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數大了,開始找舊賬了是不是?話說回來,你爸這人就是太傳統了一點兒,也不是什麼大事兒,至於這樣嗎。」

兩個人聊天就像打啞謎一樣,大多數人聽不懂,能聽懂的就這麼兩個。

晚飯上大家喝了很多酒,郭揚喝的最多,到後來說話都語無倫次了,然後就開始哭,說這些年,他怎麼怎麼不容易,大家都不喜歡他什麼的。

後來就說他哥哥,為什麼不幫他,為什麼當時不接手,說什麼他哥哥不愛他了,總之是把心裡話全說了出來,大霖抱著他,把他衣服都哭濕了,還好沒吐。

「扶他回去休息吧,我訂房間了,這孩子,憋了好長時間,今天算是一吐為快了。」

把郭揚扶了回去,其他人又坐下來聊天,話題也是圍繞著這個事情再說。

「這次德雲看來真是有點麻煩,雖然師兄的想法我們不能理解,但是站在我的角度,挺心疼二寶的,你們自己看吧,能幫就幫一把,不能也無所謂,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了,也談不上其他的,這事兒就過去了,喝酒。」

易陽總結了一下,大家也就默契的不在說這些,狂歡了一晚上,幸虧是野外,這要是居民區,估計會被人罵死,這幫人,太吵了,嘴還都特別快,一般人受不了。

魚也釣完了,酒也喝了,大霖把弟弟帶了回去,易陽自己回了家,進家門的時候還特意很小的聲音,夜不歸宿,容易挨罵。

「二寶怎麼樣了?」

剛進客廳,媳婦兒正在那看書呢,易陽的一些列動作一點兒作用都沒有。

「還行,昨天喝多了,心裡話沒少說,至於後面的,誰知道呢,你說咱家這點兒家產到時候怎麼弄,總不能沒人繼承吧?」

這事兒易陽也考慮好久,兒子志不在此,女兒如果單純的繼承錢,她願意,讓她繼承公司,門都沒有,又不能說不幹就不幹,多少人指著公司吃飯呢。

「你現在唯一的辦法,知道是什麼嗎?」

「你是說再生一個?」

周子怡一個枕頭就扔過去。

「想什麼呢,這話讓孩子聽到怎麼辦,以後不許再說了,我是說兒子繼承不了,可以讓孫子繼承啊,外孫子也行,你督促他們兩個早點兒結婚,生孩子,培養一個不就行了。」

易陽一拍大腿,這話對啊,他是不能要了,他的兒子女兒可以要孩子啊,自己年齡也不大,完全可以培養一個新繼承人,這麼一想,還有些小激動呢。

「媳婦兒,我一會兒畫個妝,弄的不像我,然後我去兒子學校看看,我總覺得這小子不應該沒女孩兒追,他老爸這麼帥,兒子應該不會差。」

「哦,這麼說當初追你的人有很多?」

「呵呵,嘿嘿,哈哈,我就是隨便說說,快給我化妝吧。」

易陽一番喬裝打扮,直奔帝都大學,現在帝都大學屬於開放參觀狀態,進進出出也沒人管,易陽弄的又像個老人,更沒人管了,保安還上來問需不需要幫忙。

到了學校直接去實驗室,因為那裡是兒子經常在的地方,如果有小姑娘追他,肯定也是守在那裡,正好去看一下。

沒等走到實驗室,就碰到幾個女學生再聊天,易陽敏銳的聽到了易大千這個名字,直接裝作走累了,站在那兒偷聽。

「你們說,易大千家挺好,人長得帥,還用功,那個什麼張涵竟然還想要追他,她什麼家境誰不知道,也就是臉蛋還行。」

「她小門小戶的,不懂什麼是門當戶對,現在誰不知道易大千的爸爸是娛樂圈大佬,上千億的資產,這種人,找兒媳婦也肯定是找有利益往來的。」

「就是就是,覺得易大千指點過她就不自量力,還去告白,易大千都沒說,肯定沒戲,哎呀,快到時間了,老巫婆的課,快走吧。」

幾個人匆匆忙忙的跑了,易陽整理了一下聽到的信息,第一就是兒子挺受歡迎,第二就是有女孩兒和兒子表白,第三,這還是個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這情節,妥妥的一部校園偶像劇啊。

