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其實我們不用交手,只要我把另外兩個人打下擂台,這場比試我們就贏了。」孫昊天一笑,掃了葉峰和雨洛天一眼。

「咯咯,我這兩個朋友可不好惹,與其對付他們,你還不如對付我。」谷悠然一笑。

「呵呵,谷姑娘真會說笑。」孫昊天一笑。

谷悠然笑而不語,她心想:本姑娘說的可是實話,你不相信可是會後悔的。

「南宮兄,谷姑娘就交給你了!」

孫昊天率先出手,殺向葉峰而去,端木威則攻向了雨洛天!

「十招敗你!」孫昊天一笑,一層青色的武者氣場裹住拳頭,一拳轟向葉峰!

令孫昊天意外的是,葉峰不退反進,居然一拳迎了上來。

「不知死活!」孫昊天心中冷笑。

「碰!」兩拳相交,孫昊天手臂一麻,踉蹌後退了幾步,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已經一招了,你還有九招的機會。」葉峰笑道,他只退了半步。

「哼!」孫昊天冷哼,雙手結印,天地元氣席捲而來,化作一截手臂般粗大的青木,嗖一聲撞擊向葉峰!

葉峰一拳轟向青木,轟一聲,青木粉碎。

「怎麼可能?」孫昊天瞳孔一縮。

震驚的不止是孫昊天,裁判席上的人也吃驚。

「此子肯定修鍊了什麼煉體之術不成!」丹王說道。

「他的煉體之術跟誰學的?他才混元境中期而已,居然可以靠肉身之力擋住一個混元境後期武者的攻擊?」宋捷皺眉。

「嘿嘿,青木氣場,那小子應該是孫家的弟子吧?用了青木氣場居然還傷不了一個混元境中期的武者,這次孫家的臉可丟大了。」雪無傷呵呵一笑。

「不是他的青木氣場不夠強,只是那小子的肉身更強而已。」沈逍笑道:「有意思,除了我精武堂的弟子外,居然還有人肯下功夫苦修鍊體武技。」

「能把肉身修鍊到這種地步,他的煉體武技絕對不差,這小子不簡單啊。」丹王嘿嘿笑了笑。

沈逍等人身後,武長琴看到葉峰居然赤手空拳擋住了孫昊天的攻擊,笑道:「嘿嘿,一個靈魂念師居然跑去煉體,嘿嘿,這小子還真是有趣!」

「靈魂念師?」念師書院的太上長老楊滅看著擂台上的葉峰,皺起了眉頭,「靈魂念師專修靈魂力就行了,為什麼還要分心去做其他事?」

「嘿嘿,老頭,誰說靈魂念師不能煉體,我就覺得這小子做的不錯。」武長琴笑道。

「哼!如果他有幾個老祖宗的資質,煉體當然沒問題,可是這世上有幾個人擁有老祖宗們的資質?」楊滅冷哼。

「嘿嘿,你怎麼知道他的資質不行?」武長琴笑呵呵的問道。

「哼,我說他的資質不行了嗎?我只不過說他的資質不如老祖宗他們而已!」楊滅哼了一聲。

「你怎麼知道他沒有楊家老祖宗的資質好?」武長琴笑道。

「武長琴!」楊滅臉色一沉。

「好,好,好,我不說了還不行嗎?」武長琴呵呵笑道。

「老頭,你看那邊那小子怎麼樣!」武長琴忽然看向雪伊人等人所在的擂台。

「那小子的武者氣場有些古怪……」楊滅臉色微邊。

「嘿嘿,你沒有武者氣場,你感覺不出來也不奇怪。」笑了笑,武長琴正色道:「他擁有十大武者氣場!」

楊滅臉色一變。

「具體來說,應該是殺戮氣場!」武長琴笑道:「據說前不久擁劍公子為了救他的弟子來過樓蘭聖域,我想,此人應該就是他的弟子。」

「擁劍公子的弟子!」楊滅臉色一變。

「要是擁劍公子沒收他為徒就好了……」

武長琴剛剛說到這裡,臉色忽然一變,朝著身旁的空位看去。


楊滅的臉色也變了,也朝著武長琴旁邊的空位看去。

「師叔?你們怎麼了?」趙無名和武陽幾乎同時開口。

忽然,武長琴身邊的空位上,憑空出現一團團血霧,血霧翻滾,當血霧散去的時候,一個黑衣男子坐在了空位上。

至始至終,前面的沈逍等人都沒有注意到身後發生的事!

