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那個……暫時不用,只將你的肚臍露出來就可以了。」他說道。

韓妮妮將自己的小肚臍露了出來,很漂亮很精緻,不少女孩子其實都喜歡特意將自己的肚臍露出來。

樂天仔細地看了看,微微皺眉。

蘇紫萱湊了過去。

「唔……肚臍眼挺好看的,怎麼?你還有這種怪癖?」她小聲的問道。

韓妮妮的小腹輕輕起伏,她的皮膚依稀有一些紅了,雖然她神經大條,但是並不表示她這樣被人肆無忌憚的觀賞就不會害羞。

「你也把肚臍露出來了看看!」樂天說道。

蘇紫萱一愣,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你把我也當成妮妮這個傻大姑了啊?看肚臍?看你妹……」她瞪著樂天。

「快點!有正事!」樂天催促。

「什麼正事!你這個傢伙別想忽悠我……」蘇紫萱哼了一聲。

樂天無語,他四下看了看,韓妮妮的辦公桌上有一盒棉簽,樂天取了過來,拿出來一隻,他在韓妮妮的肚臍上擦了擦。

韓妮妮縮了縮肚皮,癢得很。

「怎麼了?」蘇紫萱看了一眼。

韓妮妮也看了看,她有點奇怪的眯了眯眼睛。

因為樂天手上的棉簽是濕的,也就是說……自己的肚臍有水流出來。

這怎麼可能?

她一點異常的感覺也沒發現!

韓妮妮看了看自己的肚臍,依稀有一點濕潤的感覺,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了?」蘇紫萱看了看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大問題。

「不太妙啊……」樂天神色嚴肅的說道。

「你能不能把話說清楚……這樣說半句留半句你要急死人啊!」蘇紫萱很不滿的看著樂天。

「我懷疑……小妮子的身體里已經有蟲子在裡面繁殖了……」樂天慢慢的說道。

韓妮妮驚訝的張著小嘴。

「什麼蟲子?」蘇紫萱一愣。

「就是第三具屍體中那種蟲卵孵化的蟲子!」樂天說道。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

「你懷疑……我也感染了那種蟲子?」她吸了口冷氣。

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急忙掀起自己的衣服,這次她也不用樂天催促了。

蘇紫萱的皮膚要稍微黑一點,是那種健康的小麥顏色,這和她經常鍛煉和戶外執行任務有關,不過她的皮膚還是不錯的。

腰肢上沒有一絲贅肉,看起來非常的結實。

樂天伸手摸了摸,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就是想摸一下。

蘇紫萱嚇了一跳,這傢伙怎麼還敢上手?

「你想死嗎?」她哼了一聲。

樂天看了看自己的手,「啪」他趕緊用另一隻手砸了自己摸出去的那隻手。

「你這個傢伙……居然敢私自行動!你經過我的同意了嗎?」他看著自己的爪子呵斥道。

蘇紫萱翻了個白眼。

樂天看到這女人沒有計較的意思,他湊到蘇紫萱的肚臍位置看了看,他吸了口氣,同樣用棉簽沾了沾。

棉簽也濕了…… “白絕,出來!”

秦守懸浮在須佐能乎究極體中,不怒而威,低聲喝道,地面迅速一陣扭曲,隨後與地面融合的一顆大樹迅速凸出地面,高高的生長,樹冠蓬勃,豬籠草似的黑白絕緩緩的出現了,秦守看都不看一眼,倒是曉組織其他的人頗爲好奇的看着他們曉組織的情報人員。

“很遺憾,龍族不是那麼容易能夠輕易侵入的。”黑絕有些陰沉的說道,“冰神殿、龍族、精靈族這些神奇的種族都有着獨自的神奇能力,可以輕易的發現白絕,龍族就有極爲神祕的龍脈力量,在這種神奇的力量之下,幾乎所有潛伏進入的白絕都被清掃乾淨了。”

“該有的情報呢?也沒有麼?”秦守冷冷的問道。

“這當然是有的,三臺現在被困在龍族昆吾山的山巔,龍族大族老現在正試圖把三臺煉化,以提取其身體中地母靈液的精華,估計是希望藉由這種層次的神形物質來幫助自己續命和突破至尊級吧。”黑絕沉沉的說道,隨後露出滲人的笑容,“短暫的潛入龍族所得到的情報簡直就是另一個世界爭霸的翻本,龍皇不在,現在龍族衆望所歸的就是這位大族老,此人野心勃勃,抓住一切機會上位,隱忍多年了,估計等到龍皇回來,基本上龍族的主人要易主了。”

秦守冷哼一聲:“我可沒心情管這些閒事。敢惹上我曉組織,就要做好被毀滅的準備!”

