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女子目光閃爍,指著身旁的老者道:「這是我堂弟丁昱,旭日界的弟子,我叫丁芮,是你的師姐,也是碧波界的弟子!」

吳恩恍然大悟,急忙一一見禮,同時暗中打量了這位叫丁昱的堂弟一眼,怎麼看對方都像一位頭髮須白的老者,是這位師姐的長輩。

似乎是看出了吳恩的疑惑,丁芮淡淡道:「我這表弟從小修鍊的是教中的特殊秘典,所以對壽元的消耗很大,你別看他一副老者的樣子,實際上還未滿二十三歲!」

「啊!?」吳恩大吃一驚,驚訝的看著對方。

丁昱似乎習慣了吳恩這種眼神,平靜道:「吳恩師弟,之前我姐問你是不是救了她,你確定沒有?」

吳恩心臟一縮,茫然道:「師兄、師姐,小弟真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我也是剛加入門派,當時師尊帶著我和妹妹,我哪裡有機會去救師姐?況且,我今日也是第一次見到師姐啊!」

「是嗎?」丁芮深深的看了吳恩一眼,笑道:「既然如此,那可能是我認錯了,師弟好自為之吧!」

說著,就示意欲言又止的丁昱離開。

丁昱看了吳恩一眼,不再說什麼,眨眼間就和丁芮消失在吳恩的視線中。

吳恩看著對方消失的背影,憨憨的神色緩緩消逝,變成了一臉的深思。

好一會兒,他才暗嘆了一口氣,搖搖頭,同樣向著全真教的方向疾馳而去……

在他離開沒有多久,靈詡的真人緩緩在附近出現,她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吳恩離去的方向,吶吶道:「竟然是全真教的弟子,難怪秀佳沒有活著出來!此時倒是蹊蹺,難不成全真教知道了谷主的計劃,所以故意派門中弟子出面干涉?不行,此事還得稟明谷主定奪才是!」

言罷,她的身影化作一道長虹消失的無影無蹤。

…….

…….

飛仙大會之行雖然只是一個月的時間,但是吳恩卻覺得彷彿度過了幾十年一樣,因此在小心翼翼的回到全真教碧波界自己的洞府後,他才徹底放鬆下來。

這一次的冒險之行,他不僅完成了和金大寶的約定,也有驚無險的活著回來,甚至,還獲得了難以想象的巨大收穫。

卸下了疲憊的他,難得的休息了好幾天,一切的勾心鬥角、亡命拼殺等等似乎都遠離他而去,他也難得的享受了數日的安寧。

然後就是系統的標記功能,除了洛巧顏依舊處於未知的區域外無法探知外,莫嵐由於九顆紅心的攻心度,再加上可能是出現在了系統探測的範圍,所以終於出現了位置信息。

【莫嵐此刻位置時天路寂滅橋】

吳恩心中劇震的同時,卻是思索天路寂滅橋這個地名,然而,無論他如何去回憶自己看過的古籍,卻是一絲信息都沒有找到,就如之前那個靈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一樣,聞所未聞。

「不管怎麼說,莫嵐現在還活著就是好事,這全真教號稱純陽大陸第一宗門,想必會有天路的消息,到時候我打聽打聽也許就能知道天路的消息!」

吳恩心中有了決定,便放下了心中的擔憂,開始安排接下來的計劃。

重中之重自然是儘快進入金丹期,否則築基期的修為實在是太弱小了!

這一次的大會之行,可謂是讓他深有體會。

然後就是這一次大會之行的收穫,他還沒有正兒八經的認真去檢查,現在在這碧波界內,安全是沒有問題的,那他自然要好好的整理下自己的收穫。

好傢夥,仔細清理了下,吳恩喜出望外。

總共十六個儲物戒,其中極品法器一件,上品法器六件,中品法器十五件、下品法器四十七件,這還不算一些奇奇怪怪的特殊法器。

然後就是符籙,極品符籙沒有,上品符籙四張,中品符籙三十六張,下品符籙一百六十四張。

接著就是各種丹藥,基本上都是鍊氣、築基期服用的聚氣丸、補氣丹以及各種毒藥、療傷葯之類的,稱得上上品的只有霧光丹和月精魂丹。

這兩種還算珍貴的丹藥只有為數不多的兩瓶,皆是那個自稱林秀佳的儲物戒中的,一個可以快速恢復築基後期的靈氣,一個個短暫提升修士的實力,持續時間目前不詳,但估計不會很長。

其中,唯一的一件極品法器就是在林秀佳這個女人的儲物戒中找到的。

當然,相比於吳恩得到的中品法寶晨光葫蘆、那不知名的詭異鐮刀以及那枚太歲的血丹,這些收穫又算不上什麼。

最後就是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什麼陣旗啦,功法啦、秘術啦等等,吳恩都是一眼掃過,便不再注意,而是把目光放在了一個令牌上。

