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陪你一起!」林菀忙站起來說。

寧嘉按下她的肩膀,「不用,又沒有多遠的路,你在這陪段總聊天吧。」她一邊說,還衝她眨眼睛。

林菀心領神會,沖她會心一笑,坐回到了椅子上。

寧嘉慢悠悠的走到新娘休息室,顧邵陽不在,夏芷兮坐在化妝台前,身旁一個女孩子陪著,正央求著她什麼。

「芷兮。」寧嘉叫她,「恭喜訂婚啊,訂婚快樂!」

夏芷兮回頭看是寧嘉,忙站起來朝她走來,「嘉嘉,快坐。」

寧嘉看著她,一襲白色洋裙,頭髮微微挽起,高貴典雅,心中不由的生出幾分羨慕來。

「芷兮,你真好看!」寧嘉由衷的讚美道。

夏芷兮不好意思的低頭一笑,「謝謝。」

夏語兮看倆人聊的熱絡,順著牆角慢慢的挪到了門口,想要跑出去。之前夏芷兮不讓她出去,不想她去找顧邵霆。

「你幹什麼去?給我回來!」夏芷兮喊道,嚇了她一跳。

夏語兮自然不會聽她的,嘚瑟的說:「姐,我出去看看,你陪客人聊天吧。」說完,打開門跑了出去。

沒成想,外面顧邵陽正好進來,與她撞了個滿懷。

「冒冒失失的,幹什麼?」顧邵陽被踩了鞋,語氣不悅的問。

「姐夫,不好意思啊!」她喊完風一般的跑走了。

夏芷兮急的沖顧邵陽誒誒的叫:「你快把她抓回來呀,她肯定去找顧邵霆了,指不定還會做出什麼瘋事來呢。」

顧邵陽無奈的說:「隨她去吧,你還能一直看著她呀,等下你上台,她不照樣去纏顧邵霆,隨她去吧。」

寧嘉好奇的問:「那就是你的妹妹?追顧邵霆的那位?」

夏芷兮扶額哀嘆道:「別提了,我都要氣死了!」

顧邵陽說:「好了,別生氣了,別壞了心情,等下宴會開始了,你是女主角。」

寧嘉安慰的說:「就是,有一個好狀態!再說,邵霆那麼冷,不會理她的。」

夏語兮跑到外面,看著草坪上那麼多人在,她急急的尋找著顧邵霆。

有侍應生從身邊過,她一把拉住,問:「看到顧少了嗎?」

「小姐,沒有看到。」侍應生答道。

夏語兮提著裙子在人群里穿梭,卻始終沒有看到顧邵霆。找了一圈后,她泄氣的坐在了椅子上,接過侍應生遞過來的香檳,一飲而盡。

「你在找邵霆嗎?」突然,一道女人的聲音在後面響起。

夏語兮猛地回頭去看,見是簡依然,沒有搭理她,又轉過了身。

簡依然端著酒杯,坐在了她的身邊,笑盈盈的說:「夏小姐,好久不見,最近過的好嗎?」

「好不好和你有關係嗎?」夏語兮白了一眼她,「你什麼時候和顧邵霆分手?」

簡依然慢慢的喝了一口酒,自嘲的笑了笑,問:「夏小姐不知道嗎?我和邵霆已經分手了呀。」

「分手了?真的嗎?」夏語兮驚喜的問。

簡依然說:「不過,你也不要高興的太早,邵霆雖說和我分手了,可你還是追不到他!」

「你什麼意思?他又有女朋友了?」

「是啊,難道你不知道?」簡依然詫異的問,「就是那個莫雨晴啊,她現在是邵霆的女朋友,聽說,都懷孕了呢,要結婚了!」

「什麼?你再說一遍?!」夏語兮大喊一聲,引來周圍人的側目。

簡依然拉了她一下,示意叫她小點聲,「你喊什麼呢?我一個前女友都沒怎麼樣呢,你跟著急什麼!」

「我不高興!那個莫雨晴哪裡好了,憑什麼是她?」夏語兮憤憤不平的說。

簡依然呵呵冷笑一聲,「當然憑的是邵霆喜歡她了啊!你呀,生氣也沒用,你說你能做什麼呢?還不是眼巴巴的瞅著。」

夏語兮聞言,扭頭去看她,突然說:「你什麼意思?」

「我沒什麼意思啊。」簡依然一副無辜的表情說:「這不說著邵霆的事嘛,話趕話的就說到這了。」

夏語兮沒搭理她,沉默著,再想什麼。

簡依然也不能說太多,言多必失,點到為止即可。

她站起來對她說:「我那邊看到熟人了,先過去了。」

夏語兮點點頭,沒說話。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她嘴角勾出一抹譏諷的笑來,想讓我當炮灰,你還真是小瞧我了。

