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修道者,你根本沒法破開吞天大墓的壁壘。等到你丹藥耗盡,真氣萎縮,那時候吞天大墓的血水,也已經全部恢復,我再招出千萬惡魔,佔據你的身體!」萬魔妖王獰笑狂吼。

「你做夢!」秦逸一聲怒喝,「吞天大墓在我體內,哪裡輪得到你來廢話!乖乖給我死吧!百億聚炎丹!」

秦逸頓時,陷落在聚炎丹形成的漩渦里,一百億顆聚炎丹,緊密相連,形成了一座星雲。

浩蕩的氣勢,讓萬魔妖王的臉色一下子變了。

「不敗金身,守護其身!給我爆!」

秦逸背後,「不敗」兩個金色大字,一下子融入體內,如同破開虛空,出現在秦逸丹田內,形成四條金色鎖鏈,從四個方向,同時爆射向吞天大墓。

與此同時,百億聚炎丹,齊齊爆炸!

狂暴颶風,在秦逸丹田內擰成一個螺旋,狠狠鑽在吞天大墓上。

吞天大墓外圍的一層光華,頓時出現一個細微破口,無數裂縫,如蛛網,瞬間布滿吞天大墓外層光華! 咔嚓!

一聲巨響,吞天大墓外層的光華,如琉璃般粉碎。

狂風全部捲入大墓內部,吹得萬魔妖王,臉都變形。

大墓內滔天血氣,全部宣洩出來,濃稠如水銀,四周真氣旋轉的速度,都變得凝滯。

唰唰唰唰!

四條金色鎖鏈,破開真氣、血腥氣,如流星,猛然刺入吞天大墓,長矛一般,直接刺穿了萬魔妖王的雙肩和腰肋,將它死死釘在血池裡。

金色鎖鏈,彷彿帶著灼熱高溫,觸碰到的鮮血,全都蒸騰成暗紅霧靄,整個血池裡的水,都沸騰起來,翻出一個個大泡。

大泡中傳來尖聲慘叫,池中的惡魔,還沒有孕育出來,就被活活燙死!

「該死!你竟然修鍊成了巨靈金身的第一重境界!奪魂攝魄!萬靈歸一!」萬魔妖王怒吼連連,又驚又怒。


四周血水大泡,齊齊炸開,整個血池裡的血水,瞬間乾涸,露出乾裂的大墓底部。

血水中無數惡魔,化作青煙,全部射向萬魔妖王,要被他吸入體內,汲取能量。

「做夢!」秦逸一聲怒喝,全部真氣,如千萬山嶽,齊齊壓下。

轟動!

渾厚重壓,從四面八方,狠狠踏在萬魔妖王身上。

噼里啪啦!

萬魔妖王巨大的身子,血肉炸開,骨頭都爆裂而出,飛向它的惡靈,全部被碾成了齏粉!

