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做點讓小娘子我開心的事情。「

「說不定,我高興了,就告訴你了。」說著臉上漏出一副欠扁的表情,現在唐婉婉現在就宛如一個脫了韁的野馬,不受束縛。

這個時候影廳里的燈光了亮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電影已經結束了,沒有了昏暗的光線,唐婉婉發現顧靖修的臉色不是一般的難看,…….他這該不會是吃醋了吧?想到這裡,心裡差點樂瘋了,清了清嗓子到。

「電影演完了。」

「時間反正還早,要不,我們接著再看一場?」說著沖他挑了一下眉頭,接著補充到。

「順便我們還可以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呢!」語氣中帶著難以掩飾的笑意。

顧靖修抱著她站了起來,把她放在地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著,然後丟出一句。

「該回去了。」 總裁,我錯了 說著率先邁著步伐離開了。

唐婉婉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嘴角處含著笑容,嘿嘿,這貨竟然吃醋了!嘖,嘖,禁不住搖了搖頭,順手溜了一包零食,慢悠悠的跟在他身後,當著什麼都不知道,開口對著他說道。

「你等等我啊!我跟不上。」聲音中帶著一絲懶洋洋的口吻。 看著他頭也不會的繼續超前走,但明顯感覺到他步伐放慢了!索性就不急不緩的跟在他身後,拆開順手溜來的零食吃了起來,心情頗為不錯,沒想到今天還有意外的收穫!

走出去后,掃眼見帶自己跟顧靖修進影廳的那個人還候在門口,沖他漏出一絲禮貌的微笑,舉了一下手裡的東西對他說到。

「謝謝你準備的零食,很好吃。」說完邁步離開了。

帶著文臣武將混異界 那人聽到后,堆著滿臉笑容,頓時鬆了一大口氣,剛大boss從這裡路過時,明顯感覺到一股子瘮人的低氣壓,頓時提心弔膽了起來,還以為是哪裡服務不到位,這下心總算可以放在肚子里了。

唐婉婉跟在顧靖修身後,沒有主動上去纏著跟他說話,而是獨自吃的津津有味,心情好,吃東西也變得格外的香一些,看著他背影,自己跟他也拉開有一小段距離,不由的好奇,如果這個時候沒有跟上去,他會不會知道。

想著,緊接著也這麼做了,然而,頓住腳步,停下手裡的動作,沒再往嘴裡塞零食,看著他超前面走著,…….果然,還是自己想太多了!他後腦勺又沒長眼睛,他怎麼可能知道自己沒跟上,就在大失所望的時候,見顧靖修轉身超自己走了過來,看到這裡時,就差扔掉手裡的東西,朝他飛撲過去了!

堅持站在原地,等到他走到自己面前後,伸手挽住他胳膊,仰著臉看著他問道。

「你不是生我氣了?」

「既然這樣,知道我沒跟上,乾脆直接自己離開就好了啊!」

聽到她說的,顧靖修用餘光撇了她一眼,隨後收回目光,看著前方說道。

「沒有生氣。」說這番話時,他刀刻神斧般的臉上透著生冷。

唐婉婉拉著長長的尾音,「哦」了一聲,撇了一下嘴角,點了點頭,沒生氣才怪呢!跟他同床共枕這麼長時間,生沒生氣都不知道,那豈不是白跟他睡了那麼長時間,偷瞄了他一眼后,故意攤了一口氣說道。

「哎!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

「本來還以為你會在意,會吃醋,現在看來…….,算了,反正你也不喜歡我。」語氣中故意帶著弄弄的低落,表情還拿捏的十分到位,戲精上身的她又開始演了起來。

顧靖修此刻內心是非常無奈的!真不知道她一天到晚怎麼那麼多戲,每次還演的樂此不疲,影院時當時確實相信了她說跟別的男人看電影的事情,可後面注意到了她的習慣性的小動作后,就知道她是再玩!

