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辰,你今天必須要借給我四十萬,你放心我吳馨既然有能力跟你借錢,將來也會把這四十萬還給你的,而且一分不少!」

吳馨來到姜辰的面前,把手掌一伸理直氣壯的說道。

「我去,都這樣了,還沒有長記性呢!吳馨,你別忘了,你現在是在求我,你還這麼拽,別說我沒有這四十萬,就算是有,我憑什麼借給你?」

姜辰看到吳馨都死到臨頭了,還這麼拽,就一肚子的氣。

「好了,光頭哥,我已經想好了,這一對母女,還有那個叫唐家榮的,跟我沒什麼關係,你可以把他們帶走了,男的可以去當苦力,女的可以出賣自己的身體,總之他們欠你們的錢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姜辰對吳馨這個腦殘已經沒有任何興趣了,如果再讓她繼續待下去,說不定自己又要被氣死多少個腦細胞呢。

現在他的腦細胞可是非常值錢,每一個都至少價值幾十塊錢,他至少有腦細胞,就是幾十億,她吳馨賠的起碼?

「好嘞,既然你不打算給他們還錢,那我就把人帶走了,正好我這幾天沒有開葷,今天正好拿這個小妞打打牙祭,順便也好教教她怎麼做人!」

光頭男可不管那一套,說著話就要再次把吳馨抓起來扛到肩頭。

穿越八十年代之歌聲撩人 這一次吳馨可是傻眼了,一旁的唐家榮更是被嚇個半死。他可是親眼見過那些欠高利貸不還的人,是怎麼被丟到礦井裡面去給人賣苦力的,雖然在礦井裡面一天的工資至少有上千,但是基本上從裡面活著出來的,十個人有九個人是塵肺,相當於或者的吸塵器。

那種環境,他寧願死都不去,更何況十個人進礦井,能夠有五個人活著走出來就不錯了,大部分都死在裡面,可以說是一個高危職業,更不要說是一些見不得人的小作坊了。

如果說光頭男把他送到那種地方,簡直就跟讓他們送死一樣。

「吳馨,讓你跟辰哥,你怎麼就這麼費勁呢,難道還要讓我來教你怎麼求人嗎?」

看到吳馨根本不是真心實意求姜辰,唐家榮求生慾望極其強烈,他必須的活著啊!走過來一巴掌打在吳馨的臉上,著實把她給打懵了。

「你,你剛才打我?唐家榮,你是不想活了嗎?當初你跟我說什麼來著的的,要讓我享受紙醉金迷的生活,結婚以後絕對不會動手打人,現在我們還沒有結婚,你就這麼對我,你還是人嘛!」

吳馨摸了摸自己的臉蛋就要衝上去跟唐家榮拚命。

唐家榮再次反手一巴掌打在了吳馨的臉上,狠狠地罵道。

「你這個臭婊子,還是看清楚眼前的形勢吧,如果你不知道低頭,咱們兩個都活不了。辰哥,都是吳馨這個臭丫頭不懂事,還請你網開一面,給我們一條活路!我不想去黑煤窯,我不想是啊!」

唐家榮倒是乾脆,直接撲通一聲跪在了姜辰的面前,撕心裂肺的喊著,就差點叫爺爺了。

「哦?你倒是聰明,知道什麼才是求人,這樣吧,我也沒錢,但是老胡,我胡叔,好像跟這個高利貸公司的老闆有些交情,我先聯繫一下,我胡叔看他怎麼說,說著姜辰很快便發了一個微信語音過去,不知道他能不能賣我這個人情。給他們寬限幾天,要知道這群華陽市上流社會的人,姜辰都是加了微信的以後肯定用得著。

「寬限幾天?什麼意思,這可是高利貸,如果我們到時候還還不起錢,豈不是利滾利,我們更還不上了!」

唐家榮聽到姜辰的話簡直面如死灰,感情他求了半天也只換到這麼一個訴求,這還是在姜辰極不情願的情況下做的?

「行了,你就知足把,如果換成是我,就算是十萬塊錢,我也不願意給你們求情,丟人!」

光頭哥指了指腦袋上的一片綠草,忍不住罵道。

姜辰可沒有心情去管唐家榮是怎麼想的,他今天的目的就是為了教訓吳馨這一家人,但是如果真的要把吳馨送去做那種事情,他還做不出來,但是這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他早就想好怎麼對付這些人的辦法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光頭佬的手機響了!一看果然是自己家的老闆打來的!

