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她可以下來吃早餐。」

看駱知秋那濃重的黑眼圈就知道,一天晚上都在照顧人沒休息,「要不要提前用早餐?」

「沒事,按原來的時間。」

看到下樓的人,萊恩用降低音量提醒駱知秋,「是。」

「萊恩,早。」

「早,寶少爺。」

木兮不想讓小寶知道,走的時候,來接班的姜軼洋正在門口守著,木小寶應該沒進去,回頭的駱知秋笑著接住跳下來的木小寶,「你這可不能亂跳,要是摔傷了小腿,就沒法回去參加酒席了。」

鑽石總裁我已婚 「嘿嘿嘿。」四叔現在躺在醫院,不能做秋奶奶的寶寶彌補秋奶奶的喪子之痛,那他就要代替四叔跟秋奶奶多互動,照顧好秋奶奶,老紀那傢伙也說了,讓他把秋奶奶當做自己的奶奶。

「那麼早就要去參加同學會了嗎?」一晚上都沒合眼的駱知秋眼睛酸澀,不停眨動,看了眼外面還掛著星星月亮的微暗天色。

「是啊,他們訂了一個看日出的山頂餐廳,要看日出,然後一起吃早餐還有拍照的活動。」昨天晚上,玩的太晚,睡眠不足的木小寶打了一個哈欠。

駱知秋抱著木小寶送人出門,許衛開車過來把人接走後,駱知秋回房換了一身衣服,就親自去地下室的餐廳忙活早餐的事情,中途因為有些事情不方便在廚房裡弄,就借用了萊恩的辦公室,剛簽完賬單就困得倒在桌上睡著了。

再次被吵醒的時候,已經過了早餐時間,看到桌上的時鐘顯示八點,駱知秋慌得趕緊起來,正要出去就遇到進來的萊恩,「怎麼不叫我?」

「二少奶奶讓我們不要打擾您,早餐,二少奶奶,還有寶少爺的朋友小渙少爺,以及姜助理,江律師幾人一塊在餐廳吃過了,吃完早餐后,二少奶奶帶著小渙少爺去一樓的公共書房看書,江律師去了公司,姜助理陪……」

「叩叩……」

兩聲敲門聲打斷萊恩的話。

「萊恩,梁先生來府上拜訪二少奶奶,人已經進了小區門口,我已經跟姜助理說了這件事。」 雲夢恬一下子笑的像朵花:"好啊,我樂見其成!"

葉一朵黑著小臉,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她吃了兩口菜,突然問路彥琛:"對了,路彥琛,你最近不是挺忙的嘛,今天怎麼有時間回來這麼早,還做了這麼多吃的,是不是忙完了?"

路彥琛看了一眼葉一朵,眸子閃爍了一下:"不是,我明天要去外地一趟,談筆生意,可能要去一周,去之前,跟你們一起吃頓飯,對了,你晚上就睡這邊客房,跟我聊聊天!"

葉一朵頓時恍然大悟:"原來你剛才說讓我睡在這邊,就是這個意思啊!"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沒好氣的笑道:"不然呢,你以為是什麼意思?"

葉一朵趕緊搖頭:"沒……沒什麼意思!"

雲夢恬曖昧的朝著葉一朵,一個勁的眨眼:"你能沒意思才怪呢,你的意思,再明確不過了,你是想著,表哥單獨留你住這邊,肯定……"

葉一朵紅著臉,著急的打斷雲夢恬胡言亂語:"雲夢恬,你別亂說了,你能不能正經點,一點也不像是個女孩子!"

雲夢恬捂唇笑了起來:"我不像是女孩子,你才不像女孩子吧,你的跆拳道水平,可以一口氣打趴下七八個壯漢吧,這樣彪悍,要是經過系統的訓練,那還了得,我估摸著,你才是真正的女孩子,我以前估計都打不過你!"

