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還沒到他那邊去,就還是我們家裡的人,我發的話,你也好交待些。」她只是不想讓夏明義,還沒過去就要因為送她而耽誤就職的事情,讓人說什麼。

木小姐就是這麼善良,不管是初次見面,和他不相熟還是現在,都是一如既往的維護他,這段時間,他看清了很多的事情,也知道,不是所有能稱之為家裡的人,都會把他當做親人,也只有木小姐,寶少爺才會把他當做自家人。

「是。」

木兮剛跟夏明義出去,紀澌鈞後腳就下來了。

走在後面的紀澌鈞,一直保持能看得到木兮的安全距離。

直到看見木兮上了車,坐著夏明義開的車走了,紀澌鈞緊繃的臉這才緩和了一些。

看了眼周圍的停車場,他跟著木兮不知不覺就到了停車場,是該給許衛發個信息,讓許衛直接把人帶到這裡來。

拿出手機的紀澌鈞,正要打電話,身後就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表哥。」 與此同時,西涼城外,老頭子還在進行飛仙集團人員招募,能第一時間趕到這裡的,大都是西涼城本地之人,以及一些靠近城池的,各地原本飛仙靈藥的銷售人員們。

對於這些人,老頭子基本上來者不拒,這對他們其實沒有任何損害。

相反,這些人加入了飛仙集團,也就成了飛仙集團一份子,人越多,力量也越大,關鍵時刻的爆發力也就越強。

除去太低級的普通修士不要,大修士以上的都收了,一些宗師境高手更是來者不拒。

宮殿內,小飛仙和林楠相對而坐,身邊五位保鏢也都在。

「五位前輩,你們看看有沒有興趣,我可以保證一旦有好產品,各位前輩可以優先,而且每年都可以支付五千萬點靈氣值作為俸祿,周前輩每年兩億點靈氣值,不需要你們去幹什麼,坐鎮即可!」小飛仙開口看向五人。

四大化靈境,一位通神境,這絕對是一股超強力量,一旦真正加入,小飛仙便等若是有了真正的倚靠。

五人聞言,皆是有些沉默,在猶豫。

化靈境以上,尤其是通神境,個個都算是巨頭人物,讓他們加入某個勢力,聽人調遣,實則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但他們很窮!

小飛仙開出的條件,他們很心動!

飛仙集團的護法,也不是不能接受下來,而且和小飛仙接觸這段時間他們也看的出來,這丫頭不錯,在這小日子過得也還算是不錯。

「仙兒小姐,這件事容我們考慮一下吧,不過尊者境倒是可以給你推薦幾位!」一人開口說道。

真若是願意加入其他勢力,以他們的實力,都能得到不錯的回報,也不會這麼苦逼的給人當保鏢了。

不過他們不行,但尊者境沒問題啊。

他們這些人都屬於獨行客,但也有自己的後輩子弟,這些人自然也有尊者境,也認識不少的尊者境獨行客。

對於加入其他什麼勢力,這些人沒什麼興趣,但加入這飛仙集團,成為其中一員,這些化靈境高手倒是覺得不錯。

說白了,這個限制並不多。

不允許反叛,這是最基本上的要求,關鍵時刻為飛仙集團出戰,這也是必然的,加入哪個勢力,這些都是需要的,甚至比這個更苛刻。

至少在飛仙集團,平常自己賣貨賺錢修鍊就行,其他自由自在,根本沒人去理會你。

這一點,其實很不錯,比加入其他人和勢力都要好上不少,這也是幾位化靈境高手都心動的原因。

賣點這些產品,至少這靈氣值不缺,對修鍊有大用處。

關於我愛你這件事 小飛仙一聽,頓時一樂,林楠也臉上帶著喜色。

飛仙集團要在天國站穩,強者必不可少,尊者境也算是不錯了。

「好啊,那麻煩幾位前輩了,趕緊介紹,不過咱們要靠譜的,和前輩幾位一樣的,奸詐的,壞心思的菲兒不喜歡,哪怕再強再厲害,菲兒也不要的。」菲兒笑道,很是可愛的模樣,這也是幾位頗為喜歡的原因。

