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門被輕輕的推開。

「山貓?」顧忘沒有抬頭,直截了當的問道。

這個點,公司里的員工都已經下班了,除了山貓,誰還會在下班的點兒回到公司?

「是我!」一個凜冽的聲音直接傳到顧忘的耳邊。

瞬間,顧忘停下了手裡的動作,抬起頭來,仔細看著面前的人。

「你來做什麼?」顧忘不客氣的問道。

還能做什麼?當然是來挑釁!天翔緊搓著雙手,表情充滿了邪惡。

「怎麼?趙以諾回來了,你是不是很開心?」天翔陰陽怪氣的問道。

和他有關係么?顧忘冷哼了一下,沒有搭理他,埋頭繼續整理著桌子上的東西。

「我還有事,先走一步。」說著,顧忘就要離開。

「顧忘!」突然,天翔兇狠的喊道,語氣里沒有一絲溫度。

面前的顧忘停下了腳步,似乎再等待著什麼。

「顧忘,趙以諾最近都做了些什麼,你真的很清楚么?」天翔的聲音里,有一絲玩味。

顧忘立即轉過身子,看著面前的人,不明所以。趙以諾能做些什麼?殺人放火的事情,她是絕對不會做的!

「黛兒呢?去了哪裡?現在又怎麼樣了?你真的一點也不關心么?即使她被趙以諾陷害,你也會視若無睹么?」

頓時,顧忘的眼睛里閃過一絲警惕和不安。

他這是什麼意思?黛兒的出國和趙以諾有關?

「黛兒差點兒死掉,你知道么?而且就是趙以諾害的!」

天翔一番話,讓面前的顧忘蒙了。

「你別胡說八道!黛兒出國了,以諾也不會陷害她!」顧忘回答的很是有力。

對於趙以諾,他心裡很清楚,她是絕對不會做出違背自己良心的事情的!

「你以為趙以諾是個好人啊?那你可就真的錯了!她在國外做的事情,你應該還不知道吧……」

天翔說的頭頭是道,以至於顧忘差點相信了。

「你還是回家好好質問自己心愛的人吧!她究竟把黛兒怎麼樣了?黛兒現在又處於什麼危險的狀況,她最清楚不過了。」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的顧忘,心裡非常焦慮。以諾該不會是真的做出了什麼傻事吧?顧忘緊攥著拳頭,壓抑著自己的情緒……

「對了,你真的很厲害!恭喜你,成功的讓顧氏擠進了服裝行業。」天翔一邊拍著手一邊走出辦公室。

顧忘突然有些迷茫了。

趙以諾之前在國外的事情,他一概不知,他更是沒有想到,黛兒竟然直接去找了趙以諾!

這一切,似乎發生的太過湊巧!

顧忘看著外邊的漆黑天空,嘆了口氣,表情很是哀傷。倘若以諾真的傷害了黛兒,他又該怎麼做?

