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公子放心,我絕對不會剛進門就被淘汰的。」

白色的身影化為了一道閃電,凰無夜閉著眼睛都順利的塔過去了。

雪寂瞪大了眼睛,好厲害!

這實在是太厲害了,凰大人一定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煉丹師。

凰無夜道:「快點過來,我沒有那麼多時間等你!」

雪寂深呼了一口氣,沖了過去。

一路上有驚無險,他的判斷並沒有出錯。

「走吧!」凰無夜道。

依舊是一大片的白雪,走著走著,凰無夜在前方看到了幾個雪人。

雪寂停了下來,道:「凰公子,這一些雪人,是測試靈魂力的。你用靈魂力籠罩這一些雪人,然後這一些雪人融化的就越快!三個時辰算是合格,越是前面越優秀。」

凰無夜笑道:「好像有點意思!」

雪寂介紹完,凰無夜就動手了。

靈魂力籠罩著這一些雪人,她還沒怎麼用力,這個雪人就在她面前融化,消失的一乾二淨。

「這麼快!」雪寂驚得長大了嘴巴。

「轟隆隆!」

在那雪人融化的地方,突然間出現了一個往下走的通道。

雪寂道:「接下來的考驗,是根據根據雪人融化的時間定的,凰公子這麼快的就融化了,恐怕是最高等級的考驗。」

「不過凰公子那麼厲害,一定能通過的。」

凰無夜走了下去道:「那我下去了!你好好加油過關。」

雪寂道:「嗯!我會加油的,我絕對不會敗在這裡。」 葉桑末:「你怎麼跟個孩子一樣。」

秦仁:「那是你傷了我的心。」

葉桑末:「我怎麼傷你的心了我?」

秦仁:「你……你為什麼看上這傢伙,他有什麼好的啊,長的又沒我好看。」

葉桑末:「沒有啊,他長的比你好看一丟丟啊。」

秦仁:「……」

魏佳佳:「看來,今晚我是真的要陪你喝酒了。」

葉桑末:「葯給我。」

秦仁:「不給。」

葉桑末:「你給不給!」

秦仁:「給……」

他哪裡會真的不給她啊,只不過是在跟她賭氣罷了。喜歡了十三年的女孩啊,一轉眼就成了別人的女孩,秦仁的心裡瞬間像是什麼東西被掏空了一般,不疼但是舒服不起來。他讓佳佳把葯給了桑末,然後自己看著宇文元詡,沒有一點好臉色。

秦仁:「你!你真的喜歡我家桑末嗎?」

宇文元詡:「你有多喜歡,我就有多喜歡,甚至還要更多。」

秦仁:「誰說我喜歡她了,我從來就沒有喜歡過她。」

宇文元詡:「這樣最好,這樣以後她就讓我來照顧吧。」

秦仁:「那我也還是要看著她的,我是她家長!」

宇文元詡:「家長?」

秦仁:「我是她沒有血緣關係的親哥哥,對吧,桑末?」

秦仁朝著桑末投來了期待的目光,這是他最後的倔強了,如果桑末說不是,那他就和她之間最後一點的聯繫都被掐斷了。他目光灼灼地看著葉桑末,總算葉桑末點了頭,她點著頭看著宇文元詡。

「對,巧克力是我沒有血緣關係的親哥哥!」

「我可不認這個哥哥,我你他年長。」

宇文元詡不服氣地說,與其說是不服氣,倒不如說是帶著淡淡的醋意。

見宇文元詡的臉色不悅,秦仁的心情瞬間就好多了,也不生氣了,也不不服氣了。

只見,秦仁拿起手上拎著的幾個袋子,遞到了桑末的面前,故意深情地說:「喏,每年都會給你買的秋裝,今年當然也不例外。」

葉桑末:「不是都說了,讓你不要買了。」

宇文元詡:「以後不用幫她買了,以後我幫她買。」

葉桑末:「我衣服已經很多了,你們誰都不用幫我買。」

魏佳佳:「你們這麼喜歡買衣服的話,要不幫我買吧?」

魏佳佳:「你們這什麼表情啊,我就隨便說說。」

衣服和葯都送到了,人家儼然已經是一對了,秦仁也不好死賴在那裡不走,即便他很想賴著不走的。只是最後,還是被佳佳拉走了。

出了別墅的門,車裡。

佳佳問秦仁:「難受嗎,陪你喝酒去,我認真的。」

秦仁面無表情,車子開的晃悠悠,跟喝醉了酒一樣:「我為什麼要難受啊,我不難受,我開心啊,終於有人能好好的照顧她了。看到她能找到喜歡她她又喜歡的人,我真的很開心啊。」

佳佳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別裝了好嗎,你要是當初報考的是表演,肯定第一個就被刷下來,你這演技跟孫芯含比起來,可是差遠了呢。」 凰無夜走了之後,雪寂開始跟雪人較勁。