唐婉婉納悶了!這貨,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嘖,難道是自己表情不夠到位?抬起眼帘,斜眼瞟了一眼他,看著他那副樣子,顯然自己剛才實在唱獨角戲,挽著他手臂,一路來到他車前,打開車門上了車。

此刻楊雪梅拿著手裡的那個驗孕棒,臉上欣喜萬分,本來想進來拿件東西,無意間看到放在角落裡的那個驗孕棒,把驗孕棒放回原處,臉上透著喜色,眉開眼笑的出了她們卧室。 顧茂豐恰巧從三樓下來,看著她從老二的房間的房間出來,嘴巴笑的幾乎是合不攏了!停下腳步,看著走過來的她問道。

「喲,媽,你這是有什麼高興的事?」

「說來聽聽。」

聽到他問的,楊雪梅眉開眼笑的對他說道。

「婉婉懷孕了。」

「我得趕緊把這個好事跟你爸,還有你爺爺說一下。」說著就越過他超樓梯口走去。

顧茂豐……這事兒前幾天自己不是跟她說過?這感情前段時間自己說的等於廢話啊!自己看起來有那麼不靠譜么?這她是怎麼突然確定的?跟上去開口問道。

「我說你不信。」

「你這是突然怎麼就知道她懷孕了呢?」

聽到他說的,楊雪梅止住步,想了一下,確實好像是有這麼會兒事兒,當時覺得老二不靠譜,懷孕這麼大件喜事,覺得再怎麼著肯定她們會先說的,不可能不說,然而……,這倆人,卻沒有一個人說這個事。

現在突然知道了這個好消息,要做的事情非常多,雖然婉婉生過一次孩子了,但這一胎是她跟老三的孩子,必然馬虎不得!所以打今天起,婉婉飲食方面要格外注意,事事得照顧的全面一點,想著就急急忙忙的下了樓。

老二站在那裡禁不住的搖頭晃腦,看來自己也要儘快趕緊脫離單身才行,正想著,突然口袋裡的手機想了起來,拿起手機看到來電顯示陌生號碼,直接就掛斷了,剛塞進口袋,邁開一步,手機緊接著又響了起來,索性直接接通了。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聽到她的聲音,顧茂豐臉上出現了少有的冷漠,抿著嘴角,開口不咸不淡的問道。

「什麼事?」

梁夢郡聽著電話那頭顧茂豐冷淡的聲音,不以為意,因為有愛,他這樣也不為過,索性一如既往的像以前那種跟他相處的模式說道。

「我們見個面吧!」

聽到她說的,顧茂豐沒有急著回答她的話,緩緩邁著大長腿下了樓,走到客廳沙發處坐了下來,對著電話那頭的梁夢郡說道。

「有什麼事就在電話里說吧!」

對於他的拒絕,梁夢郡也猜到了,那天他能幫自己解圍,那證明他還愛著自己,即便是現在看著如此冷淡,但自己心裡很清楚,那只是表面現象,他也有他男人的自尊心,這個可以理解,眼下他只需要一個台階下,而自己願意給他找個台階。

「你知道我的,再給你打這通電話的時候,其實我猶豫了很久。」

「那天的事情,謝謝你。」

顧茂豐只是扯動了一下嘴角,抬手摸了一下,下巴,開口對著電話那頭的梁夢郡簡單的說了句。

「客氣了!」

兩人都各自沉默了,過了大約幾十秒后,梁夢郡開口說了句。「拜拜,」然後就收了線,掛完電話后,她把手機往床上一扔,對於顧茂豐,自己還是非常有信心的,走到梳妝台前,坐在哪裡,拿起卸妝棉開始卸妝。 顧靖修跟唐婉婉這個時候兩人一起走了進來,楊雪梅看到她回來,頓時喜上眉梢,快速的走上前,目光來回在她肚子上看了看,是了!懷孕了,准沒錯了,一把拉住她手,目光看了一眼老三,白了他一眼說道。

「婉婉懷孕了,這麼大件喜事,怎麼也不跟家裡說一聲。」語氣中帶埋怨。

「她現在孕期,飲食方面還有各個方面都需要細心照料,你知不知道。」說著目光笑眯眯的看著唐婉婉。

唐婉婉沖她笑了一下,然後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這也是第二胎了,總體也算是個有經驗的人了,所以根本用不著特別對待的,只是看她如此熱情,算了,開口說道。

「是我沒讓他說的,想著再過一段時間再說。」說著目光看了一眼顧靖修,這件事確實想這不著急跟他們說!不知道她怎麼突然就知道這件事了!

