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已經說過很多遍了,布朗家族是個什麼狗屁家族?我沒興趣,你,也沒這個資格!」

秦穆然冷聲回道。

身為夏國的東皇,西方冥王殿的殿主,無論是夏國強者,還是西方異能者,都不乏想投入秦穆然麾下的高手。

區區一個布朗家族,居然敢讓自己寄其籬下?

可笑至極!

「夏國人,你確實很厲害,我想你的實力,應該和現在的我一樣,是化勁初期的強者吧!」

聽到艾爾德的話,躺在地上,幾乎癱瘓的宗師強者們,個個都露出一副見鬼的表情。

化境強者!

對於宗師強者而言,他們現在才明白,秦穆然的實力,足足甩他們十萬八千里的距離。

可笑他們居然還認為,他們有贏的可能。

秦穆然嘴角一揚,笑道:「什麼叫做我的實力,和現在的你一樣?」

艾爾德的這句話,確是讓所有人都有些費解。

「夏國人,待會兒你會明白的,先讓現在的我,試試你的身手吧!」

艾爾德話音落下,渾身散發出一股濃濃血氣,雙掌間,更是血氣瀰漫,極為怪異。

「去死吧!」

艾爾德身影一閃,幾乎達到了秦穆然剛才的速度。

王金龍和諸多宗師高手,都驚訝萬分,在他們看來,秦穆然終於遇到對手了。

所有人都紛紛後退出安全距離,在他們看來,神仙打架,自己還是顧好小命要緊。

化勁強者?

很厲害嗎?

這裡可是夏國,還容不得這麼一群西方異能者恣意妄為,橫行猖獗。

面對來勢洶湧的艾爾德,秦穆然雙拳一握,迎面而上。

兩道身影,快速撞擊,因為速度過快,沒人看清他們的招式,只聽得沉重聲響,一道黑影被瞬間擊退上百米。

王金龍急忙細看,居然是艾爾德敗了下來。

兩人交手,短短几招,艾爾德即將突破化勁中期的強大實力,居然就這麼敗了?

那他秦穆然又該是何等實力?

化勁中期?又或者是達到化勁後期境界?

畢竟,再往上,那就有點兒不現實了,放眼全世界,能達到那個境界的人,恐怕都算的上是鳳毛麟角。

「天呢,我們到底得罪了一個怎樣的大佬?」

有些人暗自驚嘆。

這時候,敗退下來的艾爾德,一手捂著胸口,嘴角滲出血跡,目光布滿血絲。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達到那種境界?」

「噗……」

艾爾德一口鮮血,吐了滿地。 “哼!我讓你再笑!”諸葛第一一巴掌打向王教授。

王教授的笑聲戛然而止,整個人撲在在了地上,吐出一口鮮血。

“算了,諸葛妹妹,現在最要緊的是快點趕到李若曦那裏!”

星兒上前攔住了還想毆打王教授的諸葛第一,出聲說道。

無數的觸手劃過天際,將地面上零散的培養基連接,然後向着李若曦的方向運去,看起來煞是壯觀。

諸葛第一看到周圍的場景和聽到星兒的話,知道事不宜遲,長舒了口氣。

然而還沒等她這口氣沒有出完,她眼中閃過一道寒光,猛然看向黑霧中的一處角落,暴喝道:“什麼人?給我滾出來!”

星兒、小寶、還有王燁連忙警惕的看向拿出黑霧,一陣沉重腳步聲傳來。

“你們是人?還是鬼?”

一身破爛的黑色作戰服,上面混滿了紅綠斑駁的顏色。

紅的是人血,一股血腥!綠的是觸手的漿液,他們之前見到過。

所有人目不轉睛的看着眼前這個中年男子,尤其是他手中的機槍。

“華夏軍人?”諸葛第一看到男子,驚訝道:“你是華夏軍人的特殊部隊?”

男子渾身透着一股殺氣,顯然剛剛經歷過一番苦戰,聽到諸葛第一的話後,轉頭看向他,不由一呆,但隨即恢復了原狀。

“你認識我?”諸葛第一看到了男子的神情變化,開口問道。

“諸葛第一,華夏御鬼盟盟主!性格剛入烈火,性別女,未婚.。。”

“住口!”

諸葛第一氣急敗壞的打斷了男子,紛紛不平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星兒知道諸葛第一最討厭被人說有關婚姻的話題,於是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激動。

“軍人?”星兒問道:“軒轅無敵派你們來的?”