「卧槽!你真認識我老大啊,不會真這麼神吧?」

光頭男看了看姜辰手機上的號碼,整個人的態度立刻就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但是又不知道是不是姜辰的實力,或者是巧合,說著便接通了電話。

「是,是,老大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 掛掉了電話的光頭佬頓時笑嘻嘻的看著姜辰道!

「辰少你說你這麼個大人物,你這麼低調幹啥呢!我們這還差點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傷了自家人呢!如有得罪的地方,還請辰少多多包涵,畢竟我們這種小人物,也只有跑跑腿,做做買力氣的苦力活兒!」

「沒事兒!你這不也是沒有辦法嘛!對了!你們老闆怎麼說的!」

姜辰好奇道!而一旁的陳紅霞,唐家榮還有吳馨此刻2個耳朵恨不得當成4個來用,都期待的聽著,希望幸運的事情能夠發生。

「我們老闆說了!姜少的面子肯定是要給的啦!」

聽到這裡,吳馨直接激動的差點哭了出來。

「太好了!媽!我們得救了,再也不會有事兒了!」

「喂喂喂!我說你這麼激動興奮個啥呀?我們老闆說了看在姜少的面子上,給你們7天的緩衝期,7天以後你們在不還錢的話,到時候就沒有任何可以緩和的價值了,直接強制執行,這7天我們會收繳你們的身份證,當然你們也可以跑,到時候被我們逮住了,就別怪我們殘忍了!」

光頭佬的話語,讓吳馨喜極而泣的模樣再次懵逼在了哪裡,讓一旁的姜辰看著差點沒忍住直接笑了出來,這特么也太尷尬了吧!

「不是!這!這怎麼還要還錢啊!」

愣了好一會兒吳馨才支支吾吾道!

「你特么什麼意思,我們的錢可是原封不動借給你們的130萬啊!趕明兒我們的130萬就不是錢了?」

光頭佬憤怒的聲音嚇得吳馨向後退了一小步道!

「我知道!但是!但是這!這7天!也太短了吧!姜辰你幫人幫到底,送佛上西天,你既然那麼有實力,你就把我們這130萬承擔了吧!也算以前你在我們家吃住的恩情!」

「對!吳馨說得對!好歹你以前也在他們家吃住了那麼久!」

唐家榮也在一旁神補刀道!如果這130萬讓姜辰承擔了,那自己壓力不知道要小多少。

「說得對你嗎個筆,你借130萬你憑什麼要人家承擔!你TM算什麼東西!」

說著無比氣氛的光頭佬直接再次一個耳光打在唐家榮臉上。

「行了!130萬我其實我也想幫你們承擔的!但是我身上就只有130塊,沒有130萬啊!人家給我個薄面,寬限你們7天,但是借錢還錢天經地義,行了!就這麼著吧!」

「那你可以打一個借條啊!這樣吧!這130萬你欠著,我們慢慢攢錢還你,就是不要檔我們的房子便可以了,怎麼樣,姜辰算我求求你了!真的!我第一次求你!幫幫我們好嗎?我們現在就只剩下這個家了!」

此刻吳馨或許真的慫了,沒有了平時在姜辰面前的那一份傲慢與不屑,因為她已經沒有了傲慢的資本。

「辰兒!求求你!幫幫我們吧!我跟你下跪了!好不好!阿姨這麼大把歲數了,你說落到現在一個狗窩都沒有,阿姨承認以前是對你不好,但是至少罪不至死啊!」

「姜辰!你就幫幫我們吧!你看我媽都跟你跪下了,她可是你的長輩啊!」

吳馨在身後的確有些看不下去的吼道!

「哎!我跟你們打借條,可是我真沒那麼多錢啊!賒賬可不可以啊!光頭哥!」

姜辰看著光頭佬笑道!

「額!這個我得先問問我們老闆!」

說著光頭哥也有些拿捏不準,於是走到陽台上再次撥打電話,而吳馨唐家榮他們的心再次提緊了起來。

只見光頭佬不停的在陽台上點著頭,說著「恩!好!知道!」

兩分鐘后光頭佬才走了進來雙手抱在胸前道!

