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麼急著把我喊出來是出什麼事了嗎?」

呂巳博滿頭大汗的問著面前的人。

「李子孝前兩天回宿舍了。」

「嗯?我他嗎!你就是因為這點屁事把我喊出來了?」

「我發現宿舍里有個內鬼。」

「誰派來的,是賀羽鳴嗎?」

「不是賀羽鳴派來的,我也不知道這個人是誰。」

呂巳博皺起了眉頭他摸著下巴想了一會兒說道,「不是賀羽鳴會是誰?現在最關心李子孝動向的除了咱們這邊不就是那邊了嗎?」

「我也不清楚,現在只有你和李子孝走的比較近……」

「我知道該怎麼做,你……不要緊吧?我看你一直捂著腦袋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哼,還不是你乾的好事,那天李子孝走後我還在為找不到李子孝高考的資料感到奇怪,你突然闖進宿舍里強行給我灌輸了那麼多的記憶,我還在奇怪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李子孝,沒想到卻和他有著千絲萬縷剪都剪不斷的關係。」

呂巳博靠在牆上望著天空一咧嘴笑了出來,「是啊,連我自己都沒有想到,那個時候她的願望真的實現了……」突然呂巳博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這一次不會這麼簡單就失敗了。」

付凱文拍了一下呂巳博的肩膀淺淺一笑,「別露出這樣的表情怪嚇人的,我還是比較喜歡那個傻乎乎的你。」

「哈哈哈……你小子沒想到也會有笑的時候。」

。 他想要的前世都已經擁有了,如果連這一世也要貪,那就真的太貪心了。

「我不管,我只要你活著,我要與你生生世世在一起!」嚴若冰撲進他的懷裡,放聲痛哭起來。

「抱歉,我只能陪你到這一世了,不管下一世會如何,最起碼這一世,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嚴律抱著嚴若冰承諾道。

「嚴師兄,這才是我認識的嚴師兄。」李遇臨見嚴律已經做出了選擇,他也跟著鬆了口氣。

雖然他也是嚴律的好友,但他做不到像陳若嵐那樣,什麼也不管什麼也不顧的幫親不幫理。

喬安剛走到山下,突然……整個桃山風景區開始地動山搖。

原本明亮的天空變得一片黑暗,天空之上還有出現了一扇巨大無比的門。

這扇門喬安很熟悉,因為她看到過不止一次了。

這TM不就是魔界之門嗎!

沒想到這地方竟然有魔界之門存在!

魔界之門出現在這裡的瞬間,山裡的桃花全部盛開到極致,整座桃山上全是桃花的香氣。

一名美艷非常的女人,從那扇巨大的門扉之後走了出來。

在女子的身後,還跟著一大群長得像蜜蜂一樣的魔物。

雖說這些魔物長得像蜜蜂,但那體積可比普通的蜜蜂大了好幾百倍不止。

「花魔女!」喬安有些驚訝會在這裡看到這個女人。

說起來,花魔女可不是什麼魔界的小角色,她是魔界四大魔王的手下,而且地位還不低。

如果說之前進入人類世界的不過只是魔界雜兵的話,那這位花魔女,那就是真正的大佬級別魔物了。

「這是什麼?!」第一次見到這種有如末日般的可怕景像,劉瑩瑩嚇得捂住嘴,眼中滿是驚恐。

「這地方不安全了,你趕緊從景區出去,出去之後找個地方躲起來。

總之,你先離開這裡再說!」喬安這才注意到身邊的劉瑩瑩。

不管怎麼說,劉瑩瑩一個凡人,都不能繼續留在這個地方。

要是等會兒打起來,她還得分心保護對方。

「我……我躲哪兒啊?」讓她躲,她倒是上哪兒躲去,劉瑩瑩六神無主的說道。

「下了山隨便找個地方先躲著,要是遇到人,就讓那人捎上你,把你捎帶到市區去,到了市區你就安全了。」喬安說道。

「可是萬一我沒有遇到人怎麼辦?」劉瑩瑩還是不敢一個人離開。

現在整座桃山到處山搖地動的,而且連天都黑了,她一個女生哪敢自己一個人在這種環境下瞎走。

這不是要她的命嗎!