楊雪梅含著笑意對著唐婉婉說道,「你別替他辯解,她是我生的,我能不知道他!」

「婉婉啊,懷孕這段時間,是女人最辛苦的時候。「

「所以啊!千萬不能委屈了自己,要是心裡有什麼不舒坦的,儘管發泄出來,可別憋在心裡。」

「省的到時候抑鬱了,就得不償失了,知道了嗎?」說著拍了拍她手背。

唐婉婉笑眯眯的點了點頭,自己每天就是以戲耍顧靖修為快樂,要說有什麼不舒坦的事情,那還真有,可眼下懷著孕,所以只能盡量的調節好自己的心情。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唐婉婉知道了什麼叫整個世界都在為著自己轉那種感覺,打從知道自己懷孕后,瞬間感覺從嬪妃榮升成了皇后般的待遇。

看著那碗湯,這段時間變花樣的湯已經喝到想吐了,對著那碗湯甚是發愁,如果這個時候,有人幫自己把這碗湯喝,這個時候見顧靖修赤裸著上身,裹著浴巾走了出來。

看著他那健碩堪稱完美的身材,再看自己凸起來的小腹,隨即靈光一現,知道怎麼解決那碗湯了,端起那碗湯,小心翼翼的走到他面前,生怕湯灑出來一丁點,笑的極為殷勤說道。

「這段時間真是辛苦你了。」

「吶,這裡有碗湯,你把它喝了吧!正好給你補補身子。」說著把手裡那碗湯送到他面前。

顧靖修伸手接過她手裡那碗湯,生怕灑出來燙到她,這段時間的燉湯她的是分開煲的,自然熟悉那個味道,再看她那一臉殷勤笑眯眯的樣子,每次幹了壞事,她都是這副樣子!

見他看著自己,絲毫沒有打算喝那碗湯,生怕被他看出什麼端疑,唐婉婉心急的催促到。

「快喝,別涼了!」

「這個要趁熱喝才好喝。」語氣中帶著誘哄,示意他趕緊喝掉。

顧靖修看著她兩眼冒金光的樣子,一陣無奈,想到今日確實應該是喝怕了!沒說什麼,當做什麼也不知道,直接把碗里的湯給喝了。

見他把湯喝了,唐婉婉就差高興的沒蹦起來了。 想到以後這些湯就有著落了,心裡開心的不得了,接過他手裡的碗,另外一隻胳膊勾住他脖子,踮起腳尖,在他嘴唇上親了一下,然後鬆開他脖子,開開心心的拿著碗下去交差去了!

看她高興的那個樣子,顧靖修知道接下來以後的湯,恐怕要被自己承包了!知道她那種性格,有一便有二,無奈的搖了一下頭,邁步朝衣櫥間走去。

此刻這個時候的歐陽菲菲,神情中透著一絲疲憊,打從知道她們去了廖家鬧了一場后,為了避免這種事情發生,咬著牙,把他們幾個接到了自己西郊外的別墅那邊,又給了他們一筆錢,暫時先安撫住他們。

然而自己把她們想的太過簡單了,看著坐在自己對面談條件的人,不知道她到底哪裡來的自信,抬手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時間,然後開口說道。

「你時間不多,有什麼儘快說。」

老幺面對著眼前這個跟著自己流著同樣血液的歐陽菲菲,她雖然從小就被送了出去,可她卻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洋房,豪車,現在還有英俊的未婚夫。

而自己卻過著人人嘲諷的生活,沒錢,住的地方髒亂不堪,更是龍蛇混雜,從小就要學會如何保護自己,看著她就對比出自己凄慘的過往,不爭不奪,永遠就沒有出頭之日,早就過夠了這樣的生活,直奔主題的說道。

「我有辦法幫你擺脫,哥還有媽。」語氣中帶著十足的把握。

聽到她的話,歐陽菲菲眼神中閃過一絲異樣,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下,抬手招來服務員,點了兩杯咖啡,然後嘴角上帶著富有興趣的表情問道。

