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3號,我是3號,發現可以敵蹤,目前我方已經有一名隊員受傷,請求醫療援助,請求醫療援助,這裡是在第五層樓!」

接著,線路切換到另外的對講機聲音:

「指揮部,我是關琳,發現敵蹤,速求支援……」

「砰!」

一聲槍響的聲音從對講機上傳來,而後關琳的聲音也戛然而止。

趙天一愣,連忙抓起通訊車上的對講機,大聲說道:「小關,小關,你還好吧?你回話啊!」

趙天大聲說著,可是對講機內沒有傳來絲毫的回聲,他不由得深吸口氣,皺了皺眉,下意識的轉眼看去,卻是看到原本站在他身邊的方逸天突然間猶如一頭撲食的怒豹般衝進了大廈裡面,迅猛之極,一會兒便沒了身影!

趙天又是一愣,隨後反應過來,立即調集更多的反恐作戰隊員以及緊急醫療隊侵入大廈之內做救援以及支援行動!

方逸天從通訊器中聽到關琳請求支援以及那一聲突兀的槍聲之後便心知不妙,當即他便決斷的朝著大廈裡面沖跑了進去,這時候的他就像是一頭獵豹,敏捷、兇猛、沉著、霸氣!

出於本能以及在多年的戰場生活中他能判斷出來關琳此刻正面臨著危險,因此,他便不顧一切的沖了進去,他只希望,在他感到之前,關琳能夠平安無事,否則,憑著他心頭激起的那股血性,就算是血洗整座大廈也在所不惜。

衝進大廈之後方逸天便迅速的沿著安全扶梯朝著樓上疾奔而去,他的速度異常之快,一段樓梯僅僅是需要數秒鐘的時間便跑上,朝著更高一層跑去。

跑到四樓的時候,空蕩蕩的大廈內又傳來了幾聲槍聲,槍聲久久的回蕩在空蕩的大廈之內,久久迴旋著,餘音裊裊。

「發克,狗娘養的,關琳,你他媽的給我頂住,別衝動,等我!」方逸天心中默默念了聲,加快了腳步朝著樓上疾奔而去。

跑上五樓的時候,方逸天身體一轉,正欲朝著樓上跑去,這時,他感覺背後有種針芒般的尖銳刺感,危險,危險臨來了! 「你是不是很忙啊!我沒有打擾到你吧!」原本顧可彧打算想讓陸季延陪她一起看電影,但是聽到陸季延那有些疲憊的聲音之後,她突然打消了這個念頭,心中有些心疼。

電話那頭沒有立即回答顧可彧的話,一陣喝水的聲音傳出后,陸季延的聲音才傳了過來:「也不是很忙,就是有些累了。」

「既然你累了,手中的工作就放一放,早點回去休息吧。」

「哎,暫時不想回去休息,我想去看看你。」陸季延語氣平緩的說道。

「行,我在家裡等著你。」

說完之後,顧可彧趕緊去補了個妝,每次見陸季延,她都會將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後坐在沙發上玩著手機,直到敲門聲響起,她才急忙放下手機穿著拖鞋就小跑過去開門,一打開門果然是陸季延。

陸季延沒有說話,而是進屋換上拖鞋,就癱坐在沙發上閉起了眼睛,估計是這幾天累過頭了。

顧可彧趕緊坐到他旁邊,用手摸了摸陸季延的額頭,確認他沒有發燒,只是臉色有些蒼白。

「這幾天把你忙壞了吧,工作再忙也要照看好身體啊!」顧可彧有些心疼的說道。

陸季延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只有微弱的呼吸聲回蕩著,顧可彧起身去廚房給他倒了一杯溫水,他這才睜開眼結果水杯,大口的喝著,喝完之後又閉著眼繼續躺在那。

看著陸季延這個樣子,顧可彧溫柔的用手在他的太陽穴上按摩,這樣他會舒服一點,就這樣,靜靜的,顧可彧也不感覺累,她覺得自己能為陸季延做的就這些,對於公司上的事她是沒辦法幫上忙的。