“現在就開始佈陣吧,但凡是龍族的高層。我會給他們留下終生難以忘卻的記憶!”秦守冷冷的說道,隨後按照原計劃的開始佈局,龍淵、喵喵、七尾、八尾充當四赤陽陣的佈陣者,赤紅色的結界倏然成立,堅固無比,比起之前易碎的蛋殼模樣的結界,不知道強悍了多少倍。即便是皇者的全力一擊都動搖不了!

“通靈術!”

蓬蓬兩道巨大的煙霧爆裂,隨風消散之後。露出了猙獰的原形,閃爍着銀色鱗片的猙獰八頭巨蛇仰天長嘶,陰冷的眸光盯住天空中飛騰的巨龍竟然吐露着貪婪和嗜血的氣息,張開血盆大口。蛇吞象似的擇龍而噬,另一個則是羽村石像,面無表情的冷酷石像永遠不會被摧毀,同時帶着強悍的破壞力,衝入了龍域昆吾山禁地,大肆的進行破壞!

曉組織其他人自然也不甘落後,火鳳仙已經是尊者境界頂峯了,離火焚天之勢點燃了半邊天,頭髮呈現半紅半藍的妖異狀態。紅蓮業火化作巨大的火蓮異象,灼熱的氣息燒塌了空間,金小胖也不是省油的燈。現出了玄武真身,無限接近於返祖的本相着實震驚了在場的龍族,它們無往而不利的龍威遇到了同層次返祖的對手,哪裏還能囂張的起來?精靈族的姐妹花希芙蓮和莉莉絲不忍殺戮,但是忠誠的跟隨秦守進行破壞,南鬥和北斗合力祭練出一顆如同淚滴似的珠子。湛藍色的光輝如同濤濤海浪在翻涌着,灑落大片的神霞。瞬間壓塌了大片起伏的山巒……

真正造成可怕威脅的還是秦守,不得不說,秦守的壓迫感實在是太恐怖了,一個人而已,在誰都無法捕捉的一瞬間出劍,登時擊潰了十八位肉身堪比至尊級的巨龍!這些龍族長老被布都御魂之劍傷及,已經威脅到了靈魂層次,紛紛露出駭然之色,驚怒交加,更是帶着難以置信的色彩。

這……這個傢伙是怪物不成?!當真只是十聖至尊層次的高手麼?

шшш▪ ttκǎ n▪ ¢○

要知道,他們十八位龍族長老聯手的話,即便是六位十聖至尊恐怕都要望而卻步,被生生困住,糾纏至力竭而不得不退走,但是秦守卻以氣吞山河,破碎虛空的威勢強行鎮壓,一瞬間出劍,將十八位龍族長老同時擊潰!十八位巨龍的身影,每一隻都足足百丈高大,真身各異,龍角崢嶸,氣勢磅礴,但是每一隻的身軀上,那堅不可摧的鱗甲防禦露出了猙獰的血洞,幾乎將它們攔腰斬斷,滾燙的龍血沸騰似的噴灑着,大片赤霞染紅了天闕。

“來人太強!大陸怎麼會有這等強大的十聖至尊?”

“他是誰?!難不成就是傳聞中的宇智波族長,宇智波斑?”

“年輕,簡直年輕的不像話!這……這……”

“不光是這個少年,這等赤紅色的結界也是極爲堅硬,恐怕我們都被困死在這裏了!”

“快!回到昆吾山禁地!大族老在那裏,有他老人家在,藉助龍脈的力量,戰勝強敵輕而易舉!”

