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乎的根本不是你能不能幫我報仇,而是你的表現!」

走到轉角的時候,一個女聲怒吼道。

瓏五支起耳朵,這不是陶江北的聲音嗎?

拉著厲承蒼躲到了旁邊。

「江江,你現在不夠理智,我們回去冷靜一下再說好嗎?」陶江北對面的男人,就是傅征。

傅征被陶江北在大庭廣眾之下,下了面子,臉色有點不太好,但他並沒有發火,而是努力的勸陶江北回家。

「我不要!」陶江北打開傅征的手,傅征越是這樣,她越是想要發火,為什麼他就不能像厲承蒼保護瓏五的那樣保護自己。

「有什麼不能說的,犯錯的是她又不是我,你們一個個的卻都站在她那邊,你乾脆去和她過算了!」陶江北有些口不擇言。

她原本對傅征是沒有這麼大的怨氣的,可在看到瓏五之後,她的心裡很不平衡,加上之前受到的種種委屈找不到爆發點,所以她才向自己信賴的人爆發了。

傅征覺得她有些不可理喻,他一直是站在她這邊的,一直在默默的守護她,她不但沒有一點感激,反而把怒火全都發泄的他的身上來。

發泄,每錯,就是發泄。

因為覺得這是自己信任的,因為知道對方關心自己,所以才敢肆無忌憚的朝對發發泄自己的怨氣,這是許多人的通病。

傅征不想和陶江北在大街上爭吵,被人看了笑話,他雖然不想父親那樣那麼被人矚目,可暗中關注他的人也不在少數,傅征轉身離開了。

他這一走,陶江北頓時覺得無比委屈。

蹲在地上抱著膝蓋低低的哭泣起來。

說到底,陶江北是一個小女人,她需要別人的關懷和愛護

這並沒有什麼錯,可用在傅征的身上,就明顯沒有那麼管用了。

傅征雖然不像傅天恆那麼薄情,可他們比較是父子,骨子裡有些天性是抹不到的。

他和傅天恆一樣,愛惜自己的政治羽翼,所以他才沒有當眾和陶家翻臉。

他現在沒有了傅天恆做後盾,但有陶家在,許多人還是會很忌憚的。

而陶江北的事情,他早已經派人再調查了,只要查清,陶家必然會重新接納她,此時翻臉沒有任何意義。

萬一再得罪了陶家,得不償失。

可是陶江北沒有理解他的心思,又或者她如果理解了只會更加生氣,比較她把兩個人的愛情看的高於一切。

而對傅征而言他居然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犧牲了他們的愛情。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陶江北現在有了自己的公司,雖然規模還不是很大,但發展很好,她又學會了很多技術,這些在無形之中增加了她的自信和底氣,所以她才敢公然和傅征叫板。

瓏五看了兩眼睛就不想看了。

雖然還不知道是什麼人破壞了陶江北的運勢,但照著現在的趨勢,她失去的光環值不能恢復,她自己又這麼能作,就算不要她出手,怕是過不了多久,陶江北也會把自己的光環值給作沒了。

厲承蒼一直只是默默的跟著她,並沒有多問。

小區的風景規劃還算不錯,再怎麼說這裡也只是個小鎮,環境再好也是有限的。

回去的時候白雲給他們打了個電話,說有些事情要處理,最近要出趟國,問他們有沒有什麼想要她帶的。

當然她主要是問瓏五,厲承蒼平時在部隊里,衣食住行,一應都是有要求的,就算給他準備了也是白準備。

而厲承蒼又不貪圖口腹之慾,實在是白雲想給他買點什麼,都無從下手。

上次白雲給他準備了兩件西裝,結果到現在還沒有上過一次身。

瓏五和往常一樣,會要一些當地的特色零食,還有就是些小玩意,有的時候也會要一些飾品或者用具。

這次白雲去的是義大利,瓏五必不可少的讓她待了乳酪,和紅酒,除此之外還要了一點香草和香水。

這些東西花國都很少進口,還會控制銷量,白雲卻可以帶許多回來。

白雲一口答應下。

厲承蒼拿過電話,囑咐她路上小心還有紅酒就少買一點,瓏五不能喝多少。

白雲在電話那邊捂著嘴偷笑,兒子看似冷淡些,其實還是很關心自己的,尤其是對小姝,簡直跟對女兒沒什麼兩樣。

「你放心吧,媽心裡還能沒有數嗎?」白雲笑他管的太寬。

厲承蒼笑笑沒說什麼,只是說了些注意安全之類的云云,就掛了電話。

母親哪裡知道,他這麼對媳婦兒,不過是回報了她十分之一都不到罷了。 母親去了義大利,厲承蒼才想起來他現在和媳婦兒可是在蜜月中。

可是他們這個蜜月,沒有浪漫的旅行,也沒有美麗的風景。

厲承蒼走到瓏五身邊,和她一起坐在沙發里讓她靠在自己懷裡。

瓏五立馬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他身上。

「媳婦,你喜歡義大利嗎?」厲承蒼問她。

「還好。」瓏五回答,「義大利生活節奏更慢,民風開放,是個不錯的地方,最主要的事那裡的美食也很好。」

媳婦還真是三句不離吃,厲承蒼笑了。

不過,瓏五的說法,她對義大利的評價算是相當不錯了。

厲承蒼原本想說帶她去一趟,可他的工作,註定不會允許他那麼隨意的進出國門。

厲承蒼無聲的嘆了口氣。

他總覺得自己對不起她,要不是有他在,她必然是無拘無束自由自在,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怎麼,你想去?」瓏五繼續翻著手裡的書問厲承蒼。