作為僱主,菲兒對這幾位沒有任何的怠慢。

郡主,造反吧! 「放心,那種人我們也不會接觸。」一位化靈境中年男子開口笑道,名為韓生,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獨行客,為人看上去很和煦。

很快,在幾人的介紹下,七八位尊者境高手與小飛仙聯繫,對於飛仙集團並不知曉,但這個飛仙靈藥哪怕是他們這些尊者境高手也都知道。

賣的太火爆了!

而今一聽幾位化靈境高手都是飛仙集團的保鏢,甚至還推薦他們加入飛仙集團,頓時一驚。

不過很快,正如幾位化靈境高手所猜測的那般,這些尊者境高手有大半都選擇加入。

飛仙集團,暫時看來,還不錯!

作為獨行客尊者境高手,他們也缺錢……

為此小飛仙大氣,加入的第一件獎勵,一人一億點靈氣值……

再然後,八位尊者境高手義無反顧的加入了,並且乾淨利索的簽訂了契約,正式加入飛仙集團,五人想要嘗試賣貨,另外三人直接準備趕到西涼城這邊,不適合賣貨,索性在這裡待著,當個保鏢什麼的也不錯。

一億點靈氣值,饒是普通尊者境高手想要攢夠,也太難了!

半日後,三名尊者境高手趕到,看到了幾位化靈境高手前輩,也見到了飛仙集團的老闆。

一個十幾歲可愛至極的小丫頭,一時間都有些凌亂,不過看看臉通神境高手都坐在一旁,這些人才算是徹底覺得好受一些。

除此之外,到了這個時候,外地的一位位宗師境高手全部趕回,毫不遲疑的簽訂了契約,正式加入飛仙集團。

甚至,尊者境也再度趕回來五位,兩位來自西涼城,另外三位全部來自數萬里之外的其他地方,之前也是看準了這個商機,加入到飛仙靈藥的掙錢道路上來。

而今,讓他們放手,自然不甘心,於是選擇加入。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就在不久后,第一位化靈境高手趕到,方圓萬里範圍內的霸主,賈霸王突然趕來,公然表態願意加入飛仙集團,成為飛仙集團第一位護法長老!

普通修士大修士,乃至宗師尊者境高手的加入都不算什麼,畢竟巔峰力量不是他們。

但是此刻化靈境的加入,那就完全不同了。

化靈境,也勉強算是一方強者霸主,巨頭了。

但凡有化靈境的勢力,都算是一方強大勢力了,之前飛仙集團雖然有著五位保鏢,但那是保鏢,不屬於飛仙集團。

而今,有了!

不僅賈霸加入,他身後的賈氏一族,包括賈胤在內,足足還有八位尊者境高手加入,一時間讓不少人震動不已。

飛仙集團,再度火了一把,讓一些原本還在糾結的尊者境高手頓時打消了猶豫,索性直接趕了過來。

整整兩天,用了十幾塊最高端的金色契約石,飛仙集團簽署了足足超過五萬人!

這其中,大修士和普通修士佔據了八成!

但是,宗師境有著近兩千人,遍及方圓數萬里範圍以內。

尊者境,三十八位!

化靈境,一位!

至此,飛仙集團對外宣布,停止大範圍招募,轉而再放出三百個名額!

宗師境以上高手才有資格加入!

一時間,轟動之極! 雲夢恬最後一句話,有點咬牙切齒的感覺。

葉一朵頓時無奈的看著雲夢恬,表情有些無措,難道不能電話聯繫嗎?

或者說,雲夢恬之前跟自己說的那個要求,只能是每天必須見面?

