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琪,以後遇事考慮全面一些,」陸正豪教誨道,「今晚皇上不是舉行了宴會為太子接風洗塵嗎?那我們就讓他好好丟一丟醜,去,告訴你妹妹。。。。。。」說到後面,陸正豪忽然沖著陸天琪耳語起來,陸天琪的面上漸漸露出一絲陰笑。

「兄弟,你說今晚的宴會,我該怎麼做才能既讓陸家對我放鬆警惕,又不是太過分地損了我的威望。」城內大街上,雲辰逸小聲問向一邊閉目冥想,一邊走路的沐雲。

「我對這種事情也沒什麼經驗,」沐雲沒有睜眼,繼續感應著周圍的風元素,聲音也極其微弱地道,「只能到時候隨機應變,實在不行,我就暗中做些小動作。」

「什麼小動作?」雲辰逸顯得十分好奇。

「這個是秘密!」沐雲忽然睜開眼睛,裝作十分神秘的樣子,「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沐雲不想透露太多自己的秘密,那樣會讓她的弱點暴露在別人面前。

「你小子,還跟我賣關子!」雲辰逸笑罵道,「對了,今晚皓軒應該也會出現,到時候,我們兄弟三人好好喝上一杯。」

「你說,我要是『男扮女裝』出現在宴會之上,皓軒他還能不能認出我來?」沐雲忽然突發奇想,想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


雲辰逸聽她如此一說,不禁立刻仔細端詳起沐雲來,隨後他哈哈一笑,道:「你不說我還真忘了,你跟皓軒長得都跟個姑娘似的,而且比很多姑娘更要嫵媚動人呢!說不定皓軒會當場就會對你示愛呢!哈哈哈。。。。。。」

「去你的!」沐雲嬌嗔起來,面上忽然染上一抹紅暈。

「哎呦呦,快瞧啊!」雲辰逸用手指著沐雲的臉頰大笑道,「你還真有做姑娘的潛質,這小臉紅的,這神情,還有這小身材,當真是會迷倒眾生啊!」

「行了,別開玩笑了,」沐雲正色道,「要假扮姑娘,還需要置辦一些行頭,你知道星月城裡哪裡的衣服比較好嗎?」

「那當然是百年老字號天衣閣了!」雲辰逸笑道,「我們皇族以及一些王公大臣們,都經常去那裡挑選衣服,他們的做工雖然和宮內的司衣部不相上下,但樣式搭配和創意上卻要新穎得多。」

「這麼好?」就要恢復女兒身,沐雲想著自己穿上那些漂亮衣服時美美的感覺,不禁顯得十分激動,「快走,快走,趕緊帶我去!」說著,她一把拉住雲辰逸的手腕向前跑去。

兩人一路狂奔,來到天衣閣的閣樓門口,這是一座與天龍國相仿的古樸建築,金色琉璃瓦,朱紅石柱,飛檐檐角上的蹲獸皆是一座座金色龍雕,大紅燈籠掛滿屋檐下,整體看去彰顯大氣,卻又不失溫馨親近,給人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此處進出的人物各個階層都有,閣樓內掛著的形形色色的衣服,每件都可謂鬼斧神工,天衣無縫。

「這裡的老闆是天龍國的人嗎?」沐雲覺得這建築比較眼熟,便開口問道。

「沒錯,」雲辰逸回道,「天衣閣的老闆,是天龍國有名的裁縫,他手藝精湛,但脾氣卻是非常古怪,不管你的身份地位如何尊崇,只要他看你不順眼,說什麼也不會為你制衣。」

「這老闆的性格我喜歡!」沐雲俏皮地說了這麼一句,隨後當先踏入了門檻。

「哎呦,這是哪裡來的窮小子?」剛進閣樓,裡面便傳來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天衣閣這種地方也是你能來的么?」沐雲循聲望去,只見一個官家大小姐的丫鬟,正一臉的鄙夷地看著自己,而她身後的那位小姐,正一臉不悅地生著悶氣。

