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減慢!」「龍魂」輕語,軒轅劍雨那快如光速的速度立馬慢得驚人!

「龍魂」慢步走到移動緩慢的軒轅劍雨身前,又再次打了個響指,軒轅劍雨恢復速度,可迎面而來的卻是龍魂的肘擊!

「砰」地一聲,軒轅劍雨的鼻樑骨盡碎,血花爆閃空中,軒轅劍雨坐在地上,一臉不可置信!

「你……你……怎麼……可……可能!」軒轅劍雨驚駭地說著。

「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只是看你做不做得到而已!」「龍魂」望著軒轅劍雨,一臉漠視!

「啊!」軒轅劍雨不服,翻身站起,躍身伸腿甩向龍魂!

「時間減速!」

鬼不畫

「龍魂」冷笑一聲,走到軒轅劍雨後面,望著即將落地的軒轅劍雨!

「時間加速!」軒轅劍雨的下降速度突然加快,再加上軒轅劍雨毫無防備,就這麼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

「龍魂」戲謔地盯著趴在地面之上的軒轅劍雨,滿臉嘲諷!

「可惡!」軒轅劍雨爬起,雙手一攤,兩個巨型雷球成型,狂霸的力量流竄於其間,隱隱閃過雷鳴之音!

「喝啊!」兩個巨型雷球攜帶著天譴雷霆之威襲來,「龍魂」只是輕蔑地笑笑,一句話脫口而出,「時間靜止!」

一切都靜止,哪怕是翱翔於天際的小鳥,哪怕是那蘊含可怖能量的雷型巨球!

「龍魂」竟然輕而易舉地抓住兩個雷型巨球,狂霸的雷霆閃竄於他的掌中,卻無法溢進哪怕一絲電流!

「龍魂」冷笑一聲,將手中巨型雷球拋會給軒轅劍雨!

「時間加速!」「龍魂」大喝,本已經快到了極致的巨型雷球突然再次加速,使得軒轅劍雨就只能看到,卻閃躲不開!

最後在軒轅劍雨那驚駭的目光中,一個巨型的蘑菇雲華麗麗地綻放,一聲巨響,爆徹於天地之間!

「呼!」強勁的氣流席捲起層層沙埃,迎面撲向四面八方,可到達「龍魂」面前的沙塵無不都是被一層薄膜擋住,飛散四方!

「結束了么?」龍魂在那個黑黢黢的環境里呼喊著。

「沒有!」「龍魂」回答。

凝重地望著前方,塵埃最厚的那個深處!

「呼呼呼!」突然,一股強勁的氣流在那裡旋轉著,所有飛散的沙塵都回到那裡旋轉著,一個人影在裡面浮現,這旋轉的沙塵圈似乎是在迎接這位帝王的駕臨!

「時間靜止!」人影也同樣說了一句。

所有的東西靜止,包括那旋轉著的沙塵暴!

「沒想到你也沒死,還隱藏在了那把古劍中!」「龍魂」開口。

「呵呵,你不也沒死?」人影也開口。

「可現在的選擇卻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了!」「龍魂」輕笑。

「那我們就來戰個痛快咯?」「軒轅劍雨」冷笑。

「好啊!」

「時間回復!」兩人同時喊來,話音剛落就沖向了對方!

「來吧!」「龍魂」大吼,一掌轟出,「軒轅劍雨」不驚不慌,右臂爆發出一股狂暴至極的力量,也一拳轟出!

掌拳相對,爆發出一股強勁至極的能量,兩人被彈開,又再次衝上,纏戰在一起!

「看來局勢已經無法控制了。」漢子感嘆。

「是啊!現在只有我們一起合力才能控制得了他們了!」外院學生中一個年齡較大的也開口說著。

「算了,我們去了說不定還會重傷呢!去拿催眠針!」漢子吩咐。

「是!」那個外院學生點頭,扭頭跑向別的地方,半響,手裡拿著兩把弓弩!

「瞄準了,不然他們這樣戰下去遲早得把學院的建築給拆了!」漢子拿過其中一把弓弩。

「發射!」漢子高呼,手指一扣,一根細針噴射而出,與此同時,那個外院學生也射出一根銀色的針!