劉瑩瑩拚命搖頭,說什麼也不肯獨自離去。

麻煩了……

喬安暗自嘀咕一句,隨後看向了上山的那條路。

「跟我來。」說著就拉上劉瑩瑩,把她往山上帶。

整座桃山搖晃得厲害,山上不時有一些石頭滾落下來,讓人站不穩的同時,還極容易摔跤。

如果不是有喬安牽著她的手,一路帶著她走,光憑劉瑩瑩一個人,只怕早就已經摔倒好幾回了。

「我們這是去哪兒啊?這不是下山的路啊?」劉瑩瑩一面跟著喬安往山上走,一面發出疑問。

「你不是一個人不敢下山嗎,我找幾個人先陪著你,等事情解決之後,我再來去你。」喬安頭也不回的解釋道。

二人延著上山的路走了不到五分鐘,就在前方看到了幾個熟悉的人影。

赫然就是嚴律等人。

「你們這是?」正準備下山的嚴律四人迎面撞上正在上山的喬安二人,四人的頭頂上浮現出同款的問號。

「帶上她,把她一起帶到山下去。」喬安一把將劉瑩瑩推給嚴律等人。

「不行!我們憑什麼帶著她!」陳若嵐立馬出聲反對。

「可以,我們帶她一起走,可是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嗎?」嚴律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他本就欠了月瓏良多,正愁找不到還債的機會。

有機會可以幫助月瓏,嚴律當然不會反對。

「我還要去解決那個傢伙。」喬安看向了天空的方向。

上空已經被一大群密密麻麻的魔物給擠滿了。

在一群魔物的中間,那名長相美艷,身著一襲黑色薄紗裙的女子極為顯眼。

女子的嘴角勾著一抹奪人心魄的笑,她的笑容雖然美艷絕綸,卻也讓人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的驚恐。

像極了一朵帶著毒刺的鮮花,雖然美麗卻帶著劇毒!

「那個女人一看就不簡單,你還是和我們一起走,然後找人來一起對付她吧!」嚴若冰勸道。

對他們來說,天空之上的那名女子光憑氣息就讓他們忍不住顫慄。

不用打都知道,就憑他們肯定打不過,衝上去送死根本毫無意義。

「你們先走吧,再不走,等下你們想走也走不了了。

你們現在就從這條路下山去,這個東西你們拿著,只要你們延途不要主動攻擊那些魔物,那些魔物就發現不了你們。」

喬安將一張已經附上了她精神力的符咒,交到劉瑩瑩手上。

劉瑩瑩下意識的接過,並緊緊將其握在了手心裡。

「都走吧,沒有時間了。」喬安催促著眾人離開。

眼見勸不了喬安,五人只能一起延著下山的路離開。

拿著喬安給的符咒,那些魔物就像看不見他們一樣,沒有對他們發起任何攻擊。

想來只要他們小心一點避開那些魔物,想要離開這裡應該不是難事。

送走了劉瑩瑩等人,喬安抬頭看向了天空。

在她抬頭的瞬間,整個人凌空而起,一下子升到了半空中,在與花魔女相隔十米的距離停了下來。

「竟然這麼快有修士發現了,沒見本座這邊魔多勢眾嗎,你就一個人也敢往本座跟前沖?」花魔女捂住一張艷紅的小嘴,笑得花枝亂顫。

「花魔女,立刻退回魔界,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喬安看著咯咯笑著的花魔女,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是誰?竟然知道本座的名諱!」花魔女一驚,很意外喬安竟會知道她的身份。

她的身份雖然在魔界不是什麼秘密,可是一個人類會知道她的身份那可就太奇怪了!

