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有什麼這麼好笑,流克?」

……….

帝都酒店11樓,一間小房間,

「很抱歉這樣一個個單獨盤問各位,這裡的人之中沒有基拉。」L看著前方與二測的沙發上各就坐的五人,淡淡道。

「龍崎,你為什麼斷定沒有呢?」

「其實我準備了一個小把戲來缺人對方是不是基拉。」L頓了頓,道:「不過對各位我甚至沒想過用這個把戲。。。滴滴滴——」

「不好意思。」L將褲袋手機拿出放在耳邊問道:「喂。。。」

松田沒好氣瞥了L一眼讓我們把手機關了,自己卻。。。

「我知道了。」L朝電話那邊回道:「這邊也剛剛結束,你自己開門進來吧。。。滴——」

「交涉人要過來。」

「什麼?」五人一怔。

………..

「我知道了,方便的話,這件事就由我來轉達吧。」 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難伺候 陳天明看著清秀女子點點頭。

「不,我想儘可能自己去說。」清秀女子低下頭雙眸泛過一絲無神:「聽了你的意見后,我更覺得應該儘快告訴他們。」

「說的也是。」陳天明跟在清秀女子身後看著她的背影計算著時間還有10秒就到1點15分,我還真想看看這個女人怎麼個死法,但是又不能跟上去。

此刻陳天明似乎甚是能聽見時鐘的推進聲在往前「滴答滴答」走著。

「快點。」

「已經到點了。」陳天明繃緊神經雖然這是發生過的劇本可如果自己哪裡出了些疏忽的話這個女子對自己的威脅非常大。

「基拉一定會被逮捕的吧。」

「唉?」陳天明一怔拿出手機看著時鐘怎麼回事,時間都已經過了。

清秀女子斜著眼看著陳天明令陳天明心底不住生出焦慮奇怪。。。為什麼這個女人還沒行動呢。

死因寫上【自殺】就能生效,犯罪的實驗里已經證實了啊,只需要那樣寫,他就按照所寫時間上吊自殺了。

在這個範圍內可以操縱死亡情況,這樣檢驗過好幾次了呀。

那為什麼。。。。

流克,

說起來剛才我寫筆記的時候他就一直在怪笑,不僅如此,問出她名字的時候也笑得很奇怪,都是跟名字有關的時候。

假名!

陳天明驀然抬眼自己怎麼陷入和夜無月一樣的處境了。

這都是自己不事前看看劇本現在忘得七七八八的結果!

…….

「各位辛苦了。」一位年老白髮蒼蒼卻雙眸炯炯,鼻子下留著一小撮白白鬍子的男人踏進房間,在五人疑惑目光注視下笑道。

「這。。。這位就是交涉人?」

「那個平時穿的衣服呢?」松田一怔。

「那種打扮彷彿是在告訴別人我是交涉人,龍崎在這家酒店的事也會暴露。」瓦塔利解釋道。

「原來如此。」松田點點頭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能這樣和大家見面,也證明龍崎很信任大家。」瓦塔利瞥了松田一眼。

「感。。。感覺真榮幸啊哈,哈哈~」松田饒饒腦袋怪笑兩聲。

「龍崎,你吩咐的東西我帶來了。」瓦塔利拿著一個像是保險柜子的銀色箱子走上前,五人才注意到他手裡提著東西。

「把這些分給大家吧。」龍崎瞥了瓦塔利一眼吩咐道。

「是。」

「嘎吱——」

一聲脆響,銀色箱子被打開,五個金色鑲嵌五角星的徽章浮現眾人眼帘。

「如各位所見,這是各位的新警察證。」見無人雙眸閃出疑惑,瓦塔利解釋道。

「新的?」五人互看一眼沒有明白怎麼回事。

……..

陳天明都不知道這麼跟在清秀女子的身後走了多久過了多少條馬路,

假名,只有這個可能。

流克的眼睛能看到這個女人的真名,所以才那樣笑,這個女人,從一開始戒心就奇強。

對了,她深信RAY的死就是因為他出示過ID,所以她才在行動中不透露自己的身份。

重生之我的1992 不妙,從曾使用過假名的人那裡問出真名更加艱難,如果不停追問,我就會被懷疑。

再說,一問就知道她用的是假名本身就很可疑。

可是,自己不問出假名,終是要因為她送出的情報葬送自己,走上死刑台的那一天。 「啪嗒」清秀女子驀然停下腳步偏頭瞥了身後跟隨自己保持一定步伐的陳天明一眼:「差不多該回去看看了。」

「唉?」陳天明心有不甘,如果就這麼放她走的話情報是一定會送出去被眾人知曉自己就是基拉只是時間問題,而屆時就是自己被送上死刑台的一刻可惡,不能就這麼把威脅最大的人放走了。

