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你出來,我已經看到你了!」嘴上這麼說,但趙無極卻還在小心翼翼的左右亂瞄!

同一時間,在趙無極拍臉懷疑自己有幻聽的時候。

唐四敲開了唐三的宿舍門,還是一樣,唐三和奧斯卡住一個房間。

原本弗蘭德是想給小舞和唐三兩個人,各安排一個單獨的房間的!

可唐三不願意搞特殊!

「哥,睡覺了么?」

唐四敲門的同時,問道。

「沒有。」

屋裡傳來唐三的聲音,隨後房門從里打開!

見唐三出來,唐四說道:「跟我來,我帶你去看一個人!」

唐三疑惑,問道:「什麼人?要晚上去見?」

唐四道:「你先跟我來!」

兩人一前一後,走到了學校操場,說是操場,也不過是一個較大的空地而已!

「要去見誰?你這麼神神秘秘的?」見唐四不說話,跟在身後的唐三問道。

唐四看著唐三,認真的說道:「我帶你去見爸爸!」

「什麼,爸爸,你要帶我去見爸爸?爸爸在哪?」唐三大驚,上前抓住唐四的雙肩,急忙問道。

唐四搖搖頭嘆道:「我以前也不知道爸爸在哪,爸爸沒有你想象中那麼無能!他很強,強到超出你的現象,他不想見我們,怕帶給我們帶來麻煩……」

見唐四啰嗦,唐三直接打斷道:「麻煩,我不怕麻煩,你快帶我去見爸爸。」

唐四反手抓住唐三由於激動而顫抖的雙手,沉聲說道:「哥,你冷靜點!爸爸是因為怕見我們會給我們帶來生命危險,所以才一直在暗中保護著我們!

只要你答應我,等一下見到爸爸時,爸爸如果要離開,你不能為難他!只要你答應我,我現在就帶你去見他,也只有這一次機會,錯過了,也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見到他。

而這一次,也是我偶然才發現他的蹤跡的!」

見唐四說的認真,唐三紅著眼,點頭道:「我答應你,你快帶我去見爸爸!」

PS:看到慘淡的數據,有點心灰了,剛剛下班碼出來的,今天就一章吧,明天補上一章,雖然看的人少,但請你們放心,只要有人看,我就會寫完,不會太監的。

希望兄弟也給點力!給我一點動力,讓我能堅持的走下去好嗎?

在這裡,《然》先謝謝大家了! 光明!

充斥感知極限的光明,包裹着她的身體,紀紫君感覺自己已然化身為光,與光明融為一體,在光明中穿梭,向太陽奔去。

就像神話傳說中的逐日者·伊卡洛斯!

這一刻,無法用語言描述的六感衝擊,湧入她的靈魂,令她渾身震顫,靈魂酥麻!

以至於,當她出現在一艘萬噸大驅指揮中心之時,精神恍惚得久久無法回過神來。

「這是……傳送?」

紀紫君震驚的看向寧修遠。

「踏光而行罷了。」

寧修遠隨口道,目光頗為好奇得打量著指揮中心的佈局。

基金會高度發達的全息投影,應用在這艘大驅指揮中心,不過,它不是立體的,更像是一種裸眼3d,投放在指揮中心正前方牆壁上。

「踏光?」

紀紫君呢喃著這個辭彙,其中的抽象和難以理解的概念,令她心神搖曳。

「他們發現……不了我們?」

很快,紀紫君便意識到指揮中心往來奔走的船員,竟然對他們熟視無睹。

寧修遠沒有說話,目光落在指揮中心正前方大屏幕上。

大屏幕上,呈現得正是深海景象。

——那是一艘常規動力潛艇實時共享而來的畫面。

……

……

「報告指揮中心,我艇已經抵達西經141度15分,北緯43度11分海域,正在搜查目標。」

潛艇t-11艇長巴比特手持對講機,向指揮中心發送情報,目光死死盯着周圍的窗戶。

——這些可不是老式圍殼窗,這是全新全息投像技術。

在激光探照燈的褻瀆下,無人抵達,亦無人知曉的海底深淵,一點點撩開神秘面紗。

在這缺乏氧氣、零星屍體都被會沿途彷如十八層地獄惡鬼孽魚過濾吞食的海底世界,貧瘠得彷彿只剩下一片泥沙。

當激光橫掃而過,飢餓的撿食者,依舊傻乎乎的杵在海底。

一如那成片頭顱!