她收回目光,視線一轉,突然就看到了顧邵霆,她心裡一動,急忙朝他走過去了。

「邵霆哥哥。」有幾人陪在顧邵霆身邊,夏語兮突然乖巧的出現,幾人都一愣,看著她。

「邵霆,這小姑娘是誰啊?」朋友打趣的問:「該不會就是你緋聞里的小妹妹吧?」

幾人哈哈的笑。

顧邵霆收起往日的嫌棄,淡淡的介紹說:「這位是海城夏家的小小姐,我弟媳的妹妹。」 夏語兮沒有理會那些與自己打招呼的男人,而是強拉著顧邵霆的胳膊就要走。

「邵霆哥哥,你過來,我有話要問你!」夏語兮使勁的拽著他,給拉到了人少的地方。

顧邵霆見周圍沒什麼人,甩開她的手,整了整衣袖,沒好氣的問:「什麼事?」

夏語兮仰著小臉問:「我問你,你是不是和那個莫雨晴好上了?她還懷孕了?」

顧邵霆臉色冷漠的看著她,「夏語兮,剛才因為有人,我不想鬧得太難看才會被你拉到這裡,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問我?你憑什麼?」

「就憑我對你的喜歡!」夏語兮伸胳膊攔住要走的他,「邵霆哥哥,你們是要結婚了嗎?」

顧邵霆說:「是,歡迎你到時來喝我的喜酒。」

「哼!」夏語兮生氣的說:「我才不去呢!我也不會讓你們結婚的!」

顧邵霆眼中劃過一絲狠厲,警告她說:「夏語兮,如果你敢搞小動作,我就敢搞你們夏家,我不管你們夏家有多厲害,你爺爺再怎麼寵你,在家族利益面前,你覺得他會依然袒護你嗎?所以,我鄭重警告你,別拿你們夏家來試探我的底線,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夏語兮神色一怔,心裡一慌,一副委屈的表情的對他說:「我沒有,我雖然不高興,但我真的沒有想要搞小動作。」她話鋒一轉,「依我看,要搞小動作的人也不是我,是那個簡依然!」

「嗯?」顧邵霆看她,「她和你說什麼了?」

夏語兮哼哼:「還能說什麼,就說挑撥離間的話唄,告訴我你和莫雨晴的事,還不是想拿我當炮灰,我才不傻呢!」

顧邵霆問:「她和你說的這些?不是你姐姐?」

「不是呀!」夏語兮說:「我姐壓根都沒和我說。」

顧邵霆嗯了一聲,邁腿又要走。

夏語兮又一把拉住他,央求道:「哥哥,你看我都什麼都跟你說了,你怎麼還這樣呢?陪我再待一會兒不可以嗎?」

「今天是你姐姐的訂婚宴,我作為婆家人,你覺得和你在這聊天合適嗎?」顧邵霆白了她一眼,抽出胳膊,就走了。

「那婚宴結束,我們能一起吃個飯嗎?」夏語兮輕喊道,卻底氣不足。

得到的,是無聲的回答。

上午十點五十八分,訂婚禮開始。因為時間比較趕,準備的並不是十分充分,可該有的,也全都有了。夏家人來的也不少,夏老爺子並沒有來。顧家這邊長輩也都到齊,並排坐在前面,都面帶笑容的看著台上的准新人。訂婚禮流程簡單,沒有婚禮那麼多節目,最後,在顧邵陽對夏芷兮的海誓山盟的誓言中,禮成。

