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凌小姐不親自前去?」袁緋茉不解。

「上次我入京,凌家已經表明了態度。」韶華看著她道,「袁小姐,難道你不想知道,為何袁夫人會中毒?」

「你放心吧。」袁緋茉當下便明白了,「何時見面?」

「三日之後。」韶華接著道。

「凌小姐放心。」袁緋茉看向她道。

韶華便也不逗留,離開袁家。

謝蘭收到帖子,乃是翌日。

「三姐,袁大小姐為何會下帖子?」謝芝不解地問道。

「說是回京之後,聚聚。」謝蘭看著她道。

「那您可是要去?」謝芝看著她問道。

「嗯。」謝蘭知曉,這個時候,袁緋茉下帖子,畢竟是有其他的事兒。

謝蘭想了想,接著道,「八妹妹,你也隨我一同過去吧。」

「好。」謝芝應允道。

謝詁還未回來,而謝忱被困在南邊,如今謝家,可謂是大夫人一手遮天。

謝蘭倒是不想摻和其中,可是眼瞧著,謝家要毀在大夫人的手裡,她也不能坐視不理,畢竟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她是明白的。

而柳二夫人被殺之事,很快也傳遍了京城。

眾人紛紛猜測,此事兒乃是凌家所為。

可是也有人覺得是有人刻意栽贓,畢竟凌家若真的殺人,也不至於做的這麼明顯,這個法子,著實蠢笨。

一時間眾說紛紜,而韶華也一直待在凌家,並未出來過。

「大小姐,貴叔那處查到了。」鄭嬤嬤看著她道。

「說。」韶華看著她。

「乃是謝家的人。」鄭嬤嬤看著她道。

「謝家?」韶華沉吟了片刻,「柳家收到的書信乃是謝家送去的?」

「正是。」鄭嬤嬤看著她,「大小姐,您說該不會是謝大夫人吧?」

「此事兒與她脫不了干係。」韶華沉思道,「家中還是讓大哥多多提防一些。」

「是。」鄭嬤嬤道。

「謝忱何時回來?」韶華繼續問道。

「最快也要明日了。」鄭嬤嬤看著她,「謝二公子該如何?」

「讓他與謝忱一同回謝家。」韶華繼續道。

「是。」鄭嬤嬤便退了下去。

韶華只是盯著手中的書信瞧著,過了好半晌才抬眸。

便見有人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

在凌家,沈煜竟然也能夠來去自如。

這讓她頗為惱火。

瞧著眼前大搖大擺坐著的人,她接著起身,「沈三公子倒是隨心所欲慣了。」

「難道我適才聽到的是假的?」沈煜看著她問道。

韶華挑眉,「聽到了什麼?」

「你究竟是誰?」沈煜走上前去,沉聲問道。

韶華接著道,「我是誰?沈三公子身在何處,難道不知?」

沈煜突然笑了,接著說道,「看來你還是不願意承認。」

韶華接著道,「我是何人,與你無關。」

沈煜也不再多言,轉身走了,「想要知曉真相,去尋冷若寒。」

韶華聽到這個名字,也只是淡淡一怔,「我不認識此人。」

沈煜也只是淡淡一笑,接著轉身走了。

韶華側著身,等他離去之後,在想著,他都聽到了什麼?

難道真的發現了什麼?

