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只要你肯把自己手中的不朽者的兵器給我,這件事情就可以作罷了。」

面前的血影宗武帝說道,他帶著笑容,更帶著一些慈祥。

他看著陸方的眼睛就在這一刻施展出來了迷魂幻術,就要把陸方給控制住。

「給你妹!」

陸方在鎮神器保護之下根本就沒有受到影響,但是他也因此感覺到了憤怒,面前這傢伙是準備把自己當傻子嗎?

他想到這裡,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鎮神器對著面前的這武帝鎮壓了下去。

浩瀚虛空,彷彿一切都要被滅掉一般。

陸方權力動用鎮神器,一時間就發揮出來了恐怖的實力。

彷彿就連這宇宙洪荒,天地玄黃,都要在這一刻被他打穿一般。

「殺!」

陸方這樣怒吼道,鎮壓了下去。

這一場大戰驚天動地,大戰之後,逍遙門山門就這樣被摧毀,但同樣,血影宗也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原本還有一些勢力跳出來,準備要對付逍遙門。

隨著血影宗覆滅,這些聲音全部都是消失不見,他們知道,在逍遙門之中,很可能出現了一個強大到無比的勢力。

或者說出現了一個超級強者,這個強者一個人就可鎮壓四方。

就在陸方覆滅了血影宗報了大仇之後,又傳來了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

天宮覆滅了,一時間天下嘩然,認為亂世將至。

只是陸方卻清楚,這些天老已經復仇完畢了。

天下都在傳說這天宮的事情,據說這是天下第一大門派,但是它隱匿在世間之外,根本不露出身形。

同時擁有強大實力,驚天動地,毀天滅地。 但是這個超級大宗門,就這樣悄無聲息的覆滅了,讓所有的人都是感覺到了震驚。

到到底是誰做出了這驚天動地的慘案?

但是並沒有一個公論,有人說是曾經過去被覆滅的天宮宗主再一次出世,覆滅了這個巨大的宗門,也有人說,是父子之間的仇恨,也有人說,是師徒之間的仇恨。

但是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種種事件,都已經埋葬在了這歷史之中。

而陸方站在這天宮廢墟的山頂之上,看著面前那煙霧繚繞的世界,彷彿是溝通另外一個世界一般。

他開口說道:「天老,這次一別,估計要許久才能夠再見了。」

「哈哈」

天老發出了一聲長笑之聲:「說什麼胡話呢?只不過你暫時離開一會而已,這世界與世界之間的確有著時間差距,有可能已經過去了千百萬年,也有可能在這些事情過去了許久的年月,但是在那個世界才過去了短短數天,誰都說不定。」

他開口說道:「只是我已經是武帝級別,擁有著漫長歲月的壽命,根本就不會那麼的脆弱。」

陸方這時也是笑了起來:「只是跨越時空本身就要付出一些代價,我已經等不及了,如果再等待下去,恐怕我的親朋好友都已經在這漫長的歲月之中,消失的一乾二淨了,我不能夠忍受這種結局。」

他雙手放在自己的背後,挺直了自己的腰背開口說道。

「好,從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你有這個毅力,我來為你出手,打破這空間,你直接用鎮神器轉移虛空。」天老開口說道。

