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何不妥?」慕青青疑惑的望向她,兩眼無辜的眨眨眼,見慕亦瑤今日穿著上確實下了一番功夫,她們倆一比,那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慕青青隨後像似想到了什麼,嘴角忍不住上揚。

「你笑什麼?」慕亦瑤反問。

「打扮的在光鮮亮麗又如何,山雞那能那麼容易就變鳳凰的!」她們娘倆的心思,慕青青豈會不懂,話里倒是一針見血毫不隱晦。

「你…」一時之間慕亦瑤用手指著慕青青氣的說不出話。「什麼?!」

屈悠悠直接從椅子上站起來,指著莫丞州直接大罵道:「值得嗎,為了江枝這麼犧牲自己。你現在完全不知道奮鬥了,腦子裡只有兒女情長,根本不是從前那個值得我欣賞的莫丞州!」

莫丞州聽完,並沒有生氣,反而笑了。

「你難道就還是以前的自己嗎?」

他死死的盯著屈悠悠的眼睛:「我現在是不知道奮鬥了,但是我依舊是一個人,不會把自己的痛苦轉移到別人身上,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現在的屈悠悠,哪裡還是從……

《穿書後男主逼我改結局》第九百零五章趕回魔都 第239章

劉家大院的人真的看傻了,他們身體不停的在顫抖著。聽到龐龍飛讓他們出去,那些下人全都飛奔出去。

中州二世祖,要親自出手。

劉闖也渾身哆嗦,說:「龐先生,陳天選這混賬的狂妄可和劉家沒有任何關係,還請你不要怪在劉家身上。」

龐龍飛根本不看劉闖一眼,說:「滾!」

他很好奇,他必須要立馬知道。

陳天選到底有什麼能耐,從西疆里出來。

劉闖諾諾點頭,說:「好好好,我們立馬滾!」

說完,劉闖拉著方糖。

方糖不願意走,妞妞也不願意走。

方糖忙上前說:「先生,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老公只是想保護我們母女倆!」

一秒記住https://m.net

妞妞也說:「叔叔,我爸爸不是壞蛋,叔叔能不能不要抓我爸爸。」

龐龍飛冷冷的說:「我們自有定奪,光偽造穿雲箭一事,他被關在世界最殘酷的監獄里,也不足為奇!帶他們出去!」

龐龍飛身邊的人立馬跟過來。

劉春蘭拉著妞妞和方糖出去劉家,方糖眼淚婆娑的對陳天選使著眼神,似乎在告訴他現在丟下母女倆跑也行。

那可是楚門來的二星將軍!

楚門,是大夏一個神秘的組織。

這個組織,橫跨政商幾屆,精英雲集,實力強悍到各地的人,都以加入楚門為榮。

即便是龐龍飛這樣的身份背景,也以楚門為榮。

足以看出楚門身份地位。

劉家被清場后,龐龍飛氣焰極其囂張。

「給你兩分鐘時間,交代你的罪行。」龐龍飛一邊說,一邊拿起來電話。

電話里是他爺爺龐玉樓打來的。

龐雲飛接起電話,著急的說:「爺爺,有什麼事嗎?」

龐玉樓忙問:「龍飛,你去江城了?」

龐龍飛點頭,說:「對,爺爺,有什麼吩咐嗎?」

龐玉樓笑著說:「龍飛,你是不是嗅到什麼東西。好孫兒,不愧是我的好孫兒,你一定是知道太極凰袍在江城!」

龐龍飛一臉興奮:「爺爺,您也來江城了?哈哈,那你不要走,一定要帶我見見太極凰袍!對了,爺爺,我聽說傳聞中陳家的後人也在川州對嗎?這次你來了,也得讓我見見,我不管,哪怕是托關係,你也得幫我請到他。」