「他七歲的時候……我就收他為徒了,除非你們在他七歲之前找到他,否則他只可能是蕭某人的徒弟。」黑衣人淡淡開口。

「蕭兄,下次你出來的時候先通知一聲,否則真會嚇死人的。」武長琴拍了拍胸口。

來人居然是擁劍公子,蕭寒衣!

趙無名和武陽兩人臉色一變,心想:這擁劍公子好可怕的實力,如果他想殺我們,輕而易舉。

「據說金鵬族的人離開后,蕭兄去了琅嬛靜齋,現在蕭兄的本尊應該還在琅嬛靜齋才對吧?」楊滅笑道。

此言一出,趙無名和武陽紛紛色變,這居然只是擁劍公子的氣場化身而已!

「你不必試探蕭某,蕭某對金鵬先祖留下的東西不感興趣。」蕭寒衣淡淡開口。

楊滅一笑,不再多言,他問蕭寒衣在不在琅嬛靜齋,確實只是為了試探蕭寒衣而已,他擔心蕭寒衣的本尊去了金鵬古遺迹。

「蕭兄,烈老哥在不在琅嬛靜齋?」武長琴忽然笑著問道。


蕭寒衣搖了搖頭。

「嘿嘿,那傢伙說等我來樓蘭聖域的時候要跟我比一比酒量,這次,我無論如何也不會輕易放過他。」武長琴舔了舔嘴唇。

「如果哪天你有空的話,去一趟萬梅山莊,我那裡有幾壇好酒。」蕭寒衣說道。

「好酒?」武長琴眼前一亮,緊接著他忽然警惕的看著蕭寒衣,「你會這麼大方?」

「那些酒已經在酒窖了藏了三百年……」蕭寒衣說道:「你不去的話,肯定會後悔的!」

「你到底有什麼企圖?」武長琴還是警惕的看著蕭寒衣。

「你被譽為精武書院第一天才,也是未來的精武書院的繼承人,我只想和你一戰而已。」蕭寒衣緩緩開口。

「你……你沒開玩笑吧?」武長琴咽了咽唾沫。 (懇各位書友和讀者多多點擊推薦收藏本書,你的支持是我無限的動力)

我又輕輕叫了兩聲千鈞大人,見魔鬼不應我又搖了它一下,還是鼾聲大作沒有迴應,真的睡着了嗎?我輕手輕腳的退了出來。

剛出到洞口我突然腦中一道閃電劃過,魔鬼現在睡的一動不動…….,我轉身向魔鬼望去。

向南幽靈般出現在我旁邊嚇了我一大跳.

“向先生還沒睡呀,你這是…?”我疑惑的望向他,他現在起來幹嗎,想逃跑嗎?

向南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目光灼灼直視着我的眼睛道:“山神大人可能醉了,會暫時失去知覺一段時間,也許是一個時辰,餘將軍…方纔想到什麼了嗎?”

我躲過他的眼神故作鎮定道:“在下給千鈞大人準備了些夜宵看是否再送進去,難道向先生想到什麼了?”其實我的謊話很容易被拆穿,因爲除了洞口的一隻烤好的蒼狼外沒有其他什麼,蒼狼要送早就送去了不必現在說成夜宵。

向南也沒拆穿,他只是望着遙遠的深空嘆了口氣,慢悠悠的說道:“人生在世很漫長,也很短暫,漫長是因爲看不到樂趣和希望,心思抑鬱,認爲每一時都是煎熬,自然覺得漫長無比,而短暫只是覺得千百心事未了,才了卻了幾件心事時,卻發現自己已白髮蒼蒼有心無力了.