雲夢恬說的無心,可是,葉一朵卻用心聽了。

是啊,她以前完全可以打過雲夢恬。

可是,現在卻不可以了,至於雲夢恬說的,什麼系統的訓練,葉一朵心裡有猜測,卻不清楚。

可她相信,只要她能全面的訓練,儘可能的挖掘潛能,她一定不會比葉一朵差。

最起碼,她完全有能力保護自己,這樣,也不用路彥琛時時刻刻的擔心了。

重生氣運逆天 而且,路彥琛遇到危險的時候,她還可以挺身而出,她不是那種嬌弱的性格,也不想當一個被人時時刻刻保護的小女生。

如果以後要跟路彥琛一起走下去,她希望的是,並肩而行,而不是一直站在他身後,讓他不知疲倦的,為自己遮風擋雨!

想到這裡,葉一朵看了一眼雲夢恬,點點頭:"是啊,你現在厲害了,我都不是你的對手了,看來,我得想想辦法,讓自己變得更強大呢!"

雲夢恬一邊吃飯,一邊隨意開口:"你有男朋友,要什麼強大啊,我覺得你這樣就很好了!"

葉一朵的眸子閃了閃:"那按照你的說法,你要是找個男朋友,以後都不訓練了,打算小鳥依人,全靠男朋友了?"

雲夢恬一怔,她的臉色變了變,抬頭不經意的看了一眼路彥琛。

她搖了搖頭:"沒有,我跟你不一樣,我就是有七八個男朋友,我也不能靠男朋友!"

雲夢恬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她靠男朋友,如果家裡的哥哥們出了事情,她不能抗事兒,到時候,她還能靠的住男朋友嘛。

自家表哥是可信之人,她完全相信,無論朵朵的什麼事情,表哥都會幫她。

可是,自己不行,自己現在就不夠強大,不然的話,表哥這段時間,也不至於這麼忙。

葉一朵不知道雲夢恬心裡的想法,她大概猜到了幾分。

可是,她卻不贊同雲夢恬的說法。

她看了一眼雲夢恬,淡淡的開口:"我們有什麼不一樣的,只要是人,都有共性,也有不同的地方,如果說靠不靠男朋友,這全要看個人的選擇,為什麼你不靠,我就要完全依靠?"

雲夢恬沒想到,葉一朵這麼牛,當著自家表哥的面,都敢這樣說。

她難道沒看到,他們在討論這個話題的時候,表哥的臉色,已經有些淡淡的不悅了嘛。

她咽了口唾沫,不知道該怎麼接葉一朵的話。

半天,她才憋出一句:"你說的,好像也有道理啊,這完全看你個人意願!"

結果,她的話剛說完,就看見路彥琛黑著臉,看了一眼葉一朵:"怎麼?你是覺得我不靠譜嗎?"

葉一朵悶聲,搖搖頭:"沒有,我沒有那個意思!"

路彥琛的眸子閃了閃:"既然你沒有那個意思,那你告訴我,你是哪個意思?"

葉一朵費勁的咬了咬嘴唇:"我只是覺得,女孩子也要自尊自強,這樣才能配得上自己喜歡的人,難道我說的有錯嗎?"

路彥琛不知道怎麼接她這個話,他沉默了一秒,來了一句:"你不管是什麼樣子,我都會喜歡的!"

雲夢恬立馬伸手捂住自己的心臟:"我的個小心臟啊,我說表哥,你們倆,能不能稍微注意一點,這裡還有我這個大活人呢,你們這恩愛秀的,我簡直是一盆接一盆的吃狗糧呢!"

"不想吃就出去!"路彥琛說的很乾脆!

雲夢恬委屈的癟癟嘴:"朵朵,我表哥對我,真不客氣,我好可憐啊!"

葉一朵沒好氣的搖搖頭:"他那是覺得,你是自己人,你知道他內心真實的想法!"

雲夢恬立馬被葉一朵的話說高興了。

她得意的揚揚眉:"那是,我必須了解我家表哥啊,好歹從小一起長大的!"