龐老略感不妙,卻還是很高興的。

相比於平日里不著調的龐龍飛,他對太極凰袍,對那個救過自己命的陳家後代,極其感興趣,甚至崇拜。

「對了,爺爺……我聽說陳乾坤和葉樺來過江城,他們該不會要把九龍集團在川州的負責權交出去了。爺爺,對不對,川州九龍集團出現新的繼承人了?是誰,你知道嗎,一定要讓我見見。」

龐玉樓哈哈作笑:「行,爺爺帶你去見見!」

龐龍飛也很高興,掛斷電話后,這才對著面前的陳天選說:「給你機會,一,束手就擒。二,招待自己的罪行,然後再束手就擒。」

陳天選打趣的問:「沒第三個選擇?」

龐龍飛眉宇一簇,說:「沒有!」

語畢,龐龍飛直接就出手。

他沒多餘的時間。

北疆太極凰袍,陳家的後代,九龍集團的新繼承人,今天都會出現在江城。

他沒那麼多時間在這裡和陳天選耗。

一招,便要分出輸贏!

龐龍飛一身煞氣,不愧是楚門的二星將軍,一出手如同飛沙走石一般。只不過片刻,他已經出現在陳天選跟前,一掌如雷打下,氣勢極強! 「你真這麼想?」

「當然。」

葉謹年點點頭:「那好,說完了工作,說說我們之間的事吧。昨晚我們都喝多了……」

宋顏初打斷他的話:「葉醫生,你不用解釋,我真的沒當回事。」

葉謹年被她打斷說話,俊眉皺了下,他操起手臂定定的看了她幾秒鐘,說:「很好,去工作吧。」

宋顏初胡亂抱了點兒東西從辦公室里出來。心裡悶悶的,總感覺有些透不過氣。

本來以為經過昨晚的事,她離葉謹年近了一點兒。或者說,葉謹年多少會對她另眼相看。

但事實證明她在葉謹年心裡的位置一點兒沒發生改變,葉謹年不僅看不到她的長處,也不認為她可以和鍾文茜相提並論。

光是這一點就已經讓宋顏初很受傷害了,偏偏這個決定還是在經過昨晚的事後做出來的。

在宋顏初看來葉謹年認可鍾文茜的同時,也表明了他的態度。昨晚的事情只是一個意外,他沒有半點兒情感輸出。所以,也別指望對她差別對待。別說差別對待,葉謹年連基本的公平公正都做不到。

宋顏初知道,如果一個人完全看不到你的好,也不認為你有任何的過人之處,那就別指望他會對你傾心。

與其說葉謹年是勸她想開,別有嫉妒之心。不如說他是刻意給昨晚的意外一計實錘。

他要傳達的信息宋顏初完全接收到了,已經很丟臉了。她總不能再等葉謹年把話全說出來,讓自己徹底顏面掃地吧?

鍾佳寧臨時加了一個來訪者,致使到了下班時間沒能離開。

鍾文茜等不及,就直接來諮詢中心找她了。

鍾佳寧結束工作從辦公室里出來,只見鍾文茜喜不勝收:「什麼好事啊,能讓你這麼喜形於色。」

鍾文茜即刻向她報告喜訊,這也是她迫不及待過來找她的目的。

「姐,你知道嗎,葉醫生讓我獨立接收病患了,這樣一來,我行使的權力範圍就大了。就是因為我表現得好,他才做這個決定的。」

鍾佳寧聞言,全沒她想象中的高興。

「除了你,還有誰可以獨立接收病患了?」

鍾文茜得意洋洋:「葉醫生負責的只有兩個規培醫生,宋顏初肯定不夠格,所以,只有我一個人。葉醫生說是我認真負責,我知道,他肯定也是看在你的面子。」

鍾佳寧冷哼,如果葉謹年真是看她的面子就好了。

「怎麼了?姐,你好像不高興。」

「有什麼好高興的?你才去明仁不久,正是充實自己的好時候。葉謹年讓你獨立負責病患,看似是對你能力的肯定。可是,你知不知道不時時刻刻跟著他,你少學多少東西?他指縫裡稍微露點兒出來,也夠你摸索一段時間的了。反倒是那個宋顏初被他帶在身邊,可以學不少的東西。」