此時,雲辰逸走了進來,他一拉沐雲的胳膊,徑直向著裡間走去。

「喂喂,你們是什麼人啊?」那丫鬟衝上前去擋住了沐雲兩人的去路,「懂不懂規矩啊?」

「這位大姐,請問這裡有什麼規矩?」雲辰逸笑著問道。

「我們小姐先來的,老闆還沒給她量身裁剪呢,你們兩個窮小子,居然敢插隊!」丫鬟滿面怒色地看著雲辰逸。

「我看是你不懂這裡的規矩,」雲辰逸嗤笑一聲道,「來的客人只要老闆看著順眼,直接進去就行,如果看不順眼,便會有人出來擋住客人,想來,你和你家小姐就是被人擋在這裡的吧。」

「你!」丫鬟把嘴一撅,卻無法繼續說下去,因為雲辰逸說中了她們的情況。

「你們兩個小子,快點進來吧!」此時,從裡間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再磨磨蹭蹭的,老夫就要打烊了。」 「這位大姐,麻煩借過!」雲辰逸用手撥開刁蠻丫鬟,與沐雲一起向裡間走去。

「小姐!」丫鬟哀怨地跑到小姐身旁,「你看他們都進去了,我們怎麼辦啊?耽誤了晚上的宴會,老爺又該罵了!」

「哼!」小姐嘴巴一撅,來了脾氣,「你現在回去,把父帥的親衛隊都叫到天衣閣來,如果他再不給我做衣服,我就叫人把這裡拆了!」

「好,奴婢這就去!」丫鬟聞聽小姐要動真格的了,忽然樂了起來,「早就該給他一點顏色看看了,居然敢拒絕我們家小姐!」說完,丫鬟一溜煙地跑了出去。

沐雲與雲辰逸來到裡間會客廳,只見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氣定神閑地坐在一把木雕椅上,身旁站著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老者輕捋了下額下鬍鬚,仔細地打量了兩人一遍,隨後用手一指沐雲,對身旁小姑娘道:「青瑤,你帶這位姑娘到後面量身制衣,」隨後又指了指雲辰逸,「我們在這裡量就可以了。」

「噗!哈哈哈!」雲辰逸大笑起來,他看著沐雲羞紅的臉頰,左手捂著嘴巴,右手指著她,「都說你像個姑娘了。」沐雲沖著雲辰逸做了個鬼臉,隨後跟著青瑤向後廳走去。

「太子殿下為何發笑?」老者忽然開口道,「難道你這是在懷疑老夫的眼光么?老夫乾量身制衣三十多年了,還從未看走眼過。」

「龍伯,沒想到十年不見,您老一眼就認出我了啊!」雲辰逸有些驚訝對方的判斷力,「我和十年前可是長得一點都不一樣啊,您老果然是好眼力!」

「嗯,是變了不少,」龍伯將一把皮尺在雲辰逸身上展開,「不過,不管怎麼變,你眼神中的那股子執拗勁終究是變不了的,轉過去,」他用手一撥雲辰逸,將他轉了個身子,「與你同來的這位姑娘,實力深不可測啊!」他忽然莫名地說了這麼一句。