一路打聽,易陽找到了張涵所在的實驗室,他剛想進去,就看見兒子也匆匆忙忙的趕過來,進了實驗室,透過窗戶,易陽看兩個人再聊交流著什麼,不過肯定不是談情說愛,估計是實驗相關的問題。

「不對啊,不是說兒子拒絕了嗎?看這樣子不太像啊。」

「叔叔,您是要找人嗎?」

「啊,沒事沒事,隨便走走。」

「那您繼續,不過實驗室是不可以進的,您可以去我們湖邊走走,現在景色很漂亮。」

顯然這裡的學生也看慣了來學校溜達的人,只是說了一句就走了。

易陽也沒有停留,這事兒還得回家和媳婦兒分享一下,他覺得這幾年有戲,至於會不會是為了他家的錢?只要對兒子好,錢嘛,給就是了。

回到家一說,周子怡一聽,也很激動,吵著要去看看,要不是易陽拉住了,這會兒兒媳婦都認了。 小院內,林楠一家人坐在一起,圍繞著這三盤菜吃的津津有味,讚不絕口,哪怕是林楠也是一樣,這些蔬菜吃起來給予他極大的震撼,比那些黃瓜西紅柿還要明顯的多。

一份最為普通的小菜,竟然能做出這麼味道,這種賣相,很是罕見的。

「這東西,肯定又能大賣的!」林母高興的大笑,手中也不停歇,不斷的夾著三種小菜,吃的津津有味,連她自己都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會做出這麼美味的小菜來。

當然,最根本的還是林楠的這些特殊的蔬菜,否則誰也沒有辦法。

味道好,賣相更好,毫不懷疑它們的市場。

「林楠你到底是怎麼倒騰出來的,怎麼都沒有看你怎麼研究?」林長河也是連連點頭,並且順口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林母一聽也看向林楠,這也是她的疑惑之處。

林楠一邊吃著這些小菜,一邊輕笑,給爹娘露出一副神秘之色來,這種事情肯定不能多說的,爹娘現在也不能的。

「我說你們的兒子是傳說中的大仙,能化腐朽為神奇,你們信不信?」林楠輕笑著說道。

此言一出,當即便遭到了爹娘二人的一陣白眼,很顯然林楠這是糊弄,不過卻也沒有再多問總之是自己兒子搞出來的就夠了,其他的他們也不用管。

「不管你是哪路大仙,來到俺家就是娘的兒子,都得聽娘的!」林母笑著說道,主動又給林楠夾了一些菜,滿含的關心之意。

就這般,一家人坐在一起,哪怕是最普通的小菜,也吃的津津有味,邊吃邊聊,很快三盤小菜都給消滅的乾乾淨淨,連一些菜頭都給吃的乾淨,到最後都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

同時,林楠也總算是完全確定了,準備種植這些東西,雖然可能多耗費一些初級進化液,但卻能收穫這種特殊的小菜也非常的不錯,頂多就是價格定高一些罷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來到地里,這幾天林忠一直在安排地里大棚的搭建,要將原本的菜地全部搭建成大棚,另外又已然重新租賃了二十畝地在邊上,也早已清理出來,等待著林楠的種植。

在之前,林楠還有些猶豫,但眼下品嘗過那些蔬菜之後,林楠徹底沒有了什麼疑慮了,種植這些蔬菜也不錯,雖然多消耗一些進化液,但產量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差,畢竟這些蔬菜的種子很小很小,一瓶進化液浸泡的種子種植十畝地綽綽有餘,而且產量也不錯。