「我們老闆這樣說的,余少你可以打借條,不收你利息,但是你得每月按時還款,每月還5萬爭取2年還清130萬就可以不用抵押這個房子。」

「我的乖乖啊!每月5萬啊!你說500我都難,這不好辦啊!這樣你讓這個姓唐這個,你看他長得還算英俊風範,一表人才的,現在不說有很多那種同志服務的嗎?就是基佬尋求服務的那種,他這個樣貌身材應該可以,聽說那行業比一般的小姐都賺錢,如果你們強制監督控制他做這個行業,這130萬我認了,放在我頭上到時候你們也好回去交差。」

「不要!不要!我TM最討厭基佬了!我不要被爆,救我吳馨!救我媽!媽就我啊!」

此刻唐家榮嚇得雙腿發軟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對吳馨和陳紅霞求助道!

而此刻吳馨和陳紅霞都自身難保,怎麼會管這個一無所有,還欠了一屁股債的唐家榮,管了他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不說,還得背貸款和把房子抵押出去,而且房子是所以被拿來抵押,就是唐家榮的餿主意。

只見陳紅霞和吳馨都沉默不語,把頭轉向了一邊,默認的選著了放棄了唐家榮,而兩個牛高馬大的手下,已經架住唐家榮往外面拖了。

見求助這對母女不行,轉眼唐家榮直接看向了姜辰,趕緊掙扎跪在了地上,不停的跟姜辰磕頭道!

「辰哥!我錯了!你幫幫我!幫幫我好不好,我接下來做牛做馬回報你都可以!我以前不該那樣對你,我求求你幫幫我啊!」

「我很想幫你啊!但是我一個月真還不了5萬啊!你借的錢我都幫你擦屁股了,你還想怎麼樣,安心的去賺錢還錢吧!你未婚妻和丈母娘我會想辦法幫你照顧的,早點還完錢,早點回來陪伴他們。」

姜辰顯得很是為難的說道!他知道唐家榮這種畜生就算你幫了他,他也永遠不會記你的恩德的,只要一有實力和機會會馬上吃掉你。

「你!你TM故意的是不是?老子就知道你是故意的!故意報復老子的!」

見軟得不行,唐家榮直接眼睛發紅,像是要吃人是的看著姜辰吼道!

「我哪裡故意了!你欠的錢,和我沒有任何關係,我就來串個門兒白白背了一屁股債我招誰惹誰了,你是不是覺得你很無助,你有沒有想過你當初詐騙人家那些單純屌絲的無助呢!行了!好好上班!她們會等你回來的!」

說著姜辰眨巴了一個眼神,而光頭佬趕忙比劃了一個手勢,手下的三個人直接硬生生的將唐家榮拖下了樓,很快樓梯間便響起了唐家榮鬼哭狼嚎的喊著救命,然後聽見「砰砰」兩聲很快整個樓道便安靜了! 聽著樓道傳進來的聲音讓房間裡面的陳紅霞和吳馨兩都下意識的打了兩個冷顫,慶幸自己總算是逃過了一截。

「辰少這兩個你打算怎麼處置,不可能就讓她們差著錢,平白無故的當老賴吧!」

光頭佬看著房間裡面的吳馨和陳紅霞道!

「這兩個呢!我準備安排去當傭人!」

姜辰頓了頓道!

「當傭人啊!這個可以啊!那需要我幫你安排嗎?是現在就弄過去,還是等一個星期弄過去,放心他們的身份證都在我們這邊,他們是跑不掉的。」

聽著光頭佬這麼一說,陳紅霞母女的心再一次給提了起來,無比可憐巴巴的看著姜辰!

「這個我自己安排吧!畢竟這個錢他們肯定是要還的,我只跟他們當個擔保而已,如果他們不聽話,我在通知你吧!」

姜辰的話暫時讓陳紅霞母女那顆懸著的心稍微鬆懈了下來。

「那行!辰少!那我們就先走了!我加你個微信,有事兒微信聯繫。」

說著光頭佬臨走的時候,跟姜辰眨巴了一下眼色,表示合作愉快的意思,光頭佬走後,房間裡面便只剩下了三個人。

見光頭佬他們走了以後,吳馨的膽子可能便大了起來道!