這是從一個不知道的修士儲物戒中發現的,材質和之前吳大野給他的那塊令牌一模一樣,都是似玉非玉、似木非木,只不過吳大野給的那塊令牌上寫的是大大的「仙」字,而這個牌子上寫的是一個「大」字。

這讓吳恩心中疑惑的同時,也終於意識到這令牌並非是單獨一個,恐怕是一整套,只不過不知道有幾塊罷了。

在研究了一陣也沒有什麼發現后,他便將令牌收好,將這次的收穫分門別類的收好,然後便開始研究這個鐮刀法器。

這個鐮刀法器,暫時就稱作法器吧,因為吳恩也不知道這鐮刀到底是什麼層次,說是法寶吧,他靈氣完全無法催動,說是法器吧,他用精血又可以完全操縱,簡直是奇怪至極。

但是由於這鐮刀威力實在可怕,所以他決定好好研究,作為日後自己的一個殺手鐧。

最後就是這個晨光葫蘆,這是他目前品階最高的法寶,可是限制於他築基期的實力,連這個寶物百分之十的實力都無法發出,不得不說是一個遺憾。

還好這一次他決定不到金丹期絕不出關,所以倒也還好。

就這樣,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在研究了幾個月後,吳恩放下來了手裡的所有事宜,離開了洞府,前往了碧波界的一處山谷。

這山谷就叫交易市場,是碧波界弟子們交易的地方,吳恩這幾個月也算有所了解,所以為了接下來的閉關,他有必要去一趟,一是處理下手中用不到的東西,二就是尋找一個品質較好的丹鼎好煉製丹藥。

這一次的飛仙大會之行,他在裡面獲得的最多的並不是各種法器和符籙,而是各種各樣的靈草,尤其是那些五大派弟子的儲物戒,由於他們是刻意在收集這些靈草,所以倒是便宜了吳恩,讓吳恩獲得了一筆難以想象的財富。

而事實上,吳恩之所以出來后那麼著急離開,最主要的也是擔心那五個人會逼他交出來,雖然最後只是他的虛驚一場,但是也足以讓他當時憂心不已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那五人是想詢問他們三人的,可是由於其中牽扯到了全真教,所以,忌諱之下,他們便忍痛裝作不知,白白便宜了吳恩。

在山谷中交易的弟子並不多,也許是門中規定的緣故,來往的弟子皆是沒有什麼交流,吳恩在觀察了一陣后,便看中了一個品質還算不錯的丹鼎,一番討價還價后,吳恩用了一件上品法器換了對方的丹鼎外加一整套的煉丹秘籍。

總體來說,還是很划算的!

吳恩接著又販賣了一些下品法器,補充了一些丹藥后,這才滿意而歸。

回來后,他在自己的洞府連續布置了數道禁制和防護法陣后,終於開始了一次長久的閉關……

……

……

。 「封印消失了。」

突然人群之中一道聲音響起,眾人的注意力瞬間離開了那些自燃的身上,管他們是怎麼死的,古碑機緣更重要。

而就在此時,林動身邊的軒轅麟月突然消失,一道黑影出現在古碑的背後,眾目睽睽之下大荒古碑消失了,沒錯,就是消失了。

眾人發現古碑消失不見后,紛紛驚恐,而發現古碑消失的地方有道黑影,頓時眾人就怒了。

眾人此時完全失去理智,朝黑影衝去。

但他們還沒來得及靠近時,黑影不見了。

林動看著眼前的一幕驚呆了,老師居然還有這本事,那麼大塊石碑啊,眾目睽睽之下就搬走了。

軒轅麟月再次回到林動身邊,抓著他的肩膀帶著小炎一起消失在了這裡。

只留下一臉懵逼的眾人……

而靈界之中,比比東,千仞雪,朱竹清,胡列娜,美杜莎,雲韻,小醫仙,古薰兒,青鱗,三眼金猊秋兒紛紛一臉驚訝的看著突然出現的那塊巨大石碑。

上面的符文什麼的她們根本就看不懂……

一處山林隱逸之地。

軒轅麟月放下林動后就在周圍設置一個結界,「小林子,你先修鍊會,我去處理處理那塊石碑,看看有什麼東西適合你的。」

說完軒轅麟月就找了塊乾淨的地方,盤膝坐下。

林動和小炎對視一眼后,紛紛找了個位置休息。

靈界。

一道虛影出現在那塊石碑前,而這道虛影正是軒轅麟月,這塊石碑拿進來了她得研究研究,要不然其中有什麼危險的話那就害了比比東她們,到時候她可得愧疚一生。

先是調用靈界的力量看了一圈后並沒有發現不屬於靈界的東西和生物后軒轅麟月這才來到石碑前。

「天之道,地之韻,人之靈,封印!」

鈴鈴鈴!

