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好。」顧九九點了點頭。

那人朝著顧九九溫文爾雅地笑了笑,然後看了看顧九九面前的咖啡,笑著說:「女孩子都喜歡喝拿鐵,我點的是摩卡。」

坐在隔壁桌的顧柔,有些滿意地點點頭。

這個人懂禮貌,長得也好看,配得上自家姐姐。

「顧小姐平時有什麼愛好?」陳陽喝了一口咖啡,然後朝著顧九九聲音溫潤地問道。

「沒什麼特別的愛好,就看看小說吧。」顧九九歪著腦袋想了想,然後回答道。

「是么?」陳陽朝著顧九九笑了笑,一臉讚歎的表情,道:「現在能靜下心來看書的女孩子不多了,我還是頭一次見到,顧小姐實在是很特別。」

顧九九小聲地說了句:「也還好吧,我看的都是霸道總裁小說。」

「嗯?」

「哦,沒什麼。」顧九九問道:「陳先生有什麼愛好?」

「我?」陳陽笑了笑:「我平時公司比較忙,不忙的時候,我常去健身房健身。」

「哦。」顧九九點點頭,覺得這個陳陽說起話來,比起上回那個張建設中聽多了。

兩個人隨便聊了一會兒,陳陽笑眯眯地對著顧九九說:「我覺得我們兩個比較聊得來。」

「對。」顧九九也點點頭,不得不承認,這個陳陽說話挺有禮貌的,人也比較文雅。

「我對顧小姐還是比較有好感的。」陳陽話題一轉,就轉到了正題上,聲音溫潤地說:「只是不知道,顧小姐對我感覺如何呢?」

「啊?還好吧。」顧九九愣了一下,沒想到他話題會轉得這麼快,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那不知道顧小姐願不願意嫁給我,當我的妻子呢?」陳陽目光炯炯地看著顧九九,繼續追問道。

「陳陽??」忽然冒出來一個聲音,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只見一個年輕靚麗的女孩子,興奮地跑了過來。

「哎,陳陽,真的是你啊?討厭,怎麼這麼久不給人家打電話?」女孩子嬌嗔道。

「麗麗,你怎麼會在這裡?」陳陽有些著急地問。

那個叫麗麗的女孩子,眼睛帶著敵意看向顧九九,然後靠在陳陽的旁邊坐下來:「我在這裡逛街啊,倒是你,你又怎麼會在這裡?」

陳陽看了看顧九九,有些坐不住,把女孩子拉起來,沖著顧九九說了句:「不好意思,顧小姐,請你等我五分鐘。」

說完,就把麗麗給拽出去了。

顧九九看向旁邊的顧柔,遞過去一個「???」的表情。

顧柔猶豫了下,給她回了個「再等等」的表情。

陳陽說要五分鐘,其實兩分鐘就回來了,然後很抱歉地說:「對不起,顧小姐,剛才我們說到哪裡了?哦,對了,我想問你,你願不願意跟我結婚……」

「陳陽!」突然又冒出來一個女孩子,這回更直接,一屁股就坐在陳陽的腿上。 「莎莎?」陳陽很驚詫地看著坐在自己腿上的女孩。

叫莎莎的女孩伸出手臂,圈住了陳陽的脖子,撒嬌道:「陳陽,你好壞哦,說好了約我看電影的,你怎麼又在這裡跟別的女孩子約會?」

「咳咳!」陳陽很尷尬地咳嗽了兩聲,然後看向對面的顧九九:「不好意思,顧小姐,請再給我五分鐘。」

顧九九已經很淡定了,點點頭,表示並不介意。

陳陽拉著女孩子又走了。

這一回更快,一分鐘就回來了。

不等顧九九問,他就主動坦白了:「真的很不好意思,顧小姐,實不相瞞,剛才那兩個都是我的紅顏知己。但是並不是我的結婚對象,因為我覺得我從來都沒有遇到能夠和我心意先想通的女子。」

「紅顏知己??」顧九九扯了扯嘴角,重複了一遍。

「是的。」陳陽一臉坦然地看著顧九九,道:「男人嘛,總會有那方面的需求。而且我又是自己開公司的,平時這些逢場作戲的事情是少不了的,希望你能夠理解。」

他正了正身體,繼續說道:「不過,雖然我和她們發生了身體的關係,但是你放心,我的心是在你這裡的。這麼多年,我所遇見的女孩里,只有你能與我聊得這麼合拍,我對你是真的很滿意。」