「哈哈,龍伯,剛才還誇您眼光好呢,」雲辰逸笑道,「怎麼現在連男女您都分不出來了啊?我這兄弟,長得是秀氣了些,但也絕對不是姑娘,我另一個兄弟長得比他更加妖媚呢。」

「太子殿下說的是羽皓軒吧?」龍伯彷彿是萬事通,就沒有他不知道的東西。

「龍伯,你也太神了吧!」雲辰逸訝異地看著龍伯,「你見過我那皓軒兄弟?」

「嗯,那小子長得的確比個姑娘家還要漂亮,」龍點點頭道,「他是個標標準准地男生,今天與你同來的這位是個姑娘,沒錯了。」

「好好,您老說是就是,」雲辰逸也不與他爭,「對了,龍伯,剛才外面那個小姐,是陸正豪的千金吧?」

「沒錯。」龍伯坦然回答。

「您為何看她不順眼呢?」雲辰逸又道,「她現在回元帥府叫人了,一會肯定會鬧得收不了場。」

「殿下,老夫的脾氣你也是知道的,」龍伯輕笑了一聲,「這三十多年不都是這麼過來的么?」

「可今時不同往日了,」雲辰逸有些擔心,「陸正豪現在勢力龐大,連我父皇都要讓他三分,我怕。。。。。。」

「沒什麼好怕的,」龍伯彷彿胸有成竹一般,「再說了,不是還有你這個太子殿下坐鎮呢么?」

「啊?」雲辰逸這才恍然大悟,感情這老頭在這等著自己呢,「原來您早就料到我今日會來啊!」

「殿下在星月酒樓鬧得那麼一出,現在早已滿城皆知了。」龍伯笑道,「老夫不過是再給殿下一個機會,把戲給演足了,否則陸正豪這個老狐狸哪裡會信以為真?」

「如此說來,我還要謝謝您了?」雲辰逸用異樣的眼光看著龍伯,龍伯哈哈一笑,道:「臭小子,一會替老夫打發了元帥府的親衛隊,就當是回報老夫了。」雲辰逸聞言一陣無語。

「雲兄,我美嗎?」此時,沐雲穿著一套白色連衣長裙從裡面走了出來,裙邊用潔白的珍珠鑲嵌,均勻折起九十九道皺褶,每道皺褶提及腰身,使她的身材顯得更加修長,胸前凹進一片倒三角的白色里襯,里襯用上好的更加潔白一些的絲質布料所制,貼身的圓形領口,將她的玉頸修飾得極其高貴聖潔,里襯邊緣用半透明絲質白紗挽起波紋小邊,一直延伸到她的身後。

微微收緊的銀色束腰與兩隻白色芙蓉口長袖,將沐雲絕美的身姿襯托得更加玲瓏剔透,她走到雲辰逸面前悠然一轉身,隨後面上莞爾一笑,俏皮地看著對方。

「我的個神啊!」雲辰逸被眼前這個絕世美人驚得張目結舌,「你,你是我的兄弟嗎?」此時的他也已經不敢確認沐雲的性別了。

「問你話呢,我美嗎?」沐雲重複道。

「美,美!」雲辰逸眼睛就一直沒離開過沐雲,「你跟皓軒兩人,當真是兩個妖孽,不僅禍害了那麼多女生,一定還禍害了不少清純少男啊!」此時的雲辰逸,幾乎懷疑自己是否有斷袖之癖了。

「唉!」龍伯搖首嘆息道,「現在的年輕人啊,怎麼都好這調調,好在這是位姑娘,不然星月雲家可就要絕後咯。」

「你們進去,把裡面所有人都抓起來!」此時,外面傳來剛才那個丫鬟的聲音,「如遇抵抗,格殺勿論!」

「小小一個丫鬟還挺狂啊!」雲辰逸的面色忽然變得陰冷下來,「我倒要出去會會這個陸家大小姐!」說完,他快步奔向前廳。

沐雲剛想跟著出去,卻聽龍伯喊道:「小姑娘,先等一下,我有話問你。」

沐雲停下身子,轉身看向龍伯,「前輩有何吩咐?」

「龍武城沐家家主沐笑天,和你什麼關係?」龍伯忽然開口道。

「並無任何關係。」沐雲說的也是實話,因為沐家早就發出公告,將她逐出家族了。

「難道老夫認錯了?」龍心中疑惑,但看著沐雲此時的真面孔,著實像他一個故人,他又繼續試探道:「不知令尊與令堂的姓名可否告知老朽?」

沐雲聞言沉思起來,眼前這個老者為何會突然問及自己去世的父母,片刻后,她抬起頭面帶歉意道:「家父家母已去世多年,晚輩不想再打擾他們的在天之靈,請恕晚輩不能如實相告。」

「你的父親叫做沐延平,你的母親叫做莫清寒。」龍伯介面道,「老朽可有說錯?」

「前輩您是?!」沐雲聽見對方叫出了自己父母的姓名,心中萬分震驚,這麼多年來,從未有人再提及他們的名字,眼前這個素昧平生的老者是如何知道的? 「算起來,你該叫我聲六爺爺。」龍伯習慣性地捋了捋額下鬍鬚,「我與你的本家爺爺沐懷安是八拜之交,他在沐家排行老五,他比我年長,我就算排老六了。」