十八位長老紛紛贊同,旋即強行封住流血不止的傷口提氣飛奔,但是布都御魂之劍的傷痕哪是那麼容易癒合的?剛剛冰封的傷口立刻衝破了禁錮,龍血繼續噴灑,伴隨着的還有精魄的先天精氣,它們畢竟還不是十聖至尊,沒有那麼凝練的元神,如果不及時靜養的話,恐怕靈魂將會遭受極大的創傷,能否進入十聖至尊還是個未知數。

秦守等的就是他們聚在一塊,方便秦守沉重打擊,一網打盡,不急不慢的駕馭着須佐能乎,千丈的戰神之軀每每邁動一步,都是地動山搖,留下深深的腳印,這等如同天神降臨的威勢在心高氣傲的龍族心頭留下了不可驅散的壓迫和陰影,秦守沒有心思多管這些無辜的龍族,也沒有網開一面現在就放它們離去的意思,突然前方一陣低低的警告色彩的龍吟,一條如黑金澆築的龐大龍身橫亙在自己面前。

尊者?

秦守不屑的挑了挑眉,冷冷的笑了,但是卻突然覺得眼前這條黑龍的氣息有些熟悉,轉生眼的洞察力立刻讓秦守知道了這條黑龍的本來面目。赫然便是當年自己還是乞丐的時候,所遇上的黑金武士,正是龍族公主艾瑞莉婭的貼身護衛!

“你要來阻止我麼?艾瑞莉婭?”秦守面無表情的說道。

黑龍低沉的聲音緩緩的開口:“不。我是來給你帶路的!公主艾瑞莉婭也被希維爾那傢伙控制了,用來威脅忘川……就在一個月前,忘川突然來到了龍族,帶來了龍皇的口諭,言明得到了龍皇祝福,卻不知道出動了大族老的勢力,希維爾與忘川生死鬥。卻不曾想忘川修爲竟然突飛猛進,失手將希維爾斬殺了。大族老暴怒之下將其禁錮,卻意外的發現忘川竟然服用了逆天的地母靈液,爲此起了貪婪之心,妄圖煉化出他體內的神形精華。艾瑞莉婭也成了俘虜,任誰都知道,現在的大族老要真正的與龍皇正面博弈了,你能來我非常的高興,你沒有食言,你曾經發過誓將來定然會償還當初公主的救命之恩,你做到了!我現在想要請求你一件事情。”

“你是希望我打開結界放過這裏無辜的龍族之人麼?”秦守詢問道,若真是這樣也不是不可以,反正血與火的肆虐和動亂可以留給他們值得回味的記憶了。再大開殺戒也沒有多大的意義,而且若是善良的艾瑞莉婭知道了秦守的暴虐和殺戮,恐怕以後很難與忘川再甜蜜幸福相處。總會心存芥蒂。

誰知道黑龍卻冷靜的搖了搖頭,說道:“我是希望你能打開結界放我們的族人進來,被大族老勢力不斷打壓和迫害的年輕俊傑不知道多少,我們支持龍皇,並始終堅持推翻大長老的統治,不得不選擇隱忍。現在正是抗爭的時候,讓他們進來。這是龍族的內爭!真正的反抗力量來自於我們自身的族羣!”

秦守略一思索,隨機肯定的點頭道:“可以!”

隨後聯繫七尾和八尾,一道門戶在堅不可摧的四赤陽陣的壁壘上緩緩的成型開啓,數十道遁光以驚人的速度衝了進來,勢若奔雷,再次震驚了已經處於驚慌狀態的龍族衆人,那數十位不速之客光霞騰騰,化出本源的真身,竟然同爲龍族中人,這頓時讓所有的龍族子民更加的錯愕,似乎有個別的龍族人明白了什麼。

“我等支持龍皇,堅決覆滅謀逆黨羽!支持龍皇的族人,放棄抵抗!我等以神靈血誓爲證,不會傷及自己族人分毫!”黑龍高聲大喝,聲音隆隆如奔雷,數十道龍族俊傑的身影降落,在聖域頂峯和尊者之間不定的徘徊,都是屬於龍族的精英天驕,因爲大族老頑固勢力的迫害不得不遠遁隱匿,秦守這次攻伐龍族的時機成了他們救回公主,奮起反抗的最佳契機!