更甚者,就如我等,昨日還在躊躇滿志意氣昂然,意欲人生在世略有一番施爲,甚至想看到一個太平盛世的到來,可笑的是今日卻變成生死不能自控的階下囚…!

唉,還是給將軍解說下果釀吧。五年以上的果釀就能醉人,三十年的果釀更甚,就算山神大人天賦異稟飲下五六壇果釀也最少能醉幾個時辰,餘下的果釀山神大人還可以醉三天,就是…就是不知道我們在這個世上還能再活幾日了!”

“向先生真乃雅士,天色已不早,我們還是早些入睡吧,明日若有時間再向先生請教他事!”我趕緊截斷了和向南的談話,這個人不簡單很會鼓動別人,他剛剛已經看出了我的心思,而他的心思更是明確,可事關重大,我要考慮考慮,我要明天和劉旭飛商量商量。

向南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後伏地睡去。

一個夜晚我一直在胡思亂想,合上眼絲毫沒有睡意,於是我又睜開了眼,魔鬼是醉了,醉後吐真言,魔鬼絕對要殺死我們的,魔鬼的仁慈和對弱者的憐憫之心我已經徹底死心了,如果今天不是向南出現劉旭飛算是難逃毒手了,就算魔鬼會容情,等這幾個人被它玩死後呢,我能活命的日子甚至可以屈指可數了,我不想死,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也是我們最後的機會,我想搏一把!

如果我猜得沒錯就算我不動手,向南也會的,如果我們聯手成功的可能性會倍增,就現在的情況看來,我沒有理由和勇氣拒絕向南的提議的。

在天快亮的時候我突然發現不遠處一個巨大的黑影靜靜的盯着我們,似乎是那頭巨狼,我一陣緊張,它來幹嗎,今天魔鬼殺了它的子子孫孫它來尋仇嗎?

難道它不怕魔鬼,我覺得它應該還不是魔鬼的對手,當我準備悄悄叫醒劉旭飛的時候巨狼的身影又無聲無息的消失了,它是自知招惹不起魔鬼溜走了嗎,還是在等待尋仇機會?

我睜着眼睛看着天悄悄亮了起來,劉旭飛也早早的醒來了,他一看我吃驚的問道:“你眼睛裏面怎麼全是血絲呢,昨天練拳被向乾坤打的嗎?”

我看了一眼還在呼呼大睡的魔鬼後趕緊說道:“不是,我昨晚一夜未睡好所致,和向兄弟無關,我們去給千鈞大人打些野獸吧,大人可能快醒了!”劉旭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後就和我進山了,我看到我和劉旭飛離開的時候其他人都醒了,都陸陸續續起身了,就是魔鬼睡的一動不動的,看來醉的不輕,要在平時魔鬼這時候早在折磨踢打我們了。

我把劉旭飛拉着在山中走了很久,見了好幾個小野獸我都沒去打,說這事離魔鬼越遠越好,魔鬼非常敏感和聰明,要是被他提前看出或猜出一點點蛛絲馬跡我們都會被它輕輕鬆鬆的撕碎。劉旭飛被我奇怪的舉動搞的摸不着頭腦,問了我好幾次我都繃着臉沒回應他,只是拖着他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劉旭飛自然看出我有事,也就一聲不吭的隨我走了,他的腿傷好得很快,基本可以抓兔子了。

我把他帶到一個視野開闊的地方停了下來,這裏不管有誰靠近都躲不過我們的眼睛。

“旭飛,你對我們生還還抱有希望嗎!”我看着他的眼睛問道。

劉旭飛沒想到我問這麼一個出人意料的問題,其實大家都知道在魔鬼手裏活不成了,都不談死字,怕談死會一語成畿,這畢竟是一個讓人撕心裂肺的話題。

他看我一臉的嚴肅認真,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

“我們…今晚刺殺魔鬼!”我盯着他的眼睛斬釘截鐵的說道。


劉旭飛像是被打了一悶棍般愣了一下,遂即嘴脣哆嗦着開口道

:“我不想死…!”

