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曹坤師傅冷哼一聲,第一時間找到凌雲仙宗的諸位長老。

然而讓他失望,一位位長老皆是眉頭微皺,但沒人開口勸說。

「對他而言,或許也是個不錯的事情,打磨他身上的傲氣,對他今後的修鍊更有好處。」最後,有強者開口,對曹坤師傅說道,代表著他們的態度。

這件事,他們不插手。

咎由自取,這四個字足以形容曹坤無疑!

曹坤師傅臉色難看,雖然想救這位弟子,但他無能為力,只能看著自己弟子在這裡遭受莫大的羞辱,心中同樣是怒不可遏。

這不僅打的是曹坤的臉,也是他的臉!

仙府外,曹坤被迫跪地,他不甘心,一句話不說,臉色發紫發黑。

足足十幾分鐘,仙府這位地仙境強者才放他離去,臨走時徹底傾家蕩產,所有的財富都被收走,就這才堪堪夠他點下的美食。

人走了,東西都還在,兩個跟班也不敢動,只能連忙跟上,灰溜溜的逃了。

這些美食,吃不吃,那不是仙府去管的。

點了就必須付款,這是仙府的規矩。

他心中的不甘,恨。

隨意,仙府不懼!

至於崔慶林楠二人,此刻臉上儘是滿意之色。

雖然為此耗費了天價的財富,也傾家蕩產了,但至少很爽。

喝著仙酒仙釀,吃著仙界最美味的美食,崔慶感覺到自己的人生簡直到了巔峰時刻,那感覺真舒服。

看著曹坤不甘的怒意,跪在地上的瞬間,他笑的很大聲。

曹坤早就恨不得殺了他,他自然不害怕以後的事情。

「來來來,今天點了那麼多好吃的好喝的,林楠,師傅咱們再干一杯!」崔慶給林楠和明軒仙人滿上仙釀,舉杯大笑道。

林楠輕笑舉杯跟上。

「乾的漂亮,以後再干囂張,見一次踩一次!」

明軒仙人看著自己的徒弟和林楠,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你們啊,這次可算是樹了大敵了,這件事之後,真就是不死不休了。」

「師傅,咱們不怕他,就那個貨,遲早殺了他!」崔慶大笑,以前天人境便敢弒仙,而今更是不懼。

雷電屬性規則的崔慶,本就屬於攻擊性的人物,何懼之有!! 于慧敏聽到秦未央這樣說,頓時好奇的瞪大眼睛:"所以,剛才的人,是你同事,那他在盛世集團,身份肯定不一般吧,是盛世的高層?"

看著于慧敏如此關心她的感情生活,秦未央真的頭大,感情這個梗過不去了是吧!

她拉著于慧敏的胳膊,轉移話題:"媽,我真的好想睡覺啊,我們去睡覺吧,別再聊天了,有什麼事,等明天再說!"

秦未央就這樣半推半就的,拉著于慧敏上樓,安排她睡下,她這才鬆了口氣,回房休息!

不管她是秦未央,還是秦夭夭,她都不希望,于慧敏知道真相,更不希望,她的生活受到絲毫影響。

秦未央現在只想讓于慧敏以為,自己是她的女兒,她也會代替秦夭夭盡孝,讓于慧敏的後半輩子,活的開開心心。

第二天一早,秦未央早早的起來,就去上班了。

至於公司那邊,她剛剛註冊,她本來也沒打算真的去忙什麼,只是一個空殼公司,將來收購眾城集團股份,等到一定的規模之後,再想辦法,讓眾城的股票下跌,等到大家都拋售手裡的股票時,她就可以低價買進,等到她掌握了眾城集團,她也不會真的去管理,她會把眾城集團,當成禮物,送給於慧敏,這些事情,秦未央操作起來,得心應手,基本不會佔用太多的時間。

她早上剛到公司,一進門,就遇見了路彥昭。

秦未央怔了怔,不想在公司里,跟路彥昭表現的太熟悉,讓大家多想。

所以,看到路彥昭站在自己前面不遠處,她直接繞道,轉身就走。

結果,路彥昭看到她的行為,一下子黑了臉,快速的走過來,直接擋住她的去路:"秦……夭夭,你看不見我嗎?"