「叮叮叮……」

突然,旁邊的手機響了。

看了看屏幕上跳動的幾個字,顧忘立即接起電話。

「喂,顧忘,已經很晚了,你什麼時候回家啊?」 「楊柏,你,你怎麼弄來野豬的?這真的?」門口的二蛋子保安已經傻眼,楊柏大搖大擺牽著野豬就走了進來。

「我去,楊柏,人家遛狗,你遛野豬?」劉飛的大腦袋也來到了,劉四叔等人也過來。趙艷紅看到楊柏牽著豬,居然笑了起來。

「姐,笑什麼笑,這可是野豬,回頭好好馴化,以後我們農場就有野豬肉。野豬肉會成為像翡翠黃瓜一樣的存在。」

「哈哈哈!」

楊柏不說還好,趙艷紅看著楊柏牽著豬,怎麼也忍不住,終於大笑起來。隨著趙艷紅的笑聲,這些農場的人也笑了起來。

楊柏摸了摸鼻子,回頭看著野豬傻乎乎的趴在地上,也大笑起來。

二十分鐘后,野豬已經趕緊弄好的豬圈當中。當然楊柏拿出靈液偷摸給野豬喝了起來,希望野豬能夠聽話。

豬圈很寬敞,隨便野豬怎麼跑,堅硬的柵欄,也不怕野豬拱。豬糧都是新鮮的苞米面霍的,有靈液的存在,也不怕野豬生病。

「四叔,旁邊豬圈剩下的豬,過年時候給大家分了吃了。」農場的豬還有五頭,這是劉四叔當初留下的。

「恩,放心楊柏,還早著呢。你趕緊休息一下吧,昨晚都沒睡覺吧?」劉四叔也關心,而眾人也開始忙乎起來。

楊柏回頭朝著辦公室走去,回頭卻看到二蛋子好像跟劉飛說著什麼,還走進黃瓜大棚的當中。

楊柏也沒有多想,扭身回到自己的獨立的辦公室,看到趙艷紅正端著麵條等著自己。

「姐,還是你好,知道我沒吃飯。」楊柏笑嘻嘻看著趙艷紅,趙艷紅關切說道:「恩,趕緊吃點,昨天打你電話都打不通,對了,昨晚周老師來到農場找你。」

「什麼?周芷燕?」楊柏就是一愣,不知道周芷燕找自己幹什麼。趙艷紅搖了搖頭,不過看到楊柏關心的樣子,居然好笑說道:「其實我覺得周老師不錯的,是不是?」

趙艷紅的話,讓楊柏臉色紅了起來。趙艷紅偷笑一聲,看到楊柏再次不好意思,還是好好說道:「楊柏,姐說了,一定給你找個好媳婦。姐,陪在你身邊就知足了,楊柏,咱以後有錢了,好好生活。」

