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證給你一個好的職位。」

朱經理興奮得快原地爆炸了。

他怎麼都沒想到,自己一個小人物,居然能混到當差的隊伍里。

吃公糧啊!

那得撈多少好處!

「承蒙劉先生看得起,我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不知道您需要我做什麼?」

劉耀華忙湊到他耳邊,低語了幾句。

聽完劉耀華的計劃,朱經理大喜:「好好,您放心,這點小事根本沒什麼難度,我一定幫您辦好。」

兩個人商量好細節后,劉耀華便離開了。

剛從醫院出來,他又接到一個電話,是市尊高德彪打來的。

高德彪:「老劉,你那邊怎麼樣了,還順利嗎?」

劉耀華自信滿滿:「高先生,您就放心吧,我辦事,比那趙衛東牢靠多了。」

「這次的計劃絕對沒問題,我保證林壞拿不下天鴻公司,他本人也得付出代價。」

高德彪:「好,那你抓緊時間,不要拖得太久。」

「主子已經集結了一股力量,隨時準備團滅林壞的所有勢力。」

「在這之前,千萬不能讓天鴻公司的秘密被林壞知道,否則的話,要牽連很多人。」

「你跟我,都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劉耀華:「明白,請高先生放心。」

「若是失敗,我提頭來見。」

紫筆文學 「鄧布利多!」康奈利福吉怒吼道,「你這是在擾亂法庭秩序!」

「狗屁的法庭秩序!」鄧布利多,或者說提耶拉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這件事情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被放在法庭上,從一開始就應該由伯恩斯女士和哈利進行一對一的聽證會!」

「那麼告訴我,康奈利福吉!告訴我!你不就是想通過你手中的權力,想通過政治手段開除哈利波特嗎?你不就是想掩蓋伏地魔回來的真相嗎?你不就是想對付我嗎?」

「他,沒,有,回來!」康奈利福吉幾乎是一字一頓,咬牙切齒的說道,「你這是在散布謠言,你這是在叛亂!」

康奈利福吉色厲內荏的說道。

「我這是在教你做事!」提耶拉盯著鄧布利多的皮膚鬚髮皆張,氣勢如虹的吼了回去——

康奈利福吉被嚇得一激靈,險些從法官席上跳起來。

「鄧布利多」在吼完這一句之後,整個威森加摩悄無聲息,寂靜一片——

就像一個老好人突然生氣了一樣,威森加摩的巫師們誰也拿不準一向和藹可親的鄧布利多為什麼會大發雷霆,誰也吃不準這個史上最偉大的白巫師為什麼會如此生氣。

「你在上學的時候就不是一個聰明的學生。」鄧布利多,或者說提耶拉突然恢復了平靜,斬釘截鐵又咄咄逼人的說道,「現在的你更是愚蠢得無可救藥。」

康奈利福吉似乎被徹底嚇壞了,有些獃獃的坐在審判長的席位上。

「咳咳,恕我——」一隻大蛤蟆一般的女巫用矯揉造作的嗓音輕咳了幾句。

「閉嘴,多洛雷斯烏姆里奇!」提耶拉怒吼道,「在我的課堂上,學生必須舉手才能提問題!」

烏姆里奇也被嚇得一個激靈。

「在座的諸位都曾是我的學生。」提耶拉環顧四周,用鄧布利多的語氣說道,「你看看你們,看看,畢業幾十年,多多少少混了個人模狗樣,看上去光鮮亮麗,實則內底子一團污穢。」

「但我不得不承認,我很失望。」提耶拉說道——

這就是校長優勢。

鄧布利多一百一十多歲,而鄧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分手之後,幾乎一畢業就進霍格沃茲當上了老師。

而提耶拉查過了,威森加摩除首席魔法師是終身制的外,其他魔法師的退休年齡是七十歲。

也就是說,鄧布利多教過在坐所有的威森加摩巫師。

說白了,現在在裝扮成鄧布利多的提耶拉面前——

諸位都是弟中弟。

這就是校長優勢。

「近一百年來,最有天賦的巫師總共有三位,而其中兩位則成了黑魔王,我不得不一一親手擊敗。你看看,你們看看,這兩個黑魔王哪個不是兩鬢半百,哪個不是最頂尖的魔法師?哪個不是我的摯友,哪個不是我門下最有天賦的學生?他們爛了,我的心要碎了。」

鄧布利多一副痛心疾首,傷心頓足的樣子。

「霍格沃茲的歷屆校長把霍格沃茲交到我的手裡,而我卻搞成了這個樣子,我很是痛心疾首。」

「我有罪於國家,愧對魔法界的列祖列宗,愧對天地,我恨不得自己罷免了自己!還有你們,雖然各個冠冕堂皇的坐在威森加摩的席位上,你們,就那麼乾淨嗎?我知道,你們有的人比這兩位黑魔王的內心更加的齷齪,更加的陰暗!」

「我勸你們一句,都把自己的心肺腸子翻出來曬一曬洗一洗收拾收拾!我現在是越來越清楚了,我大英魔法部的心頭之患不在外邊,不在麻瓜世界,而是在這裡!就是在這魔法部!就在這威森加摩,就在我的學生們當中!」