秦未央抬頭,淡淡的看了一眼路彥昭:"路總,我還要上樓去工作呢!"

路彥昭沉著臉:"你見了上司就是這個態度?"

秦未央立馬一副笑眯眯的表情:"路總,你的病好了啊,那真是太好了,哦,還有,路總,早上好啊!"

秦未央說完,一轉身,臉上的笑容立馬沒了,她直接向著電梯走去。

路彥昭的一張俊臉,陰沉的能滴出水來,他是真沒想到,秦未央會這樣。

他盯著秦未央的背影,看了幾秒,最終還是沒骨氣的,追了上去。

沒辦法,誰讓他日思夜想了這麼久的人,終於出現了呢!

錯愛:傾城皇妃 路彥昭跟著秦未央,直接進了員工電梯。

在電梯門關上的前一刻,路彥昭就閃了進去。

看到路彥昭,秦未央瞪大了眼睛,神情難以置信:"路總,你不去坐總裁專屬電梯,你來這裡湊什麼熱鬧啊!"

路彥昭看了一下秦未央,無語的開口:"電梯里就我們倆人,請問,這跟坐總裁專屬電梯,有什麼區別嗎?"

秦未央翻了翻白眼:"當然有區別啊,這可是你尊貴身份的象徵啊!"

路彥昭呵了一聲:"是嗎,那我倒是寧願不要這樣的身份象徵,還有,你見了我,跟貓見了老鼠一樣,一直躲著幹什麼!"

秦未央扯了扯嘴:"我沒有躲著你,我只是在公司里,跟你保持適當的距離,不然,你覺得我見了你,就撲上去,別人真的不會多想什麼嗎?"

路彥昭挑了挑眉:"你要是能撲上來,我當然樂意之至,更何況,我壓根不在意別人多想什麼,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最重要的是,我一單身男性,難道還不能跟女孩子走近一點了!"

秦未央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他一眼:"得虧現在早,不然的話,讓公司里的人看到,大清早的,總裁跟我來擠員工電梯,這像什麼話!"

路彥昭無語的看著她:"電梯里就我們倆人,你覺得這叫擠嗎?"

秦未央抬頭望天,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你是在故意跟我裝傻嗎?我說的是那個意思嗎?"

路彥昭收起臉上的調笑,也不再逗秦未央,他一本正經的開口:"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想跟你說幾句話,順便有點事情想問問你,結果,你一大清早見了我就躲,我這不是為了跟你多說幾句,才追上來裝傻充愣嘛!"

聽到路彥昭這樣說,秦未央的心,莫名的一軟。

她看著路彥昭:"那你說吧,找我什麼事?"

正好這時,電梯到了,路彥昭看了一眼秦未央,走出電梯:"來我辦公室說吧,反正你是我的秘書助理,就算是別人看見了,也只會認為,我是找你去安排工作,不會多想的,你也不用在公司,刻意躲著我!"

秦未央癟了癟嘴:"我沒有刻意躲著你,我只是在公司里,不想跟你說話!"

路彥昭笑了笑,這麼說,在公司外面,你就想跟我說話了!

秦未央無語:"你要是這樣曲解我的意思,那我也沒有辦法!"

路彥昭笑了笑,不再逗她:"好了,先去我辦公室吧!"

秦未央搖了搖頭,快速的跟上。

一介書蟲 秦未央跟著路彥昭到了辦公室,他走到辦公桌前,轉身看了一眼秦未央:"別客氣,隨便坐!"

秦未央給了他一個白眼:"你放心,我不會客氣的!"

路彥昭失笑,頓時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秦未央在沙發上坐下來,仔細的打量了一番路彥昭的辦公室,說實話,之前每次來的時候,因為身份沒有暴露,她都不敢胡亂打量,倒是謹慎的緊,一次都沒有仔細的看過這裡。

這次,她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心裡只有一個感覺,這人的辦公室,居然跟他在暗夜組織時的辦公場所,幾乎一樣。

她下意識的想到了路彥昭的房間,忍不住勾唇笑了笑。

看到秦未央笑了,路彥昭頓時覺得,整個世界都明亮了,他的聲音有點傻:"未央,你笑了!"

秦未央聽到他的話,臉上的笑容一僵,立馬淡下來。

她看著路彥昭:"說吧,你喊我進來,到底要說什麼,還有,在公司的時候,不要喊未央了,還要我說幾次,你才能記住!"