葉一朵笑著搖搖頭。

她嘴上雖然在跟雲夢恬聊天,可是,心裡卻在想。

路彥琛要是真的要外出,那這段時間,可能都不在倫敦了。

這可是個好機會啊,她藉機測試一下,這樣的話,只剩下最後一關了。

只要之前的一切都合格,她就可以跟路彥琛攤牌,說明自己的想法了。

想到這些,葉一朵的小心臟,有點小小的激動。

晚飯後。

雲夢恬去隔壁睡覺了,葉一朵留在了這邊。

路彥琛既然說了,他明天要走,讓自己陪陪他。

那她肯定是不能過去的啦。

葉一朵坐在沙發上,看見路彥琛在廚房洗碗。

她歪著腦袋,心想,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的男人呢。

在外,他無所不能,呼風喚雨。

在內,他能做飯做家務,無論什麼東西,在他的眼裡,似乎都很平常。

這簡直就是完美男人嘛,她何其有幸,能遇上他。

所以,她一定要變得更好,與他比肩而立。

想到這裡,葉一朵忍不住握了握拳頭。

路彥琛已經洗完碗筷出來,看見葉一朵在沙發上,攥著拳頭,莫名的有些可愛。

他的嘴角微微上揚,走過去,捏了捏她的鼻子:"怎麼?攥著拳頭,這是想打我嗎?"

葉一朵很老實的抬頭,看著面前的路彥琛:"我打不過啊!"

路彥琛失聲笑了出來:"沒事,我讓著你!"

葉一朵癟了癟小嘴:"我不要你讓著我,我想要有一天,真的能打過你,就算是不能打過,最起碼,也要勢均力敵,不能差太多吧!"

路彥琛笑著在葉一朵旁邊坐下來,自然的伸手,將她摟在懷裡:"怎麼?你這意思是,想要打過我,然後對我家暴?"

葉一朵的小臉紅了紅:"我怎麼會!我就是這樣一說嘛,意思是希望我也能變得厲害點,這樣的話,你的壓力就不會太大了,不然的話,我一有什麼危險,你就風聲鶴唳的,你難道不知道,授人魚,不如授人漁的道理嗎?"

路彥琛聽到她的話,瞭然的點點頭:"你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這樣吧,等過段時間我回來,我安排你進行訓練!"

葉一朵看了一眼路彥琛,她當然知道,路彥琛能讓自己去暗夜組織訓練。

可是,這樣只利用人家的基地和訓練系統,讓自己變得強大,但是什麼都不做的行為,也不大好吧。

她還是真心覺得,加入暗夜組織比較好一點。

這樣也不至於讓路彥琛為難。

她想了想,開口道:"我這段時間學習比較忙,等我閑下來,再跟你商量這件事吧!"

路彥琛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這樣也好,看你的時間就行!"

葉一朵突然抬頭,好奇的看著路彥琛:"你這次出去,需要幾天時間啊?"

路彥琛皺眉想了想:"之前吃飯的時候,不是說了嗎,可能得一周時間!"

葉一朵眨了眨眼睛:"那你能不能跟我說說,你去談什麼生意啊?"

路彥琛的臉色微微變了變:"我們別討論這個話題了!"

葉一朵看路彥琛的臉色,突然就明白了。

路彥琛不想騙自己,但是,他出去談的生意,必然不是什麼小生意,也有可能,不是很合法。

他們這種遊走於國際之間的組織,也不能說遵守哪裡的法制,但是,這種事情,往往都很危險。

看路彥琛的臉色變化,葉一朵的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

她悶悶的低著頭,一言不發。

路彥琛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怎麼了?不開心了!"

葉一朵有些難過的看了他一眼:"只是覺得,有些危險的事情,你必須獨自面對,我卻不能陪你!"

路彥琛笑了:"原來是為了這個啊,你別難受了,如果真的是什麼特別危險的事情,要是你能安全,這才不會讓我分心,你要是陪著我,我肯定會百分之百的分心,朵朵啊,你是不是還不清楚,你對我的影響力啊!"