「姐,別這麼說。」楊柏搖了搖頭,放下飯碗,有點緊張的看著趙艷紅。

「行了,你趕緊吃吧,農場還有活得忙著。有事你在喊我。」趙艷紅也知道,這時候逼著楊柏沒有用,男女的事情還是順其自然很好。

趙艷紅離開了,楊柏趕緊拿出手機來。山裡沒有信號,當然無法打電話,趕緊給周芷燕的手機打了過去。

好半天,周芷燕才接通,電話當中傳來搖旗吶喊聲音,這讓楊柏再次一愣。

「芷燕,你昨天找我幹嘛?」楊柏的話,讓周芷燕趕忙說道:「鄉里小學開運動會今天,本來想找你贊助點水果,現在不用了。鄉里已經安排買了。」

「什麼,運動會,別買啊,南果梨隨便吃。」楊柏聽到周芷燕有事求自己,孩子還開運動會,當然要大力支持。

「不用了,水果都來了,一會我就給孩子分。楊柏,太忙了,先這樣吧。」周芷燕匆忙就放下電話。

電話那一頭的楊柏心裡卻不得勁起來,周芷燕好不容易找自己,自己連個忙都沒有幫上。

「買完了,我也可以送。」楊柏把麵條都吃光,二愣子脾氣又上來了。扭頭就出了辦公室,喊著劉飛說道。

「胖子,讓人給我裝一車南果梨。精品的,南果梨王也裝一箱,翡翠黃瓜也來點,一會跟我去鄉里。」

楊柏的話,讓劉飛也是一愣。農場本來就有一台專門拉貨的東風132,劉飛聽到楊柏的話,趕緊問道:「楊柏,你要幹嘛?」

「鄉里開運動會,給孩子贊助點水果,快點。」楊柏的話,讓劉飛趕緊再次說道:「老王,過來幾個人,趕緊把車開過來。這是好事,楊柏,讓孩子嘗嘗我們農場的東西。」

就在楊柏他們裝車的時候,鄉里曙光小學的操場之上,已經有人拿著一箱箱的水果,放在每個班級的座位之上。

這些孩子都興奮的參加運動會,每一個班都搭著棚子,中午的時候天氣還是很炎熱的。

「老師,水果怎麼黑了?」這時候周芷燕班級的一個小男孩跑了過來,手中拿著幾個櫻桃。櫻桃上面明顯有黑影,一看都不新鮮,不過就是這樣,這名孩子依舊把櫻桃扔進嘴裡吃著。

「怎麼回事?別吃,都吐出來。」周芷燕趕忙說著,回頭就看到周圍的孩子,手裡還拿著油桃,油桃上面也都是軟乎乎的,一看就是時間很長了。

「老師,沒事,我們都沒吃過這麼大的櫻桃,聽別班說,這,這是車厘子,外國貨。」周芷燕班級的孩子都這麼說著,雖然吃在嘴裡的櫻桃有點軟,味道還很怪,可是依舊擋不住孩子的好奇的食慾。

「都別吃,乖,都聽話。這些是壞掉的,吃完了,會壞肚子。」周芷燕心中一疼,塘子村太窮了,大部分孩子都沒有吃過車厘子櫻桃。

周芷燕很善良,這些孩子都聽著周芷燕的話。可是都眼饞的看著箱子當中的水果。 鬼夫大人太生勐 而這些隔壁般的老師也發現不對,都開始朝著主席台的方向而去。

「校長,這是怎麼回事?給我們發下的水果,怎麼都是爛的?」七八個老師已經來到主席台後面,看著曙光校長以及鄉里的領導。

「韓校長,你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孩子還小,也沒人交了水果錢,怎麼能夠給孩子爛掉的水果。」周芷燕相當生氣,沖著曙光校長韓守義說著。

韓守義是個光頭,四十多歲,戴著大大花鏡,正陪著鄉里的領導說話。突然聽到有人質問水果,趕緊說道:「天氣熱的原因,這都不錯了。這還是靠我的關係,從綠風農場弄來的車厘子,孩子都沒有吃過吧?你們計較什麼?」

「各位領導,看到沒有,我都給孩子弄車厘子,那可是城裡孩子能夠吃到的。一斤都好幾十,我也不容易啊。」

韓守義殷勤看著鄉里的領導,全然都不顧身後老師們的議論紛紛。而這時候周芷燕終於看到旁邊站著的韓龍,韓龍就是綠風農場的主人。

「韓龍,怎麼回事,你怎麼能夠送孩子爛掉的水果。」周芷燕可是認識韓龍的,韓龍剛要準備去周芷燕那裡,看到周芷燕生氣,趕緊笑嘻嘻來到周芷燕身邊。

「芷燕,不用擔心,我給你們班弄來兩箱最好的車厘子,我一會就讓司機給你送過去。」韓龍的話,讓周芷燕眉毛一皺,再次沉聲問道:「你什麼意思?你明知道水果不好,還送來?」

「呵呵,哎呀,不是便宜嗎?韓校長是我家親戚,還要弄便宜的車厘子,上哪弄去,還不是我好心。放心吧,小孩吃點,沒什麼事,就是時間放久點,味道差點。」

「芷燕,我立刻讓人給你送最好的車厘子。芷燕的班級,當然不一樣了。」韓龍的話,已經徹底激怒周芷燕,周芷燕的脾氣本來就是柔中帶剛,當初在車上都能夠跟混混頂,何況這個韓龍。

「校長,韓龍,你們到底是什麼意思?沒有經費,你可以讓大家想辦法。大家都交水果錢了,孩子就那麼小,你們就忍心給孩子吃壞的水果。」

「就是,周老師說的好。舉辦運動會容易嗎?有的孩子家庭條件都不好,好不容易拿出一百元,當班費,就是希望孩子鍛煉著。這要吃壞肚子,我們怎麼跟家長解釋。」

隨著周芷燕的質問,那些鄉里的領導有點不悅的看向韓守義。而韓守義卻羞惱說道:「你們莫要胡鬧,都是教育工作者。什麼壞了,就是運輸時間長了,有什麼不能吃的,能給這些孩子吃上車厘子就不錯了。周芷燕,別把你城裡大小姐脾氣拿出來,你們塘子村什麼條件,你不知道嗎?有幾個孩子看到過車厘子,能夠在這次運動會弄來車厘子就不錯了。」