「……」顧九九有些無語地看著他,嘴唇動了動,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當然,你看起來挺單純的,可能對男女那方面的事情,還不是了解。」陳陽笑眯眯地看這個顧九九,說:「不過沒關係,我的幾個紅顏知己彼此之間都相處得很好,顧小姐嫁給我之後,可以多跟她們走動走動,學習一下閨房的技巧。嗯,另外還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顧九九已經很不高興了,強忍住走人的衝動,咬著后槽牙,僵硬地說:「那就不要說了吧。陳先生,我覺得我們……」

顧九九「不合適」三個字還沒有說出口,陳陽就連忙著急地擺手,打斷了她的話,「顧小姐,俗話說的好,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良於行。我是真的把你當成結婚對象,所以有些話我必須要跟你說。」

顧九九:「……你要是實在想說,就說吧。」

「咳咳,是這樣的。」陳陽的臉看上去一本正經得不能再正經,他直視著顧九九說:「顧小姐有的方面,該補的還不是不能少。」

「什麼方面?」顧九九滿臉疑惑地看著他,完全摸不著頭腦。

「咳咳,就是那個方面……」陳陽的目光不經意地在顧九九的胸前瞟了一眼,然後壓低了聲音說:「雖然顧小姐現在已經過了發育了的階段了,可是通過後天的努力,還是可以再改善下的,我的那幾個紅顏知己,在這方面就很有經驗,經常吃木瓜,去美容院做按摩保養。」

「吃木瓜??美容院?」顧九九好像有點明白他在說什麼了。

「當然,我不是在嫌棄顧小姐你小的意思。只是我喜歡天然的,不喜歡做手術的。我之前有個紅顏知己,就是做了隆胸手術,足足大了三個罩杯,從A變成D,遠看還可以,但是一上手就知道是假的了,會摸到裡面的硅膠,還會晃來盪去的……」

顧九九深呼吸,告訴自己:世界如此美好,我卻如此暴躁,這樣不好不好。

她正準備站起來走人的時候,忽然一道身影從旁邊嗖的一下子就竄了過來。

顧柔一巴掌啪的一下就直接呼到了陳陽的臉上,氣得大罵道:「你個臭流氓,眼睛往哪裡看呢?你和那麼多女人同時交往,居然還有臉嫌棄我姐姐身材不好??」

陳陽伸手捂著自己的臉,一臉懵逼地看著眼前嬌小的女孩,聲音又驚又怒:「你是誰啊?」

「我是路見不平一聲吼!」

「噗!!」對面二樓通過監視器看這邊情況的宋景辰,再也忍不住笑了出來。「我說小美人這個妹妹也太有意思了吧?」

北冥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傲嬌地說:「別打我家妹妹的主意!」

「你家妹妹?」宋景辰不懷好意地笑著:「小美人還在相親呢,是不是你家的還兩說呢!」

北冥夜沒理他。

顧柔叉著腰,朝著陳陽破口大罵道:「看你長得人模人樣的,想不到思想居然那麼骯髒。不過也對,你身邊有那麼多的女人,一看你就不是什麼好人。你看看你,說話中氣不足,走路腳步虛浮,腎虛兩個字都寫到腦門上了!真是白瞎了長得這麼高!」

「你……」陳陽眼睜睜地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子,一口氣不帶喘氣的罵了他那麼多,聲音又大,吵得他腦仁疼,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我什麼我?我告訴你,你現在就回去,我姐姐才看不上你這樣的呢!」顧柔朝著陳陽一揮手,「回去找你的紅顏知己吧,我們和你不是一條路上的!」

陳陽站在原地,好半響才回過神來。

他的目光在顧九九和顧柔的身上轉了兩圈之後,直接丟下了一句「神經病」,然後轉身走出去了。

等到陳陽走後,顧柔還不解氣,氣鼓鼓地拿出了電話,直接打去給婚介公司:「你們介紹的是什麼人吶?我們在這裡坐了不到半個小時,就兩個女人找上門來,這樣的花心大籮卜你們也好意思介紹給我姐姐?我可是花了8888元升級成VIP的,我要去投訴你們!」

對方急忙道歉:「出現這種情況我們很抱歉,可是之前您也沒說,要沒有前女友的啊?再說了,陳陽先生的條件真的不錯,身邊有女孩子追逐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不行!」顧柔很堅決地沖著電話說:「我姐姐絕對不會嫁給那種花心的男人,這種男人不靠譜,不專情!我們要找身家清白的,懂嗎?」