「我是誰你不用管,趕緊帶著你的人走。」喬安冷冷的說道。

。林琪美和眾人仔細一看,照片上的白玉枕頭真的跟那隻一模一樣。

「居然把贗品當真品送給婆婆做生日禮物,還當眾炫耀,這也太虛偽了吧。」

一個賓客忍不住吐槽一聲,林琪美嘴角一抽,瞬間丟臉丟到姥姥家。

司修勾唇冷笑一聲,繼續補刀:「這種高仿白玉枕價格大概五十萬,只可用來觀賞,不能用來枕著睡覺,因為玉的質地不好,很陰涼,會傷身,尤其是老年人,用久了,輕則寒氣入體損傷經脈,引發舊疾,重則全身癱瘓,活不過一年。」

「啊!……

《快穿之黑月光雄起》第238章姐的小弟多的很 第119章

「這是什麼?」突然,正在看着嶺下戰事的陳瑜等人大驚失色,陳瑜更是帶着濃濃不確定的口吻道:「這是,風旋術?」

待風靈獸調轉了頭面對着他們之時,又有幾個靠近的修士跨步間擋在了風靈獸的面前。

就在這時,只見風靈獸以兩條後腿支撐著龐大的身體,其兩條兩腿突然十字交叉。擋在它面前首當其衝的,是一個凝氣十四層的綠衣修士。

陳瑜等人看不到其面部表情,但從其肩膀猛然一矮的動作來看,這個綠衣修士想來是準備縱躍而起。但就在此時,其腳下已經開始枯黃的雜草霎那齊根而斷,無數草屑組成了一道旋風,圍着綠衣修士開始旋轉,並迅速從小腿經大腿而至其頭部,一道小小的風柱突然形成。

風柱里,除了已經被絞成碎末的雜草之後,儘是小小的風刃。風靈獸竟於此時,施展出了陳瑜等人之前從未見過的風旋術。

待這道風柱傾刻消散之時,那裏早沒了綠衣修士的身影,只留下其儲物袋,孤零零地躺在地上,控訴著剛纔此術法的強橫。

風旋術,是築基術法!

「又是他們!」聽得陳瑜驚呼,激戰處傳來司馬鈞的聲音,道:「各位道友,那個姓陸的小子手段太下作,誰幫我出手殺了他,本公子定有重謝!」

司馬鈞顯然早已知道風靈獸還有這種手段,因此對於剛才綠衣修士之死不以為意。他所關注或者說忌憚的,仍然是陸臨風的臭丹。

嘎嘎地嘶吼聲,帶着難以掩飾的恨意。綠衣修士死地太快,風靈獸轉過身抬起頭時,同樣看到了陳瑜等人。若說之前它恨陸臨風,被紫蘇擊斷的尾巴之後又恨起了她。那麼此時,看到陳瑜之後它對二人的憤恨加在一起,也比不上陳瑜。

那把短劍為何如此詭異,藉著此地風靈珠,至今竟連血都沒能止住!風靈獸剛才掉轉身形,面對着陳瑜這邊是想要逃跑,但是看到陳瑜,它突然不想跑了。它希望陳瑜能硬氣一點,不要使用那種臭丹,與它堂堂正正大戰一場。屆時,它定要讓陳瑜嘗盡諸般痛苦才死!

「司馬公子放心,如此妖人萬某幫公子解決!」一道粗豪的聲音響起。

陳瑜等人看去時,忍不住驚呼道:「是你!」

竟是那日在小王村北的碎石草地里,和方一可、趙勉等人搶王柳氏母子的粗豪大漢。

「司馬師兄,你當真要以妖人的名義,讓你的這個莽夫來殺陸臨風嗎?」李思遠不認識粗豪大漢,但是對此人如此迫不及待給陸臨風定罪很是反感。如果初見之時他看不起小宗門的無名丹師,那麼經歷了臭丹,以及剛才知道陸臨風乃出身中洲,他已經打算着意結交陸臨風了。