接下來是派對時間,樂隊奏起了歡快的舞曲,隨即便有成雙成對的人相擁跳起了舞。

寧嘉坐在後面,眼睛盯著紀景言,對林菀說:「給你景言哥哥發個微信,說我在新娘休息室等他。」

「好嘞!」林菀應道,低頭髮微信。

紀景言秒回:「收到!」

林菀笑嘻嘻的問:「等下要去約會嗎?」

寧嘉故作神秘,「不告訴你!」

袁澤和簡依然多日沒見,此時攜手步入舞池。

「最近伯母的病好些了嗎?」袁澤關心的問。

簡依然說:「你又不是不知道,老毛病犯了,都是上火操心,欣然也不叫人省心。」

「等這次的葯吃完,我看看給伯母換個葯。」袁澤說:「告訴伯母,不要太操心了,兒孫自有兒孫福。」

簡依然苦笑,「我媽她倒是聽算啊!」

隨著舞曲一個轉身,她看到了對面站著與人聊天的顧邵霆,眼中立時浮上一層柔色。

「邵霆最近好嗎?失憶的情況有好轉嗎?」簡依然問。

袁澤搖搖頭,「還是老樣子,沒什麼好轉。」

「他和莫雨晴……能結婚嗎?」她試探的問。

袁澤笑了笑,對她說:「恐怕結婚的事要提早提上日程了呢。」

「看你笑的,是有什麼好事了?」

袁澤看她訕訕的樣子,收起了笑容,勸她說:「依然,該放下就放下吧,你不是也希望邵霆幸福嗎?」

「我當然是放下了啊!」簡依然沖他燦爛一笑的說:「我就是沒事問問,你要是不想說沒關係的。」

「嗨,又不是不能說的事,就是雨晴她懷孕了,邵霆就張羅著要結婚了。」

做我男友吧,小冥警 簡依然故作驚詫的問:「真的嗎?懷孕了呀?這是好事呀!那等下我得去恭喜他!」

「嗯……你知道就好了,他要和你說,你再恭喜吧。」

「那好吧。」簡依然又朝顧邵霆那邊看過去,在蕭遠航的人告訴她這些事情的時候,她的心就已經開始又恨又疼了。

寧嘉在新娘休息室中等著紀景言,沒過一會兒,他就來了。

「老婆!」紀景言手裡提著個小紙袋,笑盈盈的坐到她身邊,獻寶似得從口袋裡拿出一個一盒桃酥來對她說:「今天的甜點師傅都是邵陽餐廳的,我特意叫他們給做了一盒桃酥,你不是最愛吃邵陽餐廳里的桃酥嘛。」

寧嘉高興的哇了一聲,感動的說:「老公你真好!」

她吃著桃酥,還不忘問他說:「今天什麼日子你忘了吧?」

「什麼日子啊?」紀景言一邊不在意的問,一邊從袋子里拿出一瓶酸奶來,擰開遞給她問:「我真不知道。」

寧嘉笑了一下,「我就知道你自己不會記著的。不過,由此來看,你的人緣也不怎麼樣嘛,過生日居然沒有人給你慶祝!」

紀景言稍稍一愣,又想了想,說:「是今天嗎?」

「我算的是農曆的呀,五月初四的。」寧嘉問:「怎麼不對嗎?我是之前看你身份證然後自己算的。」

紀景言看她認真的模樣,笑著把她摟在懷裡,在額頭上重重一吻,說道:「對,就是這個日子,謝謝老婆能記得我的生日。」

寧嘉依偎在他懷裡,手裡拿著桃酥一口一口的吃,有點小嬌羞的說:「我還準備了小節目呢。」

「哦?都有什麼小節目?」他饒有興味的問。

寧嘉從他懷裡坐起來,不好意思的笑笑,說:「其實,也沒有什麼,就是想給你過個難忘的生日嘛,然後就設想了一下今天要怎麼過,我都給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了!」 「那好,今天就聽你的安排了!」紀景言笑著說。

「哦,對了,我給你準備了禮物,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寧嘉伸手把包拿了過來,低頭說:「第一次給你過生日,真不知道送你什麼呢。」

「是什麼?」紀景言拿過包裝精美的小禮盒,好奇的問。

「你猜猜?」寧嘉有點不好意思,「反正也不是多稀奇的東西,就是你能用的上的了。」

紀景言把玩著手裡的禮盒,說:「看樣子大小,是手錶?」

寧嘉搖搖頭,「我去手錶專櫃看了,稱你身份的都太貴了,我買不起。」

「什麼貴不貴的,只要是你買的,我都喜歡。」紀景言看著她說:「那這個是領帶?」

寧嘉又搖搖頭,「也不是。」

「領帶夾?」

「行了,告訴你吧。」寧嘉也不再賣關子,說:「是袖扣。你打開看看,款式喜歡不。沒想到這麼點個小玩意兒,也這麼貴!」

紀景言哈哈笑了兩聲:「禮輕情意重,你覺得不值,可以不用買。你就是畫幅畫給我,我也會很寶貝的。」

「那怎麼行?你過生日我是一定要送你實物的,我讓你一看到這對袖扣就想到我。」寧嘉霸道的說。

他低頭拆盒子,聞言調侃她說:「老婆,你在我身上留的記號夠多的了,沒人打我主意,我也不敢忘你。」

倆人正說話間,夏芷兮和顧邵陽進來了,後面跟著怒氣沖沖的夏語兮。

「嘿,你們小兩口在這裡躲清靜來了!」顧邵陽拉了一把椅子坐下,用手扇著風,四周看了一眼,又起身,給自己接了一杯水,咕嘟咕嘟的猛灌。

夏語兮生氣的問自己姐姐:「莫雨晴懷孕這事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我還是聽別人說的呢!」