「我可告訴你們,別不知好賴。人家韓龍經理,還是看我的面上,按照成本價,才賣過來的。不然的話,車厘子怎麼可能給孩子吃。」

「韓校長,你這是說什麼,車厘子櫻桃在好,那也是壞的。孩子吃了就會出事,我們塘子村怎麼了,塘子村有的,你都沒吃過呢。」

「哈哈,我沒吃過?整個鄉我什麼沒吃過。你們愛吃不吃,就這些水果,別跟我在這胡鬧,好好看孩子去。」

韓守義不屑的說著,旁邊的韓龍也是撇嘴,看到周芷燕還在生氣,趕緊勸道:「芷燕,都是我不好,你別生氣。沒有辦法,生意就是生意,鄉里給的錢不多,只能夠是這樣的水果。看看,我的工人來了,已經把好的車厘子給你送進班級。」

「韓龍,我不需要,你要送,這裡每個班級都送,我們不要特殊!」

周芷燕也感受到周圍老師們的目光,心中十分憤怒。

「都送,那需要多少箱,芷燕,別鬧了,哪有白送水果的人,如今的社會,都是講金錢的。」韓龍的話,讓周芷燕內心再次激動起來。

「總是有人善良的,我就不信。」此時的周芷燕的腦海當中,突然出現楊柏的身影,剛才楊柏還在電話當中,要送水果呢。

「拉到吧,芷燕,這麼多班級,送一車水果那需要多少錢?白送的事情,不會有人的。」

「芷燕老師,門口有個小夥子找你,說是給你們送水果的。」就在這時候,校門口的保安突然氣喘吁吁的趕了過來。 找機會在去戲弄一下他,自己的狗命都不保了,居然敢獨自一人保鏢都不帶,跑到我們這兒來鬧事兒」

「遵命」

冷月收到消息以後,立馬開始執行,此刻姜天龍正怒氣沖沖的下了樓準備搭乘自己的庫里南勞斯萊斯離開。

坐上庫里南以後司機剛準備出發,姜天龍叼著雪茄抽完了最後一口,把雪茄給丟出了窗外,突然一個馬蜂窩被丟進了車裡面,司機剛一啟動,後面姜天龍就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整個密閉的車裡到處都是馬蜂嗡嗡的聲音,對著姜天龍瘋狂的攻擊,姜天龍慘叫著本來之前腳上的傷就沒有好,狼狽的從車裡跑出來一瘸一拐的尖叫著奔跑者,面對周圍馬蜂身邊的人嚇到了也尖叫奔跑了起來還把姜天龍給撞翻了。

猶豫被馬蜂叮得太多,馬蜂的毒素又比較毒直接把姜天龍給叮暈了過去,等姜天龍從醫院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臉完全成了一個豬頭。

「天辰集團的這群畜生,老子非殺了他們不可,居然敢暗算老子,老子還沒有開始動手弄他們呢!沒想到他們反而先動手了,來人啊!去叫上上百個兄弟給我砸了天辰集團,在不出擊你真當老子姜天龍是吃素的啊?」

姜天龍開始瘋了似的頒布命令道

「報告老大我們根據現場監控所調取的資料看,好像這件事情不是天辰集團的人做的!」

「什麼不是他們做的?不可能!百分百是他們,老子剛從他們辦公室撒野完下來,你看立馬就報復老子了?」

「還真不是他們是那個女殺手,你看這是我們現場調取的錄像,這個女人帶著帽子墨鏡夾在在人群之中快速走過來對你車裡丟的馬蜂窩」

「什麼你確定是那個女殺手?」

姜天龍很是激動道!