或許是提耶拉的氣勢太足的緣故,在場的威森加摩巫師們,沒有一個敢插嘴。

「咱們這爛一點,大英國就爛一片!你們要是全爛了,大英各地的麻瓜就會揭竿而起,就會再掀起一場獵巫行動,就會讓咱們死無葬身之地呀!想想吧,想想吧!女巫塞勒姆燒死在火刑架上才幾年呢,忘啦!那些劊子手還站在梵蒂岡的樓頂上,天天盯著你們哪!」

「唉……」提耶拉鬚髮皆張之後,又轉換了一個稍微疲憊了一點的語氣,「我已經三天三夜沒有合眼了,老想著和大伙兒說些什麼,可是這話總得有個頭哇,想來想去只有這個。」

「說說容易阿,身體力行又何其難啊?」提耶拉趁機揮了揮手,每一個威森加摩巫師身前都出現了一本二十幾頁厚的小冊子,小冊子上寫滿了提耶拉對於霍格沃茲教育改革的初步設想——

除了提耶拉之前跟鄧布利多商討過的黑魔法防禦術課的改革和魔法史課的改革外,還寫進去了麻瓜研究課的改革,同時還把麻瓜家庭出生的學生和巫師家庭出生的學生之間的差異原因也寫了進去,並且依此建議增加霍格沃茲學前班,讓小巫師們從六歲開始接受麻瓜的數學,文學,邏輯,和體育教育,並且在霍格沃茲四年級以後的課程中增加了數理入門,普通物理,基礎化學等麻瓜課程。

「這本《霍格沃茲教育改革法》,是我從心裡刨出來的,從血海里挖出來的。好好看看,想想自己!」

出乎提耶拉意料之外的是——

威森加摩的這些巫師,除了康奈利福吉和多洛雷斯烏姆里奇之外,其他人居然真的在認真看,甚至相互之間還在有聲有色的討論著,雖然大部分都是批判的聲音,但提耶拉確實能聽到不少讚揚的聲音夾雜其中。

——其實提耶拉把這個東西拿出來根本沒有想過威森加摩的巫師們會立刻同意,只是提前給他們上個眼藥而已,自己無論如何都會進行改革的,反正有一說一,這些菜雞別說阻止自己了,就是阻止原裝的鄧布利多估計都夠嗆。

「不行!絕對不行!我不同意!」康奈利福吉說道,「你這是有違祖制度!」

聽聽,聽聽,聽聽!這是什麼大英(清)發言,我大英自有國情在.jpg

「我絕對不允許你的這項狗屁的改革!」康奈利福吉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威森加摩討論的聲音也變得愈發激烈。

「呵呵……」提耶拉諷刺的笑了笑,「你這是在教我做事?你以為我在要求你們的同意?」

「你,還有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太老了?你們是不是覺得我不再是打敗了格林德沃的那個鄧布利多?是不是覺得我不再是伏地魔害怕的那個鄧布利多?」鄧布利多指著康奈利福吉說道。

「不要說那個名字!」康奈利福吉緊張的說道,「神秘人沒有回來!他死了,徹底的死了!在二年級的時候被吉德羅洛哈特殺死了!」

「呵呵!」提耶拉說道,「伏地魔到底回沒回來,你比誰都清楚,自我欺騙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

「你們似乎搞錯了一件事。」提耶拉說道,「是你們英國魔法部需要我鄧布利多,不是我鄧布利多需要你們英國魔法部!」

「你們要是不相信伏地魔回來了,那無所謂。」提耶拉說道,「那我走,那我離開霍格沃茲,那我離開英國,我可以去歐洲,可以去美國,我甚至可以去中國待一輩子!待到我死,到時候——」

「大不了咱們就試試看,試試看我走之後伏地魔到底有沒有復活。」

威森加摩的巫師們,包括康奈利福吉瞬間變了臉色。

7017k 第676章

冷魔女早知道告訴陳天選會出現這樣的結果,她拚命的搖頭,說:「不行!陳爺,你不能去找他……唐昊身邊有一個高手……正是,當時在太陽山的斷臂!他在永夜之地,戰功顯赫,封號斷臂帝!據說已經是帝級的實力。」

「雖然我不能確定,他是不是在帝級,但至少是宗級巔峰。」

「現在,你若想和他對抗。幾乎沒有勝算。」

陳天選道心被毀,實力大跌。

如今的他,哪裏是斷臂的對手。

這是一個圈套,一個引狼入室的拳頭。

冷魔女怕陳天選不夠冷靜,又對他說:「陳爺,現在白兔還等你救,你不能去啊!」

陳天選眼神里憤怒不已。

他拳頭一捏。

「位置!」

記住網址et

冷魔女搖頭:「陳爺,真不能去。」

陳天選再次道:「我問你,位置。」

冷魔女沒辦法了,咬着薄唇。

她低聲嘆息道:「唐昊現在唐家堡,如果你一定要去,我立馬讓天刀的人來。」

陳天選搖頭,打斷冷魔女:「不行!」

天刀有任務在身。

而唐昊,是從永夜之地回來的人。

他地位,極高。

即便是如此,他陳天選也不怕。

他乃陳家天選之人,一個唐門,算什麼。

陳天選掛斷電話,準備前往唐門。

剛掛斷,電話又響起來了。

陳天選以為是冷魔女的勸阻,正準備掛斷。

低頭一看,竟然不是冷魔女。

而是秦歌!!

陳天選接通電話,有些着急。

「秦歌,你現在情況怎麼樣?唐昊是不是威脅你了,為什麼一直不告訴我。」

這一刻,陳天選心底很複雜。

他不是不懂秦歌對自己的感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