「不知道家榮到底會怎麼樣,姜辰你幫人幫到底,你為什麼要那樣整唐家榮呢!其實你明明可以全部承擔的!」

「呵呵!你們欠的債憑什麼老子來承擔,老子能給你們做這個擔保人已經夠不錯了,你們別蹬鼻子上臉,畢竟那個錢是你們借的,和我有半毛錢關係?心理惦記著情郎,心疼他可以啊!你去窯子里賺錢來還,讓他回來啊!你不願意去,就只有等他去賣屁股了。」

而陳紅霞倒是個精靈人,立馬打斷了吳馨,他知道唐家榮那個廢物肯定是沒什麼用的了,而現在姜辰的實力感覺非同小可,想巴結姜辰了。

「辰兒你幫我們說了那麼多話應該渴了吧!阿姨去跟你倒杯水,還有吳馨快去跟姜辰切點水果來。」

「不去!沒心情去!」

說著吳馨便朝著自己房間走去,或許這幾天讓她所受得精神壓力太大了,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覺,就當這幾天做了一個噩夢,等夢醒了,一切就會回到最初的樣子。

「等一下!誰讓你去睡覺去了,你現在可是差著130萬,我做的擔保人,你們不每個月按時還錢,就得我還!」

「你還就你還唄!誰讓你做擔保人的!」

吳馨還以為姜辰是原來的姜辰,可以把他給震懾壓住,而姜辰二話沒說,便直接摸出手機道!

「看來還得讓光頭哥上來一下啊!現在估計剛到樓下!」

「快!別!別!吳馨你幹嘛呢!你現在搞不清楚狀況嗎?要不是姜辰今天你早就沒賣到窯子里去了,你們借的可是高利貸,高利貸那種東西你們都敢去碰,那群傢伙完全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姜辰!你快別打電話阿姨求求你了!」

此刻趕忙跑過來的陳紅霞感覺都快哭了是的,而吳馨也看著姜辰板著的臉知道姜辰是打算跟自己硬過硬的也趕忙道歉道!

「對不起!我!」

「你什麼你!你tm覺得欠錢不用還是吧!你以為你誰啊!你忘記你剛才哭爹喊娘叫老子幫你的時候了,要不是你媽跪著求我,我才懶得搭理你呢!反正你陪誰睡不是睡呢!總之不會陪我睡!」

姜辰知道對這些人千萬就不要給好臉色,你給她點顏色,她可能就要開染坊。

「對!辰兒說得對!今天真得多虧你啊!要不是我們孤兒寡母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咱們就按你說的做,反正我也干過那麼多年家政,也無所謂到是吳馨你看這麼年輕一個女娃娃,當傭人的話!」

陳紅霞開始苦口婆心的說著情道!

「怎麼看不起傭人啊!他現在傭人都不如,至少傭人不會差這麼多錢,不想當傭人那就去當小姐啊!那個來錢快!早點把錢還了,早點自由!」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就是能不能稍微給她找個體面點的工作!」

「那這樣吧!伺候我!每個月給2萬塊錢工資,你呢幫忙打掃衛生一個月一萬我就不跟你們發工資了,你們每個月就當抵賬3萬加唐家榮能還2萬的話,也就差不多了,爭取兩年還清!」

「可以!可以!伺候辰兒,你本來就是辰兒的未婚妻,妻子伺候丈夫是理所應當的!」

陳紅霞立馬一個勁兒叫好,她知道姜辰現在肯定有些實力,而且姜辰既然喊吳馨伺候自己,表面是保姆,其實私底下應該還是有點喜歡的,只是不好意思說出來罷了,一旦兩個人真有感情在一起了,到時候別說錢不用還了,可能多的都有。

吳馨顯然有些不情願,但是陳紅霞立馬把吳馨拉到了一邊,單獨得說了些什麼,回來以後吳馨還是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那行吧!既然答應了,就從今天開始上班吧!做得好有額外獎勵,做的不好會扣錢的,而且還會終止合約,不執行命令兩次我直接通知光頭哥來拖人,畢竟你們是實打實借了人家錢不還,誰都不會保護你們的!」「你放心!吳馨肯定聽話對不對?」

陳紅霞趕忙拿手臂撞著吳馨讓吳馨開口回答道!

「那行吧!你看我為了你們的事情站了這麼久,那個幫我打水泡泡腳和按按腳吧!"

"轟」的一聲就感覺房間裡面響起了一聲悶雷,姜辰這個傢伙,吳馨以前連多看兩眼都會覺得噁心的,現在居然要讓自己給他洗臭腳。

「不願意是嗎?不願意就說出來!別在那裡發愣!」

姜辰面無表情的說道!