鍾文茜吃驚的愣在那裡,她只顧得高興了,這一點她倒是沒想過。

晚上鍾文茜的電話就打來了。

「我讓你幫我照顧妹妹,你就是這麼幫我照顧的么?」鍾佳寧找人興師問罪,聲音也是柔的。

葉謹年一手打著方向盤,故作苦悶:「我走工作的正常程序,結果把全天下的人都得罪了。鍾文茜達到了獨立接收病患的標準,按慣例就是要放手讓她歷練學習。」

「你帶著她,她就不能歷練學習了嗎?」鍾佳寧嗔怪。

「那不一樣,跟著我,她發揮的空間始終不大。」葉謹年又說:「再說,我依然是負責她的上級醫生,她的日常工作還是要向我報告。」

快到小區門口了,透過擋風玻璃,葉謹年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他眯了眯眼,聽筒里鍾佳寧的話他沒太聽清。他忽然修指得意的叩了兩下方向盤說:「鍾文茜的事情是正常的工作安排,如果她哪裡不滿意,明天上班的時候可以找我反應……」

說完,他掛了電話。

一輛車子在宋顏初跟前停車,緊接著車門打開,一條大長腿邁了出來。

「葉醫生……」

葉謹年走近她,嗅出她喝了酒。他漫不經心的問她:「怎麼?酒壯慫人膽。你這是喝醉了跟我說真心話來了?」

。 凌晨時分,一夜無眠的蘇羽來到窗口,目光平靜的看著面前這座陷入死寂的城池。

宵禁還未結束,所有人不得在城池中行走,所以此時的暗城,猶如死城一般,不過好在一些零星的燈光,透過窗戶照耀出來,讓人感覺還有著一點煙火氣。

同樣沒有入睡的梅櫻來到蘇羽身邊,瞥了一眼呼呼大睡的傑西·森摩卡,輕聲問道:「你跟他是怎麼回事?」

蘇羽回過頭,看了一眼沉睡中的傑西,笑著解釋道:「也是一次意外吧,當年在暗城的時候,被人暗算,受了重傷,最後是傑西救了我。後來在他這裡休養了半個月左右,發現他人還不錯。」

梅櫻狐疑的看了一眼蘇羽:「你不是說這裡的人可以隨便殺嗎?」

「是啊,要是你有能耐,也可以殺了他,我不攔著。」蘇羽半開玩笑的說道:「這傢伙本來是個手術醫生,但有個壞毛病,愛喝酒,嗜酒如命。」

「有一次在手術台上,酒癮犯了,握著手術刀的手,抖了兩公分,就是那兩公分,劃破了病人的大動脈,造成對方直接死亡。」

「這傢伙也被警方抓了起來,關進了牢獄。後來在獄中,學習了換皮之法,便殺了一名獄警,貼著對方的臉皮大搖大擺的越獄了。」

「之後這傢伙輾轉反側,一路逃到了暗城,並且在暗城生活了十餘年,對暗城的一草一木,都非常了解。而且,這傢伙現在,可是實打實的z級武者,聽說那暗城之主還向他拋過橄欖枝呢,只不過這傢伙喜歡自在,沒答應。」

聽著蘇羽訴說傑西的故事,梅櫻只覺得臉色微微抽搐,這樣的傢伙,什麼時候也能成為審蒼生的朋友了?

或許是知道梅櫻的想法,蘇羽淡然的笑道:「別糾結這個點兒了,不管怎麼樣,沒有他的幫助,我們沒辦法在這裡常住下去。」

「為何?」梅櫻疑惑的問道。

蘇羽解釋道:「暗城的攝像頭,擁有人臉識別功能,若是我們不屬於這裡,很快就會被發現。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們需要踩點,摸清那些教官和教執的生活習慣,這樣才能進行萬無一失的暗殺。」

「如果在踩點過程中,一旦我們被發現,對於我們的計劃和自身的安全,非常不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