「是的!從他的身材體型雖然沒有露臉,但是完全可以看得出是他」

「嗎的!看來還真不是天辰集團那幫兔崽子弄得我啊!不過也可以想得出他們完全沒有那個實力,或者那個膽量敢弄我,不過這個女殺手是不是跟老子沒完了,這麼久了她都沒來找我麻煩了,怎麼我剛沒有叫隨性的保鏢出行,她這就下手了,難不成一直在暗中監視我?現場還能夠找到這個女殺手逃跑的痕迹嗎?跟老子找必須挖地三尺都要把這個女殺手給找出來」

姜天龍無比氣氛的吼道

「報告老大現場的人員實在太多,而且這個女殺手又非常善於隱藏她進入了監控死角,我們一直在排查周圍的監控根本發現不了她的身影了」

「你們這幫廢物,我養著你們有什麼用,還不去把我的那群保鏢給我叫過來,萬一那個女殺手又在這裡對我動手怎麼辦,這該死的馬蜂真的疼死我了」

「那天辰集團那邊你交代的事情還做不做呢?」

「做怎麼不做,那個死胖子居然敢這麼針對我,現在先搞他們天辰集團,給所有媒體報刊聯繫,直接給我上報重要新聞,我要他們天辰集團這段時間被電視台的大門給堵死完」

這個姜天龍還真是一個一不做二不休的傢伙,直接上報了各大新聞報刊,第二天果然天辰集團董事長,姜天辰以死的消息飄滿了蓉城市的各個大街小巷。

一下子蓉城市的百姓們紛紛議論其中,要知道天辰集團可是蓉城市當前的龍頭企業,很多當地百姓都是靠著天辰集團吃飯的,因為天辰集團在這裡修建了很多工廠,也招收了很多工人,這些工人都依靠天辰集團豐富的福利改變了生活,而且天辰集團到處修路搭橋,改善當地,修建希望小學和養老院,總之姜辰在當地是相當德高望重的,無數老百姓都很是厚待他,這突然聽到了死的消息,大伙兒心情還是無比難過的。

「我想這不會是真的吧!這麼一個大善人怎麼說沒就沒了呢」

「我反而覺得是真的,畢竟你看這個新聞一下子就報了出來,而且是各大媒體都在報,如果是假的不可能這麼多媒體都在報道這件事情吧?」

百姓議論紛紛而天辰集團的大樓底部也被各路電視台記者圍得水泄不通,而今天早上天辰集團的股市和基金開始慢慢下跌,這讓這些股民們也開始慌了,紛紛在猶豫要不要拋售。

「哼!姜天龍這個混蛋還真是說到做到呢!完全沒有脫離帶水,居然這才第二天就跟我們弄出這麼一個重磅炸彈,看來愣月你對她的警告還不夠大啊?」

姜辰看著樓下堵得水泄不通的記者不由得苦笑道!

「那我現在要不要再去教訓一下這個傢伙呢?」

冷月看向姜辰道!

「不用了!再次受了打擊,這個傢伙現在肯定身邊布滿了保鏢你現在去,搞不好還會暴露自己,那個黎胖子你現在下去和這些記者說一下唄」

「我怎麼說啊!」

黎胖子看向姜辰好像有些一籌莫展。

「你就說那些全部都是謠言,一切聽我們天辰集團的官方報告,我們天辰集團官方報告都還沒有播報這件事情你們在在這裡瞎起鬨我們將會拿起法律的武器狀告你們這些媒體了?」

「如果他說如果沒死的話,你到哪裡去了,能否通過電話啥的我又怎麼辦,你知道的這些記者為了找到勁爆的新聞是很纏人的」

「那你就給我打電話就是了,說我活的好好的正在外面開會呢!別被這些假消息所迷惑,請大家放心購買我們家的產品,可能借著這一波炒作我們天辰集團的股票基金還會上漲了,今天上午我看了一下子掉了2個百分點,說明我的股票基金還是比較堅持的,大伙兒都無比看好我們,那我們在這麼一炒作肯定就是在漲的節奏」

