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半年前赫拉施展的詛咒呢?」卓越心頭一緊,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那些大神們的詛咒,豈是我這個小小的法師能解的開的。」喀耳刻搖頭,原來這就是他的目的。

「一點辦法都沒有嗎?」

「我只能恢復以後想辦法試試,但不知道效果如何,到時候不成你可別怪我。」喀耳刻身受重傷,獨自逃走是難之又難,害怕卓越把她丟下不管,趕緊說個模稜兩可的話。

卓越雖然明知道她是在利用自己,但死馬當活馬醫,試試總比什麼都不做強。

兩人這時來到石屋門口,喀耳刻的兩個侍女夏爾娜和雪莉一見卓越抱著主人出來,都是一臉迷惑。喀耳刻和她們小聲說了幾句,兩人知道現在的依仗就是卓越了,立即上前見禮。

卓越擺了擺手讓她們先去準備船和衣食,又道:「對了,既然夜神這麼厲害,你打算到哪裡躲避?」

「羅德島,那裡是我父神赫利阿斯的地盤,縱使她是夜神也奈何不得。」

「羅德島在哪兒,順路的話我送你一趟也行。」

「謝謝弟弟啊,姐姐以後就只有靠你了。」喀耳刻嬌媚一笑,立即變得風情萬種。

「嘿嘿,都這時候了還和我抖機靈,你這是魅惑之術吧?」卓越臉色一沉,冷笑道。

喀耳刻已經有點熟悉了他的性格,立即變出一副溫順嬌弱的樣子,卓越也知道她是變相在向自己低頭,笑了笑道:「我們做個交易,我把你送到羅德島休養,不過半年後你得隨我去救治一人,如何?」

喀耳刻知道他的意思,趕緊道:「成交,不過我不能保證一定成功。」

卓越也知道希望渺茫,不過還是想試試。

這時兩女已經把需要的東西都收拾好,四人立即坐船向東南而去。

喀耳刻精神力受損,不能施展魔法,兩個侍女都是普通人,此時是乖巧無比地奉承著卓越。

「喀耳刻,我記得斯庫拉說你還會黑魔法,怎麼沒見你對我施展?」

「我的好弟弟呀,姐姐怎麼可能不去施展,只是那些東西對你根本沒用!」

喀耳刻想著有一股吐血的衝動,「還記得你剛進去聞到的異香嗎,那就是我施展黑魔法的靈引,變形術的法術道具也布置了不止一次,每次你都沒事人一樣,我當時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恐怕就是菩薩所說的那種不死之身起了作用。」卓越想著似笑非笑地看著喀耳刻道:「大美女,你把我迷暈之後打算幹嗎,不會是想強姦我吧?」

「真是不要臉。」喀耳刻一揉****,臉上春意盎然,嬌笑道:「姐姐本打算把你變成性奴的,你生不生氣?」

「哈哈,那挺好。」

卓越知道她心機深沉,以後還要她的幫助又動不得,所以雖然經常和她開些玩笑,卻是從沒碰過她。

喀耳刻明裡暗裡誘惑了無數次,卓越都像石頭人一樣沒對她表現過性趣,搞得喀耳刻苦惱之極。她本想通過性關係把卓越拉攏到身邊,等自己好了以後再想辦法用魔法控制住他。可惜卓越就是不上鉤,最後只能委曲求全,像下人使女一般奉承著,內心的鬱悶可想而知。

好在她作為幻術師,對人心把握能力極強,又是曲意奉承,兩人處的倒還不錯,後來見卓越有意無意地問起東南大陸的事,於是把自己所知的東西添油加醋地慢慢敘出,卓越這才知道那邊現在大小國林立,有巴比倫、亞述這樣聽說過的,有腓尼基、迦南、赫梯、米底等沒聽過的。