「安排人準備把地清理好,明天就開始種植!」林楠對林忠交代道,既然一切條件都成熟,也就沒有什麼好耽擱了。

林忠點頭,不用說他也會安排好,隨時等待著林楠的種植,原本還以為林楠要種植黃瓜西紅柿等,不過沒想到林楠竟然準備種植蔬菜類的,倒是讓他有些意外,不過卻也沒有多說。

回到家,林楠便開始琢磨著準備種子的問題,雖然自己之前儲備了一些,但數量有限,想要這種大規模種植肯定是不夠,只可能再去購買了。

不過眼下讓林楠有些為難的是自己去買種子就顯得有些不妥了,畢竟這十里八鄉的誰不知道林楠自己研究出特殊種子的事情,自己一次性買那麼多種子,難免會讓人多想。

猶豫再三,林楠還是準備跑遠點購買,到縣城好了,正好家裡的黃瓜西紅柿西瓜等的種子也都沒有了,需要進行補充。

開著吳俊凱的小破車,林楠速度很快,直奔縣城而去,並在直接導航到一個種子批發商行,是縣城最大的種子批發市場,以前林楠也來過一次,而今再度到來,林楠也算是輕車熟路,將車子停好便直接走了進去。

大上午的,種子批發市場也沒什麼人氣,而且大都是一些中老年人居多,像林楠這種年輕人,很少會出現在這種市場。

「小夥子,需要什麼?」林楠隨意的進入一家頗為大一些的門店,當即一位中年男子上前客氣的問道。

「隨意看看。」林楠回應一聲,目光在這些貨架上尋找著。

雖然有著進化液輔助,但林楠還是想購買更好一些的種子,太差的哪怕是進化液的作用估計也有限,對此林楠之前早就做過不少的研究,本就是這一行的,自然明白。

不多時,林楠便找到自己要的東西,黃瓜、西紅柿、西瓜、小青菜等各種種子都有,唯獨就是少了一個菠蘿莓種子,這東西小地方很罕見,之前的林楠還是在省城購買的。

「這些怎麼賣?」林楠將選好的東西直接遞給了老闆,中年男子老闆估計也沒想到林楠一次性選了七八種,而且看起來一樣就一包的樣子,當即顯得有著不怎麼熱情了,畢竟像這種批發店,靠量掙錢,林楠這種在他估計就是那種想拿回去自己在家種著玩的那種。

「一包十塊,一共七十塊。」店老闆顯得有些愛買不買的態度說道。

「一包三塊,你這裡的存貨我都要了!」林楠聞言,直接淡淡開口說道。

店老闆聽到林楠的話一開始有些不喜,三塊錢一包?他都想直接開口罵人了,不過當聽到後面這句話之後,他愣住了,全要了?

「小夥子,你說什麼?」老闆覺得自己好像沒聽清一樣,雖然這些貨不值錢,但自己的存活怎麼說也有著不少,七種產品加一起沒有一萬也有七八千包吧,這人竟然想全要?

「沒聽錯,三塊錢一包,我全要了!」林楠再度開口,非常肯定的說道,雖然看似自己的這個砍價有些多,但來之前林楠也了解過,這個價格至少也讓這老闆有得賺,實際上這些種子並不值錢,一袋也就那麼一點點而已。

老闆再度聽林楠這麼說,也就明白了,原來是遇到大客戶了,當即再度熱情不已。

「小夥子先坐,你看看咱這個價格太低了,我們的貨都是上好的,貨源充足,隨時可以從廠里大批量進購。」店老闆熱情的介紹著,最主要的還是希望林楠這個大客戶能夠加點價格。 一個小時后,林楠從種子批發市場走出,手中已然提著七個手提袋,收穫滿滿。

這其中裝的,正是剛剛採購的種子,不過和別人買的種子不一樣,林楠的要求讓店老闆都是一陣驚愕,感覺到萬分的奇怪,本來好好的包裝,林楠硬是要求店老闆將所有人的袋子都拆封,然後將所有的種子都裝到手提袋中。

本著客戶就是上帝的原則,也看在林楠大主顧的原因,店老闆連同店內的員工一起動手,一個小時什麼都不做,就坐在店裡給陳凡折騰這件事,硬是將一萬多包的七種種子給變成了這種,裝到了七個手提袋內,讓店老闆等人都覺得彆扭之極,自己也幹了十幾年的生意,還是頭一次有人這麼乾的!