我心裏一涼,心慢慢沉到了谷底,第一個想法是:他會不會爲了取信魔鬼去偷偷告密?

我要不要剖析利弊讓他醒悟,沒想到他竟然被魔鬼嚇的徹底失去鬥志了,唉,也不怪他,這幾天魔鬼天天不懷好意的盯着他,多正常的人都會被嚇的崩潰的。

如果他執意不聽我的話,我考慮要不要打昏後把他綁起來,甚至要不要殺了他。我覺得我看他的眼神在發生變化。

“我不想死,所以…我要親手殺了魔鬼,我要吃它的肉喝它的血!”劉旭飛語氣一變看向遠處,遠處的山林綠意盎然一層薄霧飄飄忽忽的升起,劉旭飛的眼睛裏嘶嘶的噴吐着憤怒和仇恨的光芒,似乎要用眼神將阻擋他視線的密林刺穿,他的眼底有一絲瘋狂的火苗跳躍着。

我突然興奮起來,覺得全身都是力量,我道:“還在等什麼,趕快給千鈞大人準備食材吧!”

一路上我簡短的把昨晚魔鬼喝醉的事,以及和向南對話的事都給劉旭飛說了一遍,爲了怕他擔心我沒把狼王來過的事告訴他。劉旭飛也覺得向南不簡單,說向南肯定是個鈞山國有名的商人,甚至不是商人,是個隱匿身份的大人物。

我們在回去的路上抓了兩隻山兔三條蛇還有一隻山鼠,這些東西魔鬼吃不完,但我們七八個人根本不夠吃,但時間來不及了我們只能帶着這些回去了。

我們回去的時候剛好中午,向南五個人在和向乾坤在魔鬼的洞口探頭探腦的張望,似乎魔鬼還沒睡醒,看我兩拿着食材過來他們全呼啦圍上來幫忙,向南的那幾個手下可能得到了向南的囑咐,幹活乾的很勤快,我和劉旭飛基本沒怎麼做,他們就把山鼠山兔糊泥巴扔進火裏,把蛇穿在樹枝上烤了起來。

向南從亂哄哄的人中走到我面前把我拉到一邊說道:“將軍辛苦了,昨晚所說之事將軍考慮如何!”

我苦笑了一下說道:“我還有選擇嗎?向先生不是泛泛之人,如何行事請吩咐吧,在下除了一把力氣也就別無所長了!”

看我這麼說向南也不客氣,他跺了一下步伸手搔了一下頭擡眼溫和的望着我,說道:“將軍是個大智慧之人,天明前行事如何!”說着把一把匕首一把腰刀遞給我。

“嘎嘎,點心們,大人我睡了十幾年來最好的一次覺嘎嘎,今天心情好!”魔鬼神清氣爽的從洞裏一晃來到我們面前,向南的四個手下嚇的臉色發白,強自鎮定着站在向南身後,他們昨天被大開殺戒的魔鬼駭破膽了。

我們趕緊向魔鬼問安,奇怪的是今天做了決定後我突然不懼怕魔鬼了,我甚至開玩笑說千鈞大人喝了神品果釀後愈加顯的英武神勇,站在我們身邊我們感到太陽都黯然無光,全被千鈞大人比下去了。

魔鬼看來今天真的心情不錯,居然哈哈大笑着給了我一條兔子腿,而不是一棍子。

這時候我看別人都似乎慢慢有些放鬆,他們也感到這麼好的氣氛魔鬼應該不會吃人,還有什麼事比自自在在的活着更美好更使人心安呢.向南顯得很鎮定,但他的眼神在看向魔鬼時多少有些躲躲閃閃,其實任誰看到這個殘暴無敵的大凶獸不害怕呢,向南比我們當初不知道強了多少。

(請各位書友和讀者多多點擊推薦收藏本書,本人會在未來的日子裏爲各位奉上更精彩的內容,敬請期待) 「蕭某從不開玩笑。」蕭寒衣淡淡說道。

「算了,那三百壇酒我還是不要好了,你還是去找其他人好了。」武長琴拚命搖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