不一會兒,有著輕微的鼾聲從陸季延的鼻中傳了出來,顧可彧知道,這一刻的陸季延才算是真正的放鬆了下來,她躡手躡腳的去卧室里拿了一床薄被子,輕輕的給陸季延蓋上,生怕把他給吵醒了。

就在顧可彧想要把窗帘也給拉上的時候,一道突兀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閉著眼睛的陸季延皺了皺眉頭,顧可彧趕緊過去接通后,走到卧室里關上了門。

「可彧,恭喜你啊。」那邊傳出了張玉城導演爽朗的笑聲,顯然他也為顧可彧高興。

「謝謝你,導演。」

顧可彧不知道,張玉城導演是在恭喜她考上了傳媒大學,還是恭喜她得了金熊獎的最佳女配角。

「我有個想法,如果做好的話,對你有很多好處,想和你商量一下。」張玉城導演開門見山的說道。

然後頓了頓又繼續說道:「你最近不管是得獎還是考中傳媒大學,這些都是一個正面的影響,我覺得趁著這個機會,可以拍一個勵志一點的視頻,可以鼓勵一下那些積極備考的學生。」

「張導,我也正打算這樣做呢。」

顧可彧沒有絲毫的遲疑就點頭答應了下來,其實有很多學生粉絲都有給她評論過,她也想在精神方面能給予他們一些幫助。

而且這個時候拍這樣一個視屏出來,會讓顧可彧個的正面形象更加的入人心,也會是自己具有更深的影響力,這完全就是一個免費的宣傳。

當然顧可彧心裡也明白,在某些方面她要適當的低調一點,不能太驕傲。

「好的,這事就敲定下來了,你看你什麼時候方便,到時候我們策劃一下直接開始。」

「我最近沒什麼事,明早您看可以嗎?到時候我過去找您,越快越好。」

「行,那就明天早上吧,正好我也閑著。」

兩個人在談話之間,顧可彧心中就已經有了一些想法,當然具體的還需要和張玉城導演去商量一下。

第二天顧可彧早早的就起床了,簡單吃過早飯之後,她便收拾好了自己需要的東西,奔向了張玉城導演的辦公室。

本來以為這時間太早,自己肯定會在門口多等一會兒的,沒想到張玉城導演早就帶著專業的團隊,做好準備工作了。

張玉城導演一身的穿著打扮,還是像往常一樣隨便,看著遠處走過來的顧可彧,他起身迎了上去,笑著問道:「今天這第一個場景,咱們去哪裡拍?對此你有沒有什麼想法呢?」

顧可彧滴溜溜的轉動著大眼睛,她內心的確有著自己的想法。

「是這樣子的導演,我是想這視頻的後半部分就去學校裡邊拍吧,畢竟那就是我以後學習的地方,不過前面部分我還是想要接地氣一點,可是在家裡拍的話,我又覺得太暴露自己的隱私了。」

顧可彧內心很是糾結,再怎麼說她也是一個公眾人物,不方便把自己居住的地方曝光給廣大網友。

張玉城導演聽著顧可彧的話,一邊點頭一邊用手摸著下巴,很快他便給出了自己的意見。

「那就這樣吧,咱們挑一個酒店,現在酒店裡邊兒都有套房,挺有家的味道,這樣拍出來的話,生活氣息一下子就體現出來了,你覺得怎麼樣?」

除了這個辦法,一時間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辦法了,顧可彧只好點頭答應了。這拍攝位置找好了,下一步就是確定拍攝內容。

兩個人站在原地協商了一會兒,終於敲定下來。張玉城導演準備先在酒店裡邊,拍出顧可彧平常用心學習的模樣,然後再加上其他人對他的評價。最後鏡頭切換來到顧可彧未來的戲劇學院里繼續拍攝,順便讓顧可彧講一講,這次高考的心得和夢想成真的感受。

