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約了商璟煜!」我委婉的拒絕。

楚言沉默了片刻最後說:「安安,我有東西給你,發到你郵箱了!」

「我可能沒空去看!」我很乾脆的說。

楚言沉默了下,最後說:「安安,之前的事真的對不起,可是現在我希望你能看看我給你發的東西!」

掛了電話,我在床上坐了半晌,最後還是忍不住點開了郵箱。

是一段視頻,視頻里拍到的是黃志安死前的景象,還有商璟煜,甚至還有老邢…

看到老邢的時候我真的很意外,從視頻完全可以看出,商璟煜和老邢的關係不錯,可是我印象中商璟煜從來沒提過這件事。

我想到一開始殯儀館女屍的那次,就是老邢出面的,當時我們就在普通的警察局,後來又是董燦的事…

等等…

視頻終於播到黃志安的話,他說我和他的關係,看得出商璟煜很生氣…

我想起他剛救我時候看到床單上那些血跡的時候,然後他回來伸手指的事…

我心裡一陣的不舒服,他在做檢查嗎?看看我是不是和黃志安有什麼?

如果有,他會怎麼做?

我煩躁的關了電腦,一個人坐了一下午,商璟煜很晚才回來,眼神中有些疲憊。

他一進門,就抱住了我。

我也抱著他的腰,我承認不管楚言出於什麼目的,他都成功了,我心裡對商璟煜有了幾分異樣。

「很忙嗎?」我問。

「嗯!」

商璟煜說完就抱起我放在了床上。

一翻激烈過後,商璟煜抱著我。

「有心事?」他問。

我承認,商璟煜真的很聰明。

「沒有!」我說。

商璟煜眼眸深了幾分:「因為那段視頻吧!」

我一怔,狐疑的看著他。

「姓楚的發的?」

沒說話,算是默認了。

「老邢是我師叔!」

我一愣,這我倒是沒想到。

商璟煜說:「之前的事我的確是在利用你,包括引出那個嚴夫人,雖然她跑了,不過她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我心裡有些失落,可當時商璟煜就是說在利用我,所以我沒什麼好說的。

可是…

」昨天的事…」

我想問他在浴缸做的事,商璟煜很痛快的點頭:「我是在檢查,而且我很生氣!」

果然,男人都是在乎的,如果我失身了,他會不會殺了我?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我不在乎你有沒有失身,我當時生氣是因為你一副無所謂而且還很開心的表情,我以為你是自願的!」

我抬頭,對上商璟煜漆黑的眸子。

「我只是很感動很高興你來救我了!至於那些血…」

商璟煜抓起我的手:「我後來知道了!」

我就無話可說了,除了完全沉浸在商璟煜的溫柔里,再也說不出什麼來。

誰說哄女人很費勁,對於美男來說,他們只要稍稍表示一下,所有的事情就都不是事了。

忽然想到課本里那些被美色迷了的昏君們,以前覺得很蠢,如今看來,唉…

無論過去還是現在,無論男人還是女人,看臉的時候都不含糊。

第二天,我行醒來的時候,他已經走了,我無聊的發霉,卻看到了楚言的留言。

想起她和李娜想對我做的事情,還有他昨天的舉動,明顯的挑撥離間,我再也沒有猶豫的把他拉黑了。

這時候我才發現,女人真是很容易被愛情沖昏頭腦,就像現在,我的眼裡心裡只有商璟煜。我甚至幻想和商璟煜以後的生活,儘管他不是純粹的人,我也願意。

可惜,事與願違,我和商璟煜的路註定了就是那麼坎坷波折。

晚上,商璟煜回來的很晚,我本來打算出去接他,可是剛跑到門口,就看到他車裡還坐著一個人,一個女人…

我認得那個女人,是米昔。

我告訴自己,他們只是朋友,一起回來很正常。

可是下一秒,米昔居然在商璟煜的臉上親了一下。

我當時就愣住了,呆立著,有些不敢相信。

商璟煜下了車,走到門口才看到了我。

「怎麼出來了?」商璟煜問。

「沒什麼!」我往回走。

商璟煜也沒說什麼,似乎根本不想解釋剛剛發生的事情。

回到別墅,他問:「吃飯了嗎?」

「嗯!」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你有心事?」

「沒有!」

「你的心事都寫在臉上了!」商璟煜說。

我有時候真的很討厭他的這種智商,既然看出來,還尼瑪問,問毛線,解釋一下會死嗎?