「沒有。」厲承蒼除了做任務,從來沒有出過國門,他對於別的國家了解不多,外語也算不上太好。

哪好好的提義大利做什麼,瓏五抬起頭,在他的眼裡看到了還沒來得及收回的愧疚。

愧疚?對誰?

瓏五隻需要稍微想一想就明白其中的緣由了。

「你是不是傻?」瓏五戳了一下厲承蒼的腦門,「就算沒有你的身份,你以為國安局的人就會隨隨便便的讓我出國?退一萬步說,就算既沒有你,也沒有國安局,以我爸的身份,我就能想去哪就去哪了?」

的確,雖然說是人人平等自由,可作為國家軍部的高級領導的女兒,又是建國才幾十年,許多制度還只是制度,瓏五的行動還是會受到一定的限制的。

厲承蒼知道,她這是在安慰自己,心裡湧上一陣甜蜜。

「是,媳婦兒說的都對,等以後咱們在自己的國家去哪裡都好。」

瓏五點點頭,花國這麼大,他們沒去的地方多了去了,幹嘛非要揪著外國的地盤不放呢。

感情里真正幸運的莫過於,你懂我,我也懂你。

不同於瓏五這邊的和諧,陶江北這裡簡直是要鬧了天。

陶廠長几次來找她要讓她和自己回農村去生活,陶江北開始還會見他,後來發覺他有些不對勁之後就不在見他了。

而陶家,陶奶奶一口咬定陶江北故意推自己下樓是要謀殺,要告她。

陶家三兄弟有些手段但終究有限,所以到現在還沒有找到確切的證據。

最主要的是,兩個人證不知道為什麼都咬口不認了。

哪怕他們已經查出,當年許多事和陶江北所述完全一致,可他們就是死不承認,誰也沒有辦法。

因為上次當街吵架的事,陶江北和傅征還在冷戰當中。

本來是軍婚的劇情,不知道怎麼回事讓他們搞出了霸道總裁的言情氣息。

會不會後面就有什麼陶江北被誤會,傅征遠離,然後真相大白,傅征又後悔來追已經完美的陶江北的情節?瓏五在那裡瞎猜。

不過,不管以後如何,眼下是不會有了,因為瓏五已經把陶江北用錯葯差點害死人的事情散布出去了。

她給被害者家屬送了一封信,外帶一個存儲器。

詳細的寫下了陶江北在當時所坐下的事情。

存儲器里有三個視頻。

代嫁王妃 第一個是護士寫病例的時候的視頻,雖然那視頻不足以看到她寫了什麼,但能看到她問了患者是否有什麼病史,變問還邊記錄下來。

患者家屬還提供了過去的病例給她參考。

第二個視頻是患者家屬拿著病例去找醫生的情景,當時她手裡的病例本拍的比較清晰,有些舊和破損。

最後一個視頻是陶江北偷溜進辦公室,然後那病例出來的畫面。

表面上看著沒什麼,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患者家屬拿的病例,要比陶江北給主任的稍微舊一點。

患者家屬這沒有去醫院,而是直接報警了,這可是重大醫療過失。

再加上視頻里明顯有陶江北篡改證據的記錄,患者家屬很是氣憤。

警方立案后,立刻對陶江北進行了偵查。

陶江北在知道他們知道了這件事後換亂了一瞬間,可她知道,辦公室沒有監控,真正的病例在自己的空間里,只要她咬口不認,警方就那她沒有辦法。

比較在她之前有很多人都進出過辦公室,並不能確定就是她做的,她還向警方解釋,如果是她,從她進辦公室,到主任拿走病例,前後不超過三分鐘,她就是再厲害,也沒有辦法在這種情況下,偽造出病例來。

而且她前一天在辦公室的時候一直都有人在,沒有人看到她替換過病例,她也沒有未卜先知的本身能提前準備好假病例。

陶江北說的都在理,一時間案件陷入了僵局。

而陶家在陶江北被帶走的時候就收到了消息,可他們並沒有來為陶江北保釋。

連她的哥哥們也都被拘在家裡,不許他們出啦幫忙。

陶江北在派出所待了兩天,傅徵才來了,把她給保釋出去。

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據,可這件事陶江北卻也難以脫了干係。

醫院最終決定,吊銷她的執照。

看到這裡,瓏五就放心了,陶江北沒有了醫生執照,那麼以後自然不可能給得了病的白芯汐做手術了。

陶江北在派出所待了兩天,心裡不怕事不可能的,至少前世今生她都沒有到這裡來過。

陶江北和傅征回了家,才知道陶家竟然發了什麼。

自己在裡面待了快要到三天了,陶爺爺竟然說相信司法機關,讓他們秉公執法,一點也沒有要救她的意思。

陶江北的心一下子就涼了,陶家薄情至此,她還回去幹什麼呢?