「說不定已經有人先回去了。」清秀女子轉過身看著陳天明有些走神,面色微變。

「啊。。。是啊,要是有人回來就好了。」陳天明低下頭雙眸黑了下來在外人看來給長發遮住眼睛五官上掀起一大片陰影看起來有些恐怖,可惡,挽留她會顯得很不自然。

「怎麼辦?」陳天明看著清秀女子從自己的身旁穿過走了大約十來步這種距離再遠一些要挽留可就更不自然了。

這樣下去。。。

糟了。

我答應過這女人,爸爸打來電話就幫她傳達,

自己跟上去的話,一打來電話就完了。

怎麼辦我。。。我在想什麼呢。

只要關機不就好了嗎。

冷靜,

不就是確認一下名字么。

手提包,口袋,一定在哪裡放有執照或身份證之類的東西。

對方是女人,萬一有什麼狀況就強行。。。

不行,不能在這種地方引發騷亂要是自己會鬥氣靈氣之類的就好了,現在陳天明真希望自己可以修鍊可來到的兩個世界都是與修鍊無關的普通都市。

而自己作為穿梭者的身份又不是很久,與其他穿梭者不同,也只能選擇這樣的世界作為保命的本權,這主要還是那個要殺自己的穿梭者有什麼能力也不知道。

幸運的是,他這麼久也沒有露面不,也許就是L不,如果真是L的話,許是一開始就會直接鎖定目標在夜神家局長兒子,亦是自己夜無月就是基拉。

那麼他究竟是誰?

哎呀現在是想這個的時候嗎?

現在自己不光要防止被那個穿梭到由自己生成的【死亡筆記】子世界殺掉自己,還要能保證在這個世界安全地生存下去乾脆,在人煙稀少的地方。。。陳天明看著眼前清秀女子邁開步伐走了快五十步,終是忍不住跟了上去,屆時加快步伐拼了,如果爸爸突然打來電話,那自己就是命該如此也就認命了。

現在想的應該是:去哪裡,用什麼理由把這個戒心重重的女人引過去。

不對,要改變一下思維方式我一定能行,只不過是圓滑地套出她的名字。

「月,眼睛的交易隨時都可以進行哦。」身後,流克瞥了陳天明一眼眼角流露出一絲笑容:「就像帶隱形眼鏡一樣,只需幾秒就行了。」

陳天明低下頭雙眸在發梢修飾的一片陰影中徹底黑了因為區區一個女人,怎麼能搭上我剩下壽命的一半。

不,怎麼能為交易付出自己的一生。

「別妨礙我。」

「安靜,死神。」陳天明想了想終是加快步伐以三步跨一步地走上前,來到清秀女子身後屆時她也有所感應,不住轉過身一雙瞳孔閃出疑惑:「請問。」

重生之廚女當家 「什麼?」

「你還有什麼事要去警察局嗎?」清秀女子頓了頓,道:「接下來我一個人去也沒關係。」

「滋——」褲袋傳來一陣震動。

「我知道了。」陳天明翻開手機屆時一個文件傳來這是自己設置在手機與電腦上共享文件的功能,而通過夜無月掌握的黑客技術編寫了一段代碼侵入爸爸電腦,此刻他的電腦傳來一道陌生文件這是自己曾所沒有看到過的,這說明他們此刻正在開展一個會議?

姓名和職位都是編造的,用假名做的警察證?陳天明看著手機上打開的文件傳來的信息一怔。

……..

帝都酒店,

11樓,

一間房間,

七人正襟危坐,

「基拉殺人需要知道長相和名字我們以這個為前提進行追捕。」L端著一杯熱騰騰冒著白氣的茶放在嘴邊淺淺地飲了一口頓了頓,接道:「這麼做是當然的。」

「不過,警察使用偽造證件似乎有點。。。」

「不,既然基拉殺人需要知道名字,使用假名對保全我們的性命會很有幫助。」局長瞥了松田一眼:「還是拿著它比較好。」

「是啊,我也這麼認為只是。。。」

「嗯。」

「沒有隻是,你想說這是對我們警察身份的不妥么,現在生出的案子基拉事件已經接連讓數百人死去,雖然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罪犯,可也不能饒恕,現在不是我們需要考慮這種細節得時候。」局長頓了頓,道:「那麼,在外不得不出示姓名的時候,就請使用這些假名做的警察證。」