一切商量妥當之後,便進入了如火如荼的拍攝當中。

其實這前部分的內容並不困難,也不算是演戲,完全就是把顧可彧之前複習狀態,給復刻了一遍罷了。

這些場景看上去也十分的日常,比如顧可彧把頭埋在檯燈下面,抱著英語書苦讀的模樣。

又或者是做題做到睡了過去,驚慌失措的起來跑進洗手間,用涼水把自己澆醒後繼續埋頭苦讀。

好不容易刷完了所有的題,拉開窗帘一看,居然把天都熬亮了,這個時候顧可彧拿起桌上的鬧鐘,攝像頭給了一個特寫,是清晨五點四十分,她打了一個哈欠,又將鬧鐘扭了一圈便睡了過去。 七樓,A區的某個位置。

關琳猛然就地一滾,同時手中的五四手槍朝著左前方的方位迅速開出一槍,左前方的一個轉角上,一個黑色的身影一閃而過,轉入到了轉角中,利用轉角的牆壁擋住了關琳的這一槍。

就地一滾之後關琳也藏身在樓梯口的轉角處,此刻的關琳略顯狼狽,一頭秀髮略顯凌亂,俏麗的臉上神色凝重,雙眼中閃動著犀利的寒芒,她急促的呼吸著,雙手持槍,幾次交鋒下來,關琳能夠感覺到對方的靈活多變,身手極為敏捷,她能判斷得出這一伙人絕非是尋常的犯罪分子,尋常的犯罪分子絕對沒有如此的靈巧以及多變,看來真的是一次有組織的恐怖分子。

突然,前面的拐角處一道黑影滾地而出,在他滾地的同時手中的一把銀色勃朗寧的手槍連續朝著關琳的方向連開數槍,關琳只能縮身在樓梯轉角出,槍聲落定之後關琳身形一動,敏捷的朝前追趕而去。

就在這個對手還沒有出現之前,關琳聯繫了已經潛入大廈內的六名反恐作戰精英隊員,不過卻是聯繫不上,那時關琳的腦海中就閃過一絲不詳的預感。

接著,這名對手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幸好關琳反應及時,這才躲過了對方的突擊,不過她手中的對講機也被甩掉了。

關琳咬了咬牙,身為警覺的高級警官,刑警隊的副隊長,她有義務將這些恐怖分子繩之以法,因此,就算前面還有著無法預測的危險也好,她都必須挺身而出,不能退縮!

她心中也默默算定對方的子彈已經用完,趁著對方槍里沒有子彈,抑或是正在換子彈的間隙,她毫不猶豫的追趕了出去。

關琳追過去之後看到前面的黑影一閃,沿著安全扶梯朝上跑去,關琳開了一槍,而後也追趕而去。

關琳側身貼著牆壁,朝著樓梯上跑去,跑上拐角處的時候,突然,耳畔傳來一聲匕首切開空氣的破空之聲,她芳心中驟然一緊,也虧得她身體素質極為出眾,柔韌性被她練到了極致,只見她彈性十足的腰肢在半空中不可思議的一扭,雙腿狠狠蹬在了護欄上,雙腿借力之下她整個人往轉角窗口處飛去。

「嗖!」寒光閃爍地匕首順著她臉頰劃過,一縷散亂的秀髮在空中緩緩飄落。

接著,「砰!」的一聲,關琳的後背重重的砸在了樓梯拐角處的牆壁之上,頓時,她心中氣血翻湧,咽喉一甜,一絲艷紅的鮮血竟是溢出了嘴角,本來在性命攸關的時刻她雙腿一蹬的力道很大,身體重重得撞在了牆壁之上后她的身體也吃不消。

然而,眼前的情況根本容不得她有著絲毫的怠慢,因為那個黑衣蒙面人伏擊不中之後,他的身形立即猶如鬼魅般的朝關琳撲來,同時,手中的一把鋒利匕首閃動著毒蛇獠牙上的寒芒般的朝著關琳的咽喉直刺而去,迅猛而又毒辣,分明是一招致命的攻擊!