「喀耳刻,你聽說過一個叫猶太的國家嗎?」

見喀耳刻搖頭,卓越又把猶太、以色列、希伯來等幾個知道的辭彙都說了出來,並詳細說了一下大致的位置。

「你說的似乎就是迦南。」喀耳刻沉思了一陣,才不確定地道,「其實迦南就是腓尼基,腓尼基是我們希臘人的稱呼,迦南是他們自己的稱呼。」

「不過聽說迦南六部現在和從埃及來的入侵者正斗得不亦樂乎,也不知道誰能最終統治那片區域。」


「那你聽說過上帝嗎?」卓越心裡一激動,終於算是知道一些那邊的消息了。見喀耳刻又是搖頭,趕緊道:「耶和華、主、撒旦、路西法。」

「上帝、耶和華和路西法是哪些大神我不知道,不過你說的主和撒旦可不是指某一個神。」喀耳刻見他神色激動,知道對他肯定有用,於是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出來,「迦南主神是巴爾和阿娜特,他們主的意思就是自己信仰的主神,可以是伊勒,可以是巴爾,也可以是阿娜特。至於撒旦,是敵對者的意思,不是指某個神。」

「我操,原來是這樣!」卓越搖頭苦笑,第一次知道這些東西。「不過也對,上帝不就是那些人的主神嗎?只是他們只信仰一個主神而已。路西法反出天庭之後就是上帝的敵對者,叫撒旦也沒有錯。」

經過近一個月的航行,這一日終於來到羅德島。

羅德島是個大島,遠遠地就能看到一大片陸地,島上繁榮異常,島周圍各種船隻川流不息。

快到碼頭的時候突然一個巨大的青銅像立在眼前,那像大概有三四十米高,手拿火把,面向前方,下面的雙腿分開而立,進出羅德島的船隻都要從他跨下過,不但霸氣非凡,看著還非常有趣。

「看到沒,那就是我父神的雕像,霸氣吧?」喀耳刻指著雕像驕傲無比地道。

卓越點了點頭,這樣的雕像矗立在眼前,想不震撼都不可能。

卓越看著喀耳刻突發奇想:「喀耳刻,你既然能把人變成動物,能不能把動物變成人?」

「你當我是宙斯啊?」喀耳刻沒好氣地瞪了卓越一眼,「只有宙斯那種大神才有此等法力,我一個小小的女仙,你也忒看得起我了。」

不久來到碼頭,喀耳刻帶著倆侍女跳上碼頭,突然大笑道:「咯咯,卓不凡,我說個事你不許生氣。」

「你說吧,我不生氣。」卓越笑了笑道。

「哈哈,我們其實沒有向南,而是向東,羅德島在艾尤島東邊,想去迦南,你得繞一大圈了。」喀耳刻看著卓越拉長的臉興奮無比,終於出了這些日子憋在心頭的惡氣。

「呵呵,我知道,如果我連太陽從哪裡升起都不知道,就真的是廢物了!」卓越對著遠去的喀耳刻大笑道。 「嘎嘎,異空間原來是這麼開闢的!」卓越樂得合不攏嘴,不停地把長槍從異空間放進取出,慢慢熟悉操作。

從羅德島離開之後沒幾天航程就到了大陸,卓越在記憶深處找到一片倪克斯神念里殘留的記憶碎片,消化參研之後終於讓他把異空間開闢出來。

「可惜可惜,它當時不自爆就好了,那道神念裡面肯定還有其他好東西。」

卓越每次想起這事都是惋惜不已,甚至狂妄地想再吞哪個大神的神念就好了,說不定又能學得一些新能力。

看了看周圍的人群,這些人和希臘人基本沒有區別,說的也是希臘語。他雖然不知道現在所在的具體位置,不過估計是在土耳其境內,記得前世的世界地圖上,以色列、巴勒斯坦似乎在土耳其東南,想著開始向心目中的以色列進發。

這一日來到呂基亞境內,只見行人神色匆匆,百業散亂,許多人都在拖家帶口地搬離這個地區。

疑惑的卓越一問才知道,原來是一頭大妖正在此地興風作浪。

據說那妖魔長了三個頭,前面的是個兇惡的獅子頭,尾上是個邪惡的龍頭,而脊背上是個恐怖的山羊頭。這惡魔不光力大無窮,兇惡異常,背上那隻羊頭還能噴出漫天的熊熊烈火,能焚毀時間的一切東西。