「我剛剛看到米昔了!」我只好硬著頭皮,不矜持的說。

「嗯!」商璟煜應了一聲:「我的車壞了!坐她的車回來的!」

他只是解釋了車,卻沒有說為什麼,米昔會親吻他的臉,而他一點都不知道拒絕。

我生氣的別過頭。

商璟煜脫了衣服就去洗澡了,看著浴室玻璃門上透出的他的修長結實的身影,我不斷告訴自己,剛剛是個誤會,我想多了。可是剛剛那一幕卻始終在我心頭縈繞,讓我十分不舒服。

商璟煜洗完澡出來,下半身只圍了一條浴巾,另一隻手還在拿毛巾擦頭髮。

我坐在床上看著他,最終還是忍不住問:「你和米昔…」

商璟煜詫異的看著我:「什麼?」

「我看到米昔親了你!」我說。

」嗯!」商璟煜點頭。

我一怔,就這樣?他沒有別的話要和我說?甚至都不解釋一下嗎?

商璟煜擦乾淨頭髮,坐在床上,看到我還站著,忍不住皺了皺眉毛。

「過來!」他招了招手,像是在招呼一個小動物一般。

我沒動。

「怎麼?」商璟煜看著我。

我看著他,他似乎根本沒覺得有什麼。

商璟煜見我不說話,也沒動,看了我幾分鐘,才說:「你吃醋了?」

我咬著嘴唇,我表現的都這麼明顯了,還問?

商璟煜沉默了下說:「米昔的母親和商夫人是好朋友,她一直待在國外,剛剛的事…」

商璟煜其實也沒想到米昔會突然親他,可是礙於米太太的面子,他並沒有當場發飆,只是告訴米昔以後不要那麼做!不過意識到某人吃醋了,商璟煜還是很高興的。 聽他這麼說,我心裡多少舒服了一點。

可我不信,米昔對他的那個吻,只是國外的什麼禮儀,那都是騙鬼的。

見我還是沒說話,商璟煜勾了勾手指:「你是自己過來,還是我過去?」

我邁著步子,走到他身邊,有些尷尬。

「我覺得米昔對你…」我還沒說完,商璟煜已經打斷我:「你很介意?」

「嗯!」我老實的點頭。

商璟煜唇角不自覺上揚。

「我和她沒什麼,你不用介意!」商璟煜說完摟住了我的腰…

一番激烈過後,我懶懶的靠在商璟煜懷裡,我忍不住摸了摸他胸口的胎記。

商璟煜挑了挑眉毛:「你喜歡?」

我抽回手,有些臉紅:「沒有,就是覺得很特別!」

「胎記而已,有什麼特別?」商璟煜不解風情的說。

我撇撇嘴。

見氣氛不錯,我問道:「黃志安這次是不是和神秘組織有關係?」

商璟煜點頭:「是!」

我嘆了口氣,和他說話還真是費勁。

我正要問,商璟煜卻又開口了。

「楚家不過是他們養的一條狗而已!」

我沒吭聲。

商璟煜眯著深沉的眼睛說:「我之所以留著楚家,不過是想讓我自己緩一緩,等我緩過這口氣…」

商璟煜沒繼續說!