「好的。」

L看著商討的五人放下茶托叮囑道:「請注意不要胡亂在警察局內拿出來,有可能會引起麻煩。」

「明白了。」五人點點頭。

「那麼接下來。」瓦塔利站起身走向一處圓桌上的黑箱子,眾人才注意到除了那個銀色箱子還有一個黑色箱子。

「請各位繫上這些皮帶。」瓦塔利「嘎吱」一聲打開箱子,五道黑色的皮帶展現眾人眼帘。

「皮帶?」五人一怔。

「皮帶扣里安置了通信器,這樣龍崎就能知曉大家的位置。」瓦塔利拿出一根皮帶演示給走來的五人看:「按兩下皮帶扣后,我的手機就會響起。」

「滴滴滴——」

瓦塔利拿出褲袋響鈴的手機放在眾人眼帘解釋道:「我會很快回復大家,不過不會帶來電顯示。」

「早上請先到警察局上班,然後請用這個方法跟我確認酒店地址和房間號,緊急情況下也請使用它。」

「感覺像是追捕基拉的特種部隊似的,真酷啊。」松田接過瓦塔利遞來的黑色皮帶屆時就為深色牛仔褲穿上,局長不住白了松田一眼:「松田,這可不是兒戲。」

「不要說得這麼輕佻。」

「是。」松田垂頭喪氣地點點頭應道。

……..

「真的很謝謝你。」清秀女子看著陳天明道謝:「多虧你,讓我對自己的想法有了信心。」

「不客氣。」陳天明擺擺手。

「呼——」清秀女子朝著陳天明鞠上一躬,屆時轉過身步步遠離。

陳天明不住抬眼望著再一次離開的清秀女子從流克提起眼睛的交易來看,這個女人一定是用了假名。這樣下去,推理出基拉有可能就在那輛巴士里的話,從RAYPENBER調查過的人看,立刻就會懷疑到我。

「喂,她要走了,沒關係嗎?」流克看著清秀女子的背影問道。

陳天明雙眸閃出深邃她回到警察局還要花5分鐘,得快點想出。。。

在5分鐘之內知道她名字的方法。

死亡筆錄4:對於死亡筆記的使用方法和適用於持有筆記人類的規則等死神沒有義務對其完全說明。 她去警察局陳天明跟在清秀女子身後步步走著保持一定距離同時密切關注著前方的動向要是有總部的人回來了,我就完蛋了。

無論如何都要問出她的真名,不除掉她的話,情報就會泄露而屆時就是自己被送上死刑台的那一天。

陳天明抬眼看著前方距自己十多步的清秀女子離警察局不到3分鐘了,這樣一來。。。

不行,自己必須要留住她無論如何也要被懷疑也好沒有別的辦法了。

「噫? 綜漫刷副本的好騷年 你要幹什麼?」陳天明加快腳步流克一怔,煽動著黑翼保持與陳天明一樣的速度追了上去。

「對不起。」陳天明走上前在距離清秀女子兩三步的位置停下看著回過頭的清秀女子雙眸閃出的疑惑饒饒腦袋。

「什麼?」清秀女子瞥了陳天明一眼面色微變。

「實際上,我還有事沒告訴你。」陳天明解釋道。

「哦。」

陳天明瞥了清秀女子一眼補充道:「你是不可能跟本部的人直接對話的。」

「唉?」清秀女子一怔。

陳天明盡量使自己保持平靜現在要表現得自然些,繼續說些讓她容易上鉤的話。

從中問出名字,我一定能行。

「這是怎麼一回事?」清秀女子問道。

「要說總部一個人也沒有,這很奇怪吧?」陳天明攤開手心做出個動作回道。

「是。。。是啊,我也覺得挺奇怪的。」

「其實現在基拉事件搜查總部採取的是人員保密體制,要仍是調查人員的名字能被普通人知曉的那種體制,就會發生與你未婚夫相同的悲劇。」

「我能理解。」清秀女子低下頭想了想屆時抬起頭望向陳天明頓了頓道:「所以警察局才告訴你總部里沒人。」

「是這樣的。」陳天明點點頭補充道:「也就是說,你永遠也別想跟總部的人直接對話了。」

「你真會說話啊,月。」一旁的流克眼角閃出笑意瞥了陳天明一眼。

「你為什麼知道得這麼清楚?」清秀女子問道。

「這女人很敏銳嘛、」流克看著清秀女子冷靜的神態反問著陳天明不住喃喃自語。

「沒辦法,我就告訴你吧。」陳天明頓了頓,屆時神色閃出肅穆道:「因為我也是搜查總部的一員。」

「嗯?」清秀女子一怔:「你是搜查總部的一員。」

「是的現在總部由L指揮。」陳天明看著清秀女子平靜道。

「是的,我也是這麼想的。」

「L正苦於總部的人員不足,因為大家都害怕基拉而辭職了我雖然還只是高中生,但過去曾有兩樁案件是因我的建議才成功破案的。」陳天明想了想道。

「所以你才這麼受賞識。。。」清秀女子看著陳天明認真的模樣不住目光不同。

「他們允許我,隨意進出搜查總部自由地進行調查也就是說。。。現在的總部是從留下的人中選拔出的,可以信任且能力得到認可的少數人組成的搜查集團。」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