關琳也是武警出身,本身的應變能力以及身手就不弱,危急中關琳的身體猶如一條泥鰍般的朝下一滑,後背的身體幾乎是貼在了地面上,堪堪躲過了對方的一招攻擊,接著,她的雙手支撐地面,雙手奮力的朝前一挺,右腿抬去,踢向了對方的小腹!

這一腳,關琳已經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迅猛而又刁鑽之極的踢了過去!

砰!

那個黑衣蒙面人的小腹立即被她一腳踢中,在關琳威力巨大的一腳之下,那個蒙面人的身體朝前飛出,砸落在了地面上。

可是,幾乎是身體砸落的一瞬間,這個黑衣蒙面人的身體居然反彈著站了起來,而後他像是個沒事人般的笑了笑,操著一口半生不熟的華國語說道:「嗨,小妞,身手不錯嘛,看來有資格參加我們的刺激遊戲,敢追過來嗎?」

說著,這個黑衣蒙人的身形一閃,矯健靈活的朝著另外的方向疾奔而去。

關琳微微詫異,她剛才那一腳分明是力道兇猛,然而,踢在這個黑衣蒙面人的身上就感覺是踢在了一團棉花之上,毫無借力之處,可見對方雖說是被踢中了但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

由此也可以推斷的出對方的身手實力堪稱恐怖。

不管關琳的心中並沒有膽怯之意,她迅速的站了起來,將嘴角邊的血跡擦掉,而後便朝著那個黑衣蒙面人的方向奮力追趕而去。

……

五樓。

且說方逸天感覺到身後傳來一種類似於針芒般的刺痛之感,多年的生死關頭告訴他,他被敵人用槍瞄準了。

說時遲那時快,方逸天的右手搭在了樓梯的扶手之上,如果仔細觀察可以看到他的右臂上青筋暴露,磅礴之極的力量從他的手臂上噴涌而出,他的右臂用力一甩,而後雙腳腳尖朝上用力一蹬。

嗖!

頓時,他的身體便凌空而去,朝著身手翻身而去。

就在他的身體凌空翻起的時候,「砰!」的一聲,一顆子彈從他剛才所站立的位置直直射出,如果他剛才的反應稍稍慢了一點,那麼他早已經中彈身亡。

方逸天落地之後便看到前面三米的牆壁轉角處蹲著一個黑衣蒙面的大漢,他身體還沒站穩便低沉的悶吼一聲,身體猶如出籠猛虎般朝著這名大漢撲了過去。

蒙面大漢顯然稍稍詫異方逸天居然如此乾淨利落的躲得過他剛才埋伏已久的一槍,就在這稍稍短暫的錯愕中,方逸天的身體已經撲到。

近身搏鬥之下槍支已經失去了原有的作用,不過這個大漢的身手也堪稱一流,一記掃腿攻向了方逸天的下盤,方逸天立即下盤站穩,伸腳擋住了對方的掃腿攻擊,與此同時,對方的一記重拳已經猝不及防的轟向了他的腦袋!

方逸天目光一沉,眼中閃過一絲寒光,他的身體錯身而上,雙手宛如靈蛇般的纏住了對方攻來的手臂,在方逸天嫻熟的「十二擒龍手」招式之下對方的右臂立即被方逸天纏繞抓住,接著,方逸天用力一擰!

對方心中一怔,他感覺到手臂上傳來一股兇猛之極的力道,那強大的力量就連他也覺得難以抵抗。

危急中這名蒙面大漢的右臂順著方逸天的力道一扭,稍稍抵消了方逸天的手臂力量,同時,這名大漢的左臂橫掃向了方逸天的臉面!