我知道他可能想起自己死時候的事情了,於是問道:「你對這個組織了解多少?既然知道危險,為什麼還要和他們作對?」

我習慣了躲起來,規避危險,故而我不能理解商璟煜的行為。

商璟煜側頭看著我:「是他們和我作對!」他說完,眼神中蒙了一層寒霜:「即使當初我把那塊地給他們了,誰能保證他們不會對我下手?」

我似懂非懂的點頭。

商璟煜在我頭上拍了一下。

「你還查到什麼了?」我問。「楚家隸屬的中海集團,就是那個組織的一個代表機構,中海集團這些年發展的很快,一年前,把手伸到了申城,不僅如此,整個華夏都有他們的分公司,我本來沒覺得有什麼,從我死後查到的情況來看,

中海集團絕不簡單,來申城也不僅僅只是為了那一塊地!」

中海集團我知道,旗下的企業什麼的都很多,很難想象這樣一個知名集團,居然背後有一股神秘勢力在支持,而且從他們給商璟煜下咒害死他來看,這個集團絕不簡單。

想到這,我忍不住抱緊了商璟煜,他能對抗得了那個龐大的組織么?

商璟煜應該察覺到了我的異樣,很溫柔的拍了拍我的頭:「放心,我有分寸,而且不止是我在對抗!」

我想起商璟煜的師叔老邢,他是政府部門的人,這麼看來,政府已經察覺到了那個組織的異樣,我稍微安心一點。

「你師父也是政府的人嗎?」我問。

商璟煜沉默了下:「你怎麼對我師父這麼感興趣?」

「一個一句話就把我推給你的人,我能不好奇嗎?」我確實對商璟煜師父有怨氣,雖然我現在和商璟煜在一起了,但是這不代表我會對一個一句話就把人帶到火坑的人沒有怨氣。

商璟煜顯然看出我看的想法,他難得嘴角輕揚:「要不要我帶你見見他?」

我一怔!

「你肯帶我見你師父?」我驚訝的差點跳起來。

商璟煜點頭。

「之前你提都不肯提的!」

「我說過,你想知道的,等你成了我的人,我就會告訴你!」商璟煜說的很隨意,我卻有些害羞,忍不住有些臉紅。

「你真的肯帶我見你師父?」雖然見不見是一回事可是畢竟那是商璟煜師父,他帶我見他師父,是不是把我當成了自己人?

莫名有種見父母的感覺。

儘管和商璟煜有了這種關係,可是對於他對我的感覺,我還是拿不準,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喜歡我,還是只是要繼續利用我。

「我師父…」商璟煜頓了一下,想起他師父,他就有些頭疼。

「你想見,我就帶你去!」

我心一暖,這是不是說明他在乎我,喜歡我?要不他的秘密怎麼會告訴我?

「我…」

我正要說話,門外傳來陣陣敲門聲,商璟煜拿了睡衣穿上就出門了。

我躺在床上,看著商璟煜的卧室,也覺得明朗了不少,心裡也美滋滋的。

商璟煜過了很久才回來,回來的時候臉色有些難看。

「出什麼事了嗎?」我詫異。

商璟煜看了看我,似乎在想要不要告訴我。

我有些忐忑。

「申城大學的音樂教室塌了,好幾個學生受傷了!」商璟煜說。

我一怔!

「那隻男鬼出來了,這幾天,你待在我身邊,哪都不要去!」商璟煜停了下說:「我會儘快解決那個男鬼!」

男鬼?

我這才想起音樂教室那個管我叫小艾的男鬼。

「你覺得他會找我?」我覺得我和男鬼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他來找我幹什麼?

商璟煜其實也不確定,不過他覺得音樂教室塌的太奇怪,太巧合了。

「總之,你要待在我身邊!」商璟煜不由分說的吩咐。

我點頭,內心安慰自己,商璟煜這是在關心我,故而我心情大好。

第二天,商璟煜很早出了門,應該是去了集團,我則和朱嬸無聊的在客廳里聊天,聊的都是商璟煜小時候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