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把她給我吊起來!」林海洋向著身邊的兩個身材魁梧的警衛冷冷的說道。

「是!」兩個警衛大聲的回答完,立即拉起宋佳向著樓梯的方向走去。

「你..你..你們要幹什麼?我要告你們刑訊逼供!」宋佳一邊拚命的掙扎著,一邊大聲尖叫著。

宋佳被兩名警衛吊在了木樓梯上,銬在雙手手腕上的手銬,深深的陷進了肉里,鮮血慢慢的從撕裂的傷口裡滲了出來。

「啊!……救命啊!….救命啊!…….」

「沒有人能救得了你!只有你能救自已!」林海洋冷笑著道。

「我..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什麼都不知道?這上面可是有你的指紋!」

「我..我..我並不知道這些是什麼東西!只是在搞衛生的時候,把這些東西從茶几上,放到了柜子里!」

「首長!我們破解了那些刪除的加密郵件!那些郵件都有關我軍區最新的軍事資料!其中就有這些軍事和兵力部署圖!」這個時候,一個戴著眼睛的少校,雙手捧著一個紅色的筆記本電腦,從樓上衝下來,激動的說道。

「好樣的!回去我給你請功!」林海洋聽到情報部的電腦高手曹達破解了宋佳的電腦,他立即高興的大叫著道。

「謝謝首長!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曹達紅著臉道。

「你用宋佳的郵箱賬號給對方發郵件,就說李文軍被抓了,看對方有何反應!」

「是!我想在郵件里安裝一個木馬,只要對方打開郵件,就會立即鎖定他的IP!」曹達自信的說道。

「好!就按你說的辦!」

林海洋和曹達的對方清晰的傳到了宋佳的耳中,她頓時臉色一變,然後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宋佳!現在證據確鑿!你還有何話說?」林海洋冷笑著道。

宋佳緊閉雙眼、低著頭,一言不發的吊在半空中。

「裝死嗎?拿盆冰水來!請她清醒清醒!」

「嘩……..」一大盆帶著冰塊的冰水,潑到了宋佳的臉上。

宋佳身體打了一個激靈后,依然緊閉雙眼、低著頭。

「奶奶的!我看你到底能堅持多久!」林海洋氣呼呼的說完,轉身向著樓上走去。

「政委!從宋佳的電腦里發現了不少有關我們軍區的軍事信息,已經可以確定她就是間諜!不過她應該接受過專業的訓練,意志力非常的堅強!」林海洋走到樓上,立即向金清石彙報道。

「別把她弄死了!我現在就飛過去!」金清石連忙說道。

「是!」

金清石帶著靈靈立即向著軍用機場趕去。

一個小時后,一架運10戰術運輸機緩緩降落在了南雲省軍用機場,金清石和靈靈帶著二名警衛,登上早已等在那裡的一輛掛著地方牌的別克商務車,向著文庭雅苑的方向疾馳而去。

在樓梯上吊了近一個小時的宋佳,被放了下來,雙只手腕已經血肉模糊,可是她依然閉著眼睛,一言不發。

別克車在別墅前停了下來,兩名警衛迅速從車上跳了下來,守在了車門的兩邊,緊接著金清石和靈靈從車上走了出來。

「首長好!」等在門口的林海洋連忙敬禮道。

「老林!你就別玩虛的了!那個宋佳招了嗎?」金清石還了一個軍禮后,微笑著問道。

「沒有啊!吊了一個小時,手都快吊斷了,可她還是不說!」林海洋苦笑著道。

「有意思!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倔強的女人!走!我們過去看一看!」金清石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宋佳一動不動的趟在地板上,正想著怎麼把自己被捕的消息傳出去的時候,突然一隻大手放在了她的眼皮上,緊接著眼皮被一點點的扒開,一個穿著便裝、英俊、秀氣的年輕人出現在了她的眼裡。

「我還以為你死了呢!差一點把你拉出去喂狗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你是誰?」宋佳皺著眉頭問道。