只見天老舉起了自己的手,

他的一雙手帶著一些褶皺,就在他的手上一下子釋放出來了,強大的能量波動。

那是空間之力,就在這個瞬間,一掌拍在了面前的這虛空之中。

「轟!」

虛空之中就在這個瞬間打出了一個巨大的通道,看過去的那一瞬間,那是無盡的星空。

就在那星空之中,陸方就這樣鎖定了其中的一顆星球。

就是那個星球,就是自己所在的位置。

那個星球上面有著一種熟悉的感覺,只是周圍的虛空之中,有著一股空間亂流。

一旦有人闖入其中,恐怕立刻就會遭受到毀滅性的攻擊。

這來自於空間周圍的強大能量的波動,恐怕會把一切都這樣毀滅的一乾二淨。

災難,似乎一觸即發。

「鎮神器,接下來就靠你了。」陸方一拍自己手中的大鼎,對著它說道。

「嘿嘿,這當然沒事,不過你是不是要跟你身上的那條小龍告別?他可不適合跟隨我們一起穿越虛空。」

就在這個時候,四方大鼎開口說道。

陸方抬手在自己的空間戒指上面輕輕的一拍,下一刻他的戒指上面傳來了一陣淡黃色的光芒。

一條沉睡著的小龍出現在你面前,睡得異常香甜。

就在之前的時候,他獲得了極大的好處,以至於到現在還沒有蘇醒過來。

陸方輕輕地在小黑龍的頭上一摸,一股元力湧入了它的身體之內,就這樣喚醒了小黑龍。

小黑龍睜開酸澀的眼睛,帶著一些睡眼朦朧:「爸爸,你把我叫醒幹啥?我還沒睡夠呢。」

「我要離開這個世界了。」就在這個時候,陸方開口說道。

「什麼?」小黑龍一時間臉色大變,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不敢置信的神色。

「你怎麼就要離開了?」小黑龍盯著陸方大聲的說道,緊緊的抓住了陸方的手,不肯鬆開。

「你無法穿越虛空,恐怕會受到重創,等我回到原來的世界,會再次回來的。」陸方開口說道。

「真的?」

小黑龍用力的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看著面前的陸方說道。

「那是當然了,不然你以為我是在跟你開玩笑啊!」陸方翻了一個白眼,對著小黑龍說道。

「那我就不怕了,我只要睡上一覺,爸爸,你肯定就回來了。」小黑龍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伸出了自己的手。

他的手中手中心有著一枚戒指,就在這一刻出現在了小黑龍的面前。

陸方把這枚戒指套在了小黑龍的脖子上面:「這枚戒指裡面有著許多的寶物,都是這些年我收集來的,現在就放在你的身上,等爸爸回來之後,可一定要變成一條大龍了,可不能再像現在這樣是個小龍。」

陸方帶著笑容對著他說道,帶著一些疼惜。

「好的。」小黑龍點了點頭。

就在下一刻,陸方握住了鎮神器這大鼎,只見他整個人就這樣掉入了面前的這黑洞之中。

那是一個無邊無際的空間通道,陸方跳入了大鼎之中,一下子就進入了這空間通道。

小黑龍看著面前的空間通道合併,一下子淚水就是流了下來。

在它蘇醒過來之後,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陸方,所以他把陸方當成了自己的父親。

同時,他也在陸方的身上感受到親情的關懷,現在陸方突然就離去了,但小黑龍感覺到異常的傷心。

它有一種預感,陸方很可能就這樣離去,要很多很多年之後才會再次回來。

穿呀!主神 也就是說在漫長的歲月之中,他很可能難以見到陸方了。

「別傷心,你爸爸他會很快就回來的。」天老走到了小黑龍的身旁,伸出了自己的手輕輕地在它的頭上拍了拍。

「我會變成強者,等待他回來的那一天的。」小黑龍說道,帶著自信的神色,和期待的神色。

跳入這空間通道之中,陸方就感覺到了強大的空間對流。

這裡面是無盡的虛空,彷彿度過無盡的歲月,才能夠抵達彼岸的另外一頭。

甚至他還能夠感覺到這裡面有著一些時間流速,在這空間吳靜扭曲的通道之內,就連這時間似乎也有些不對了。

有些地流動的快,有一些地方流動的慢。

可以說這些地方就好像是經歷了一個又一個的世界一般,這種經歷讓人真正的就是難以忘懷。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彷彿是度過了無盡的歲月。

就在這大鼎之外,是寂寞的虛空,是冷寂的虛空,有著一顆顆的星辰,在遠處飄蕩。

在一顆藍色星球外面,突然就有這一顆流星,向著這個星球滑落了下去。

看上去是那麼的迅速,彷彿就好像是突如其來。

一架飛機從天空之上飛過,速度非常的快,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有著一顆流星,就像是這個飛機砸落下來。

這飛行員的眼睛瞬間就睜大了,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些恐懼的神色。

那可是流星,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天空之上?甚至還向著飛機飛了過來?

這飛行員只感覺到一陣恐怖湧上了心頭,連忙用力的一踩剎車,就想要讓這飛機轉彎。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他睜大了自己的眼睛,額頭上面有著汗水不斷的滴落而下。

一種恐懼湧上了他的心頭,該死的,出大事了。

就在這一刻,怎麼都避不開上方的這顆流星?這飛行員閉上自己的眼睛,就開始準備等死。

原本兩者就要立刻相撞,可是下一刻卻沒有任何的碰觸,根本沒有任何的影響。

飛行員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呼吸有些急促。

「這是怎麼回事?這也太嚇人了吧。」飛行員帶著恐懼的聲音說著。

他的呼吸心跳的速度很快,捂著自己的胸口,他一時間覺得自己難道是碰到了幻覺一般?