路彥琛看到這兩人的表情變化,他愣了兩秒,幾乎是頃刻間,就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他不是傻子,雲夢恬之前的心情還不好,結果,最後被葉一朵哄了哄,就出來吃飯了。

還有,葉一朵之前對自己,根本沒有提過什麼要求,這不符合她的性格。

可是,今天居然當著自己的面,提要求,還那麼苛刻。

當然了,還有雲夢恬在桌子下面踢人的小動作,現在想來,應該是要踢葉一朵,提醒她的。

路彥琛頓時黑著臉,看了一眼雲夢恬:"是你教朵朵這麼說的吧?"

雲夢恬剛剛還在埋怨朵朵答應的太快,結果,聽到表哥的話,她一下子就蔫了。

是啊,表哥多精明啊,她在他面前搞這些小動作,他太容易發現了。

雲夢恬還在做垂死掙扎:"表哥,我沒有!"

葉一朵想幫幫雲夢恬:"路彥琛,那些話不是……"

路彥琛轉身看了一眼這個迷糊的小女人:"你閉嘴,你這是助紂為虐,她說什麼,你就答應什麼,就算是以後你成了她表嫂,你也不能這麼慣著她!"

葉一朵的表情跟吃了鴨蛋一樣,她張著嘴巴,半天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雲夢恬知道,表哥已經猜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她再說什麼,他都不會相信了。

她苦著臉,低頭悶悶不樂。

許久,路彥琛才對葉一朵說:"朵朵,你別搭理小夢,她今天心情不好,犯抽呢,一會我好好說說她,至於你剛才提的要求,其實你不說,我以後也會每天主動聯繫你的,只不過,每天見面,可能有點勉強,希望你能理解!"

葉一朵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麼說。

其實,這個要求本來就不是她提的,現在路彥琛這麼說,她反倒是很複雜。

路彥琛的模樣,儼然把自己當成了女朋友一樣。

可是,她的心裡,還是有許多的猶豫。

畢竟,現在的路彥琛,還不是以前的路彥琛,她總覺得,他們之間,還缺少點什麼。

似乎是看出了葉一朵的疑慮,路彥琛很體貼的說:"你放心,我現在不要求你答應我什麼,我只是在做我應該做的,你把我當成普通朋友就行,再說了,我們都在國外,你比我年紀小,我照顧你,也是應該的!"

葉一朵徹底不知道說什麼了,只能點點頭,抽空瞅了一眼蔫了吧唧的雲夢恬。

吃完午飯。

雲夢恬賭氣的拉著葉一朵:"朵朵,陪我去看房子!"

葉一朵吃驚的看著雲夢恬:"這裡不就是你租的房子嗎?"

雲夢恬故意看著正在洗碗的路彥琛:"呵呵……是啊,明明是我租的房子,但是,現在卻不歸我使用,你說我這是多衰啊!"

葉一朵看雲夢恬看路彥琛的目光,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她笑了笑,無奈的開口:"那現在這邊沒住的地方了,你去我那邊住吧,反正我那邊也有兩個房間,這邊就留給你表哥和烈風住,怎麼樣?"

雲夢恬輕哼了一聲,瞪著路彥琛:"我才不要呢,我要是住在這裡,某人還嫌我是個電燈泡呢,我多冤啊!"

葉一朵還沒說話,路彥琛突然轉身看了她一眼:"你難道不是嗎?"

葉一朵被路彥琛這話噎的小臉通紅,雲夢恬生氣的拉住葉一朵的胳膊,一個勁的跺腳:"朵朵,你看,你看看,我表哥多嫌棄我,他就是嫌我在這裡礙事,我不要活了!"

葉一朵哭笑不得的看著她。

路彥琛背對著她們洗碗,非常沒有同情心的說了一句:"你不想活了,我也不會攔著你的!"

雲夢恬生氣的翻白眼。

只不過,最後,她還是被葉一朵說服了,住在了葉一朵那邊。

雖然知道表哥嫌棄自己礙事,可是,能住在表哥和葉一朵周圍,隨時觀察他們的動向,她心裡還是滿意的。

下午,葉一朵跟路彥琛就幫葉一朵把東西搬到這邊過來。

晚上,路彥琛請這倆人出去吃飯。

吃完飯,他們回到家裡,路彥琛卻讓雲夢恬先回去。

他說:"小夢,你先回去把,我有話要單獨跟朵朵說!"