四條金色鎖鏈,燒得傷口嗤嗤作響,猛地一震,交叉著從萬魔妖王的身體里插過,狠狠釘在吞天大墓四壁。

萬魔妖王就這麼被懸空地釘在大墓里,不能移動分毫。

失去了它的催動,吞天大墓的暴動,也停止下來。

「萬魔妖王,你剛剛說的巨靈金身,那是什麼?」秦逸問道。

萬魔妖王,痛苦**,如此重傷,並且受到這般羞辱,根本是它完全不會想象的。

「修道者,我要殺了你!我要扭斷你的四肢,把你的家人,你最親密的人,全部攪成肉泥!好痛苦啊!疼死我了啊!」

萬魔妖王每一次叫罵,都把金色鎖鏈綳得筆直,滾滾鮮血,如激流,從傷口裡噴射出來。

「你不說是嗎?那好,我現在修鍊進度緩慢,正好把你的血肉神魂,全部融化,當做最好的滋補!」

秦逸打定了主意,萬魔妖王現在已經是自己的階下囚,一身修為,也全部被毀。

等回到天聖學院,把它交給凌怡長老,讓凌怡長老把萬魔妖王一身魔氣,全部煉化,血肉神魂,配合天材至寶,熔煉成法寶和丹藥。

炎士境界的魔頭,它的血肉骨骼皮囊,都是煉製法寶的極佳材料。

它的神魂,只要煉化掉其中魔氣,更是修道者夢寐以求的丹藥原料。

只是可惜,秦逸沒法學習搜魂的神通。

傳說只要學會了搜魂的神通,就可以直接侵入別人的大腦,獲取自己想要的信息。

聽到秦逸的話,萬魔妖王頓時害怕了,即便是一個魔頭,它也害怕自己死後,身體被人製成法寶,不得安息。

「不要殺我!我都說,你問什麼我都說!」萬魔妖王雖然心中怨毒無比,但是它明白,秦逸心狠手辣,遠超自己想象,「我會把我所知道的,全部告訴你,只求你不要殺我,我可以做你的奴隸,這樣子你就擁有一個炎士境界的奴隸了!」

「哦?你願意做我的奴隸?」秦逸的語氣,似乎有些意動。


萬魔妖王連連點頭:「是的,我可以做你的奴隸,你的走狗,你讓我殺誰,我就殺誰。」

「那好,下面我問你幾個問題,要是你回答得讓我滿意,我就會考慮讓你做我的奴隸。」

「是是是是,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萬魔妖王連連點頭,態度謙卑恭敬,就像是討好主人的狗。

要是讓顧宇亮看到這一幕,他估計會活活氣得吐血而死。

有炎士境界的魔頭,願意成為自己的奴隸,普通修道者,恐怕會歡呼雀躍,不過秦逸才不會上當,魔頭的性格,狡猾無比,口中說臣服,心中恐怕已經想出來數萬種折磨你的惡毒方法。

「那我先問你,你剛剛說的巨靈金身,那是什麼?」

「回主人的話。」萬魔妖王極為恭敬,「巨靈金身,是上古時候,一位聖人玲瓏仙尊流傳下來的護體神功,不過已經失傳很久了,我也是通過一些秘聞,這才知道有這門神通。巨靈金身一共分為九重境界,每一重境界,都會在身上顯現不同的金色大字,主人您的不敗金身,是巨靈金身的第一重境界。」

「原來是這樣,玲瓏仙尊……」秦逸心中暗暗感嘆,自己當日被角蟒老祖擄走,所有人都以為他必然會被榨乾,凌丨辱而死,但是誰會想到,秦逸竟然因禍得福,不僅體內毒素,被九竅玲瓏爐排除乾淨,還凝練出來了不敗金身這門上古聖人流傳下來的神通。

「玲瓏仙尊,九竅玲瓏爐,看來這丹爐,原本就是玲瓏仙尊的法寶了。」秦逸心中暗道,「上古聖人,擁有一件仙器級別的法寶,也是很正常的。」

「那我再問你,我現在還沒有進入炎魂境界,但是真氣澎湃的時候,竟然可以凝練出法外分身,這是修鍊了巨靈金身的緣故嗎?」秦逸的腦海中,浮現出那尊數十丈金人,指天踏地的畫面來。

「主人真是聰明蓋世!」萬魔妖王,連連誇獎,溢美之詞,滔滔不絕涌了出來。


萬魔妖王的確認,也解決了秦逸心中的疑惑。

「等到主人修鍊到了巨靈金身第九重——黃昏金身,傳說可以凝練出高達百萬光年的法外分身,就會擁有整整有一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雙手,每一隻手,都可以輕易撕裂空間,毀掉一個位面。」為了保命,萬魔妖王將自己所知道的信息,全部告訴秦逸。

