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尼瑪,你快清醒啊」

龍哥猛然吼道。

「讓我來」

龍哥身後又一人走了出來,是另一個身高馬大的匠人,名叫周寧,別人都稱呼他為寧王。

為什麼叫他寧王,只因此人身高馬大,走起路來更是有股王霸之氣。

寧王抬手用衣袖抹了把臉,紅著眼睛快速越過眾人走到高翔和龍哥的面前。

他盯著高翔的臉龐,神色有些複雜:「我不管你是不是葫蘆,你必須振作起來,盤古人沒有孬種,別人沒打傷你,你他媽的自己到躺下了」

「你個懦夫,我看不起你,你看看陳柏,他受了重傷,他可曾倒下!」

寧王猛然抓住高翔的衣領,惡狠狠的盯著高翔的眼睛。

「你他媽的給我起來,不然老子一鎚子頏死你」

他盯著高翔,等了片刻,高翔依然渾渾噩噩,根本沒有聽進去他說的話。

「尼瑪的」

寧王惱怒,猛然伸手扇向高翔。

啪——

這一巴掌狠狠的扇在高翔的臉上,但高翔神色不變,依然像是一攤爛泥!

「啪」

「醒過來」

「啪」

「你給老子醒過來」

「啪」

「醒來」

……

「哎?」

「你別拉我,讓我抽醒他」

寧王伸出的手突然被抓住,他回頭看去,是王遠!

「寧王,算了,心死的人是打不活的」

「哎!」

寧王嘆了一口氣,有些頹廢的走向一邊。

眾人抬頭看向陳柏,只見陳柏劈砍的速度更慢了,經常抬起手臂還未劈砍就不得不放下手臂歇息,他已經快要油盡燈枯了。

「我要去救柏哥」

王遠突然出聲說道。

眾人吃驚的看向他!

「什麼?」

「我必須救柏哥」

眾人神色各異,彷彿重新認識了他一般。

「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柏哥戰死」

王遠無比堅定的說道。

頓了頓,王遠咬緊牙關:「我是戰士,沒有理由龜縮在後方」

「我是戰士,他娘的沖在最前面的戰士」

「金甲天神又如何,沒有理由嚇退我的,戰士,是最勇敢的」

眾人靜靜的看著他,這一刻,猥瑣的賤人盡然變得高大了起來。

「你們下去到地面,我需要運輸機,各位,對不住了」

王遠對著眾人深鞠一躬。

王遠抬起頭,目光掃過眾人:「如果我能活著回來,一定偷光葫蘆的酒庫和你們一醉方休」

「哈哈」

周興龍突然笑了起來。

「你想什麼呢?什麼叫戰士是最勇敢的,盤古的兵種,可有慫包?」

「別以為就你們戰士能扛,我們匠人同樣不差,匠人的鐵鎚,可沒有吃醋的」

「我和你一起去」

「算我一個」

寧王接著應和道。

「我們也去,我們馴獸師,才是最厲害的」

馴獸師中的一人也應和道。

「我們也去,大家一起可是同生死過來的,我們也是異能者,沒有理由怕金甲天神」

異能者中的一人突然說道。

「對的,我們後期無敵」

另一個異能者振臂高呼。

「別看我們,機械師才不怕呢」

見眾人望來,機械師連忙吼道。

「我們也去」

幾位女醫師對望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 王遠目光看過眾人,眼淚不爭氣的洶湧而出。

「謝謝」

「謝謝你們!」

「沒啥好謝的,我們可是過命的交情」

周興龍大嗓門道。

眾人不自覺的想到之前在戰艦上,面對獸群和虛空獸,大家以為要死了,然後把酒言歡,互相吐露心事。

「不過」

王遠擦了擦眼淚!

「謝謝你們的好意!」

「什麼意思?」

「你們不能去,我王遠的兄弟我自己來救!先前我誤會了柏哥的意思,想來,柏哥給我比手勢是希望我帶著你們撤退」

「現在,我只希望你們儘快返回戰艦,回到盤古向戰神報告這裡的情況」

「那才是大事」

「你說的什麼屁話,什麼叫你自己的兄弟」

「陳柏,是我們大家的兄弟!」

「龍哥說的對,陳柏不是你一個人的兄弟,是我們大家的兄弟」

「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奶奶的,我們是盤古,怕他個鳥」

「別磨蹭了,一起上吧!」

機械師皺著眉頭說道,他看到陳柏停止了身形,可能真的要不行了。

「好兄弟,走,我們一起去救柏哥!」

「算我一個好么?」

就在這時,突然一道聲音傳來,眾人看去,盡然是高翔!