「金清石!我想你對這個名字不會太陌生吧?」

「你..你..你是GZ軍區的金清石?」

「是的!我不想跟你說太多廢話!你是那個國家的間諜?誰是你的上線?」

「金司令!你可要替我做主啊!我就是李文軍的一個情人,他給我錢開了一個小餐館!別的我什麼不知道啊! 彼岸你在 你的手下對我刑訊逼供,一定要我承認是間諜!可是我一個弱小女子,怎麼可能是間諜呢?」宋佳痛哭流涕的說道。

「你是那個學校畢業的?學的什麼專業?」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我..我..我是吉林大學畢業的!學的是旅遊專業!」

「我還以為你是表演系畢業的呢!演技真是爐火純青啊!可惜我不知道什麼叫憐香惜玉!」金清石說完,右手一動,一大團黑色的螞蟻出現在了手心上。

「你..你…你想幹什麼?」宋佳驚恐的問道。

「刑訊逼供啊!」金清石微笑著說完,將那團螞蟻放在了手銬的中間,那些螞蟻吻到血腥味后,立即向著宋佳守受傷的手腕沖了過去。

鑽心的癢!鑽心的疼!

「啊…….我..我…我要殺了你!」宋佳苦苦堅持了五分鐘后,突然尖叫一聲,揮起戴著手銬的雙手,向著金清石的膝蓋狠狠的砸了過去!

「小心!」站在金清石身後的兩名警衛,一邊向後拉著金清石,一邊焦急的大叫著道。

「砰」的一聲!突然一隻小腳出現在了宋佳的腦門上!

「唉!你這是何苦呢?」靈靈慢慢收回右腳,向著頭昏眼花、翻著白眼的宋佳,搖了搖頭道。 螞蟻在傷口上瘋狂的撕著!

「啊………..」宋佳一邊揮舞手銬,一邊撕心裂肺的慘叫著!

「宋佳!你還年輕!只要說出來,最多也只是坐幾年牢!」靈靈看到宋佳凄慘的樣子,她輕聲說的道。

「我..我..我說!」宋佳猶豫了好一會,才閉著眼睛,痛苦的點了點頭。

魔醫妖妃:王爺榻上請 「哼!」金清石冷哼一聲,右手一揮,將那些正瘋狂撕咬的螞蟻,收回到了空間里。

「我..我…我為韓國駐中國情報站工作!主要是搜集軍事信息!不過我們都是單線聯繫,我的上線是一個叫眼鏡蛇的人,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面,都是通過郵件聯繫的!」