方逸天心中冷笑一聲,眼中殺機一閃,他的身體猶如游龍般的朝前逼近,與此同時,他雙手「十二擒龍手」的功夫已經鉗住了對方的右肩肩胛骨!

對方心中吃疼,正欲抬腿擊向方逸天的胸腹,可這時,方逸天的右手五指曲抓成鉤,迅若雷電的鉗住了對方的咽喉,接著,方逸天的右手粗漲而起,用力一掐——

「咔嚓!」

對方的咽喉直接被方逸天單手擰斷,這名蒙面大漢的腦袋頓時聳拉了下去,剛剛抬起的右腳也無力的朝下垂落!

當方逸天的「十二擒龍手」與「鎖喉擒拿手」相結合的時候,沒有多少人可以躲得過死神的到來!

方逸天解決掉對方的一名成員之後他的目光一寒,眼中微微泛著淡淡的紅光,森寒凌厲的殺氣在他周身邊蔓延擴散著,往往這個時候,就是表面了方逸天開始動了真正的殺心的時候!

接著,方逸天拖著這名大漢的身體朝著樓上疾奔而去! 很快鬧鐘便響了起來。顧可彧一個機靈從床上抬起,拿起鬧鐘一看,她拍打著自己的腦袋,苦悶的說道:「天吶,我居然睡了這麼久,都九點了!」

來不及洗漱,拿起桌上的耳機一帶,英語聽力現在開始,她馬上又進入了高考前備戰狀態當中。

直到吃中午飯的時候,她才從房間里走了出去,飯桌上不光擺著飯碗,還擺著一本厚厚的馬克思主義學,她一邊吃著飯,一邊看著書,最後當然是沒怎麼動筷子了。

總之這前面的部分,就像是每天的日常生活狀態一樣,不過更多表現的都是顧可彧積極學習的模樣。

刻苦學習的部分拍攝完了之後,畫面一轉便來到了傳媒學院。首先是給校園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高空全景拍攝,給大家展示了一下,這座百年歷史老校的風光,最後鏡頭定格在了顧可彧的身上,臉上帶著朝氣蓬勃的笑容,她沖著鏡頭揮了揮手。

「哈嘍,大家好,我是顧可彧。當我終於站在我夢寐以求的學校這片土地上時,想跟大家聊一聊我內心的想法,也許你們跟我一樣,高考越來越臨近,心情便越來越緊張,有的時候甚至會想要放棄自己的夢想。」

「其實我想說你們大可不必如此,網上那些心靈雞湯一定要少看,每個人都生來不同,每個人經歷不同,每個人的能力不同,但我始終相信,只要自己肯努力,就算只有十天的時間,也一定會發生巨大的改變。」

「這個潛能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不要去聽旁人怎麼說,一定要多傾聽我們內心的聲音。今天我想卸下我偶像的包袱,跟大家講一講我自己身上的經歷,希望你們不會覺得我話太多,我受過的教育並不多更算不上好。」

「很多了解我的朋友,應該也知道,我是從大山裡走出來的女孩子,我們那裡教育水平有限,不能像你們一樣從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在這一點我已經是輸在了起跑線上。再加上中途輟學,來到城市裡邊發展,一開始我根本不願意跟生人接觸。」

「我內心自卑,我深深能夠感覺到自己和他人的不同,到後來我開始努力充實自己,當我腦子裡面的知識量,越來越豐富的時候,我的雙腿才能夠踩在這片土地上越來越踏實。當然,我知道很多網友,對於我報考高考這個事情覺得十分可笑,他們甚至對我惡意抨擊。」

「可我做著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又有什麼錯呢?我為了自己拼搏努力,又憑什麼要聽他人口中的是與非呢?你們可以認為我是一時興起,也可以以為我是頭腦發熱,總之有關於高考這件事,我已經開始著手準備了。在這之前我受過最高的教育,僅僅是初中罷了。」