「你醒了?」

寧王急忙跑過去,驚奇道。

「太好了,我就說我能讓你清醒呢!」

「醒了,真的醒了,陳柏有救了」

高翔的臉色很不好看,尷尬的看著眾人:「不好意思,讓各位擔心了。」

高翔的臉色還是很蒼白,但眼神已經恢復了部分神采。

「好,太好了,你清醒的很是時候」

寧王有些激動的說道。

王遠看著高翔,他覺得清醒的高翔很陌生,可能他們都猜錯了,眼前這醜陋的生化人,根本就不是葫蘆。

「能告訴我們你是誰么?」

王遠輕聲詢問道。

聞言眾人瞬間安靜了下來,蓮蓼和簡容二女的心不自覺的頓了頓。

「不好意思,剛才失態了」

「我叫高翔,是你們此次試煉的隨行老師」

高翔環顧四周,輕聲說道!

「什麼?」

「你是老師?」

眾人一陣驚呼!

蓮蓼和簡容輕輕鬆了口氣:「還好,還好,不是葫蘆!」

「那華老師?」

「金甲叛變了」

高翔看向空中,剛才他的腦海中一直渾渾噩噩的,連精神都處在崩潰的狀態,而擊潰他的並不是金甲巨人的強大,真正擊潰他的其實是重新建立的無敵信念被人輕鬆擊垮的挫敗感!

那一刻,他幾乎心死。

但當他看到陳柏百屈不撓的堅持時,他很受觸動,他的心彷彿被打了興奮劑,陳柏和曾經的他一樣,只是比他有著更強大的信心。

不如隨心 那一刻,他突然有所感悟,內心變得更加堅定,人也就清醒了過來。

「什麼?」

「叛,叛變!」

眾人內心巨震,只感覺心臟被人猛地掄了一錘。

這個消息太震撼了!

任誰都不會想到,受盤古萬人敬仰的金甲天神,盡然會背叛盤古!

「來不及解釋了,各位,想救陳柏,聽我的」

高翔盯著上空,堅定的說道。

「好,聽高老師的,先救陳柏」

——

上空,陳柏的身體踉踉蹌蹌,有些站立不穩,但就是不倒,他的眼神依然堅定的盯著被刀撕裂的傷口,瘋狂喘著粗氣,他的手臂已經失去知覺了。

「怎麼了?砍不動了?」

金甲巨人的聲音傳來。

他的神色很複雜,陳柏在重傷的情況下,依然砍了他3874刀,除卻第一刀,後面的幾乎等同於給他撓痒痒。

但哪怕每一刀的力量對他來說都微乎其微,陳柏的精神,依然讓他震撼。

這種堅持,這種信念是值得任何人敬佩的。

同時也感染了他,讓他看到了很多東西。

他看到了自己年少時曾經的堅持,曾經的信念。

他知道,今天是不可能擊潰陳柏的自信心了!

他很痛心,為什麼這種人偏偏是敵人。

這種人如果是朋友,該有多好!

但如果是敵人,就太可怕了,對於這種敵人,他絕不容許存在。

「你也太差勁了吧,真是白白浪費了一身能量,還是給我吧」

華西虹不再等待,他感覺自己得內力也即將耗盡,金甲巨人的狀態最多也只能堅持五分鐘。

他自認為時間足夠了!

金甲巨人探手抓向陳柏,卻在這時,突發驚變。

他的身後,不知哪裡飛出一隻觸手,瞬間纏向他的手指。

他一愣神的功夫,手指被纏住,黑乎乎的觸手沿著他的手指轉眼纏住他的手臂,進而順著他的手臂向上蔓延。

「噁心」

金甲巨人看到黑色觸手上的粘液,眉頭一皺,一副嫌棄噁心的模樣!

他狠狠的甩了甩手臂,卻發現束縛感越來越緊,金甲巨人用內力固定住肩膀上的陳柏,接著猛然發力,一個兇猛的過肩摔狠狠的將身後黑色觸手的主人甩到面前。

轟隆——

硝煙瀰漫,原來是一隻純黑色的虯龍獸王。

虯龍獸王猛烈掙扎,但金甲巨人的力氣何其強大。

「有意思,上次就是你在地下吧,讓你跑掉了」

金甲巨人輕聲說道,他不管虯龍獸王有沒有聽懂。

「本事長進不少啊,我盡然沒有發現你何時靠近的」

嘭——

金甲巨人揚起拳頭狠狠的砸向虯龍獸王的身體! 凰的女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