雲夢恬皺眉:"什麼話是我不能聽的,就不能不避著我嗎?"

雲夢恬的小臉非常悶悶不樂。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我要說情話,你也要跟著聽嗎?"

雲夢恬抖了抖肩膀,一臉吃了蒼蠅的表情:"算了算了,我不管了,你愛咋的咋的,愛說什麼說什麼吧!"

說完,她頭也不回的回去了。

其實,雲夢恬倒不是真的想當電燈泡。

畢竟,她還是希望葉一朵和自家表哥發展的越快越好。

可是,表哥現在非要做手術,這樣關鍵的時刻,雲夢恬覺得,自己一個不注意,表哥可能就交代後事,直奔醫院了。

她心裡還是有點慌的。

雲夢恬走了,葉一朵和路彥琛也沒有去別的地方。

路彥琛沒有開車,他們倆就坐在車裡。

看到雲夢恬進了房子,燈亮了起來。

葉一朵才主動問:"怎麼了?路彥琛,你要跟我說什麼嗎?感覺你跟小夢,今天都有點怪怪的!"

路彥琛輕笑了一聲,開口道:"你等一下!"

葉一朵不知道路彥琛要做什麼,詫異的看著他。

結果,她看到路彥琛打開駕駛門。

她以為路彥琛要出去,沒想到,他下了車,又從後面上來,坐在了雲夢恬剛才坐著的位置。

這還是第一次,他們重逢之後,葉一朵和路彥琛兩個人,在單獨密閉的空間里,坐的這麼近。

葉一朵有點不自在,緊張的攥著手:"你……你怎麼坐在後面來了,有什麼話,你坐在前面說,也是可以的!"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很自然的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想摸摸她的頭髮,就是看著她這個模樣,特別的乖巧,就想摸一摸,彷彿這個動作,他之前已經做過無數遍了一樣。

葉一朵也沒有很排斥,她在路彥琛的手,摸到她的頭髮時,還微微蹭了蹭他的手。

路彥琛的心情,頓時好的不可思議。

葉一朵看他放下手,抬頭,看到他滿臉的笑意。

葉一朵有些吃驚,畢竟,重逢之後的路彥琛,滿臉的冰冷警惕。

這麼柔和的樣子,還是第一次見。

她也跟著傻笑了一聲。

路彥琛看著她,低聲道:"坐在後面,做什麼方便!"

他一句話,就讓葉一朵想歪了,小臉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

路彥琛心情頗好:"朵朵,我想跟你說點事情!"

葉一朵乖巧的點頭:"嗯,你說,我聽著呢!"

看著她這個模樣,路彥琛忍不住笑了笑:"是這樣的,過兩天,我可能要出差一趟,短則一周,長則一個月,你不用太擔心,如果真的有什麼事情,我會讓人及時告訴你,我的情況,你被跟半年前那樣,著急的來找我,因為我回來,我會主動來找你的,好不好?"

雖然路彥琛的語氣很溫柔,可是,聽到他的話,葉一朵的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

她想到了午飯時,雲夢恬要求自己說的那些話。

她本來並沒有聯想到什麼,可是,現在聽到路彥琛這樣說,她直覺,這次路彥琛所謂的出差,肯定有危險。

葉一朵有些失控的抓住路彥琛的手:"路彥琛,你能跟我說說,你到底要去做什麼嗎?我已經猜到你的工作了,是不是有點……犯法,對嗎?"

看著葉一朵緊張的小臉,路彥琛有些無奈:"工作上的事情,我這次回來就跟你說,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證,我這次出去,真的不會再突然消失不見,不管我什麼情況,我都會如實告訴你的!"

路彥琛想著,只要自己手術做完了,不管什麼結果,他都不會再瞞著葉一朵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