臨走時,店老闆還是一臉的不解,親自將林楠送到商行外,並且遞上去一張名片,很是熱情的期待林楠下次光臨。

七個手提袋,這也就是林楠今日的收穫了,耗費了幾萬塊,最大的有著十幾公斤,小的只有四五斤種,像小青菜這種種子很小很輕便,哪怕是一斤,也足夠十畝地以上的使用量,其他的也都差不多。

從種子批發行出來,陳凡開著自己的小破車,也是閑來無事,準備在縣城內溜達一下,順便也去店裡再看看。

不過就在林楠剛剛準備開車導航過去的時候,當即一道人影快速從一個斑馬線上跑了過來,讓林楠嚇了一跳,一個急剎車讓這輛破舊的桑塔納都差點散架,不過總算是停了下來。

然而就在林楠鬆了一口氣的時候,突然間林楠傻眼了,只見這突然冒出的人就這麼直接慘叫一聲的倒在自己車前,看那樣子,要多凄慘有多凄慘的樣子,甚至林楠還看到了血。

一時間,林楠坐在車中愣住了。

「碰瓷?」這是林楠的第一印象,這貌似只是在電視里或者新聞上看到,但現實中林楠還是第一次遇到,而且還是這麼明目張胆的,太直接了吧。

抬頭看了一眼周圍,車輛不多,更沒有什麼監控,這個地方就是一個監控盲區,想找個東西證明自己的清白都不行,讓林楠一陣無奈。

「啊,汽車撞人了,救命啊!」林楠坐在車裡,車前方的人則倒在地上,慘叫之後,轉為呼叫聲,頓時引的個別路過之人紛紛側目,甚至有車主停了下來觀看,甚至是拍照,林楠也只能從車裡出來,然後有些無奈的走向這人。

林楠自己很清楚,肯定沒有碰到這人,車子一點感覺沒有,這件事太明顯了。

看著這人滿身的血跡,甚至連帶著自己車頭上也被抹上了一些,讓林楠深表無奈。

「我說兄弟,差不多就行了,真等到警察趕來,可就不好了。」林楠半蹲著身子,雖然自己不是醫生,但賴好也看過一些病,這人雖然看起來血跡不少,但卻真沒有看到傷在哪,而且叫的那叫一個響亮清脆的,擺明著不是受傷的人。

受傷的人年歲不大,看起來也就二三十歲的人,此刻就擋在車前,一條腿還碰著車子,腿子滿是血,看起來都有些瘮人,但林楠看的出來,他沒事,完全是在嚇唬人而已。

此刻聽到林楠的話,這人也反應過來,按照他這個情況肯定不能驚動警察,否則就都露餡了,而且他們要的是錢,也不想惹麻煩。

「誰特么的跟你是兄弟,你撞到我了,你說咋辦吧!」年輕男子叫道,就是一副認準了林楠的模樣,一邊說著,還故作模樣的呻吟慘叫著,看起來真是那麼回事,讓林楠無奈,而旁邊此刻也聚集了一些路人,看到后紛紛指責起來。

「小夥子你看這把人撞的,怎麼還不趕緊救人啊,還墨跡什麼啊。」個別路過的大叔大媽們熱心腸的說道,不清楚情況,就看的出來這人撞的好像不輕的模樣。

就在這時,又來了兩人,一看地上的模樣就大吵大叫的,是這被撞人的親人,對林楠就差大罵了,態度極其兇惡,更是有著一個大媽模樣的人哭個不停,一把鼻子一把淚的,嚷嚷著林楠要撞死人了,越鬧越大了,也讓林楠被人直指不少。

林楠看的是一陣無奈,若是一般人,肯定還真要被嚇住,畢竟這個時候看起來真說不清,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沒有撞到人,這就是碰瓷的,雖然口口聲聲的說要報警,但卻就是沒有打出去,救護車也沒有叫,就這麼哭鬧吵著賠償。

「好吧,你們說賠多少?」林楠開口,遇到這種事情正常而言,只能認倒霉,否則估計要遭到周圍之人的口誅筆伐了。

聽到林楠這麼說,兩名家屬當即眼底劃過一絲喜色,他們等的便是這句話,當即也不含糊。

「你看看這把人撞的,渾身上下都是血,還不知道腿斷了沒有,少說也要賠個萬兒八千的先去醫院做個全面檢查再說,真出了啥大事,還要找你!」二人說道,看林楠這種小破車也賠不了多少,但還是一開口就是這麼多。