「這麼大!」秦逸嚇了一跳。

「傳聞當年玲瓏仙尊,就達到了黃昏金身的境界,所以她才可以成為創世十尊之一。」

「創世十尊……」秦逸還是第一次聽過這個稱呼。

能夠稱為創世,這些人的力量,可想而知。

秦逸腦子裡,突然劈過一道白光:「黑蛟破宙勁擁有一億八千萬頭蛟龍,難不成,黑蛟破宙勁的創造者,也是創世十尊之一?」

PS:晚上沒有了,勿等。這幾天人很累,壓力特別大,白天的時候人很恍惚,厚顏請個假,今天和明天,每天更兩章,早8點和晚9點,禮拜天,也就是7月7號,恢復3更。希望大家能理解,拜謝~ 瑪絲洛娃的家在圖魯漢斯克的郊區,那是一個二層的歐式小別墅。家中的暖氣燒得很足,郝仁一進門就感覺身上熱烘烘的。

「先生,衛生間在那邊,你先進去洗吧!」瑪絲洛娃說道。

「你先洗吧!我看你身上也都是泥!」郝仁不可能跟一個女人爭著洗澡。

瑪絲洛娃嬌笑著將郝仁往衛生間里推:「你先洗,我給你做點好吃的。等你洗好了,我這邊的酒菜也做好了!」

郝仁笑了:「好吧!那我待會兒就嘗嘗你的手藝!」說著,他拿著剛剛買的衣服就進了衛生間。

郝仁洗得很快,洗頭、洗澡加刷牙,十來分鐘就搞定。他衣著整齊、清清爽爽地來到餐廳的時候,瑪絲洛娃已經做好了牛排、鹿肉、水果沙拉,還開了一瓶「伏特加」。

瑪絲洛娃看到郝仁洗好澡的樣子,雖然不帥,卻另有一種男人味。她不由得抿嘴一笑,先給他倒了一杯:「先生,你先吃著,不要等我。我也去洗洗!」說著,她也進了衛生間。

郝仁坐在餐桌前,慢慢抿著「伏特加」,嘗著瑪絲洛娃做的菜,酒醇菜香,別有一番風味。

過了一會兒,衛生間的門開了,傳來清脆的高跟鞋的聲音。郝仁回頭一看,目光當場就被定住了。

瑪絲洛娃風情款款地向郝仁走來。只見她一頭秀髮披散下來,如金色的瀑布。玉雕一般的臉龐上,眉毛秀挺,雙目含春。她的鼻子又高又直,顯得五官立體感極強。

瑪絲洛娃只穿了一件雪白的絲絨浴袍。郝仁在電視上看到那麼多女星露出事業線,都比瑪絲洛娃要遜色。

這浴袍的下面開叉很高,瑪絲洛娃每一邁步,都有意無意地現出挺拔健美的大長腿。尤其是她的腳上還穿著一雙細高跟的拖鞋,走起路來,如風擺荷葉,更顯得細腰輕顫,粉臀緩搖。

郝仁不由得咽了口唾沫。他在心裡暗暗地告誡自己:「我只是看看,絕不能動心。我的家裡已經有七個媳婦,而且阿斯還沒有**呢!」

他卻不知,有些天生的尤物,再正派的男人只要看一眼,就會鑽進心裡,同時也讓自己陷進去。

瑪絲洛娃來到郝仁的身邊,卻並不落座,只是看著郝仁笑。郝仁雖然不知道她在笑什麼,心中也象喝了蜜蜂一樣甜。

瑪絲洛娃笑道:「在我們西方,男人與女人吃飯,男人應該為女人拉一下椅子的!這樣顯得男人更紳士!」

郝仁笑了,他還真沒有這個習慣,印象中,好像只為宣萱拉過椅子呢。不過,他是個從善如流的人,既然瑪絲洛娃這麼說,他就為她服務一回吧!