「六爺爺!」沐雲恭敬地沖著龍伯行了一禮。

「好孩子,快免禮,這一晃十多年過去了,」龍伯感慨道,「沒想到當日一別,我與五哥一家便成了永別,好在天可見憐,留下了你這一條血脈,讓老朽得以今日相見。」說著,他憐愛地走上前去,用手摸了摸沐雲的秀髮,「你與你娘長得真像啊!」

「六爺爺,您能告訴我,我父母是怎麼死的么?」沐雲忽然情緒變得激動起來,一把拉住了龍伯枯槁的手,「是不是被人害死的?他們是被誰害死的?」她一口氣問了三個問題。

「孩子,你別激動,」龍伯權威道,「當年事發之後,我四處打聽你們一家的消息,最後沐笑天告訴了我實情,因你娘體內擁有暗黑之力,所以被天龍國皇帝所不容,沐笑天被迫將你們一家逐出家族。」

「呵呵呵,」沐雲冷笑道,「又是逐出家族!沐笑天可真是為了家族著想啊!」她面上忽然布滿了殺氣,一抹令人發寒的氣息瞬間充斥著整個大廳。

「孩子,你先聽我說!」龍伯怕她被暗黑之力反噬,急忙繼續敘說起來,「這事不能怪大哥,若非如此,皇帝不僅要將你們一家滿門抄斬,更是會連累沐家其他分支,而這樣做不僅是保全了沐家,也是借故將你們送出危險之地啊!」

「那我爺爺和我父母怎麼又死了?」沐雲厲聲喝問道,眼角都已經布滿了血絲。

龍伯回憶道:「光明聯盟得知此事之後,想拉攏你父母入教,但被你母親嚴詞拒絕,光明聯盟卻抓了你要挾他們,最終你爺爺和你父母為救你而戰死,沐笑天聞訊趕到之時,卻只發現一個剛剛滿月的娃娃坐在血泊之中,而她卻沒有哭過一聲。」

「那個娃娃便是我,對么?」沐雲此時清醒了一些,但心間恨意卻是更加濃烈了,「光明聯盟,我沐雲發誓,有生之年定要將你徹底剷除!」

「沐笑天將你救回之後,發現你體內有股強大的暗黑之力在心脈間徘徊,」龍伯又道,「為了讓你能在天龍國平安長大,他只得暫且用戰氣壓制住它,但這樣一來便會使你的體質變弱,也無法修鍊戰氣,但是只要有一天你自己衝破了禁制,或者遇到某種特定條件激發了體內的暗黑之力,那麼你的成就將會不可限量!」

「我會用我的暗黑之力,將那些醜陋的光明一點點的吞噬!」沐雲的眼神變得十分駭人,渾身散發出的強大氣勢,讓龍伯都不禁為之震驚。

「青瑤,你出來下。」龍伯忽然沖著后廳喊道。

青瑤快步走了進來,道:「爺爺,什麼事?」

「這位就是你五爺爺的孫女沐雲,以後就是你的妹妹了。」龍伯介紹道,「雲兒,你青瑤姐姐不僅繼承了我全部的制衣技能,而且還自己創新出改造式神戰甲的方法,經她手改造過的式神甲,不僅威力增大,而且還會增加新功能。」

「真的嗎?」沐雲心中大悅,「那青瑤姐姐能幫我改造一下嗎?」

「當然可以了!」青瑤沖沐雲笑著點了點頭。

沐雲用式神力將三個神寵分別召喚了出來,一共兩套黑色戰甲,一套紅色戰甲,青瑤走上前去仔細地打量了一下,片刻后驚道:「這裡每一套式神甲都是上品,只須稍加改造,便能成為極品,尤其是這套暗黑龍族戰甲,它具有抵禦一切精神或魔法攻擊的效果,當然前提是使用者要擁有足夠的精神力來支撐,這套三頭犬戰甲具有腐蝕一切毀滅一切的能力,任何兵器觸碰到它,都會立刻腐朽,而這套血狼戰甲不僅可以瞬移,而且可以隨意改變使用者的外貌輪廓。」