頭顱?

「天吶,我的上帝!這……這……」

失聲尖叫聲,驟然在潛艇指揮中響起,無數操作員驚恐的連連後退,甚至癱軟在地。

那無以名狀、褻瀆靈魂的恐怖,灌入潛艇的每一隅犄角,瘋狂舔舐著每一個人的靈魂褶皺。

那是怎樣的存在?

綿延千里的浮腫身軀,彷如新鮮剝皮的羊羔,躺在海床上露出新鮮的血肉,微微起伏着,散發着生命的掙扎。

剝皮血肉在流淌,侵吞四方,綿延千里。

激光橫掃而過,那是成片的剝皮頭顱之林。

失去眼皮的修飾,碩大白色眼球,瞪着顏色不一的瞳仁,齊刷刷看向照射而來的潛艇。

宛如地獄的前哨,幽冥的橋頭堡。

「后……退,後退!」

艇長巴比特顫聲驚呼。

但遲了!

那生長在血肉之上的頭顱旁,冒出一根根手臂,這些貪婪嗜血褻瀆骯髒的怨煞惡畜,掙扎著鑽出母體,撲向潛艇。

艇長巴比特從未像現在這般憎惡全息投像技術,這讓他直面來自地獄深淵、無垠幽冥的恐懼。

……

這一刻,陷入來自大洋深入恐懼的,豈止t-11潛艇?

漂浮在海面上的大驅上,更是陷入無限驚悸。

紀紫君驚恐的看着全息投像屏幕,哪怕隔着人造景象,那玷污靈魂的可憎血肉,依舊令她近乎崩潰。

恐懼彷彿長滿鬼手的藤蔓,從腳下生出,向身體蔓延而去,一寸寸纏繞上小腿、腰桿、脊柱,乃至脖頸。

那爬過皮膚的驚悸和滲人,宛如無數毛毛蟲的蠕動。

令人窒息,恨不得脫去皮肉,剝奪恐懼。

「那是誰?」

就在這時,萬噸大驅指揮中心突然傳來驚呼之聲。

只見潛艇激光探照燈照射範圍內,驀然出現一道身影。

他身穿黑色西裝,無懼深海重壓,傲然迎上那無窮怪物。

驀然,他手中出現一張平板電腦,伸手一滑,無數篆刻神秘符號的紙張,從平板電腦屏幕中冒出,瘋狂湧向那剝皮人形怪物。

「嗡!」

也就在這一刻,深海遠處驟然亮起一點光明。

一顆,又一顆!

一道道光明,像極了一盞盞亮起的路燈,一直亮到到西裝男子身旁,赫然勾勒出一座橫跨千里的輪廓。

——憎惡血肉主體的輪廓。

「轟隆隆……」

海底好似發生了地震,遭到包圍的憎惡血肉,發瘋的分裂出一根根觸手,抽向這些奇術師。

一時間光明忽明忽暗,忽熄忽亮。

有人隕落,有人補上。

「這是……奇術師?」紀紫君喃喃自語起來。

『我就知道,在擁有異常的世界,人類怎麼可能不會染指超凡力量。』寧修遠聞言心中亦感嘆一聲。

「咻!」

驟然出現的光明,照亮大驅指揮中心,寧修遠循光看去。

只見一枚導彈,不知從何處射來,拖拽著照亮黃昏的火焰,一頭扎入深海之中。

「導彈?深海?」

怪異的組合,令寧修遠滿心錯愕。

旋即,他驚訝發現,這枚導彈尾焰不滅,竟然在深海中劃出一道熾熱的拋物線,直刺憎惡血肉本體。

「轟!」

這枚導彈,竟然猶如火柴丟在汽油上,剎那間將深藏大洋深處的憎惡血肉主體點燃。

黃昏下,一片漆黑的大海亮了起來,恍如打光的藍寶石。

——那是海底在燃燒!憎惡血肉在燃燒!

湛藍海水,已然無法遮掩那耀眼的火光,俯瞰而去,深海之下的憎惡血肉在扭曲,在翻滾,在掙扎。

但任祂如何掙扎,也無法熄滅那附骨之疽般的火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