「聽到這句話,屏幕前的你肯定已經笑出了聲,是啊,我這種水平要去參加高考,那不是惹人笑話嗎,沒錯,在複習的過程中,我面對的困難比你們還要多,遇見了很多難題,不過幸好我都一一克服過去了,腦海裡邊只有一個念頭。」

「那就是我一定要參加高考,一定要考上自己夢寐以求的學校!其實這個短片只是我生活當中,一些普通的片段拼湊起來的,並不是想向大家證明我有多麼的努力,也不是想告訴大家,我有超人的學習水平,我只是想用我自己的經歷告訴大家。」

「一定不要否認自己任何事情,只要你努力都會有可能,千萬不要放棄自己,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加油,相信我,你會成為最棒的你!讓我們拭目以待!」

短片到這裡就算是大功告成了,雖說中間還夾雜著許多小細節,不過在剪輯之後,變成了一個十多分鐘的短視頻。

最後的成品顧可彧仔細看過了,她特別的滿意。鏡頭裡的自己好像回到了花季,整個人洋溢著青春與活力,配上那激動人心的音樂,這完全就是對少年夢最好的詮釋。

等到視頻放上網站之後,顧可彧這才感覺到自己身上的疲倦。跟導演告別之後便回到了公寓里,準備好好睡個回籠覺。

「天吶,偶像,我的偶像回來了!」

顧可彧剛才把門打開,小唐就立馬沖了上來,一把將顧可彧給抱住了。

顧可彧臉上掛著無奈的笑容,她心裡邊清楚小唐為什麼會表現得如此激動,一邊從小唐的懷抱里掙脫出來,一邊面不改色地問道:「網上的視頻你已經看了吧,覺得怎麼樣?」

「媽呀,這拍的簡直太好了,我覺得比你出現在那些電影里的鏡頭還要美!」小唐一激動兩個臉蛋子紅的,就像猴子屁股似的。

她忙著點開手機說道:「你快瞧瞧,這部短視頻被發出來之後,你的粉絲量完全是暴漲啊,這比你之前正火的時候還厲害,趕緊上微博看看去吧,保證你笑得合不攏嘴。」

顧可彧嘴角掛著笑點開了微博。

這個短視頻出自張玉城導演的手,再加上是作為勵志短片上傳的,跟最近的高考正應景,所以想都不用想觀看人數肯定是很多。果然,一發布到網上,立馬引起了網友們的轟動,評論更是以一分鐘百條的往上長著。

「顧可彧姐姐你好,我也是從大山裡走出來的孩子,之前在我們鄉里,我一直都是頭一名,可到了市裡的重點中學,我才發現自己跟他們比起來,不過就是一顆小蔥罷了,在這裡我變得越來越沒有自信,不願意跟其他人溝通,甚至開始自我否定。」

「明年就要高考了,我甚至覺得自己這輩子肯定就這樣了,高考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也許等我到了十八歲就可以出去打工賺錢,撫養自己家裡的弟弟。可我今天突然看到了你的短片,才發現自己簡直太荒謬,怎麼能夠有這樣子的想法呢?」

「每個人都是特殊的,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這句話,居然被我給忘得一乾二淨。從今天開始,我一定也要像你一樣積極努力!不辜負眾人對我的期望,活出真正的自己!」 且說關琳站起來之後便朝著那名黑衣蒙面人追趕而去,追趕到前面的牆壁轉角處的時候她的腳步放緩下來,身體微微朝前一探,手中緊握著的五四手槍警戒的瞄向了前面。

可是,前面一片空蕩,已經看不到那個黑衣蒙面人的身影,關琳柳眉微微一皺,腳步緩慢而又警戒的朝前走去,犀利的目光緊緊地盯著前方,警惕著周邊的一切異常動作。

長長的一段走廊走完之後仍是看不到那個黑衣蒙面人的身影,走到前面的時候左邊又是一座安全扶梯。關琳雙手握槍,警惕而又小心的朝前走著,隨時隨地那個猶如鬼魅般的身影都會突然冒出,因此她不得不加倍小心。