呂基亞國王羅-卡洛斯見這個妖魔禍害自己的國家,勃然大怒,新婚第三天就親自帶領勇士和上千士兵前去征討。

可惜他雖然武藝精湛,不過是個普通凡人,哪裡敵得過這個妖怪,手下的勇士和士兵被屠殺大半,自己也被一口火燒得渣都不剩。

敗兵一回,天下恐慌,卡洛斯本來就是獨子,又是剛結婚連孩子都沒有,他一死國中無主,只能讓他剛娶的王后登基攝政。

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縱使再有手段又能如何,何況在這種情況下,國內現在是人心惶惶,能逃的大多都逃了。

據說小姑娘為了平抑這場禍事,現在正在向天下招納勇士,並許諾只要有人能殺掉這隻妖怪,她就答應讓那人做她的國王,她願繼續為後。

美色權勢動人心,可惜去了n多的勇士,許下了多少諾言,到最後都是有來無回,葬身那妖魔之口。

卓越一聽立即就加快了腳步,他對什麼王位、女王沒什麼興趣,倒是想見見這魔怪,如果能除掉,肯定能收穫不少好東西。

不久來到呂基亞城,離好遠就見城外人山人海,走進一看,原來是女王正在祭拜神靈,而且還是他頗為熟悉的神靈:月神阿爾忒彌斯。

那女孩頭戴王冠,身穿白色孝服,身材纖細修長,看著說不出的我見猶憐,此時正一臉戚容地跪在月神祭壇前閉目祈禱。

身後的百官臣工有的不屑一顧、有的同仇敵愾、有的冷漠面對,千奇百怪各種神情都有。

一會那女王祭拜完畢,站起身子面相眾人高聲道:「我翁法勒說到做到,只要有人能除掉那個妖魔,我立即讓出王位,願安心奉他為王,侍在左右。諸位大人們,你們有什麼話要說?」

「我等都願奉那人為王!」百官臣工都是齊聲大喊。


可惜周圍人雖多,卻沒有一個說願意去的。

翁法勒等了許久見沒人應允,鳳眉一豎,高聲道:「既然沒人願意去,我翁法勒願親自帶兵,有哪位將軍願意隨我前往?」

下面又是一片靜默,過了一陣才有一個少年軍官高聲應承,大多數的人頭低的鴕鳥一般,生怕女王點名要他去。

卓越冷笑一聲,從後面擠到前面的圈子裡,高聲道:「尊敬的女王陛下,我這個外鄉人願意隨你去看看!」

「哈哈,歡迎之至!」翁法勒雖然身體嬌弱,性子卻是豪爽非常。「異鄉來的勇士,請隨我進城喝一碗壯行酒,我們好出發戰鬥。」

「哈哈,多謝多謝!」卓越見得女人大多陰柔,此時見一個女王這麼剛健,心中不禁豪情萬丈,立即隨她向城內走去。

不久來到王宮,翁法勒大擺筵宴,款待即將出征的將士。

「異鄉的勇士,謝謝你的支援,請接受翁法勒的敬意!」翁法勒舉起酒杯來到卓越跟前,一雙眼睛十分動人。

「殿下客氣,你也是我見過的最豪邁的女王!」卓越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短暫地喝過幾杯,眾人開始準備護甲兵器,翁法勒見卓越空著手,趕緊讓人去取盔甲武器,卓越一擺手道:「殿下不必客氣,這些東西我都有。」