「你是韓國人?」

「不..不是!我是鮮族人,從學校畢業后,就去了韓國一家旅行社當導遊,後來..後來..后就加入了他們的情報組織,經過二年的培訓后,又被派回到國內!」

「那些培訓的人,有多少人來了中國?」

「不知道!因為我們之間不能有任何的聯繫!」

「那你是故意緊接李文軍的吧?」

「是的!我知道他經常來那個餐廳吃飯,所以就在那裡當了餐廳經理!」

「那些軍事資料是怎麼得到的?」

「是..是..李文軍的秘書,魏寧給我的!他在追求我!」

「白微你認識嗎?」

「不認識!」

「眼鏡蛇在雲南省嗎?他是男是女?」

「我問過,可是他沒說!」

「魏恍悟給過你多少軍事資料?」

「很多!只要是有關軍事方面的,他都給給我!」

「老林!我馬上她回軍區!抓來的那些人繼續審問!一定要把每個人徹底的查清楚!」金清石皺著眉頭向著林海洋命令道。

「是!保證完成任務!」

運10戰術運輸機,從南雲省空軍基地沖向了高空。

而此時在GZ軍區的招待所里,魏寧緊皺眉頭坐在沙發上,一口接著一口的抽著煙。

「魏寧!你怎麼了?現在李文軍已經完蛋了!我們終於可以過上正常人的生活了!」光著誘人身體的白微從浴室里走出來,一邊擦著身子,一邊好奇的問道。

「白微!李文軍倒台了,我的軍旅生涯也要結束了!將來的日子可怎麼過啊?」魏寧苦笑著道。

「我跟電視台的副台長是老鄉,如果你轉業了,可以到我們電視台來!」

「你不會是跟那個副台長有一腿吧?」魏寧冷笑著道。

「你..你…你什麼意思?難道在你眼裡我就是一個淫婦嗎?」

「別裝了!你跟李文軍上床的時候,真是夠風騷的!」

「我風騷?如果不是為了你,我怎麼可能跟他上床?而且你一個月都不碰我一次,我也是女人!我也有生理需要!」

「哼!等處理這件事情,我們就離婚吧!一想到你們,我就會噁心!」

「好啊!最好現在就寫離婚協議!你就是轉業到地方,也不過是一個享受副科級的小文員!就是干一輩子,也買不起一套房子!」

「好好好!白微!你終於說出心裡話了!我現在就寫離婚協議書!」

「廢物!」白微冷冷的說道。

魏寧狠狠瞪了一眼白微后,走到桌子前,開始寫了起來。

凌晨一點鐘,房門突然打開了,四個全副武裝的特種兵,迅速衝進房間,將睡在沙發上的魏寧和睡在床上的白微戴上手銬、封住嘴巴,架著離開了招待所。

「魏寧!你認識宋佳吧?」在審訊室里,金清石冷冷的問道。

「我..我..我認識!她是首長..不不..是李文軍的情人!李文軍派我經常給她送一些東西!」

「送什麼東西?」

「名牌衣服、香水和一些補品!」

「你好像不只送這些吧?」

「對了!還有汽車!」

「魏寧!你知道宋佳的真實身份嗎?」

「知道啊!她是火鍋城的老闆!」

「哼!火鍋城的老闆怎麼會要軍事情報呢?而這些情報都是你送的吧?」

「我..我..我沒有送過什麼軍事情報啊!」

「魏寧!畢竟是你是我們軍區的人,我不想對你用刑!不過!你會拄著雙拐,在監獄里待上一輩子!」金清石冷冷的說完,拿出一支三十厘米長、閃著金光的金針向著魏寧的膝蓋扎了過去。

「啊…..不要!不要!我說!我說!我全說!」魏寧驚恐的大叫著道。

「說!」

「是我把軍事情報送給宋佳的!為了她,我什麼都願意做!」

「你知道她的身份嗎?」

「她雖然沒有明說過,不過我猜到她是間諜!」

「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

「我..我..我知道!可是我愛宋佳!她也愛我!」

「白微知道嗎?」

「她不知道!只要有錢、有權,她可以跟任何人上床!」

「你為什麼要實名舉報李文軍?就不怕拔出蘿蔔帶出泥嗎?」

「怕!可是李文軍給我戴綠帽子,而且還霸佔我深愛的女人!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哼!你最好說的都是真的!」金清石冷哼一聲,轉身離開了審訊室,進到了隔壁的審訊室。