「你想要什麼?」

老幺開口回了句,「跟你一樣。」

她的話讓歐陽菲菲徹底的笑了出來,隨後臉上回復平靜,如果沒記錯,她是家裡的最小的,看她應該不到二十,但卻野心不小,她那句『跟你一樣』裡面包含了太多的信息量,然而何不賭一把呢!反正,現在自己也沒有多餘的路可走,拿出公寓的門卡放在桌子上。

「你可以暫時住這裡,有一點,我提醒你。」

「我放進不準進,其它東西你可以隨便用。」

老幺根本就不把她話放在眼裡,直接拿過她桌子上的門卡,目光直視這歐陽菲菲說道。

「給我半個月時間,我會讓他們測底消失在你的生活中。」說道這裡漏出一絲冷笑、

她歐陽菲菲看不起自己,所以放心的把門禁卡給到自己,覺得自己翻不出大風大浪,那她真是小瞧了窮怕的人的本性!只有窮怕了,沒有什麼值得可失去的了,只有放手一搏。

當天跟她在咖啡館分開后,回到她住的公寓,直接推開她卧室的房門,走到壁櫃前,打開壁櫃看著裡面玲琅滿目的高級的衣服,隨手挑了一件,對著鏡子比了比。

然後退掉身上的衣物,套上她那件黑色連體群,對著鏡子左右照了照,然後走到她梳妝台前坐了下來,開始對著鏡子化起了妝。 總有一天,這些都會只屬於自己,包括廖俊言,對著今後的未來帶著憧憬,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自己還年輕,比她歐陽菲菲更有活力,他一定會喜歡自己的。

次日,精心挑選了一件歐陽菲菲衣櫃裡面的一件亮色的衣服,穿在身上,然後簡單的塗抹了一下,對著鏡子滿意的轉了一圈,然後拎起一款小包包,走出公寓,來到打聽到的唐婉婉的另外一個住處。

當計程車停下后,推開車門下車,看到那棟半山腰的豪宅,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能住的起這麼氣派的別墅,這跟之前見到的那些別墅,跟這個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別,完全沒有任何可比性。

踩著高跟鞋一步步往上走,大約走了半個多小時后,才真正的到達大門口,看著那威嚴高聳的大門,還有兩邊氣派的帶有古風的石獅,再看周圍環境,就算是不懂,也知道這裡是風水寶地。

這個時候見卷閘門打開,一輛黑色轎車駛出來,眼尖的發現,車牌是跟一般的車牌不一樣,這個車牌字母是紅字開頭,果然,這家人非比尋常,突然懷疑是不是這段時間打聽錯了,唐婉婉怎麼可能會住在這裡。

又不甘心的等了大約一個多小時,正打算調頭離開時,見一輛紅色耀眼的車子開了出來,那個車子自己認得,是唐婉婉的沒錯,上次見她開過,果然沒找錯,她真的住在這裡,上前攔住她的車子。

唐婉婉見車前突然冒出一個人來,立馬踩了剎車,即便是開的不快,身體也向前侵了一下,雙手緊緊握著方向盤,深呼吸了一口氣后,解開安全帶,撫摸了一下小腹,緩解了一下心情后,推開車門下了車。

當看到阻攔自己車子的人是誰時,唐婉婉努力壓下去的火苗又冒了上來,冷著臉上前質問道。

「你不要命了?」

「如果你想死,就死的遠遠的,別在這裡禍害別人。 重生爲小哥兒 「聲音中透著一股子壓不住的怒火、

歐陽玲玲對於她的怒火,不以為意,目光再次看了一眼那獨棟的超級大豪宅,不得不說,她真是好命!收回目光看著她說道。

「我這次來找你不是來吵架的。」

「我是有正事跟你說。」

唐婉婉臉上帶著怒意,根本就不想跟她多說一句,對於歐陽菲菲的家人,實在是沒有一個有好感的!尤其是眼前這個,更是個吃裡扒外的東西!整天做著不切實際的夢,這時才留意到她穿著發生了巨大變化,再仔細看,她這穿衣風格倒是跟歐陽菲菲頗為相似。

當看到她耳朵上那個珍珠耳環時,忍不住的冷笑了一下,歐陽菲菲那種習慣吃獨食的人,怎麼可能會把自己的東西給她?兩人應該還沒有要好到這種地步吧!