「難道我剛才是看到了幻覺?」飛行員開口說道?他看向了自己的副駕駛:「你剛才有沒有看到一顆流星?」

副駕駛也是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心臟,額頭上不斷的有著汗水滴落而下。

「就在剛才的時候,我好像也是看到了。」只是那一顆流星好像不見了。

就在這飛機上面,站著一個人影,他四下張望,,手中舉著一個大鼎,正是陸方。

「這已經是過去了多長時間了?」陸方喃喃的說著。

他迫切的想要回去,去見到自己的老婆。

程月婷、李初陽、妙珂珂,還有其他人,陸方都異常的渴望見到他們。

用神識掃過了飛機裡頭,就在這一刻,發現了飛機裡面的那些日曆,心中頓時浮現出來了欣喜。

「哈哈,沒想到才過去了三年。」

陸方以為已經過去了無數的歲月,他心中的那一些恐慌,就在這一刻消失不見。

下一刻滿滿的全部都是期待:「我回來了。」

陸方這樣說道,整個人就在下一個瞬間,直接出現在了地球的另外一端。

一座別墅之中,程月婷、李初陽、妙珂珂都是帶著一些沉默,已經過去三年了,陸方依舊沒有蹤影。

在這三年的時間之中,她們經歷了不少的事情。

一直都在等待著陸方回來,可是一直都沒有回來。

「你們說他還會回來嗎?」就在這個時候,程月婷開口說道,眼神之中帶著一些絕望。

「不管怎麼樣都要等他回來。」妙珂珂說道。

就在她們討論這個事情的時候,不然就感受到自己的身後彷彿是出現了一個身影。

程月婷瞬間就是出手,握著自己手中的槍支回手就是一槍。

她手中的槍支帶著可怕的殺傷力,對著身後連射了出去。

下一刻,她張大了自己的嘴巴,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不敢置信。

就在她的身後出現了陸方,她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臉:「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我回來了。」陸方將她們擁抱在懷中,從此帶著他們再一次踏入了修仙之路,從此過上了幸福生活。

不知道多少年過去了,在證道大陸之上,小黑龍已經變成了大黑龍,它突然回過頭。

看見了一個不朽者的降臨,它歡呼著撲了上去:「爸爸!」

陸方身邊突然就是被好幾隻女人的手抓住了耳朵:「交代,你什麼時候和一條龍生下的兒子?」

(全書完) 但是這個超級大宗門,就這樣悄無聲息的覆滅了,讓所有的人都是感覺到了震驚。

到到底是誰做出了這驚天動地的慘案?

但是並沒有一個公論,有人說是曾經過去被覆滅的天宮宗主再一次出世,覆滅了這個巨大的宗門,也有人說,是父子之間的仇恨,也有人說,是師徒之間的仇恨。

但是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種種事件,都已經埋葬在了這歷史之中。

而陸方站在這天宮廢墟的山頂之上,看著面前那煙霧繚繞的世界,彷彿是溝通另外一個世界一般。

他開口說道:「天老,這次一別,估計要許久才能夠再見了。」

「哈哈」

天老發出了一聲長笑之聲:「說什麼胡話呢?只不過你暫時離開一會而已,這世界與世界之間的確有著時間差距,有可能已經過去了千百萬年,也有可能在這些事情過去了許久的年月,但是在那個世界才過去了短短數天,誰都說不定。」

他開口說道:「只是我已經是武帝級別,擁有著漫長歲月的壽命,根本就不會那麼的脆弱。」

陸方這時也是笑了起來:「只是跨越時空本身就要付出一些代價,我已經等不及了,如果再等待下去,恐怕我的親朋好友都已經在這漫長的歲月之中,消失的一乾二淨了,我不能夠忍受這種結局。」

他雙手放在自己的背後,挺直了自己的腰背開口說道。

「好,從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你有這個毅力,我來為你出手,打破這空間,你直接用鎮神器轉移虛空。」天老開口說道。

只見天老舉起了自己的手,

他的一雙手帶著一些褶皺,就在他的手上一下子釋放出來了,強大的能量波動。

那是空間之力,就在這個瞬間,一掌拍在了面前的這虛空之中。

「轟!」

虛空之中就在這個瞬間打出了一個巨大的通道,看過去的那一瞬間,那是無盡的星空。

就在那星空之中,陸方就這樣鎖定了其中的一顆星球。

就是那個星球,就是自己所在的位置。

那個星球上面有著一種熟悉的感覺,只是周圍的虛空之中,有著一股空間亂流。

一旦有人闖入其中,恐怕立刻就會遭受到毀滅性的攻擊。

這來自於空間周圍的強大能量的波動,恐怕會把一切都這樣毀滅的一乾二淨。

災難,似乎一觸即發。

「鎮神器,接下來就靠你了。」陸方一拍自己手中的大鼎,對著它說道。

「嘿嘿,這當然沒事,不過你是不是要跟你身上的那條小龍告別?他可不適合跟隨我們一起穿越虛空。」

就在這個時候,四方大鼎開口說道。

陸方抬手在自己的空間戒指上面輕輕的一拍,下一刻他的戒指上面傳來了一陣淡黃色的光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