「哥!她已經全部交代了!是她主動勾引李文軍的! 慕先生的小女僕 一是為了幫老公,二是生理需要!」金清石一進來,靈靈立即小聲的說道。

「嗯!」金清石點了點頭,然後向著只穿著睡衣、披頭散髮、瞞臉驚恐的白微微笑著問道:「你真偉大的啊!可惜你老公卻為了另外一個女人,而出賣了自已的靈魂!」

「我們已經離婚了!他的事情跟我沒有任何關係!」白微先是一楞,然後咬牙切齒的說道。

「白微!你認識宋佳嗎?」金清石突然開口問道。

「認識!她是辣妹子火鍋城的老闆!部隊的定點飯店!我和魏寧、李文軍經常去那裡吃飯!」

「她就是你老公深愛的女人!」

「不可能!這個女人可是李文軍的女人!而且李文軍非常喜歡她!火鍋城、別墅、豪車都是李文軍送的!」

「李文軍對你不好嗎?」

「我跟他在一起,只是為了生理需要!他除了送幾套衣服和首飾,並沒有給我什麼東西!」

「我看過你和李文軍的視頻!為什麼每次完事之後,你都會流眼淚呢?是不是知道房間里有監視器?」

「我..我..我在魏寧之前,就在家裡也偷偷安裝了監視器,本來是想留著威脅李文軍的,當我發現魏寧安裝的監視器之後,就故意裝出委屈的樣子!」 「魏寧實名舉報李文軍的事情,你事先知道嗎?」金清石皺著眉頭問道。

「他..他..他跟我提起過!不過我當時並沒有太在意!因為他想下基層去鍍金,而這件事情只有李文軍才能幫助他!如果這個時候把李文軍告倒了,對他是非常不利的!」宋佳苦笑著道。

「那你最後為什麼要跟他一起告李文軍呢?你就不怕告不倒李文軍嗎?」金清石冷笑著問道。

「我..我..我也想過!可是魏寧他一定要堅持告!如果我不同意,他就把那些視頻放到網上去!讓我身敗名裂!」

「嗯!這件事情我會向魏寧核實的!如果你敢說謊,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你是知道的!」金清石說完黑著臉和靈靈回到了艦隊的家裡。

穿著睡衣,正坐在餐廳里吃著速食麵的老廣,看到金清石和靈靈走了進來,他連忙站起來問道:「這件事情跟李總長有關係嗎?」

「應該沒有!不過卻牽出了一起間諜案!奶奶的!怎麼到哪都有間諜呢?」金清石鬱悶的說道。

「這很正常!我身邊也有過商業間諜,好在我坐懷不亂、意志堅定!從一個個溫柔的陷阱里逃了出來!」老廣得意的說道。

「你還是要小心點!汽車廠和發動機的事情,千萬不能傳出去!」金清石認真的說道。

「那些汽車已經全部處理完了,發動機也處在緊張的研發之中,目前我們已經在鍊鋼技術上取得了巨大的突破,雖然產量有點小,不過質量已經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老廣小聲的說道。

「鍊鋼?你什麼時候又開始鍊鋼了?」

「不弄一個鍊鋼廠,那些拆下來的廢鐵怎麼處理?而且廢鐵可是會越來越多的!我總不能錯過這個發財的機會吧?」

「嗯!這個想法好! 公主逃婚以後 我這裡還有不少廢銅爛鐵,都送給你!」

「你那點東西還不夠給我塞牙縫呢!等你忙完了,我們就去美國轉一轉!」

「去偷車嗎?」

「鼠目寸光!當然是偷最值錢的東西了!」

「好!等處理完手頭上的事情,我們就出發!」

第二天一大早,金清石和靈靈剛剛將李武印送上飛機,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政委!宋佳的上線眼鏡蛇剛剛回了信息,根據IP地址的顯示,眼鏡蛇是在南海省南亞市!不..不..不過….」林海洋小聲的說道。

「不過什麼?」金清石皺著眉頭問道。

「那..那..那個IP地址是在金洋望海花園裡!」

「什麼?這怎麼可能?你們會不會搞錯了?」金清石聽到IP地址竟然是在自已的地盤上,他頓時吃驚的問道。

「應該不會搞錯!我們的技偵人員在郵件里安裝了一個木馬,只要打開郵件,就可以遠程控制對方的電腦! 總裁別再追我了 我們在對方的電腦里,發現了…發現..發現了您和李若水的一些相片,這件事情只有我和那技偵知道!」林海洋把心一橫,認真的說道。

「什麼啊?你的意思是眼睛蛇就是李若水?」金清石連忙問道。

「現在還無法確定!也許是她的秘書或身邊的人!」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南亞!」金清石說完掛斷了電話,向著軍用機場的值班室走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