郝仁站起身來,為瑪絲洛娃拉開一把椅子。瑪絲洛娃則笑著坐下。郝仁又為她倒了一杯「伏特加」。

「謝謝你,先生!」瑪絲洛娃拈起酒杯,輕輕地抿了一口,又用叉子叉起一塊鹿肉,細細地咀嚼。

瑪絲洛娃的吃相十分斯文、雅緻甚至魅惑,讓郝仁禁不住看了又看。他剛才還對自己說「只是看看,絕不能動心」,其實他現在已經有點心動了。

瑪絲洛娃對郝仁的反應十分滿意,她對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能吸引郝仁這樣的男人,那就是她的終極目標了。今天晚上,一定要把這個神一般的男人拿下!

瑪絲洛娃端起酒杯,慢慢地向郝仁湊了過去,輕輕地說道:「先生,我能跟你碰一杯嗎?」

郝仁笑道:「完全可以!」他也端起酒杯,向瑪絲洛娃的酒杯碰了過去。

兩個酒杯一碰,發出「喀」的一聲輕響。可是,瑪絲洛娃的手一松,酒杯突然掉了下來。

「哎呀!」瑪絲洛娃一聲驚叫。

郝仁反應奇快,他在酒杯下落不到十厘米的高度時,突然出手,將酒杯接住。同時,他的真氣也漫到了酒杯上,竟然將已經漾出的酒液也給逼了杯子里。

瑪絲洛娃心中那個氣啊:「這個木頭,怎麼不解風情呢!我這明顯是故意的,就是想把酒灑到大腿上,讓你幫我擦。既展示我美麗的腿,又誘惑了你,豈不是兩全齊美!」

此時,郝仁已經把杯子遞到了瑪絲洛娃的手中。瑪絲洛娃不接,反而故作驚慌地又碰倒了桌上那一大瓶的「伏特加」。瓶中的酒液立即灑了出來。

這回,郝仁的修為再高也阻止不了酒液四濺。而瑪絲洛娃也如願以償地將酒淋到了自己的腿上。

「哎呀,不好意思,先生,我不是故意掃你興緻的!」瑪絲洛娃一副小受的樣子,似乎是十分害怕郝仁生氣。

「沒事的,沒事的!」郝仁大度地說道。同時,他拿起桌上的餐巾紙,把桌面上的酒液擦了去。

「獃子,你就不知道幫我擦一下嗎?」瑪絲洛娃心中氣鼓鼓的。

終於,她鼓起勇氣,小聲說了一句:「先生,你能幫我擦一下腿上的酒嗎?」

郝仁笑了。他又何嘗不知道剛才的杯墜瓶傾都是瑪絲洛娃故意這麼做的,其用意都是為了讓酒淋到腿上。他為了不想與她發生實質性的關係,不得不裝成木頭人。

可是,瑪絲洛娃今天晚上是鐵了心要把他吃下去。他要是再沒有反應,那就真傷了人家的心。今天晚上如果他拒絕到底,瑪絲洛娃一定會恨透了他。

郝仁還指望著把瑪絲洛娃扶上女梟雄的寶座。可是如果他們之間沒有一個非常親密的關係,瑪絲洛娃就是成了女梟雄,也不會領他的情。如果真是到了那一步,以後想找她幫忙也不可能了。

有句話說得好:「通往女人心扉的道路!」郝仁要想與瑪絲洛娃保持親密的關係,必須「以身試法」!

況且,瑪絲洛娃也是個人間絕色,這樣的「法」試試又何妨?如果試起來感覺好的話,那以後可以經常來試試!」

「洛娃,你別急,我給你慢慢地擦!」郝仁柔聲說道。然後,他輕輕地搬起瑪絲洛娃那美麗的腿,用餐巾紙輕輕地擦拭。 秦逸體內蘊藏宇宙,宇宙橫亘蛟龍巨獸的事情,是決不能外泄的秘密。

如果直接問的話,難免會引起萬魔妖王的懷疑,不講實話。

秦逸想了一下,問道:「你說玲瓏仙尊是創世十尊之一,那麼其他九個人,分別是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