過她們,不知道爸爸是誰,也不知道媽媽是不是還活著。

如果她還活著,那麼為什麼不回來看看我和哥哥。」顧錦想著一口氣喝光了所有的酒。

「你想要見她們么?」

「當然,我也想問問,為什麼她們要扔下我和哥哥這麼多年,穆塵大哥,你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沒什麼,我只是好奇生下你的人會是什麼樣子,你這麼漂亮,相信你的母親也很美。」

「我看過媽媽的照片,我好像不太像她,大概是像爸爸多一點吧,不過我的爸爸會是誰呢?」

顧錦撫著額頭,她覺得頭有些昏昏沉沉的。

難道是好久沒有喝酒,她的酒量不至於這麼差。

「怎麼了?」

「穆塵大哥,我覺得我頭有些……暈。」顧錦眼前一片黑暗,下一秒她一頭倒在了沙發上。

穆塵放下酒杯,緩緩的朝著顧錦靠近。

看著那一張溫柔的臉蛋,他輕喃道:「抱歉,顧錦。」

他伸手朝著她身體探來,口袋裡的手機在此刻響起。

穆塵接起電話,「喂。」「穆爺,小七小姐醒了。」 顧錦鼻下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下一秒她睜開了眼睛。

「穆塵大哥,我這是怎麼了?」

「剛剛你說你頭有些暈就躺了一會兒。」

顧錦覺得有些奇怪,她的酒量也沒有這麼差,不至於喝了一杯就暈過去。

「抱歉,大概是我很久沒有碰酒的緣故,剛剛我們說到哪裡了?」

「弟妹,剛剛我接到一個很重要的電話,我必須要趕回歐洲,至於合作的事情我們下次再談。」

「好的穆塵大哥,我不急的。」

「那我先走了。」穆塵神情著急,從另外一道門離開。

顧錦看了看手機,從進來差不多只有十幾分鐘,她不過就喝了一杯酒,怎麼昏迷了?

大概是生了孩子元氣大傷,身體不如從前吧。

顧錦推開門,司厲霆就站在門外寸步不離。

「厲霆哥哥。」

「蘇蘇,沒事吧?」司厲霆朝著顧錦迎了上來。

顧錦搖搖頭,「我能有什麼事,你猜James是誰?是穆塵大哥。」

「居然是他?他人呢。」司厲霆顯然也有些奇怪。

「他有事已經離開,不過卻和我談了一下合作的事情,厲霆哥哥,這次看來是我贏了。」

「你贏了。」司厲霆輕輕颳了刮她的鼻子,「輸給你又沒有什麼可丟人的。」

「厲霆哥哥,穆塵大哥原來有一個很美麗,猶如天使一般的女朋友呢,可惜這次沒有機會看到。」

司厲霆揉了揉她的頭,「以後會有機會看到的。」

「嗯。」兩人相視一笑。

歐洲。

經過長達十幾個小時的飛行時間,穆塵以最快的時間到了古堡。

花園中傳來了空靈的歌聲,才聽到這道聲音,穆塵的腳步就停了下來。

心臟撲通撲通劇烈跳動著,他的命,他的寶貝終於醒了。

雖然已經到了冬天,花園中卻是種滿了各種玫瑰,不管能活多久,只要枯萎,又會從其它地方調過來。

一個穿著白色紗裙,上面套著一件鬆鬆垮垮毛衣的少女在畫板前面畫著畫。

看到那張漂亮精緻的小臉,穆塵喉結滾動,大約站了幾分鐘,他終是忍不住喚了一聲。

「丫頭。」

那坐著的人手中畫筆一丟,第一時間朝著他跑了過來。

「塵哥哥……」

聽到久違的聲音,穆塵心上如同花朵綻放。

他緊緊擁抱著小丫頭,聲音溫和道:「七丫頭,你醒了。」

「穆塵哥哥,我以為我再也醒不過來了,沒想到還有醒來的一天。」

「傻丫頭,有我在怎麼可能會讓你死?」他撫摸著她的臉蛋。

「塵哥哥,我居然睡了這麼多年,這些年都是你用藥物將我的命吊著嘛?」

「嗯,丫頭你放心,只要心源,你的病就可以徹底好了。」

「塵哥哥,我知道你是在逗我好玩,我這是先天性心臟病,能夠找到匹配的心源不足萬分之一。

就算是你將我的命吊著,我也活不了多久,與其浪費時間,還不如陪我把剩下的日子過好。」

雖然說著要死的話,少女的表情卻是一片明朗,對生死置之度外。

「不,丫頭,心源就快找到了,你不會有事的。」

「塵哥哥,你是在逗我開心吧?我的心源不好找的。」

「丫頭,這些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交給我就可以了。」穆塵揉著她的頭。

她從穆塵眼中看出了真摯,「塵哥哥,真的找到我心源了?」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只不過要取心源還有段時間,要再等等。」

「我可以等的,不管多久我都可以等。」

沒有一個人會厭惡活著,只有活下去才能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

看到女孩眼中的欣喜之色,穆塵覺得自己不管做什麼都可以。

「在畫畫?」

「對呀,塵哥哥,你來看我畫的好不好。」小七拉著穆塵走了過去。

花園之中放著一個畫板,畫板上畫著一個男人,金髮藍眸。

穆塵看著畫中人並沒有意外,只是溫柔道:「很好看,我的丫頭是天才畫師。」

畫面中的男人猶如從冰川中走出的王子,眼神中沒有一點感情。

「塵哥哥,如果小七有一顆好的心臟,就可以去找他了。」

「嗯,丫頭一定會好起來。」穆塵溫柔的看著她。

「塵哥哥,你從哪裡回來的?怎麼看著很憔悴的樣子?」

他又怎麼會告訴她,自己從千里之外的國度回來,已經二十幾個小時沒有合眼。

「我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回來的。」

「怪不得,塵哥哥的鬍子都鑽出來了,硬硬的。」小七摸著他下巴的鬍子,有些扎手。

「塵哥哥一定累了吧?小七給你放水洗個熱水澡好不好?」

「好。」

看著她提著裙擺跑得飛快,像是落入凡間的小精靈,老天爺怎麼會這麼殘忍,讓她有先天性的心臟病呢?

從暗中走出一人,「穆爺。」

「小七的身體怎麼樣了?」

「這些年雖然用藥物控制,不過小七小姐的心臟已經呈衰竭狀態,如果不做換心手術。

就算她不受任何刺激,每天保持著愉快的心情,用最好的藥物,她頂多再活兩年。」

兩年,穆塵閉上了眼睛,連二十五歲都到不了。

分明她是那麼活潑可愛,老天爺為什麼要這麼殘忍?

「我知道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