突然好奇她大老遠的跑過來,想要跟自己說些什麼了!總不可能就是為了顯擺一下她現在變了吧!挑了一下秀眉問道。

「你有什麼正事,就在這裡說吧!」 聽到她說的,歐陽玲玲猶豫了一下,隨後打開手提包,拿出一個東西遞給了唐婉婉,隨後當唐婉婉要接過去的時候,又收了回來,目光看著她說道。

「這些東西,我來之不易。「

「你要拿什麼跟我交換?」說道這裡目光望了一眼她身後的那棟豪華別墅。

唐婉婉輕笑了一下,收回了手,自然留意到她目光看向何處,開口對著她說道。

「雖然我不知道你手裡拿了些什麼東西。」

「如果你想用某種利益跟我交換。」說道這裡冷笑了一聲,然後接著說道。「那恐怕要令你失望了,我對你手裡的東西不感興趣,再者,更不想跟你拿利益交換。」說著做似打開車門,準備要上車、

見她如此,歐陽玲玲立馬叫住她說道。「等一下。」隨後做了一番思想鬥爭后,緊了緊手裡的東西,最後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東西遞給了唐婉婉。

「你自己看看吧!」說著把臉別到了一邊,不再看她。

這個東西也是昨天在歐陽菲菲的住處翻到的!要怪就怪她自己太大意,這種東西竟敢隨便放在家裡,更可笑的是還被自己找到了,她這跟找死有什麼區別。

看著她從新遞到自己面前的東西,唐婉婉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接過她遞過來的東西,打開看裡面是一台手機,抬起眼皮子看了一眼她,開口問道。

「你想讓我看什麼?」說著手上已經操作了起來,找到了錄音功能,點開幾組其中的一條錄音。

聽著播放的錄音對話,唐婉婉的臉色一點點的發生了變化,隨後拿著手機的手隱隱顫抖著,緊接著又點開了其它的幾條錄音,當聽完所有的錄音后,感覺大腦嗡嗡作響,血液一點點的衝上大腦。

歐陽玲玲見她臉色異常的難看,心裡不僅得意,看來歐陽菲菲要遭殃了!本來還不確定這裡面的信息內容是不是跟唐家有關,現在完全可以肯定了!說上焦油的說道。

「難道,你就不覺得,你爸突然從樓上摔下樓梯很奇怪?」

喜提一座完美島 「好好的人,怎麼可能突然摔下來。」

「除非是,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突然從背後,被人推下來了樓,然後的事情,就順理成章了。」說著嘟這嘴,看了看她手裡的手機。

聽到她說的,唐婉婉眼神中透著冷清,雖然知道她抱著不純的目的來的,但這些都無所謂了,開口說了句,

「我欠你一個人情。」說完打開車門,彎腰坐進車裡,把那台手機隨手扔進了座椅上,然後關上車門,系好安全帶,啟動了車子,踩著油門離開了。

看著她遠去的車子,想到她剛才那難看的臉色,這樣就對了!還有什麼比這種事情更加能刺激到她呢!歐陽玲玲心情很不錯的哼著歌,踩著高跟鞋超山下走去。

然而此刻的歐陽菲菲左眼皮跳的異常厲害,跳的心裡慌慌的,雖然不信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但無緣無故的跳的這麼厲害,總覺得心裡不踏實。 突然後悔不應該讓歐陽玲玲住自己的那個公寓,她帶著絲毫不掩飾的野心勃勃,但隨後想想,她能懂得什麼,算了,接著忙著俊言讓自己幫他屯貨的事情。