葉一朵有些哭笑不得,他的情話技能似乎又見漲了。 古雄臉色潮紅,但氣息強大,黝黑龜甲將數十人護住,獨自一人踏出龜甲範圍。

任由虛空壓制,但對他無效。

「想不到竟然有兩座神殿至寶,你很厲害了,能逼得本座動用融合戰陣,此刻你臣服,老老實實交出至寶,本座可代你向皇請求饒你一命!」古雄開口,居高臨下。

虛空神殿,在他看來是林楠的最強手段,若非自己只是尊者境,還真無法抵抗,哪怕是有龜甲至寶也無用,實力被壓制。

但是眼下,動用融合戰陣,他直接達到化靈境後期,可以完全無視這種空間壓制,自然而然覺得林楠無法奈何的了。

自然而然,他很隨意,甚至開出了這個要求,讓林楠臣服投降,一副審視林楠和虛空神殿的模樣。

林楠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還有誰要來動手的?」

周圍,無人理會,但卻有人心動了,林楠身上有大秘密,所有人都想得到,還有這頭幼龍,太珍貴了。

然而更多的人卻心存警惕,此刻的林楠太鎮定了。

哪怕是化靈境後期實力的古雄,他也完全不在意,這不正常。

古雄見林楠不理會自己,頓時心中大怒。

「哼,不知死活!」一聲冷哼,隨即直接一掌打出,直奔林楠而去。

化靈境後期,太強大了!

至少相比於尊者境的林楠,強大太多,一掌之威正常而言足以鎮殺。

「是嗎?」林楠神色不變,更是紋絲未動,淡淡開口。

一隻巨掌,直接在林楠的瞳孔中不斷放大,化靈境後期高手的全力一擊,本就蘊含警告之意,自然不會放水,讓周圍大群尊者境高手色變。

哪怕林楠身邊存在虛空鎮壓,但這巨掌的威力依舊強大的可怕。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所有人臉色陡然間凝固了下來。

「翁!」

一道虛空震動,更不怎麼顯眼,就在林楠身前突然間出現,一閃而現。

但之後,巨掌印消失了,彷彿完全不存在一般,林楠依舊懸在原地未動,風輕雲淡。

「這!!!」

這一刻,古雄臉色難看,心中咋舌,周圍之人更是一個個臉色難看的嚇人,不敢相信。

這個手段,是之前不曾顯露過的,更強!

那可是一位化靈境後期高手的全力一擊,哪怕是尊者境巔峰高手不死也要重創,結果就這般無聲無息化解了?

這般的話,在這其中豈不是立於不敗之地?

「再說最後一遍,誰再敢打主意,殺無赦,他們便是下場,不管是古皇朝,還是九黎族,亦或者是其他各大勢力,這個世界現在叫地球,不是無數年前你們所在的祖星,你們的時代已然徹底逝去,願意融入的,我代表地球歡迎各位,不願意的可以老老實實待在你們各自的小世界之中,倘若是想搗亂找事的,他們便是下場!」林楠再度開口。

直接進行警告!

知道你們,不懼你們,敢動手,現在就是下場。

而後,林楠終於動手了。

真正完全掌控這座虛空神殿,才讓林楠真正清楚它的強大,之前兩座虛空神殿完全有小飛仙和凰炳掌控,這裡才算是林楠親自掌控。

威能,真強!

心中微動,一股超強之力快速凝聚。

之前林楠開啟的,屬於範圍性的虛空壓制,類似群體攻擊的那種,範圍稍微大點,但威能也弱了點。

但是眼下,林楠捨棄這種攻擊方式,轉而控制部分力量集中爆發。

「轟隆!」一聲悶響,直接在古雄這位達到化靈境後期高手身邊炸開,剎那間讓這位化靈境後期高手慘叫一聲,整個人差點被廢,狼狽不已,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

這一刻,這位古皇朝的大將臉上終於帶著一絲駭然之色。

無法阻擋!

無法抵抗!

先前那一刻,他有著被壓爆的感覺,體內氣血不暢,真氣凝固不動了,若非拚命,可能就直接完了。

「逃!」再沒有任何廢話,古雄害怕了,直接開口。

一句話說完,古雄直接躲如龜甲秘寶之中,而後快速操控秘寶朝遠處飛去,要撤離。

周圍不遠處,其他還有數十人也被壓制在虛空神殿範圍之內,一個個臉色也變得更加難看了,連化靈境後期的古雄都敗了,他們又能如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