於是出了派出所后,陶江北再也一次都沒有回過娘家。

傅征救了她回來,兩人的感情很快也就和好如初了。

陶江北的三個哥哥,倒是一恢復自由就馬上來找她了。

可是陶江北去意已決,不管他們怎麼商量,陶江北都沒有鬆口。

三人有些失望,轉而就將矛頭對準了陶奶奶,要不是陶奶奶把妹妹偷走,怎麼會有那麼多的爭端。

說到底真正的過錯方是奶奶,可他們需要證據。

他們未必就是想要一下子整死陶奶奶,畢竟是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的親人。

可他們要揭露這件事,讓妹妹免受冤屈。

但他們都看到了陶江北眼裡的冰冷。

他們原來勵志是要找回妹妹,好好寵愛的,可不能防住了外面的人對她的傷害,卻最終忽略了來向自家人的背後黑手。 醫術是陶江北後期成名的關鍵,她依靠獨特的中西合併的手法,在大賽中一舉成名,隨後救治了許多德高望重,頗具威勢的人物,因而獲取了不少的金手指。

現在沒了行醫資格,又有這樣的污點在,她怕是一輩子難以再重新來過了。

要知道那些為高權重的大人物哪個不是無比惜命,怎麼會捨得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一個製造過重大醫療過失的人的手裡。

說來有些可笑,陶江北上輩子同樣在心裡許諾要以後補償因她而死的白芯汐和她的家人。

可後來沒見她真做過什麼,反倒是在一發現白朵在追查當年的事情的時候,立刻下手打壓白氏,讓白朵的公司早早的倒閉了。

而白朵,若不是有白雲的庇護,怕是也要遭此毒手。

不僅是白朵,陶江北在離開陶廠長的時候,也信誓旦旦的許下承諾,保證無論如何以後都會將陶廠長當成親生父親對待。

可自從她踏進了陶家的大門就再沒有給陶廠長打過一個電話,都是陶廠長不放心她,主動打電話過來。

陶廠長這麼多年不願她知道自己的身世,不就是怕失去她嗎?

現在她的行為簡直就是印證了陶廠長的恐懼,陶廠長的行為過激也就不是沒有原因的了。

[小姐姐你說偽女主真心懺悔過沒有,畢竟那是一條人命啊。]系統問瓏五。

[懺悔?]瓏五冷哼一聲,[陶江北懺悔過什麼?她要是真懺悔了,那就不會打壓白氏了,她這麼說,不過是想讓自己的行為更加心安理得一點罷了。]

說白了就是虛偽。

一陣音樂聲響起,瓏五拿出手機接通。

「喂,小美人,我放假啦!」剛剛接通,那邊就傳來她激動的聲音。

「嗯。」瓏五應了一聲。

「哎呀,你怎麼一點都不激動呢!」白芯汐聽到她平淡的聲音,憤憤的道。

「我畢業都一年多了,婚都結了,有什麼可興奮的?」反問她。

白芯汐唔了一聲,「是哦。」

「可是我很興奮啊!」白芯汐也不管瓏五會不會有她,一個人在那邊說道。

她今年就畢業了,這個假期就可以開始實習了,至於她實習的地點,並不是白氏,而是瓏五的哥哥們創立的公司。

沒錯,白芯汐,她喜歡虞城斐。

白芯汐父母都是從商的,她從小在父母的熏陶下,早就習慣了商場如戰場的生活。

她上大學不過是為了鍍層金,真正在她高中的時候,她就已經開始跟著母親一起做生意了。

重生超級大神豪 原本她大學畢業以後是要進白氏幫助母親的,可虞城斐和虞城璽創立了自己的公司已經小有名氣。

白芯汐跟白朵撒了好幾天的嬌,才讓白朵吐口。

但白朵還是和她約定下,她只能在虞城斐身邊待三年,三年之後,除非遇到不能解決的意外,她都必須回到白氏繼承家業。

白芯汐自然同意了。

她知道自己父親去世的早,母親又要管理公司,又不能忽視了自己,一個人拉扯自己長的很不容易。

極品酷少的替身女友 所以當初白朵問她,以後願不願意繼承公司的時候,她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尤其是她進入市場越深,越清楚這一行的不易。

現在她要違背自己的諾言,暫時離開母親了,白朵願意成全自己,她又怎麼能得寸進尺呢。

「你說你哥會不會很意外?」白芯汐像個懷春少女似的,在那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應該會吧。」瓏五知道虞城斐這幾年都一心鋪在工作上,感情問題完全被忽略了,好在他上面還有一個虞城璽,就算催婚也暫時催不到他頭上來。

至於虞城斐喜不喜歡白芯汐,瓏五持否定意見。

她倒不是覺得他在這方面遲鈍,而是他壓根就沒有往這方面想過。

不過白芯汐去了以後就不一定了,怎麼說她也是能和白朵一起談生意的女孩,別看她平時歡脫的厲害,在生意場上,未必就比虞城斐弱多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