親眼見到同爲龍族,並且賦予極高威望的黑龍以神靈血誓擔保,數十位龍族俊傑在此,龍族中人對於外來破壞的抵抗瞬間降到了最低點,隨機陸陸續續的有龍族人放棄了抵抗,將信將疑的投降,有了一個作爲表率,其他的龍族人自然也不無拒絕的道理,紛紛放下武器和武裝,唯有少數眼神飄忽的龍族出其不意的現出真身,化作流光瘋狂的朝着昆吾山直奔而去。

顯然是大族老勢力的死忠。

秦守雙手抱臂,冷眼旁觀,並沒有任何組織的意思,既然他們不死心,秦守有的是辦法讓他們徹底死心,而且讓他們徹底的心灰意冷!

咚!咚!咚!

須佐能乎一刻不曾停留的邁步,迅速的靠近了昆吾山,這是高聳入雲的山峯,峭壁嶙峋,犬牙交錯,最中央的大殿琉璃燈盞熠熠生輝,大殿上方懸浮着碩大的爐鼎,通體赤紅,遠遠的就能感受到那驚人的溫度,就是這爐鼎隔絕了秦守的感知,秦守的轉生眼已經是瞳術中洞察力的極致了,透過層層阻礙和霧靄,看到了最裏面的忘川艱難的盤坐,汗水都彷彿被蒸發了似的,毛孔中一道道精氣被不由自主的煉出,照這麼下去,恐怕秦守再晚來一天,地母靈液的精華就要徹底被煉化了。

一個身穿素袍,鶴髮童顏的老者閉目盤坐在爐鼎的上方,主宰着爐鼎的火候,十八位長老靜靜的立在身後,大殿下方更是不知道有多少龍族的族人用崇拜和狂熱的目光盯着這位德高望重的老者,不用猜也知道,這位應該就是久負盛名的大族老了。

鏗!

布都御魂之劍再次出鞘,不過並未使用剎那芳華,只是輕輕的劍光劈砍。

昆吾山卻怪異的很,不見大長老有任何的動作,一道龍形氣柱沖霄而起,將這劍氣硬生生扛住,秦守微微蹙眉,這竟然是龍脈的力量,屬於自主防禦,看來大族老這是有恃無恐啊,佔據了地勢之利! 走入隧道的樺柑,迎面撞見了走出隧道的凝雪。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卻都沒說什麼。

樺柑沒有問凝雪出去的理由,她只是側身為凝雪讓了路,然後向前走了幾步,轉過身來,默默注視起在隧道外面談話的塔可等人。樺柑當然想聽塔可等人究竟說了什麼,但迫於現狀,她只能嘆了口氣,畢竟她曾留給了塔可等人單獨談話的機會,她不能違背自己的承諾。

