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出去?家裡呆不開你啊。」丈母娘黎穎很不滿意地說道。

最近唐巧的父母也來了,他們對樂天不是挺熟悉,但也沒有多說什麼。

「媽……讓樂天出去吧,他的情況我清楚。」

倒是蘇紫萱開口了。

黎穎看了看自己的女兒,沒有說話。

「我在一個地方看到了紫影的照片,我也想順便去看看。」樂天說道。

「紫影?」黎穎一驚。

樂天拿出那張照片,照片雖然模糊但是黎穎也是一眼就認出了這是自己的小女兒,這一下她就不在開口阻攔了。

「只要準備什麼東西?」蘇紫萱問。

「不用!我早就準備好了。」樂天搖搖頭。

「讓小秋和你一起去吧?也好有個照應。」蘇紫萱看著樂天。

「不用了,她的基地內事情太多,我一個人也行動自由!放心……我沒事的。」樂天搖搖頭。

既然樂天堅持,幾個女人也不好多說什麼了。

第二天一早,她們送樂天離開。

好在樂天出遠門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家裡人都也習以為常,現在家裡多了孩子,每個人都在圍著孩子轉。

昆崙山,這個地方據說是龍脈的起始點,樂天站在山下觀望,這裡的龍脈可不僅僅是一條,以他看風水的能力,可以在這裡找到不少的古墓。

一隻蟲子突然爬上了樂天的腳,樂天微微皺眉。

「你怎麼才來?他們都進去了……」

蟲蟲的聲音傳出來。

「誰?」樂天問。

「不少人呢,那個老外,還有羅剎暗,還有肖功勛……」蟲蟲回答。

樂天一愣。

「肖功勛也在?」

「在啊!我估計這座大幕裡面的東西肯定不簡單。」

蟲蟲點點頭。

「你怎麼不進去?」樂天奇怪的問。

「我怕死!我發現在這座山上有奇怪的磁場,他們影響了所有的動物……我如果貿然進去,極有可能吃大虧。」蟲蟲回答。

樂天看著這個女人。

「一起走吧。」蟲蟲笑呵呵地說道。

樂天也不能拒絕,因為蟲蟲知道那個準確的地點比起自己慢慢的找要節省了不知道多少時間。

「這是誰發現的?」

樂天看著面前的這個山洞,他不可思議的問。

「肖功勛,這個傢伙不愧是考古的專家,他居然發現在這個山洞裡面有一座大墓,大墓的規格極其的龐大。」蟲蟲回答。

兩個人走進去,山洞內有一些未燃盡的油燈,一路順利無比。

墓道是一種被炸開的狀態。

「我們不會連湯都喝不到吧?」蟲蟲有些擔心。

兩個人加快了速度。

「絲絲……」

一聲奇怪的聲音進入樂天的耳朵,樂天猛地停下腳步。

「沒事,是一些黑魔鬼蛇。」蟲蟲無所謂的說道。

「你不是說所有的動物感官會被影響?」樂天皺眉問道。

「但是不包括黑魔鬼蛇。」蟲蟲攤了攤手。

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樂天的不遠處一閃而過,樂天馬上追了過去,蟲蟲慢了一步,可是一轉眼,她就找不到樂天的人了。

在這裡的墓道就像是迷宮一樣,如果不跟緊很容易走丟。

「你怎麼來了?」

肖功勛的聲音出現在樂天的耳邊。

「肖叔叔……我還想問你,你拿走了北山大墓內的什麼東西?」樂天看著面前的肖功勛。

肖功勛的身邊站著一個人,樂天知道這是那個金屍。

「我只是取走了我先祖的靈魂罷了!」肖功勛回答。

「也來北山大墓陣眼中的那個女怨靈被你帶走了……你知道這樣非常的危險嗎?沒有了陣眼整個北山大墓的陰火都沒有了限制。」樂天沉聲說道。

「你不會不管的。」肖功勛一句話就堵死了樂天。

「你還拿走了什麼?」樂天問。

「我拿到我可以解除我肖家詛咒辦法存放的地方!」肖功勛回答。

樂天微微皺眉,那個詛咒並不是什麼非常緊迫的東西,不過對於肖功勛來說,倒是算緊迫了。

「那你來這裡做什麼?」他問。

「既然發現了帛簡的另一個地點,我就是順便來看看,可是來這裡人太多了!我沒有必要卷進去。」肖功勛回答。

樂天微微點頭。

「你不要進去了,我主要幫手拿到解除肖家詛咒的辦法!你來幫我。」肖功勛看著樂天。

樂天猶豫了一下。

解除詛咒重要,但是帛簡對自己也很重要!