對方猶豫了一下,說:「您的要求是:長相好,家世好,工作好,還要人品好,不花心,沒有前女友……」 「對,就按照這個要求找!」顧柔點點頭,很認真地說。

「條件這麼好的男人,還會到婚介公司來找嗎?」對方小聲地嘀咕了一聲。

「不管,總之你們收了錢,就要按照我的要求去辦!否則的話,你們就是違約,我會發律師信給你們!」顧柔不愧是當了顧氏CEO的人,很霸氣地說道。

「好的,我們會儘力去辦的。」對方認命地說道:「那我現在就馬上為您篩選新的人選。」

「這一次記得一定要找個靠譜的!」顧柔再次叮囑了一句。

「好的,包您滿意。」

掛了電話,顧柔轉過頭來,看了一眼顧九九,長嘆了一口氣,說道:「姐姐,你也別灰心,我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很多適合你的優秀男人,只是你還沒有遇到罷了。」

「我其實覺得……北冥夜的各方面條件好像還蠻符合的。」顧九九小聲地說了一句。

雖然她說得很小聲,但是還是被顧柔給聽到了。

顧柔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看著自家姐姐,沒說話。

見了兩個表面很優秀,其實是奇葩的相親對象之後,顧九九隻覺得心好累。

為什麼這麼奇葩的人都會給她遇到了?也是沒sei了。

再說那個陳陽,從咖啡店走出來之後,忽然被人給攔住了。

「你是誰啊?」陳陽奇怪地看著眼前帥氣高大的男人。

北冥夜微微揚起精緻完美的側臉,深不見底的黑眸隱隱透露著嗜血的光芒。「聽說你……嫌棄我女人胸小?」

「啊??」陳陽沒回過神來。

「嘭!」的一拳就砸了過來。

「啊啊啊!救命啊!」

在小巷子里,陳陽被打成了豬頭。

北冥夜拍拍手,用紙巾擦拭著自己的手,好像是碰過什麼骯髒的東西一樣。

「四哥,完事了?」站在巷子口望風的宋景辰看了看手錶:「三十秒,真夠快的。」

「不堪一擊!」北冥夜冷冷吐出幾個字。

連續經歷了兩個相親奇葩之後,顧家兩姐妹興緻都不高,在咖啡店又坐了一會兒,就離開了。

顧柔見顧九九情緒有點低落的樣子,一看時間,也快到中午了,乾脆就提議去飯。

兩人就在紅寶石廣場,找了一家日本料理店。

誰知道,剛剛坐下,還沒開吃,就見到北冥夜和宋景辰兩個人走了進來。

「哎呀,四哥,你快看那是誰??」宋景辰咋咋呼呼地喊道。

說實話,他們還真不是跟蹤顧九九來的。

宋景辰跟北冥夜邀功,非要他請吃飯,所以他們兩個人才會來這裡,恰好也選了這家日本料理店。

顧九九抬起頭,看到幾天不見的北冥夜,他也正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她。

都好幾天了,他還真的不聯繫自己了。

顧九九也不知道怎麼的,忽然就覺得委屈極了,別過臉去,不看北冥夜。

倒是宋景辰拉著北冥夜直接走過來,「小美人,柔兒妹妹,真是巧啊?不如我們坐一起吧?」

說著,也不等別人回答,就大刺刺的在顧柔對面坐了下來。

北冥夜默了下,坐在了顧九九的對面。

「先生,您好,請問您需要點什麼?」服務員拿著餐牌過來。

「和她們一樣的就好。」宋景辰指了指對面的顧家姐妹。

「哦,好的。」服務員又走了。

顧九九她們先來,餐已經上好了,宋景辰伸手抓了一個三文魚壽司就往嘴裡塞。

顧柔氣炸了:「喂,你怎麼這麼沒禮貌啊?這可是我們點的菜,誰允許你吃了?」

宋景辰把嘴裡的壽司吞下去,然後做出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柔兒妹妹,好歹我們也是朋友啊,你怎麼這麼說呢?」

「我不是你妹妹,也不是你朋友,你別亂攀親戚!」顧柔有些生氣,這個娘娘腔,怎麼就陰魂不散呢?