「瞧你說的!怎麼可能會不願意呢!對吧!吳馨!快去準備一下,媽去幫你打水!」

說著陳紅霞就將吳馨跟推了出去,說的啥姜辰拿腳趾頭都能猜到,然後幾分鐘后,只見吳馨極不情願的端著泡腳盆站在了姜辰的面前,看得出吳馨是從骨子裡看不起姜辰的,即便現在姜辰在她面前很是牛逼哄哄,不過姜辰就是喜歡這種感覺,你可以看不起我,覺得我是廢物垃圾,但是你卻不能幫我怎麼樣,反而還得乖乖的伺候我,這種感覺真的不要太爽。

「站著幹嘛啊!跪下!洗腳都不是跪著洗的嗎?」

姜辰舒服的靠在沙發上,點上了一支煙,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吳馨吼道! 看著姜辰穿著耐克的Aj伸著腳朝著自己,吳馨愣了好久,一旁的陳紅霞見狀立馬過來幫忙道!

「辰兒!阿姨幫你洗吧!阿姨又不是沒幫你洗過,你知道的阿姨洗腳可舒服了!」

說著跪在地上就準備幫姜辰拖鞋。

「我讓你洗了嗎?我今天就要讓她洗,不然你以為一個月2萬塊錢那麼好賺啊!」

姜辰直接對陳紅霞吼道,阻止著陳紅霞接下來的動作。

「姜辰你別太過份了!」

吳馨深呼吸板著臉控制著自己的情緒道!

「我就過份了怎麼的!我以前沒少幫你倒洗腳水吧!而且看你這情況沒少跟唐家榮洗腳什麼的吧!既然能跟他洗為什麼不能跟我洗呢?」

「因為我喜歡他!但是我不喜歡你!」

吳馨也是個暴脾氣,直接吼道!

「行!你喜歡他對吧!那你今天求我救你搞雞毛啊!你喜歡他你也跟著他去賣屁股啊!你別勸我!我告訴你!誰也別勸我!老子幫你背100萬的賬你TM算個什麼東西!」

說著姜辰直接摸電話,而陳紅霞頓時嚇得在地上跟姜辰磕頭求饒,而看著姜辰此刻的模樣吳馨也害怕後悔了,可能剛才是一時衝動,以為自己可以唬住姜辰,但是他忘記了此刻的姜辰和以前的姜辰不一樣了。」

立馬跪在了地上,急急忙忙的幫姜辰脫鞋子和襪子,你說都這樣了,如果在被賣到夜總會去的話,那自己這輩子可能真的就完了。

說著吳馨雖然手腳不麻利,但是還是把姜辰的腳,慌慌張張的放在了盆子里使勁的搓揉了起來。

「辰兒!消消氣!阿姨求求你了,你看吳馨不是在洗了嗎?」

陳紅霞嚇得說話都有些結巴道!

「我沒生氣啊!我就是看個時間而已,你們那麼激動幹嘛!」

姜辰聳了聳肩道!讓陳紅霞和吳馨一時尷尬得說不出話來。

不過看著吳馨此刻在閉著眼睛很是忍氣吞聲的洗腳,陳紅霞再次做起了思想工作來。

「馨兒啊!你得認命,你畢竟欠人家錢了,要不是姜辰幫咱們的話,可能現在你我都不知道在哪裡去了,更別說還會有這個家了,我真的不知道你和唐家榮那個畜生到底做了什麼事兒,把好好的日子搞成這樣,不過好在你我都安然無恙,現在要做的就是放掉一切所謂的東西,早日把眼前的這個坎給度過了。」

吳馨沒有說話,一邊洗,一邊不停的掉眼淚,當然自己母親說得這些道理她都懂,她或許還可以接受別人對她的侮辱,但是並不能接受姜辰對自己的侮辱,因為姜辰這隻廁所里的驅蟲憑什麼可以踐踏自己。

「很委屈是吧!我也委屈啊!平白無故背100多萬的債務在身上,行了差不多了,拿毛巾來替我擦乾淨,收拾一下,一會兒去吃個飯吧!」

姜辰伸了個懶腰,便給黎胖子發了個消息過去,看情況是準備讓黎胖子安排汽車來接自己。

「去外面吃啥啊!浪費錢!要不就在家裡吃吧!我馬上去賣菜!」

陳紅霞立馬說道!

「吃了飯帶你們去上班! 這個女巫不太冷 你以為就在家裡上班,想得美!」

「那是去哪兒啊?」

陳紅霞顫顫巍巍道!

「去了就知道了!」

姜辰沒有直接說明!而是躺在沙發上自顧自的玩起了手機,陳紅霞也不知道姜辰葫蘆里賣得什麼葯,然後把吳馨推進了裡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