「這位兄台,那姓陸的不是什麼妖人。」司馬鈞也一陣膩歪,粗豪大漢果然是一介莽夫,妖人、魔修等罪名,可不能隨意安給別人。若以這等罪名當着此地這麼多修士的面殺了陸臨風,他司馬鈞隨意構陷的名聲可就被坐實了。

「司馬師兄竟在意這些?」粗豪大漢大著嗓門,指着陸臨風道:「此人手段太過詭異,便是將他當作妖人又何妨?」

正在努力凝起術法攻擊風靈獸的司馬鈞,聽到粗豪大漢的話氣地心中直哆嗦,稍不留神,竟被一個凝氣十二層的白衣修士攻了一記風刃。手臂一片殷紅的司馬鈞,立即將攻向風靈獸的一記火球術,攻向了那白衣修士。兩人你來我往的,一時竟放過了風靈獸,開始了和其他人一樣的自相殘殺。

粗豪大漢見司馬鈞不作聲,以為對方已經默認,當即招呼著自己一幫十多人,氣勢洶洶正要發動攻擊。

「這位陸公子很得我家屈突長老賞識,諸位動手之前,先好生思量一番。」四方突然淡淡道。

呃!粗豪大漢一眾人氣勢瞬間頹喪。紫陽宗的屈突昧長老,如擎天玉柱一般的存在,性子向來孤僻冷峻。若他所賞識之人被殺,絕對是修仙界最了不得的大事。

「萬應龍,此地修士眾多,若有人挑戰並且戰勝紫陽宗弟子,於修仙界定可聲名大振!」司馬鈞還在與白衣修士對戰,司馬錯一邊勸解着他們,一邊提醒萬姓兄弟。

「此人竟然真與司馬鈞認識?」陳瑜大感意外。

「萬獸山莊萬三郎,向紫陽宗陳瑜公子挑戰!」粗豪大漢萬應龍身後,一個相比乾瘦的青年突然跨步而出,向陳瑜深施一禮,然後等待陳瑜的回應。

此人和粗豪大漢一樣,也是一身灰布衣衫,身材因太瘦看起來更像竹桿。膚色略黑,長得長眉細目,不知是不是性情使然,他看向陳瑜時,細長的眼睛裏帶着淡漠。

「你個不要臉的!」陳瑜簡直氣炸了肺,怒道:「你一個凝氣九層修士,竟然跑來挑戰我,有本事你挑戰我師姐!」

但是嶺上看熱鬧的一眾修士,對於萬三郎挑戰陳瑜的舉動卻一副理所當然。

這裏的修士即使沒有親歷小王村北的那一戰,也聽別人說起過,知道陳瑜在那一戰,曾二十息之內連殺三個修士,其中兩個的境界還比他高。就在數日前,上百修士圍攻風靈獸也不曾令其受傷,而陳瑜出手竟斬下風靈獸一根肋骨。

他們如今向嶺下嘶吼連連的風靈獸看去,其左側第一根肋骨齊根而斷的情形,令眾修士認為,萬三郎選了陳瑜挑戰合情合理。

「紫陽宗弟子竟不敢應戰嗎?」萬三郎當然不敢挑戰紫蘇。不說其明顯的凝氣十一層的境界,那日紫蘇一拳令風靈獸斷尾,至今其創口處仍然血跡宛然,他又怎麼敢觸紫蘇的霉頭?因此吐氣開聲,用拙劣的激將法,以巨大的聲音為自己壯著聲勢。

「我便是認輸又怎樣?回去我師父都挑不出錯來」陳瑜站在嶺上,他是真不想理會此人。回過頭向陸臨風道「臨風,祭出你的破丹,讓我再次大顯神……啊!」

眾修士正遺憾,看不到一場完虐紫陽宗親傳弟子的戲碼,卻不料,正在說着軟話的陳瑜,竟向著怪石嶙峋的嶺下急沖而去。

陸臨風的手已經放在了儲物袋上,陳瑜突然從自己面前消失,他也愣在了當場。待回過神來,他看到正收回腳的紫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