兩根銀色的針劃破空氣而去,射在「龍魂」與「軒轅劍雨」的皮膚上,竟斷裂成兩半,掉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叮」響!

「怎……怎麼可……可能!」漢子和一群外院學生目瞪口呆。

「銀針根本刺破不了他們的皮膚,他們的**強度太強,去拿金針!」漢子嘶吼。

「龍魂」與「軒轅劍雨」打地不分上下,竟極有默契地向著建築群移動!

「好地!」外院學生應允,又去拿了數十把金色的弓弩回來。

「全部瞄準了射!」漢子沉聲吩咐。

「三,二,一,放!」數十根金色的細針向著「龍魂」和「軒轅劍雨」呼嘯而去,可無一例外的,全都是刺不進「龍魂」和「軒轅劍雨」的表皮,只留下一個淺淺的印子!

「可惡!」漢子一錘地面,「所有乾坤級的都跟我衝上去,死也要攔住他們,決不能讓他們打進市區!」

龍魂也注意到了這點,他處在那漆黑的環境中,聲嘶力竭地勸說著中年人別往市區打去,可中年人卻回答「如果我不這樣,你我都會死的!」

龍魂不理解,乾脆直接喝問中年人,叫他引誘「軒轅劍雨」到空中去,別打進市區,可中年人倒好,直接無視他,理都不理!

要不是自己一奪回軀體控制權肯定會被「軒轅劍雨」一拳轟殺,他早就奪回身體的控制權了!

望著眼前那個大屏幕,那是中年人所看到的東西,那張軒轅劍雨的臉,龍魂不知該做些什麼。

此時的軒轅劍雨肯定不再是原來的那個軒轅劍雨了,他肯定是被另一個靈魂體*控了肉身,只是不同於自己,軒轅劍雨是被直接奪舍了!

軒轅劍雨的意識乃至靈魂肯定都被眼前的「軒轅劍雨」給抹殺了,中年人所面對的,是一個與自己同等實力的怪物!

不知該幹什麼,龍魂直接盤坐在地上,元神內斂,沉入丹田。

快穿攻略:男神寵妻指南 ,龍魂無奈地笑笑,這裡就是人們所說的丹田紫府?

可為什麼自己的紫府是這個模樣?

龍魂無奈地坐下來,開始修鍊,既然這裡是自己的紫府,那空氣中飄動的天地元氣肯定比外面要精純!

可龍魂吸收地元氣,運轉於一條條經脈之中,除了火辣辣的疼痛外,沒有任何感覺!奇異的是,那團元氣運轉過三周, 詭案組

外面的元氣哪怕是運轉一周,自己體內的元氣都會精純一點,修為也會提高一絲,雖然很少,可卻比現在什麼都沒獲得要好多了!

「唉!沒想到我的紫府真的是與眾不同啊!」龍魂感嘆。

元神回位,龍魂潛心感受體內經脈,發現竟擴充了一點,而且還堅韌了一點!


這發現令龍魂既驚又喜!

一般平常修鍊,吸收天地元氣就是為了擴充經脈,是經脈能夠容納更多的元氣,從而修為提升!

可想要使經脈更加堅韌,則要用突破每一個階段所產生的丹元來溫養經脈!

只是一般不會有人去這麼做!多數人都是拿丹元來擴充經脈,使自己的修為更加精進!

可現在在自己紫府中修鍊,不僅可以擴充經脈,還能增強經脈的堅韌度,這可是令人大喜特喜的!

至於不能精進修為,經脈都擴充了,出去再吸收元氣不就得了!

可最令龍魂高興的不是這點,而是經脈的堅韌度加強,自己可以壓縮更多的元力了!

要知道,他之所以只能爆發出二重勁力,那是因為那已經是經脈所能承受的極限了,再多那麼一絲元力進去,那幾條通往手臂的經脈肯定會因承受不住力量而寸寸碎裂!如今經脈更加堅韌,自己就可以多存些元力進那幾條經脈,進行擠壓,使出三重爆勁也是有可能的事!