夏芷兮坐在那裡給自己補妝,從鏡子里瞪著她問:「這是別人的事,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和你有什麼關係!夏語兮,我告訴你,你追顧邵霆這事就此打住,你不許再糾纏他!等下你就和你爸爸回去吧!」

「我不要走!」 姐,你命中缺我啊 夏語兮說:「我的事,你也不要管,和你也沒有半毛錢關係!」

顧邵陽在一旁嘖了一聲,「語兮,好好和你姐說話!」

「姐夫……」夏語兮苦著小臉的朝他走過來,拉著他的手臂搖來晃去的撒嬌說:「姐夫,我知道你最疼我了,你幫幫我唄,我就想和顧邵霆好,就想和他在一起啊!」

寧嘉黑著臉的看著,小聲的對紀景言說:「怎麼可以這樣?邵霆又不是單身!」

顧邵陽把手給抽出來,告饒的說:「我說小姑奶奶,你可別折磨我了,我哥他有雨晴,又有孩子了,你怎麼和他在一起?你這不是在破壞人家感情嗎?你就算了吧啊。」

「不要嘛,你給我去說說唄,我實在是追不動了呀,他對我真的好冷漠。」夏語兮忿忿的說。

「行了,別再這給我丟人現眼,我和你姐夫還要去招呼客人呢。」夏芷兮不高興的說:「我訂婚,不夠你給我添堵的了,我現在就去和你爸說,讓她帶你回海城。」

「你們都不幫我!我回家告訴爺爺去,他肯定有辦法!」

「你敢!」夏芷兮厲聲道:「你以為爺爺和你一樣幼稚嗎?別去煩他老人家!夏語兮,別說我沒告訴你,你要是敢回家亂跟爺爺說,看我不回蓉城撕爛你的嘴!」

「你們都威脅我,都警告我,我怎麼了呀? 重生之影壇天后 不就喜歡個人嗎?幹嘛都針對我呀?」夏語兮又氣又委屈的哭了起來。

寧嘉忍不住的說:「可顧少並不是你能喜歡的呀,他已經有了愛的人,你再進去插一腳,那不可就是破壞別人感情嗎?不是大家針對你,是你做的不對!」

夏語兮擦了兩下臉上並沒有的淚水,怒視著她,問:「你誰呀?憑什麼來教訓我?」

好嘛,在顧邵霆和夏芷兮這裡受的氣,現在她要全都撒在寧嘉身上。

「他是我老婆!」紀景言先開口,不悅的說:「你做了錯事,還不許人指出來嗎?」

夏語兮看著紀景言,疑惑的問:「誒,不對呀,我記得你的,剛才和你在一起的女人不是這個大肚婆呀!是個高高瘦瘦很漂亮的女人,你還摟著她的腰呢,到底哪個是你老婆啊?」

此話一出,幾人臉上都露出尷尬神色。而恰在此時,有人在外面輕敲了兩下門,禮貌的問:「請問,紀景言在這嗎?」

門輕輕的推開,叢汐月探進半個身子進來,一眼就看到了寧嘉身旁的紀景言,她神色微微一怔,看著紀景言,也頗為尷尬的對他說:「媽身體不太舒服,想要先走了,叫我來找你。」

夏語兮看到叢汐月,大叫一聲,「誒,就是你!」隨即一把給她拉了進來,質問紀景言:「你說,這兩個人,哪個是你老婆?」

紀景言倏地站起來,不悅的看著夏語兮:「貌似,這事和你沒關係吧?」

農家傻夫 「那我喜歡誰,是不是我能愛的,和你們又有什麼關係呢?」夏語兮冷笑的看了一眼寧嘉,抱著胳膊譏諷的說:「依我看啊,你這個大肚婆才是個三兒,專門破壞別人家庭感情的!」

「語兮!給我閉嘴!」夏芷兮急急的走過來,斥道:「你不知道就不要給我亂說!管好你自己!」

紀景言對叢汐月說:「行了,我知道了,你先過去吧,我一會過去找你們。」

叢汐月點點頭,不著痕迹的看了寧嘉一眼,又和夏芷兮和顧邵陽笑笑,離開了。

夏芷兮不想再惹麻煩,給顧邵陽使了一個顏色,連推帶搡的給夏語兮帶走了。

房間里,又歸於安靜了。

紀景言握著寧嘉的手,又親了親,對她說:「等下你去哪?我叫人先送你回去,我這邊完事了,過去找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