一道道清脆的響聲從空響起,一條條龍紋鎖鏈從虛空中伸延出來,無數鎖鏈猶如一條條神龍一般,圍繞著石碑旋轉最終化為一道道紋路烙印在石碑上。

而虛影狀態下軒轅麟月也是臉色略顯蒼白,身形也微微虛幻了幾分。

而不遠的一處山峰上,有著數道目光擔憂的看著空中的那道虛影。

軒轅麟月對著那個方向點了點頭后就進入了石碑內,但很快軒轅麟月就出來,去了一趟山峰哪裡后就回到自己的肉身之中。

外界。

盤坐的軒轅麟月突然睜開眼眸,一股無形的氣勢磅礴而出,林動和小炎被這突如其來的氣勢給嚇個半死,還以為是什麼強者追上了要殺他們呢。

結果發現是老師散發出來,林動這才拍了拍那擔驚受怕的小心臟。

「老師,您要是經常這麼來,我估計我得被您嚇死。」

林動忍不住發牢騷道。

「呵呵,嚇死了活該。」

說完軒轅麟月右手,手掌一翻,手心之中出現兩枚充滿了涅槃氣息的丹藥。

林動看見那兩枚丹藥驚呼道:「涅槃丹!還是兩枚。」

「呵呵,想不想要?」

軒轅麟月輕笑道。

「要要要。」

林動的小腦袋瓜跟搖頭鵝一樣,瘋狂點頭,眼神之中充滿了渴望。

「等會吧,我先把其中的詛咒之力抹除了來,要不然你小子服下以後不僅無法突破,還得變成一具行屍走肉般傀儡。」

見林動伸出手來,軒轅麟月用精神力抽了林動的手心一下后默默道,而林動疼的抱著手使勁吹。

林動聞言后也是嚇了一跳,沒想到這東西裡面居然還有詛咒。

林動也暗自慶幸,好在自己有老師這樣的大神,要是其他人那到這涅槃丹恐怕就直接變成了傀儡。

至於這涅槃丹哪來的,林動想都不用想,那肯定是那大荒古碑之中得到的,自己老師可沒那閑心情去煉製這玩意,還在裡面加詛咒,那不是多此一舉?

軒轅麟月手中瞬間浮現出一團青色火焰,兩道黑煙從涅槃丹之中冒出,軒轅麟月也收回了青蓮地心火,再去看那兩枚涅槃丹,看上去都比之前的靈韻,涅槃氣息也更加強大。

「喏,那去吧。」

軒轅麟月隨手一拋,林動連忙跑去接,生怕落到地上碎了,但丹藥那有那麼容易碎啊,要是碎了那就是煉製丹藥的人是個廢物點心。

林動鄭重的收好丹藥,視若珍寶。

軒轅麟月看了一眼周圍,發現這裡的天地元力比其他地方的要高不少,便布置了一個簡易的聚靈陣。

「小林子,爭取在短時間內突破,我們去一趟陰傀宗。」

「好。」

林動只是答應了一聲,並未詢問為什麼要去,老師喊去哪裡自然有她的用意。

去陰傀宗的原因還是軒轅麟月進入大荒古碑后沒有找到那枚祖符,但哪裡留下來了一股氣息和陰傀宗的人,身上的氣息極其相似,所以軒轅麟月打算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找不到也沒關係。

反正她的第一想法是去偷東西,呸,修鍊者的事情怎麼能叫偷呢,那叫借,不過是有借不還的那種,沒準還有可能送個服務,全宗大小上天堂的服務,包殺包埋一條龍。

林動坐在聚靈陣之中,大肆吸收著天地元力,而林動身上的氣息也越來越強,林動突然服下了幾枚丹藥,然後一股造氣境的氣息從林動的身上散發出來。

而聚靈陣之中聚集的元力也消耗一空,開始重新聚集。

林動感受到自己的實力提升了一大截,整個人都是亢奮的。

「小林子,過來再教你一門武學。」

軒轅麟月見林動突破,就打算再傳授他一門武學。

「嗯嗯。」

林動此時都要高興壞了,修為突破,老師又要教新的武學,這雙喜臨門啊。

「站好。」

軒轅麟月伸出手,在林動的額頭上輕輕一點,一道道紫色的文字伴隨著絲絲雷霆湧入林動的腦海之中。

《雷霆八荒尺》五個紫色閃爍著雷霆的古樸大字出現在林動的腦海里,然後化為一道道紫色文字……

林動瀏覽著這些帶著雷霆的文字,手中已經浮現出了那柄與蕭炎同款的巨尺。

「雷霆!八荒尺!」

林動手中的巨尺瞬間化為一道紫芒,無數雷霆席捲在巨尺上。

砰!

林動對著面前的樹林狠狠砸下手中的巨尺。

嗤滋!!

一張電網從林動砸擊地面朝前方擴散,被覆蓋樹木瞬間化為齏粉,然後百米範圍內的雷網瞬間爆炸,陣陣轟隆聲直接把林動嚇了一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