「行吧!那我就先下去說了」

說著黎胖子叫上高娃便下了樓。

而樓下保安和下面的前台都把這群記者們給攔在外面。

「請你們離開這裡好嗎?你們這個樣子我們都根本無法營業做生意了,你們已經妨礙到我們正常營業了你們知道嗎?」

「那你們可以讓你們的上層出來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答覆嗎? 周芷燕聽到有人給自己送水果,頓時激動起來:「我說了,要送全都送,我們塘子村小學有什麼特殊的。」

「呵呵,周老師,還不是有些人看你漂亮。我說周老師,你要沒事趕緊回去看孩子,這裡這麼領導呢。」韓守義這名校長太過無恥,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挑撥其他老師的關係。

「周老師,我們是一起的。這次水果我們都不能吃,如果你們班單獨有好的,那這運動會開的幹嘛?退錢,韓校長,給我們退錢。」

「退錢,想什麼呢,水果都在這。不就是時間長了嗎?城裡不能吃,村裡的小孩有啥不能吃的。」

「好了,韓校長,領我們去看看水果。」終於有鄉里領導看不下去了,剛說完話,就看到周芷燕從兜里拿出櫻桃。

「就在這裡,看看,這都爛成這個樣子。韓龍,你昧著良心掙錢?就算你單獨送給我們班,這都什麼事?」

周芷燕的話,惹得眾多老師都激動起來。鄉里的領導看到這樣的櫻桃,也是不快,不滿的看著韓守義,畢竟這次運動會都是韓守義負責的。

「領導,看看,這可是車厘子,城裡賣都好幾十。你說每個小孩收上來的錢,才多點?尤其這個塘子村,每個孩子只收了三十元,那還是看在他們是貧困村的份上。」

韓守義的話,也讓這些領導點頭,畢竟經費有限。

「韓校長,你什麼意思,我們貧困村就應該吃爛水果唄?」周芷燕可不幹了,自己班級的孩子那麼可愛。

「我可沒那意思,什麼叫爛水果,有吃的就不錯了。你們塘子村也沒見過什麼水果。」韓守義,剛說完旁邊的韓龍也說道:「芷燕,算了,有我在,還能夠虧了咱們村的孩子,別鬧了。」

「什麼別鬧了,公平對待懂不懂,你們這樣的,根本就是勾結。」

「周老師,莫要瞎說,勾結什麼,就貪圖你們塘子村那點錢?都不夠一瓶酒錢,我韓守義都瞧不上,有本事,你自己去找。」

「大家給我挺好了,人家周芷燕老師來自大城市,認識人多,呵呵,一定能夠找到免費的送水果的。大家要麼不吃這些水果,要麼就等著周芷燕老師憑著人格的魅力……」韓守義再次無恥的說著,這挑撥離間的功力,的確很厲害。

所有人都這麼聽著,其他班級的老師已經不幹了,都開始不滿的看著周芷燕。周芷燕委屈的更加激憤,就在這時候,周芷燕的身後傳來楊柏的聲音。

「芷燕,什麼情況,我給大家送水果了。」楊柏的話,讓周芷燕一愣,眼眶一紅,這讓楊柏再次一愣。

「怎麼了?誰欺負你了?」楊柏頓時就看到旁邊的韓龍,冷冷的眼神,嚇得韓龍一個激靈,當場就喊道:「你別過來,跟我無關。」

韓龍這麼怕楊柏,這也讓旁邊的周芷燕鄙視的看著韓龍,看到楊柏的出現,再次低頭說道:「沒事,楊柏,別送了,我們不會特殊待遇的。讓別的班級看到只有我們吃,不太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