然而此刻,秦風正在跟顧靖修彙報事情,辦公室的房門突然被推開了,唐婉婉走了進來,瞟了一眼他們倆人,然後走到沙發處坐了下來,整個人陷入真皮單人沙發內。

顧靖修看了一眼進來的唐婉婉,然後收回目光,低頭繼續簽著手裡的文件,很快文件上落上鋼筋有力的名字。

秦風見boss沒有阻止自己說下去,索性開口接著彙報說道。

「風聲放出去后,加上他平時混的那個圈子的人,彷彿知道了點什麼,都配合的很好。」

「現在廖俊言已經開始大量買入那批期貨。」

一不小心愛上你 「動用了所有資金,甚至還套用了他名下的股份,他想一個人吞下這批貨。」說完后,見他沒有任何吩咐,接過他遞過來簽好的文件,朝他彎了一下腰,後退了兩步,然後退出了他辦公室。

所謂的人心不足蛇吞象,便是如此,他們廖家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得罪,有權,有錢的顧大boss,否者怎麼死的恐怕他都不知道,更別提不知死活的背後搞一些小動作,他以為人不知!他們現在這種做法,就是這等於找死形的!

此刻辦公室內只剩下顧靖修跟唐婉婉兩個人,顧靖修合上手中的鋼筆,看著不遠處坐在沙發上發獃的唐婉婉,見她兩眼放空,很少見她這樣,起身超她走看了過去,看著她默不吭聲,在她對面坐了下來。

「出什麼事了?」說著深邃漆黑的雙眼緊緊鎖定著唐婉婉。

唐婉婉從走神中回過神來,搖了一下頭,本想回趟家裡,可最後調頭來了這裡,只要看到爸躺在床上那個樣子,全是因為歐陽菲菲造成的時候,心裡憋著的怒火就無處發泄,這麼長時間了,自己一無所知,還是透過別人的嘴巴才知道,懊惱自己這個女兒當地不夠合格!

從頭到尾都沒有懷疑過歐陽菲菲,覺得她品行不端正,討厭她,但從來沒有想過她會歹毒到這種地步,她竟敢做出這種事情!只要想到這裡,腦門子氣的生疼,這件事不想顧靖修插手處理,想要親手了解了這件事,開口說道。

「沒事!」說著笑了笑,然後岔開話題問道。

「剛我隱約聽到秦風跟你提到廖俊言的事情,」

打從她進門,顧靖修就察覺到她的不對勁,看著她現在又在轉移話題,深邃漆黑的眼神暗了暗,眼下她懷這孕,不能太勞累,有些事情太過敏感,更是不能讓她在這個時候知道,尤其是他爸的事情,不希望她因此分心勞累。

唐婉婉感覺到顧靖修投射過來的目光,起身朝他走了過去,在他旁邊坐了下來,腦袋枕在他肩膀上,雙手抱著他手臂說道。

「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肚子里的孩子的。」聲音中透著平靜。 一開始掌握主控權的唐婉婉,沒十幾秒就潰不成軍,雙手勾著他脖子,只能回應,感覺到他身體發生了變化后,伸手拍了拍顧靖修的胸口,等被他鬆開后,微微張著嘴吐納著換氣,身體軟綿綿的靠在他懷裡。

有時候覺得自己挺不厚道的!真怕等生完孩子,自己要遭殃!天天這麼戲弄他,真不知道他怎麼忍下來的!此刻再坐在他懷裡,如坐針氈,扯著一絲假笑,看著他說道。

「要不,你先放我下來?」

「我還挺沉的,抱著你應該覺得蠻累的!」說著不等他開口說話,就打算從他懷裡出來。

開什麼國際玩笑,這麼親一下,就能硬成這樣!那以後生了孩子,自己豈能還有命在!看來得找個辦法定時給他降降火,否者,以後該怎麼辦!

湊准機會後,就從他懷裡逃了出來,來到他對面的沙發處坐了下來,還是坐在這裡保險點,再看他面色如此,那漆黑的眼神沒有任何一絲情慾,像是什麼事都沒有一樣,目光忍不住看像他腹部某處,在黑色西褲的包裹下,並看不出什麼。

顧靖修看著唐婉婉那膽怯的小眼神,還有她知道怕的時候?看著她說道。

「過來。」富有磁性的嗓音中透著低沉性感的沙啞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