這個錢對林楠而言並不多,不過對於普通人而言就不少了,畢竟在這種縣城之中,一個月工資也就三千塊左右,這個開口不可謂不黑。

真若是隨便的幾百塊,林楠也懶得麻煩,給了就行了,不過這人一開口就這麼多,林楠也不是冤大頭,自然不能給了。

當即,林楠直接搖頭,有錢也不能給,這頓時引起了這三人的怒意,更是哭喊個不停,地上的年輕人更是非常配合的慘叫,甚至周圍還出來不少人,對林楠指指點點的,但怎麼看都好像是托一樣的,逼著林楠掏錢賠償了事。

見狀,林楠也不想再廢話,準備打電話報警,這件事還是交給警察來處理的好,反正自己也沒事,唯獨麻煩的就是可能要扣車,不過林楠也想好了,真不行車子就先放這裡了,反正也不著急用,打個車回去就算了,也不能讓這種人訛詐上。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一輛紅色轎車停了下來,從上面下來一道青春靚麗的身影,見狀之後毫不猶豫的上前。

「對不起讓讓,我是醫生,我來看看傷者的情況!」 兒媳婦的事兒還是放在了一邊,公司最近接連拍了幾部戲,都準備推到市場上去,其中就有把我哥帶走,這部戲後期簡單,所以製作的也快。

「爸,我有點兒緊張。」

第一次做女主角的易小芊,強迫一家人陪她去電影院看電影,用她的話就是,沒準因為這幾張票就能成為當天票房排行榜第一。

「這有什麼好緊張的,不就是拍戲嗎。」

完美世界 易大千表示了不屑,然而,喝了N多次水已然是暴露了他自己。

「不想理你,到時候觀眾都會誇我演的好,你就等著挨罵吧。」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到電影都開始了。

其實這部電影應該歸類於家庭片,講的故事很簡單,另一個世界這部片子很火,不能說黑馬,但是確實贏得了一部分粉絲,就是因為這部片子很貼近人們的生活。

不管是哪個年齡段的,看了都有些感受,有哥哥妹妹的,很容易就把自己代入到劇情裡面。

從妹妹和哥哥的吵吵鬧鬧,到妹妹許願希望快點兒把哥哥帶走,再到許願成真妹妹的開心,以及後來因為哥哥對別人好而吃醋等等,這些劇情都會讓人有笑有淚,當然,大結局哥哥還是哥哥,妹妹還是妹妹,闔家團圓的結局也是大家喜歡的。

從電影院出來,聽著大家的討論,一家人心滿意足,只不過易小芊還是表示,希望哥哥能夠消失一段時間,看看自己會不會想他,或者讓易大千主動承認自己是弟弟,易大千對此回復了兩個字:

「沒門兒。」

第二天,電影票房排行榜榜單出爐,排名第一易世界出品,愛過電影戰狼,這是所有人沒有想到的,包括易陽。

因為這個世界愛過電影好像還停留在抗日階段,都是這種軍旅題材的,戰狼雖然也是,但是愛國情懷更濃烈一些。

快把我哥帶走也出乎意料,排名在第五,易陽預測可以到前十的位置,但是覺得也就是第七第八的樣子,沒想到竟然是第五,而且也是好評不斷,就像之前說的,大家都覺得這部電影,特別貼近生活。

第二日戰狼票房依然是第一,把我哥帶走也一樣,不過第三天,把我哥帶走竟然衝到了第三名,雖然一直到下畫,它都是第三名……

「大千學長,我去看你的電影了,演的很好。」

易大千拿著手機看張涵發來的消息,嘴角不自覺的又上揚了,張涵不知道,易大千手機裡面的女生,除了親戚,還有小時候的朋友,只有她一個,而且能獲得經常回復殊榮的,也只有她一個,周子怡和兒子說話有時候都得不到回復,問就是做實驗,看到已經很晚了,怕打擾休息,這理由,傻子都知道是現編的。