路彥昭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她:"其實,我記著你說的每一句話的,只是,我喊你的時候,情不自禁,就能喊出你的名字!"

秦未央皺眉:"路彥昭,那我可真是佩服你了,你對著一張陌生的臉,還能喊出那個熟悉的名字,你喊的時候,心裡沒有負擔么?昨天的時候,也不知道是誰跟我說,我跟秦未央根本不可能是一個人,差距太大了,怎麼?今天就覺得,我們合二為一了!"

聽到秦未央這樣說,路彥昭難免有些羞愧:"夭夭,你就放過我吧,這件事情,是我不對,我當時也是被你的話驚到了,你直接開口說,你就是秦未央,我當時一直覺得你就是個小助理秦夭夭,我哪裡會想那麼多!"

秦未央看了一眼路彥昭:"路彥昭,我發現你一直在不動聲色的轉移話題啊,我都問了你好幾遍了,到底喊我來做什麼,你卻在這裡跟我聊一些無聊的東西,你有意思嗎?"

路彥昭的神色一致,表情有點失落:"未央,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多跟你說幾句話!"

秦未央雖然擺著一張臭臉,可是,她的心裡,卻已經變得柔軟起來。

沒辦法,她就是那種典型的嘴硬心軟,聽到路彥昭一直這樣好聲好氣的,她想說一些發狠的話,卻怎麼都說不出來。

她看了一眼路彥昭,無奈的開口道:"我們說的話已經夠多了,再說了,馬上上班了,我總不能一整天待在你的辦公室里,跟你聊天吧!"

路彥昭神色有些黯然:"恩,我說完話,你就走,我想問你,關於你想收購眾城集團的事情,你現在沒有正式的公司,眾城好歹也是個大企業,你如果想要收購眾城的話,會不會要費很大的精力,而你現在還在盛世上班,你的時間會不會跟不上?"

秦未央側目,看了一眼路彥昭:"首先,關於收購眾城集團的事情,我已經有了初步的打算,還有,公司我能已經註冊好了,至於具體怎麼做,就不勞路總費心了,當然了,浪費多少精力,這是我的事情,不用路總太記掛,最後,路總如果擔心我在盛世時間緊迫的,不能兼顧兩邊的事情的話,那很簡單,路總可以選擇開除我,反正我現在也不是盛世的正式員工,路總一句話,我就可以捲鋪蓋滾蛋了!"

路彥昭聽著秦未央的話,臉色越來越難看:"未央,你知道的,我不是那個意思!"

秦未央挑眉:"哦,那路總是哪個意思,我這人理解能力比較差,如果什麼地方理解錯了,還希望路總不要介意!"

路彥昭被秦未央氣的夠嗆,在她的身份還沒有被他知道的時候,她乖順的像個小綿羊,雖然偶爾也張牙舞爪一下,但是,絕對沒有現在這麼過分。

現在,他把秦未央的身份點名了,結果,她卻開始肆無忌憚了,他雖然希望,她以秦未央的身份,跟自己想出。

可是,秦未央這副天不怕地不怕,老子世界最大的樣子,還真是讓路彥昭頭疼。 雲城仙府,崔慶林楠明軒三人依舊坐在其中享受著天價豪華美食。

五千多塊仙晶的超高消費,哪怕是天仙境強者也不見得輕易吃的起,地仙境肯定拿不出來。

但是他們捨得,在大快朵頤。

那麼多的美味,讓不少同屬三樓雅間的其他客人們都嘴饞不已。

更有不少人盯著崔慶三人,眼中微動,在思索著什麼。

能一頓飯吃的起這天價豪華美食的人,而且最強不過人仙境而已,這讓不少人心動。

幹上一票,絕對大賺!

甚至仙府外,很多人此刻也紛紛看向這個方向,更有人開始打探他們的消息。

崔慶,一個天人境而已。

明軒仙人,人仙境巔峰,貌似也不算太強,更沒有聽過很有財富。

倒是這個林楠,這次再度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而後被人認出。

「是靈域那個讓靈韻仙族被打臉的下界之人?」有人驚呼,難以置信。

「還真是,叫林楠,容貌也一眼!」

當即,被人確認,引發了不小的騷動。

哪怕是現在,靈韻仙族的懸賞還在。

林楠的命,一千塊仙晶!