翁法勒見他神色沉穩,似乎不像是在說笑,還以為他放在城外,也沒勉強。

這時卓越猛然感覺一道神意波動,而且還是熟悉的人,於是輕聲道:「殿下可以先行,我有點事去去就來,一會再趕你們也不遲。」說著幾步跨出大殿向遠方走去。

「此人神情淡定,儀態非凡,也許真能除掉那妖怪也說不定。」翁法勒看著遠去的卓越陷入了沉思。

「殿下,他不會是害怕逃了吧?」一個女侍低聲提醒。

「呵呵,他如果要逃,開始又何必答應下來?」翁法勒笑道。

卓越不久來到一座神廟內,見一白衣人站在那裡,正是月神阿爾忒彌斯。

阿爾忒彌斯見他過來情緒頗為激動,趕緊冷靜了一下心情,低聲道:「你…你什麼時候過來的,身體全好了嗎?」

「謝姐姐關心,早已無礙了!」卓越也是百感交集,他雖然發誓不再和阿爾忒彌斯有任何瓜葛,但一方面欠月神的太多,另一方面那太陰太陽之力都已經融合到身體裡面,想不用都不可能,誓言當然算不得數。

其實他對阿爾忒彌斯也是頗有好感,但阿波羅的陰影一直懸在頭上,再加上自己不是希波呂托斯,更不想做俄里翁的替代品,所以一直不願想起她,此時一見面反倒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兩人都是沉默了一陣,阿爾忒彌斯道:「不凡,你有點莽撞了,那隻妖怪厲害非常。不然也不會為禍至今。」

「姐姐對它熟悉?」卓越也想聽聽她的意見。

「它叫奇美拉,是個很恐怖的妖怪。你還記得忒拜城的那隻獅子嗎,那就是它和俄耳托斯所生的。」

卓越想到那頭刀槍不入的獅子,似乎的確不好對付,不知道這隻奇美拉有哪些厲害之處。

阿爾忒彌斯聽他問起,沉聲道:「人們只知道它嘴裡能噴火,卻不知道它尾巴上的那條龍頭還能噴洒毒液。那毒液其毒無比,凡人聞一下就要昏迷過去,就是我們神靈也不願意讓它沾上。我本打算讓安菲格力斯過來的,誰知道你會……」

卓越雖然對那位大哥佩服無比,但從阿爾忒彌斯嘴裡說出來就不一樣了,立即起了比斗之心,傲然一笑道:「我卓越雖然能力一般,還是想會會它。」

「不凡,你知道我沒有看低你的意思。」阿爾忒彌斯見兩人好不容易和好,生怕他誤會自己,神色立即激動起來。

「我知道。」卓越報以理解的微笑,瞬間取出長槍,自傲地道:「我現在能使用異空間了,還不錯吧!」

只是阿爾忒彌斯卻是一臉詫異,看著他好一陣才道:「你…你弒神了?」

「哈哈,你倒是看得起我!」卓越知道阿爾忒彌斯不會對自己起其他心思,直接就把煉化倪克斯一道神念的事說了出來。

「你太膽大妄為了!」阿爾忒彌斯嚇得臉色煞白,急切地道:「那是黑暗本源,夜之皇后,宙斯都得敬他三分,你怎麼把她給得罪了。」

「神王、天後我都得罪了,也不在乎再多一個!」卓越見她還是這麼關心自己,心裡又是一暖,反倒安慰起來。

「那不同的。」阿爾忒彌斯也從最初的慌亂中冷靜下來,苦笑道:「宙斯、赫拉做什麼事都要有個理由,因為天下神、人都在看著他們。而她倪克斯卻不需要,在暗夜裡誰知道有多少陰謀進行?你還是躲躲吧!」

「我正打算去腓尼基一趟,去異域看看別處的世界。」卓越說出了此行的目的。

「也好。」阿爾忒彌斯點了點頭,想了想又道:「你一會告訴翁法勒,讓她準備一把弓箭,我到時好助你們一臂之力。」

「行,那我先走了!」卓越見阿爾忒彌斯願意相助,當然樂意。

「那副弓箭你還帶在身上嗎?」阿爾忒彌斯見他要走,又道。

「那個,我之前不會操縱異空間,嫌背著費事,就把它放米內森林了。」卓越有點尷尬,又不能說為了不惹麻煩故意放喀戎老師那裡,只能編個瞎話敷衍。

阿爾忒彌斯估計是猜到了他的心思,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又拿出一副交到他手裡,囑託道:「那怪物最好不要近身搏鬥,你箭術不差,就發動日月之力用箭射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