欣喜的龍魂急忙元神潛入丹田紫府,閉眼,吸收天地精氣運轉在通往右臂的經脈之中,反反覆復,一周又一周,經脈變得越來越粗,也越來越堅韌!

外面的「龍魂」已經和「軒轅劍雨」斗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了!

漢子與那群超過乾坤級的根本近不了「龍魂」與「軒轅劍雨」的周身十米處,每次一靠近,都會被兩人對轟所形成的氣流轟退!

而拓跋千瀟只能與一眾學生在百米之外干著急!

拓跋千瀟也是乾坤級別,可她卻不能輕易地離去!

南宮雪昏了,自己要照顧著她,交給別的學生照顧她不放心。交給這群猶如驚弓之鳥,現在還驚慌失措的學生照顧,要是到時出現什麼意外,他們棄南宮雪不顧,自己逃跑了怎麼辦?

所以,她只能留在這裡照料著南宮雪……

「可惡!」漢子怒罵,「你們三人一組,包圍住他們,別讓他們靠近市區!」

立馬,那群學生都分成幾個組,每組三人包圍住了「龍魂」與「軒轅劍雨」!

他們邊合力對抗著那席捲而來的狂暴氣流,邊向兩人投扔能量球,希望可以阻攔*迫他們後退!

可投擲出去的能量球,還沒有轟炸到兩人,就已經被一層看不見的薄膜反彈了回來,炸傷了自己!

一時間,整個場面陷入混亂! 天涯海閣的人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多,因阿舍的搗亂引開了守衛,沈浪和朱七七才能很輕鬆地藉助吊索上來而不被制住。他們上來之後又放下了吊索,然後遠遠地躲着,瞧着辛迷和葉青藤也上來後才找了處偏僻的閣樓藏身。

朱七七靠着沈浪,輕喘良久,才捂着胸口低聲笑道:“真的好險好刺激,差一點就被她們發現了,真是多虧了阿舍。”

沈浪笑着點了點頭:“阿舍很有靈性,知道如何對付她們才最有效。”

朱七七嘻嘻笑道:“幸好它只是頭畜生,要不然……呵呵。我瞧只是這裏的人並不是很多嘛,還有這處閣樓,陰冷的嚇人,瞧樣子已經很久沒人住了。”

沈浪道:“風林暖成爲閣主之後,自然是排除異己,肅清人員,人肯定就會越來越少了。”

“是這樣子啊!” 朱七七想象着那種場面,都會感到一陣心驚。

沈浪瞧着朱七七無精打采的樣子,微微一笑:“七七,這兩天夠折騰了,你現在先休息會,等辛迷過來後我們要換個地方。”

“去哪裏?”

“一個叫微思閣的地方。”

“哦……可是我還不困,心裏還記掛着葉前輩,也不知她過橋了沒?”

沈浪道:“這個你別擔心,由阿舍引走守衛,那她過橋就很容易,不是還有辛迷從中幫襯麼。”

朱七七輕嘆道:“希望如此,其實葉前輩很想留下來幫忙,可你爲什麼不願意,就算冒險也堅持讓她離開?”

沈浪道:“七七,對葉青藤來說,這個就是她的結局,我不想因爲風林暖的事情影響到她。”

雖然所處的閣樓視線昏暗,但朱七七還是看得見沈浪亮晶晶卻深沉如大海的眼眸,她不由嘆了口氣,幽幽地道:“因爲天涯海閣的事情,你對她、對他們總有絲歉意存在,可這些並不是你的錯呀!”

沈浪輕扯嘴角道:“雖不是我的錯,但卻由我來了結因果。”

朱七七似有動容,她緊緊握着沈浪的手,神情堅毅地道:“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的。”

“呃,謝謝!”

朱七七轉而調皮一笑道:“你要拿什麼謝?”

“你要什麼?”

“要什麼?這可難住我了。你的一輩子都已經是我的了,還有什麼可以給我麼?讓我想想……”朱七七還真支着頭認真思考起來,少頃便道:“我就吃點虧,就讓你把下輩子也許給我怎麼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