接下來,便是高強度的煉丹,煉丹,各種煉丹考核。

如果不是實力夠硬的人,根本無法過關。

凰無夜最終闖到了終點,估計就算是雪族的老祖也想不到有人有這麼快的速度。

「終於有人闖到了這裡,可惜啊!不是我雪族之人。」一個嘆氣聲傳來。

「你這考驗,對你的族人太苛責了!你難道不知道嗎?」

「我也是想我的族人更進一步,看來我是錯了。」

凰無夜直截了當的道:「我今天來,想跟你要一樣東西,朱雀之羽。」

「你不是我族人,就算是過關了,東西也不能給你。」

「你這老東西就不怕我拆掉這裡嗎?」

「拆掉,你也拿不到。」

老者道:「陪我下一盤棋,看看外面那小子能不能過關,如何?」

「他是我雪族之人,如果過關了,我會把朱雀之羽給他。」他接著道。

「你開為什麼玩笑,要是不過關,小爺豈不是白來了。」凰無夜怒道。

雪寂的天賦很不錯,但是以凰無夜的判斷,要過關不容易。

「你只有等他!」

凰無夜道:「別逼我!」

「年紀輕輕火氣別那麼旺盛,陪我老爺子下下棋。」

「都作古了,還想下棋!好,我陪你!看我不完虐你!」凰無夜狠狠地道。

「你這小子,太不尊老愛幼了。」

「你連一條活路都不給我。」

「黑心啊!你竟然給我設下陷阱。」

「你絕對是一個披著年輕皮囊的老狐狸。」

下棋每一盤都被凰無夜給碾壓,這一位雪族老祖就各種嚷嚷。

而外面已經過了兩個時辰了,兩個時辰,雪寂渾身都是汗水的把這一個雪人給融化了,過關了。

這完全超乎了他本身的實力,一切都是因為之前他被凰無夜激勵,刺激了,發揮超常。

「看!我家這小孩子,還不錯吧!」雪老祖得意的道。

「他要考驗的等級,比你要低,你還是要給他一點信心。」

凰無夜道:「據我所知,你們雪族沒有一個人通過。雪寂成為那千分之一的希望,有些渺茫。」

凰無夜的話,一語成箴。

雪寂只是闖過了一半的怒,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老祖嘆道:「哎!太年輕了啊!太年輕了,要是他年紀再大一點進來,應該不是這樣。」

不過,這小子也超級年輕,闖過來可是一點壓力都沒有。

人比人,氣死人啊!

凰無夜道:「雪寂要失敗了,你還是把東西給我,別逼我動用暴力。」

「別啊!其實有希望的!我可以給你開一個特例。」

「什麼特例!」

「你指導我家那小子過關,如何?」

「不怎麼?你要指導,你自己來!明明就是你的子孫!」

「這可是我定下來的難題,要是我那啥,完全是打我的臉啊!可是呢!我也不想我族沒有一個人通過,你就幫幫忙!你不是想得到朱雀之羽嗎?」

「反正那小子不通關,你別想得到朱雀之羽。」

「你就不怕我一怒之下,滅你的族!」

「反正我已經死了,你滅族我也不知道。」 凰無夜黑心,他耍賴,兩人斗平了。

要求增加獎勵,到時候雪寂贏了,這老頭必須交出畢生收藏,凰無夜才答應去指導雪寂過關。

雪寂在一個關卡不停的失敗,他無比的失落。

就在他想要放棄的時候,凰無夜出現在他的面前。

「僅僅如此就放棄,我可不允許!」

「起來,繼續煉丹!」

雪寂愣住了,他道:「凰公子,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家老祖說,我要得到那東西,必須指導你過關才行!所以你必須要過關。」

雪寂愣住了,拳頭緊握,道:「好!我答應你。」

有凰無夜的知道,雪寂的闖關之路很順利。

雖然花了不短的時間,雪寂最終走到了終點。

「哈哈哈!好孩子!太好了,有我的後人過關了。」

凰無夜翻了翻白眼道:「你還嘚瑟!你的族人煉丹天賦都不錯,可是沒有人懂得教育人啊!不會教,一個個的好天賦都被浪費掉了。」

「我覺得,這一些都來源於你吧!」

什麼覺得打臉讓凰無夜教,事實上是這老頭的教學水平太低了才把她給弄過去吧!

「小子,好歹給我一點面子啊!你這樣不行,要不得!」

凰無夜道:「我已經很給你面子了!東西呢!拿來吧!」

「我很感謝你,東西都給你都給你。」

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了之後,這雪族老祖也沒有吝嗇,東西都拿出來了。

他看中了凰無夜的天賦,極為變態的煉丹天賦,想要讓他拉自己的後人一把,才提出那一個要求。

效果,比他想象中的要好。

一個盒子之中,裝著一根赤紅色的羽毛,這就是朱雀之羽。

當然,還有其他的東西。

凰無夜道:「雪寂,我們出去!五五分,你沒意見吧!」

雪寂愣住了,「五五……這,這怎麼可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