這頓時讓不少地仙境強者都心動,更不要說人仙境了。

在這凌雲仙宗,雲城之中都不能動手,但真若是林楠出了這兩地,那就管不到了。

殺了林楠,不僅有這個獎金,而且聽聞這個下界之人手中的財富也不少,崔慶能付的起這麼昂貴的美食費用,不少人都猜測到林楠身上。

一時間,林楠被不少人記住了,甚至被暗暗盯上了。

樹大招風,懷璧有罪!

人仙境,顯露出數千塊仙晶的巨富,哪怕是支付掉了,但依舊會被人惦記。

崔慶一直都很興奮,雖然花掉了全部家當,但真爽!

林楠也跟著一起樂,崔慶突破,他實力也大增,無疑是一件大喜事。

至於財富問題,林楠不擔心。

殺人越貨,無疑是最快的方式。

當然,林楠不是什麼魔頭,什麼人都亂殺,但他目標不少,而且別人想殺自己,那自己殺人應該不為過。

一旦崔慶突破,兩人聯手,再加上空間至高屬性規則的輔助,地仙境也可能要飲恨,到時候還不都是來送仙晶的?

唯獨明軒仙人,嘴裡吃喝的味道極好,心裡也還算是痛快,但酒足飯飽之後,心情就不怎麼好了。

「咱們啊,這次算是出名了,以後哪怕是在這雲城和凌雲仙宗,危險也不小了。」明軒仙人有些感嘆。

首先,財不露白,他們露了!

其次,林楠這次肯定被人記住了,靈域靈韻仙族的追殺,肯定也會接踵而至。

最後,徹底把至高屬性規則的曹坤給得罪死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師傅咱不怕,我馬上就突破了,他至高屬性規則我也不怕!」崔慶信心十足。

雷電屬性規則的高手,主戰,好戰,能戰!

真單比拼戰鬥力,同階之中,初階生命至高屬性規則的仙人,還真不一定是雷電屬性規則仙人的對手。

這也是崔慶的底氣所在。

明軒仙人聞言,只能無奈苦笑。

「前輩放心,我們還真不怕他,以前我們連仙人都殺了不止一兩位,現在和他同階,還會怕他?」林楠笑道,寬慰了明軒仙人一番。

一頓飯的時間,他看的出來,這位明軒仙人還不錯。

至少對崔慶這位弟子不錯,關鍵時刻沒有懼怕,選擇和崔慶站在一起。

心中微動,林楠將數百塊仙晶轉移到一枚須彌戒指中遞給崔慶,外加幾塊仙核,幾件仙寶。

「把你自己需要的寶物留下來,馬上要渡劫,可不能大意!」林楠開口說道。

先前的天劫,差點要了林楠的小命,讓他印象深刻,不敢大意。

明軒仙人聞言,讚許了看了一眼林楠,而後同樣拿出一枚須彌戒指,是他全部的家當了。

「聽林楠的,當務之急先渡劫,其他以後再說!」

崔慶見狀笑了笑,一位是師傅,一位是兄弟,他也就不客氣了。

「那好,等我突破了,咱們去干票大的!」崔慶笑道。

這話,明軒仙人聽的不由臉色一怔,而後苦笑。

這徒弟,這點和自己不像。

「老實點,還嫌惹事不夠嗎?」明軒仙人苦笑訓斥,不過意義不大,崔慶笑笑,根本不懼,說笑著將兩枚須彌戒指遞了上去,換回來雷屬性戰戟,以及一件修鍊用的寶物,這對他的修鍊和實力都有影響,不能丟。

其他的,便再沒有多說,三人越吃越高興。

甚至暗暗的,崔慶已經在和林楠琢磨著怎麼去干大的了。

與此同時,凌雲仙宗,曹坤的仙宮中,曹坤的師傅,一位地仙境強者臉色不悅的坐在主位上,身邊還站著兩位人仙境,都是曹坤的師兄。

至於曹坤,則滿身的煞氣,滿身的怨氣,不甘的跪在地上,發出陣陣怒吼聲。

今日,對他而言是奇恥大辱!

在雲城大街上,給人下跪道歉!

對他這種天驕而言,比死還難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