肖功勛看著樂天。

「好!我跟你去。」樂天點點頭。

自己現在孩子都有了,好像自己的命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兩個人從一條通道消失了,蟲蟲沒有找到樂天,她只能一個人走進了這座大幕的深處,卻不成想迎面就見到了幾個勢力的人在對峙,在他們的面前,是一個巨大的棺槨。

蟲蟲躲在暗處,她取出了一條小小的老鼠放了出去。

樂天和肖功勛直接離開了昆崙山。

「你上次給我看的那個路引拿出來。」肖功勛說道。

樂天拿了出來。

肖功勛也從自己的口袋拿了一張地圖,他將路引和地圖放在一起。

「這路引不是帛簡的?」樂天驚訝的問。

「不是!」肖功勛搖搖頭。

他看著地圖,很快確定了地點。

「走了!」他說道。

兩個人快速的離開。

「肖叔叔,我不久前遇到了巫門的人,得知了一個很重要的消息,他們巫門的先祖就是陸氏一族當中的軍師,我懷疑陸氏一族的覆滅其實和這個軍師有極大的關係。」樂天問道。

「我也早有懷疑……等我們到了這個地方,應該就可以知道答案了。」肖功勛點點頭。

兩個人直向南方趕去,最終進入了一片熱帶叢林中。

樂天突然有一個懷疑,這個軍師墓的所在地會不會就是和帛簡標註的地點是一個地方? 當樂天看到面前的黑魔鬼蛇的時候,他就有些不妙的感覺了。

「肖叔叔……我們必須加快速度!我懷疑這裡和帛簡標註的是同一個地方!」他提醒道。

肖功勛微微皺眉他點了點頭。

有了地圖並不是有了一切,這地圖上的方位非常不好確認,好在樂天的方向感極強,又有看風水的本事。

「這裡!」

樂天看著面前這些東西。

「這極有可能是春秋時代的東西啊……」肖功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些石器。

「這是什麼東西?」

樂天問。

「這……應該是一種排水系統,難道這裡以前存在了一批人在這裡生活?」肖功勛皺眉。

這句話基本就是廢話。

「我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

肖功勛旁邊的金屍突然開口了。

樂天嚇了一跳,一路上這個東西就沒說過話。

「是那個叛賊的氣息……」金屍繼續說道。

「你可以帶路嗎?」樂天問。

「可以!」

金屍回答。

她的動作依舊比較僵硬,但是正常的活動是不成問題的。

樂天和肖功勛謹慎的跟在金屍的後面,樂天的手中握著銅匕首,肖功勛的手中拿著一把鐵鏟,非常鋒利。

這裡的黑魔鬼蛇明顯的變多了,有一些居然莫名其妙從樹上掉了下來。

「這麼多……」

樂天微微皺眉。

這些東西簡直煩不勝煩,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些東西有毒。

面前有以大量的黑魔鬼蛇在堆積,擋住了路。

「三滅陽火!」

樂天哼了一聲。

面前的一大堆黑魔鬼蛇劇烈的翻滾,然後快速的都爬開了。

「這是什麼?恐龍蛋嗎?」樂天驚訝的看著擋路的這個東西。

這個東西有人頭那麼大,看起來倒像是雞蛋的樣子。

「蛇蛋。」

肖功勛回答。

「這麼大?」樂天嚇了一跳。

他突然想起了在北山大墓裡面的那條巨大的黑魔鬼蛇,就算是那麼大的黑魔鬼蛇也不可能生出這麼大的蛋吧?

金屍沒有停留繼續往前走。

五零的平凡生活 樂天和肖功勛跟了上去。

兩個人居然發現了一座神廟,這座神廟有一小半都埋在了土裡看起來極其的破敗。

「這種風格……」

肖功勛看到這些東西就有些激動了。

這是陸氏一脈的建築風格啊,他以前研究這個研究的可不少。

「裡面……」

金屍繼續往裡走。

走進了神廟,裡面的牆壁已經斑駁的不成樣子了,樂天敏銳的發覺了這裡的不同,這裡陰氣極重。

他仔細地看了看牆壁。

「卧槽……厲害了!」

在這個牆壁上,刻滿了密密麻麻的殄文,這些東西一般人根本不懂,不過樂天可以看得懂,這些東西全是一些詛咒。

「走進這裡的人,不但不會得到永生,而且會命喪於此。」樂天說道。

這樣的話肖功勛自然不會信,不過謹慎還是會提高的。

「轟……」

金屍彷彿是踩塌了什麼東西,它居然掉到了神廟的下面,然後就是一聲巨大的水聲。

「下面是河道嗎?」

樂天一愣。

肖功勛小心的湊過去查看,發現這下面不是河道,而是一個無比巨大的蓄水池。

金屍就站在水池裡面,看起來並沒有大礙。

「下去看看。」肖功勛也跳了下去。

樂天一看,急忙跟下去。

水池內的水大概末到人的腰,跳下去人就直接浮了上來。

站在水池裡面,樂天四下看了看。

「厲害了……居然是天然的空間?」

金屍依稀是發現了什麼,它慢慢的向前走去。

肖功勛跟在金屍的後面。

樂天看到在這個空間的一些角落,許多水流都注入了這個蓄水池中,理論上來說這些蓄水池應該早就滿了,可是這裡依舊有很大的空間。

也就是說……這裡還有出水口。

「樂天……這裡!」肖功勛喊道。

樂天游過去,他發現游泳比走路要省力。

「卧槽……」

這個蓄水池居然出現了第二層?

金屍跳了下去,肖功勛緊跟,樂天看了看,這一層倒是不高,他也跳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