男子眼中露出一絲驚訝,但很快恢復了原狀,微微點頭。

“軒轅無敵?好囂張的名字!哼,他是什麼人?”諸葛第一不爽道。

星兒眼中閃過一絲凝重,但口中卻說道:“沒什麼,一個老妖怪罷了!”

男子臉上露出不快的表情,星兒沒有在意,詢問了對方的來歷。

對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對方。

他沒有名字,代號天干,在這裏發現了鬼物波動,所以帶了一行華夏軍人來勘察這個地方,不過之前遇到攻擊,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

“原本剛開始只是一些陰魂,我們可以打得過的,但是後來卻有出現了好多觸手,我們不是對手,所以才變得這麼狼狽!”

聽到天干的話,諸葛第一和星兒緊緊的皺起了眉頭,而王燁眼中神光閃動,似乎在考慮着什麼。

“他沒有說實話!”

“他肯定沒有說實話,對我們有所隱瞞!”

“那我們怎麼辦?扔下他?”

“這裏和危險,他再怎麼說也是人,我們不能見死不救!”

“那就.。。帶上他?”

“帶上吧! 埋藏在黑暗裏的藍色祕密 反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諸葛第一和星兒眉宇間不斷地交流着,不一會兒,已經相互之間做好了決定。

“我們一會兒要去那裏!”諸葛第一指着遠處,問道:“你要來麼?”

遠處大將軍的身軀隱約可見,另外還有不少連接着培養基的觸手在空中向着那邊移動着。

“那裏?本源輪迴碎片的方向!”天干眼中金芒一閃,然後立刻感激道:“多謝你們,多謝你們!”

一行人再次向着李若曦的方向趕去!

李若曦這裏,戰鬥已然到了白熱化的地步..

“殺!”

夏雨青爆喝一聲,雙手不斷揮動,無數如同利刃一般的冰片如同暴雨般向着趙小川身後的李若曦傾瀉而去。

李若曦頭頂的黑霧鬼嬰發出一陣詭異的笑聲,李若曦眼中紅光一閃,一把抓住趙小川擋在胸前。

“卑鄙!”

一旁的胡籽和牧童見狀,齊齊爆喝一聲,但是卻並不上前,擔心鬼嬰狗急跳牆,再次做出對趙小川不利的事情。

夏雨青看着對方拿趙小川抵擋,皺了皺眉頭,手掌微微一撇,那些冰刀改變了方向,向着一旁卸去。

一些觸手被冰刃射到,立刻凍僵在空中,變成一座冰雕!

周圍人看到冰刃如此大的威力,都震驚不已,包括地面上的黃大師也微微一愣。

“居然這麼強? 寵妻 這夏雨青究竟發生了什麼變化,似乎比之前黃泉邊見到的更加可怕了!”黃大師凝重的說道。

蔣舟舟聞言答道:“剛纔夏雨青失蹤了一段時間,也許就是剛纔她又經歷了什麼吧!”

“經歷了什麼?”黃大師皺眉,看着不遠處殘破的飛船,沉吟片刻,轉頭看向軒轅鐵,道:“喂,小子,你剛纔說的話都是真的吧?你真的願意用你體內的炎黃之血幫助趙小川?”

“我願意!”軒轅鐵連忙說道。

蔣舟舟說道:“師父,你說炎黃之血有着剋制天下萬物諸邪的力量,這是真的麼?”

“當然是真的!不過具體也要這小子在軒轅家的地位怎麼樣了!軒轅一族體內的炎黃之血畢竟隔了這麼多年,不知道還純淨不純淨!”黃大師這話雖然是在給蔣舟舟解釋,但明顯是在對軒轅鐵說!”

“前輩放心,我軒轅家有一條規定,那就是宗家人必須保持血液純淨,而我體內的炎黃之血是沒有問題的!”

“直系?那不是說明你們在近親結婚麼?這樣生下來的孩子沒有問題?”蔣舟舟驚訝道。

軒轅鐵聞言,眼睛圓睜,衝着蔣舟舟怒目而視,緊握雙拳。

蔣舟舟嚇了一跳,連忙後退兩步,警惕地看着對方,黃大師也做好了保護蔣舟舟的準備。

“抱歉,我有些失態了!”軒轅鐵有些歉然,然後解釋道:“其實我們所謂的血脈純淨,是因爲我們宗家有一灘化龍池,每個軒轅家的孩子到達十歲時,都會進入化龍池,替換一身血液!然後保證自己血脈純淨!”