「我不想和那些傢伙待在一起,若不嫌棄,還請讓我跟著你們一同駐外。」

凝雪來到塔可等人身邊,她這麼提議道,並對輝和流蘇微微一笑。

「凝雪,我需要你。你的力量很強,如果你我相互配合,那我們就能震懾住那些傢伙,而那些傢伙也就不敢亂來了,這樣我們的安全就都能得到保證。」

塔可不想讓凝雪離開,她這麼勸說著凝雪,試圖讓讓她放棄這個想法。

「那邊有琴、卿兩人配合你就足夠了,塔可。你高估了我的實力,其實對於整個隊伍而言,我的存在是無足輕重的。

我並非擔心輝和殤的安危才來到這裡,我主要放心不下流蘇。流蘇一個人跟在兩個異性身邊,也未免太不方便了,所以我才打算和流蘇他們一同離去,這樣我和流蘇也好有個照應。」

凝雪解釋道,她對塔可笑笑,示意塔可不要多想。

「那好吧。不過,你們也不要忘了和我們保持聯絡。我提議,我們可以每兩天或三天在隧道外面相見,互通情報。」

塔可見凝雪的態度堅決,她知道自己無法讓凝雪回心轉意,於是就沒再勸說凝雪,而是看向了輝,和輝商量起之後的交流問題。

「以現在的形勢來看,我們最好每天都能互通情報。但考慮到各種因素,還是兩天一見最為現實。」

殤在輝之前接過了塔可拋出的話題,他主張儘可能多見面。

「輝你怎麼看?」

塔可在聽了殤的提議后,短暫思考一會,然後看向輝。

「我們相距不遠,一天一見雖然可行,但必定會引起那些傢伙的懷疑,而那樣將使我們陷入不利境地。其實,那些多疑的傢伙可能都連兩天一見的機會都不給我們。

塔可,盡量爭取吧,我們的底線是三天一見。」

輝回應了塔可,他認為依照目前的情況來看,是沒法定下確切的相見時間。

塔可略微思索,最後將目光落在了凝雪臉上。

「別看我,輝和殤所言極是,你聽他們的絕對沒錯。」

凝雪並不想對這件事發表評論,她看起來很沒幹勁。

「那我盡量爭取,明天下午我會在這裡等你們,給你們一個答覆。」

雖然塔可還沒這徵求流蘇的意見,但塔可卻沒再問下去,因為她能猜出流蘇的意見必定和輝的意見一致。

「塔可姐,你也要保重。」

正當塔可準備離開時,流蘇上前一步,叫停了塔可。

「我知道,你們也回去吧。」

塔可回頭對流蘇笑了笑,然後對輝等人點點頭,大步離開了這裡。 蘇紫萱吸了口氣,這是不是意味著自己的體內也有蟲子?

兩個女人不知不覺變得有點緊張,她們看著樂天。

「那具屍體都有誰碰過!在妮妮你解剖完之後!」樂天皺眉問。

「再就是我的小助理了……不過她今天不在。」韓妮妮說道。

「馬上把她喊回來!」樂天吩咐。

韓妮妮看了看樂天,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自己根本沒有察覺到任何的不舒服,只是因為自己的肚臍流了一點水就這麼大驚小怪?

不過她還是去打電話了,時間不長小助理就急匆匆地跑了過來。

樂天看了一眼,這是一個二十齣頭的小丫頭,看起來倒是蠻可愛的,不知道怎麼會踏上法醫這麼變態的職業。

「衣服撩起來。」樂天說道。

「啊?」小助理愣愣的看著樂天。

「快點!」韓妮妮催促。

她等不及親自動手將自己小徒弟的衣服撩了起來,小助理臉色紅紅的看著樂天,自己的師父是怎麼了?這裡可是有男人的呀!

「有。」韓妮妮看了看說道。

樂天點點頭。

「你真的確定這是因為蟲子引起的?」蘇紫萱懷疑的看著樂天。

畢竟這個東西都是空口為憑,只是樂天一個的話,而且這麼慫人聽聞……一般人的第一反應都是不太相信。

「我們可以做一個實驗!」樂天看著她。

「不用……我可以采一點血化驗一下,速度很快的。」韓妮妮說道。

「沒用的……這個東西可是化驗不出來的。」樂天搖搖頭。

韓妮妮不信,她馬上拿來了工具,三個女人各自采了一點血樣,然後放進了儀器裡面。

儀器開始旋轉,韓妮妮看了看時間。

「你們確定沒有其他人碰那具屍體了吧?包括那些蟲卵。」樂天又問了一遍。

「沒有……」韓妮妮搖搖頭。

「因為這個案子非常的奇怪,所以一般人是不允許接近這些證物的,所以除了我……韓妮妮也不會允許別人觸碰道屍體。」蘇紫萱點點頭。

一旁的小助理還一臉迷茫呢,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呀?

「師父……我可以放下衣服了嗎?」她弱弱的問道。

「放下放下。」韓妮妮揮揮手。

這丫頭……這反映神經慢半截的!

小助理放下了衣服,這才鬆了口氣。

「那麼……你們三個女人有沒有和男人有過比較親密的接觸!」樂天再次問道。

「你指的是什麼?」蘇紫萱皺眉。

「比如……接吻、滾床單此類的!你懂的……」樂天神色奇怪的說道。

蘇紫萱馬上搖搖頭,自己每天忙的要死,哪有功夫去接近男人。

「我接近的男人只有你一個!你看看你的肚臍有沒有蟲子。」她說道。

樂天翻了個白眼,他是絕對不會有蟲子的。

「我也沒有啊……我倒是想有,可是沒有男人能看得上我。」韓妮妮自艾自憐的嘆了口氣。

幾個人的目光落到了小助理的身上。

「那個……我也沒有。」小助理弱弱的回答。

看著她一副心虛的樣子,幾個人心裡咯噔一下。

「小花……我可警告你,如果你有一定要說出來,這個可不是鬧著玩的。」韓妮妮嚇唬道。

雖然她也不知道這東西厲害在哪裡。

「啊?我……」小助理眨了眨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