「哇!太神奇了!」沐雲歡呼起來,「青瑤姐姐快幫我改造!」

「沒有這麼容易,」青瑤解釋道,「在改造之前,我需要準備一些東西。」

「需要什麼材料,姐姐您儘管開口,即便我弄不齊,還有太子殿下幫我。」沐雲信誓旦旦地道。

「材料你不用擔心,我都能弄到,」青瑤搖首道,「只是改造之時,需要你用精神力幫我一把,但如果你精神力不夠強大的話,會有失敗的可能,而失敗的代價,輕則讓你神志不清,重則永遠昏迷不醒。」

「雲兒,你考慮清楚再做決定,」龍伯開口提醒道,「改造一旦開始,便不能停下。」

「不用考慮了!」沐雲果斷地道,「我想,以我的精神力,足夠應付青瑤姐姐的改造了。」青瑤聞言點了點頭。

「對了,怎麼太子殿下出去這麼久了,卻一點動靜都沒有?」龍伯忽然想起外面還有元帥府的人來鬧事,三人相視一眼,隨後便一起向外面走去。

剛一走到天衣閣門口,沐雲便看見門外整齊地跪了一地的人,這些人正是元帥府的親衛隊,還有剛才鬧事的小姐和丫鬟兩人。

雲辰逸正翹著二郎腿坐在一把木椅之上,眼睛就直勾勾地盯著跪著的所有人,一有誰動作不夠規範,他立刻便打出一個火球擊向對方,這些人跪的時間一久,自然穩不住身形,所以門外不時響起一聲悲呼。

「太子殿下,您就饒了我們家小姐吧。」丫鬟向雲辰逸乞求道,「小姐也不知您就是太子殿下啊,衝撞您絕對是我們無心之失,還請太子殿下高抬貴手,放我們家小姐一馬。」


見沐雲三人走了出來,雲辰逸狡黠一笑,沖著沐雲眨了眨眼,對丫鬟道:「好吧,本太子見你忠心護主的份上,今天就饒了你們,不過以後你們再到天衣閣來鬧事,若被我知道了,我可絕不輕饒!」

「不敢!不敢!」丫鬟連聲回道。

「好了,帶著你的親衛隊,趕緊滾蛋!」雲辰逸沖著丫鬟擺了擺手。

「多謝太子殿下!」此時全部親衛隊的人一起高呼謝恩。

「我們也走吧。」雲辰逸上前將沐雲的手臂一挽,彷彿挽著戀人一般,美滋滋地向前走去。

「恭送太子殿下!」元帥府的人又齊聲高呼。 天色漸入黃昏,星月城皇宮大院里的迎星宮外的廣場上,已經停滿了各式各樣的大型豪華馬車,滿朝文武大臣,以及星月國內的一些商業巨頭都已經到場。

迎星宮,名為宮殿,實則是皇帝專門會客迎賓的地方,雄偉的建築約有百米多高,就像一個巨人般聳立在廣場中間,四壁是用極品的漢白玉方石砌成,整座建築佔地數十萬平方,可容納數萬人同時聚會。

宮殿四周此時燃放起了繽紛絢麗的禮花,三聲低沉的號角聲響起,宮殿里立刻變得燈火輝煌,迎賓的宮女們紛紛列隊,恭迎各位權貴入場。

這是一個自助餐形式的宴會,高官權貴們入場之後,立即便按照等級大小簇擁在幾處,一些職位低微的官員,時而湊到一品大員的人群旁奉承幾句,這一奉承,必須面面俱到而且還要次序分明,不能得罪任何一人,如此一來便會累得夠嗆。

羽皓軒身穿一套帥氣筆挺的白色晚禮服,站在宮殿一處角落,他手中把玩著一個水晶高腳杯,品鑒著杯中香濃的極品紅酒的掛杯程度,見到一層如蜜一般的液體緩緩滑落杯中,羽皓軒滿意地點了點頭,面上微微一笑,將薄唇湊到杯邊抿了一口。

不少王公大臣們的千金小姐,都有意無意地將目光瞟向羽皓軒的身上,目光交接之後,羽皓軒彬彬有禮地沖她們點頭微笑,直惹得宮殿內千金小姐們的一陣心花怒放。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