「女孩子這麼大脾氣可不好,會長皺紋的,有皺紋就沒男人要了。」宋景辰故意朝著顧柔眨了眨眼睛。

「呵呵,我沒人關你什麼事?要你管!」

「我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柔兒妹妹,你太不領情了吧?」

「閉嘴!不許這麼叫我!」

「哦,好的,柔兒~」

「噗!」顧柔吐血三升,橫著秀眉吼道:「也不許這樣叫我!」

「這樣不許,那樣不許,哎,你這個脾氣哪個男人忍得了你啊?」宋景辰搖搖頭,一臉擔心地說道。

比如那邊唇槍舌戰,顧九九和北冥夜這邊就是一片安靜。

顧九九垂著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次見的這個人怎麼樣?」北冥夜忽然開口,聲音淡淡地問道。

顧九九猛地抬起頭來,滿臉震驚地看著他。

想了想,上回相親被宋景辰給撞見了,肯定是知道了,那知道這一次的,也沒什麼好稀奇的。

「挺好的。」顧九九抬起頭,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看著他,眼珠轉了轉,說:「家世好,長得也不錯,說話也很有禮貌,和我挺聊得來。」

北冥夜在聽到顧九九的話之後,終於忍不住皺了皺眉,一雙烏黑深邃的眼睛朝著她瞥了一眼,然後挑了挑眉,道:「哦,看你的意思,還挺滿意的?」

「嗯,還行吧。」顧九九用雙手托著下巴,說:「比上次那個靠譜。」

北冥夜暗暗後悔,剛才揍得太輕了,應該打斷那傢伙的腿才對。

他的語氣也從剛才的漫不經心,變得嚴肅起來,「所以呢?」

「什麼所以?」顧九九眨了眨眼睛,故意這麼問。

「所以……你要答應嗎?」他這麼問的時候,連指尖都輕輕顫抖了一下。

「沒有。」顧九九朝著他搖搖頭,然後笑著說:「那個人被柔兒給揍了一頓。」

「為什麼?」北冥夜明知故問。

「因為那個人太花心了啊,還沒結婚,就有好幾個紅顏知己了,不是我的菜。」顧九九嘟著小嘴說。

「哦。」北冥夜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下一個應該會好點吧。」顧九九忽然又說了一句。

「下一個??」北冥夜挑眉。

這時候,忙著和宋景辰鬥嘴的顧柔扭過頭來,看向了北冥夜。 顧柔看向北冥夜,正了正神色,說道:「四少,你和我姐姐之間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說實話,我是不贊同你們在一起的,如果你不能真心對我姐姐好,不能信任她,就放開她吧!」

北冥夜沒說話,只是眼神直直地看著顧九九。

顧九九輕輕抿著唇,也沒說話。

宋景辰看不下去了,立刻說道:「我說柔兒妹妹,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我們四哥怎麼就不是真心的?就說這回,你姐姐招呼都不打一個,悄悄就跑了,四哥急得不行,連家裡老爺子老首長的關係都用上了,就為了找你姐姐。」

「那麼大個公司,四哥說不管就不管了,為了查你姐姐的下落,欠了多大的人情?花了多少的人力物力?一查到線索,二話不說就直接跑山溝溝里去了,就這樣還不叫真愛?那你說什麼才叫真愛??」

顧柔反唇相譏道:「真心愛一個人,是全心全意付出,希望對方過得好,能夠幸福。有句話說得好,喜歡是放肆,愛是克制。至少我現在看到的,他對我姐姐最多也就是喜歡,根本談不上愛。要是真愛我姐姐,就不會別人一挑撥,就不相信她!」

「哎喲,小丫頭片子還懂得不少,你談過戀愛嗎?」宋景辰不屑得說道。

顧柔白了他一眼:「沒談過有什麼樣?就是沒談過,才能保持對愛的純粹的理解,保留著一顆初心,不像某些人,圈子裡的出了名花心風流,還好意思說愛?」

「看來你挺了解我的嘛!」宋景辰笑呵呵地說。

顧柔冷笑一聲,正要說什麼,忽然她的手機響了。

她拿出手機,看了下來電號碼,然後接了:「喂?」

「顧小姐,我是婚介公司的,您是我們的黃金VIP客戶,我是您的專屬客服代表。」對方傳來溫柔好聽的聲音。

顧柔看了一眼北冥夜,故意大聲說道:「哦,是婚介公司的啊,什麼事?」

北冥夜忽然有點頭疼,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得罪了這個小姨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