「還行吧,沒有做實驗有意思,明天下午我沒事情,你要是有實驗我可以勉為其難的幫你看下,省著你把實驗弄的亂七八糟。」

傲嬌的回復,張涵看到卻不覺得,她心中的學長就是這樣的,能力出眾,對其他人不屑一顧。

「那就麻煩學長了,明天見學長。」

「嗯。」

聊天結束,易大千躺在床上,看著窗外,覺得家裡好幾萬的床墊就是不如學校的幾十塊錢的,原因嗎,可能是離想見的人太遠。

易陽回歸一年的時間,易世界做出來的成績有目共睹,幾家娛樂公司的聯盟已經徹底解散了,他們知道,易世界,或者說易陽,壓根沒把他們當成對手,人最可悲的就是沒有自知之明,他們也想通了,既然打不過,那就躲,你拍喜劇,我拍愛情劇,你拍戰爭片,我拍搞笑片,這樣總可以吧。

面對他們的退縮,和通過一些人發來的示好,易陽全盤接收,也明確表達,易世界希望大家共存的意思,這件圈內關注的事情也到此為止了。

拍了幾部片子,易陽覺得自己又懶了,看到公司的文件就煩,索性不看,直接扔給了張明,自己每天就是鹹魚,就這樣鹹魚到了過年。

「師兄身體不是太好,咱們今年陪師兄過年吧?」

這話是周子怡提出來的,她知道易陽和老郭的感情,也知道自己男人其實很擔心師兄的身體,雖然嘴上不說,但是都看得出來。

「爸媽那邊都說好了,還是回去吧。」

易陽其實挺想和師兄過個年,因為他不知道,這會不會是師兄的最後一個新年,按照醫生的說法,可能是最後一個了。

「沒事,我和爸媽說,讓孩子們回去,咱們兩個去師兄家。」

易陽看著媳婦兒,看了有一分鐘,直接親了一下。

「謝謝你媳婦兒,娶到你真是我這輩子上輩子積德行善的結果。」

平心而論,易陽真的覺得自己這媳婦兒太好了,當年有人說周子怡暴力,不像女人什麼的,但是只有易陽知道,媳婦兒的溫柔只有他懂的,這些年看似家裡什麼都聽媳婦兒的,實際上易陽提出來的事情媳婦兒都是完全支持。

「讓孩子們看見怎麼辦,多害羞啊。」

「什麼害羞?爸媽我回來了,你們說什麼害羞啊?」

兩個人是在客廳說的話,女兒回來也沒注意,人進來了才看到,幸好,前面的事沒看到。

「沒什麼,就說你和你哥找對象的事情,會不會害羞。」

「我肯定不會,至於易大千,估計這輩子都是單身了吧。」

實驗室的易大千打了好幾個噴嚏。

「師兄,你是不是感冒了?」

「沒事,專心做實驗吧。」

「哦。」

老郭知道易陽要來過年,高興壞了,嫂子打電話說,這兩天精神都好了很多,讓買了好多菜,就等著他們去。

年三十兒的這天,易陽兩口子第一次沒和兒女過年,兩個孩子很懂事,也沒說什麼,她們知道外公外婆語言陪伴,父母有事情,他們就應該去陪著外公外婆。

晚上春節聯歡晚會,上面認識的人少了很多,但是大家還是看的很開心,有時候還會點評下,老郭難得的多吃了半碗飯,還喝了半杯酒,說是酒,其實早都被換掉了。 突然出現的這道身影,讓林楠微楞,有著一種似曾相識之感,一個漂亮的女人,長發披肩,一身乾淨利索的休閑服,精緻的妝容,看上去讓人都賞心悅目,還真是一個白衣天使,這個時候絲毫沒有猶豫,也顧不得周圍的血跡,上來就想著要救人。

當然,突然出現的一位白衣天使對林楠眼下而言肯定是大好事,專業人員一下就能夠判斷這人的情況。

不過,對於這突然出現的白衣天使,躺在地上的『重傷者』不樂意了,他身邊哭喊的親戚也不樂意了。

「看什麼看,我們不要你看,就要這撞人的賠償,其他人都不能動。」那位中年大媽家屬叫道,直接將要上前的美女醫生給推了出去,更甚者言語也非常的不客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