“哦?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爲你要吃了我呢! 萬古無敵天帝系統 嚇死人家了!”蔣舟舟拍拍自己胸口,恍然大悟道。

黃大師皺眉,看了軒轅鐵片刻,問道:“這應該是軒轅家的辛祕吧?你怎麼會這麼輕易的告訴我麼?”

“我封印在這裏這麼多年就是拜軒轅家所賜,我爲什麼要爲他們保存祕密?”軒轅鐵平靜的回道。 王金龍神情驚愕,雙手都有些瑟瑟發抖,秦穆然居然憑藉一己之力,擊敗了姜王兩家最強戰力。

「艾爾德先生,你,你沒事吧!」

暖妻之老公抗議無效 王金龍問道。

而艾爾德已經無暇理會王金龍,目光看向秦穆然,眼神中流露出一絲驚恐。

「夏國人,你到底是誰?」

艾爾德聲音冰冷,語氣詫異。

此刻,他絕不相信秦穆然只是一個普通人,能擁有如此強大實力的人,在夏國一定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哼哼……」

秦穆然冷笑一聲,繼續言道:「你猜猜我是誰,猜對了,繞你不死。」

艾爾德眉頭輕挑,對於初次來到夏國的他,怎麼可能知道秦穆然的身份。

婚迷不醒:全球緝捕少夫人 顯然,秦穆然不過是為殺他隨便找個理由罷了!

「夏國人,不管你是誰,你敢動我,我們淵國布朗家族,乃至整個淵國,都絕不會放過你的……」

艾爾德氣勢囂張。

在艾爾德看來,布朗家族作為淵國四大家族之一,連淵國國會都要給自己家族面子,誰敢動他?

啪!

一道黑影閃過,秦穆然一巴掌拍在艾爾德臉上,艾爾德猝不及防,被秦穆然一巴掌打的腦袋差點兒掉下來,重重倒在地上。

「如果你再拿什麼狗屁布朗家族來嚇唬我,我就把你腦袋擰下來當球踢。」

秦穆然嘴角,掛著一絲冷笑。

「你敢?」

艾爾德言道。

「你可以試試!」

「……」

艾爾德一陣沉默不語,秦穆然已經用行動告訴了他,沒有什麼事情是他秦穆然不敢做的。

艾爾德只要稍微長點兒腦子,就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而對秦穆然來說,他並不著急殺掉這艾爾德,這樣太便宜他。

「黃毛狗,你不是說,要跟我好好玩玩兒嗎?」

「現在,你還有什麼能耐?使出來吧!省得待會兒死不瞑目!」

秦穆然笑道。

此刻,艾麗莎一把拉住王金龍的手,焦急道:「龍,快讓你的人救救我哥哥……」

四周姜王兩家的高手,死傷過半。

他們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一副無奈,現在這裡,可是他秦穆然的主場,即便是王金龍下令,恐怕也不會有人執行。

「這個姓秦的,到底是什麼來路?」

「鬼知道,太厲害了,絕對是咱們夏國某家高手……」

……

秦穆然目光,冷冷掃了眼四周,氣蓋全場,有種傲視天下的風範。

就在這個時候,工廠外,響起一陣陣馬達轟鳴聲,隆隆巨響,震耳發聵。

「這是什麼動靜?」

「不知道,好像是車子發動機的聲音。」

「什麼車發動機馬力這麼大?工程車嗎?」

……

在眾人的一片議論聲中,轟隆聲愈發逼近,一陣巨響后,眾人扭頭看去。

只見三輛龐然大物,破牆而出,朝著場房內開了進來。

眾人目光,一片驚愕。

「哇靠,是,是裝甲車……」

在姜王兩家的所有高手的驚訝目光下,裝甲車門打開,幾十名全副野戰武裝的特戰隊快速下車,槍械森寒,殺氣逼人。

砰!

與此同時,伴隨著一陣劇烈聲后,四周窗戶被強力打破,一道道黑影,徑直破窗而入。

瞬間,姜王兩家所有人,被上百名特戰精銳,團團包圍。

在上百冰冷的槍口下,即便是那些宗師強者,都不禁渾身一冷,驚出一身冷汗。

「什麼情況?」

此刻,石大壯從車上走了下來,身穿一套禮制軍裝,在燈光映射下,石大壯左右肩上的軍銜,熠熠生輝,灼人眼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