這時,樓梯口出的轉角扶梯上突然探出那個黑衣蒙面人的半個身子,他怪笑一聲,說道:「美女,這邊!」

關琳立即舉槍,一槍開了過去,「砰!」的一聲槍響,可那個黑衣蒙面人的身體已經縮了回去,接著,上面的樓梯上傳來幾聲輕微的腳步聲,看來那個黑衣蒙面人正朝著上面疾跑而去。

事不宜遲,關琳也撒開腳步朝上追趕了上去。

不知不覺間,兩人一追一跑的,已經跑上了這棟銀行的頂層第十八層樓。

那個黑衣蒙面人就像是在跟關琳玩做迷藏一樣,他也不出擊,只是偶爾的時候現身出來,引誘著關琳繼續朝上追去。

第十八層樓一片空蕩,到處是各種會議室。關琳跑上來之後深吸口氣,腳步輕緩的朝前走著,手中的五四手槍始終保持著警戒狀態。

這時,前面的一間會議室的大門突然打開,那個黑衣蒙面人現身出來,甚至還朝著關琳招了招手,說道:「嗨,美女,這邊!」

說完之後這個黑衣蒙面人的身體又鑽回了會議室內。

關琳銀牙一咬,追了上去,臨近之後卻是看到這間會議室的大門是開敞著的。關琳匆匆的一瞥當中,看到會議室的角落內捆綁著一個個衣冠楚楚的男人女士,顯然這些人是對方控制在手的人質。

關琳身體貼在牆壁上,手中握住的槍一直指向了會議室大門的出口處,這時,如果那個黑衣蒙面人要是再敢探出身來她會毫不猶豫的開槍,直接將其射殺。

關琳查處了對方控制人質的具體位置所在,正心想著要不要先聯繫總部在做營救計劃的時候,突然,從會議室內傳來了一聲低沉有力的聲音:

「歡迎新的成員來到我的死亡格鬥場!怎麼,不肯露面?那好吧,我數一二三,你再不露面我將一個人質殺死,作為一點小小的懲罰,你看如何?」

「一!」

「二!」

「等等!」關琳大聲一叫,閃身在了會議室門口處,她放眼看去,大致看清了會議室裡面的情況。

會議室內,包括那名引誘她的黑衣蒙面人一共有六名恐怖分子,除了為首那名之外,其餘五名恐怖分子都手持武器,身穿黑色勁裝,蒙著臉,只露出兩隻眼睛。

為首的那名恐怖分子則是身穿一身艷紅色的西裝,系著白色的領帶,手中只是拿著一個遙控器,看來就是樓下安裝著的那些遙控炸彈的遙控器。

除此之外,關琳還赫然看到之前潛入大廈內的那六名警方的反恐作戰精英分子也在內,不過其中的兩人已經倒在地上,看來是已經死了,其餘四人則眼中流露出森寒的殺機盯著為首的那名恐怖分子。

另一邊被控制著的人質總共有十二個人,七男五女,穿著高檔,看上去應該是這棟銀行的高層領導或者是一些社會名流,他們的嘴巴都被封住,不過可以看得出來他們一個個的眼中都流露出一股驚懼恐慌之色。

「well,還是個美女,我喜歡。」為首的紅色西裝男子詭異的笑了笑,聳了聳肩,攤手說道,「看來遊戲越來越精彩了,不過美女你來遲了一步,你們這邊兩名成員已經通過公平決鬥死去了,你沒看到剛才的過程,真是太可惜了。」

對方的普通話仍然是半生不熟,不過聽口音應該是西方人的口音,關琳心中感到詫異的是天海市什麼時候湧進來這麼一股國外的恐怖勢力了?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製造這起恐怖活動?」關琳咬著牙,邊走進去邊低沉說道,「告訴你們,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識趣的就投降,或許可以保住你的一條性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