鄭嬤嬤匆忙進來,「大小姐,都吩咐下去了,該去袁家了。」

「嗯。」韶華微微點頭,深吸了口氣道,「適才沈煜來了。」

「那他?」鄭嬤嬤暗叫不妙。

「不知。」韶華搖頭,「先去袁家吧。」

「是。」鄭嬤嬤低聲應道。 韶華趕到袁家,袁緋茉已經在等她。

二人去了一處幽靜的院子。

謝蘭與謝芝已經在等著了。

「這位想必就是凌小姐了。」謝蘭看向韶華,起身施禮道。

「正是。」韶華走上前去。

謝蘭打量了凌雲一眼,接著道,「凌小姐的眉眼,倒是與我大姐有幾分地相似。」

「哦?」韶華也只是笑道,「倒是有不少人與我說過。」

袁緋茉知曉謝蘭直言直語,也是想試探凌雲的目的。

謝芝也覺得這凌雲氣度不凡,可是渾身透著的優越凌然之氣,與大姐的沉靜不同。

一個猶如出鞘的劍,另一個宛若幽蘭。

她走上前去,「凌小姐,不知您喚我二人前來所為何事?」

「乃是為了謝家的事兒。」凌雲接著道,「怕是二位小姐有所不知,前些時候,我無意中碰上了謝二公子。」

「哦?」謝蘭看了一眼她,「二哥可好?」

「不日便能回來。」韶華接著道,「謝二小姐可知曉如今的謝家是何情形?」

「乃是謝家的家事兒。」謝蘭也不知該如何與凌雲說,更何況謝家的事兒,與凌家也無關。

她看了一眼韶華道,「凌小姐,您為何會關心謝家的事情?」

「不瞞謝二小姐,家中的表姐突然暴斃,查下來,與謝家有關。」超華看向她道。

謝蘭怔愣了半晌道,「難道?」

「還有,我發現,原來的謝大小姐之死也與謝家有關。」韶華看向謝蘭道,「聽聞謝二小姐與謝韶華甚好,難道不想查明真相?」韶華低聲道。

謝蘭沉默了半晌,接著將目光落在了袁緋茉的身上。

袁緋茉看了一眼她,嘴角勾起淡淡的淺笑,「看來華妹妹的事兒,的確與謝家有關。」

「正是。」韶華接著道,「乃是謝大夫人所為,而且,此次謝二公子之所以未極少趕回來,也與謝大夫人有關。」

「難道大伯母連二哥都不放過?」謝蘭蹙眉道。

「正是。」韶華道。

「大伯母到底想要做什麼?」謝蘭不解。

畢竟她與謝家一命相連,何必如此趕盡殺絕?

「謝家也不過是她的目標罷了。」韶華看向謝蘭道,「難道謝二小姐想要看著謝家毀在她的手裡?」

「那大姐的死?」謝蘭始終放不下。

「謝韶華的確是謝家之女。」韶華看著她道,「只是謝家主在謝家與她指尖,選擇了謝家,造成那樣局面,大夫人在背後出了不少力。」

韶華低聲道,「而且,大夫人的手伸向了凌家,此事兒我定然不能坐視不理。」

「凌小姐想讓我做什麼?」謝蘭道。

「還請謝二小姐能夠暗中相助謝大公子與謝二公子回謝家。」韶華說著,便講手中的書信遞給了她。

謝蘭接過,打開之後,看罷,轉身便燒了。

她看了一眼韶華道,「凌小姐,放心就是了。」

「對了,袁大公子如今滯留在南邊,也與謝大夫人有關。」韶華轉眸看向袁緋茉道,「袁大小姐,袁家還有細作。」

「我知道了。」袁緋茉點頭道。

韶華與袁緋茉低語了幾句,這才起身告辭。

等她離開之後,謝蘭等著袁緋茉回來。

「茉姐姐,這凌小姐?」謝蘭接著道,「是為了凌家?」

「各取所需。」袁緋茉看著她道,「華妹妹的仇,我定然會記在心裡。」

「此事兒關乎到謝家,也關乎到大姐,我定然不會袖手旁觀。」謝蘭說罷,便也離開了。

適才,凌雲與袁緋茉所言的,乃是提防袁緋琴。

看來她這位好妹妹早已經一心向外了。

袁緋茉沉思了半晌,最後還是覺得自己要讓袁緋琴原形畢露才是,母親是不會讓她動親妹妹的。

韶華並未回凌家,而是去了沈家。

「大小姐,您這個時候前去沈家?」鄭嬤嬤倒是猜不透她在想什麼。

韶華接著道,「沈家……必定是要去的。」

「是。」鄭嬤嬤吩咐了下去。

不一會,韶華便到了沈家。

沈大夫人未料到凌雲還會再入沈家。

只覺得奇怪,卻也親自去迎接了。

畢竟,凌家的地位,值得她如此做。

她走上前去,「凌小姐。」

「凌雲見過沈大夫人。」韶華微微福身道。

「凌小姐前來,不知所為何事?」沈大夫人也不客氣,直言道。

韶華接著道,「我前來,是因著過些時日便是太后的壽宴,原本是想準備壽禮的,知曉沈二小姐頗有才情,特意前來請教一二。」

「哦,我這便讓人去叫她過來。」沈大夫人未料到她會主動與沈婧交好。

她客氣地看向凌雲,見她並沒有因如今京城內鬧得沸沸揚揚的命案而憂心忡忡的,反而有這個心思。

她不得不覺得,這凌家的女子,當真是不同的。

當初那人也是這樣,即便面臨死亡,也是從容赴死,不曾有一絲的懼怕。

她打量著凌雲,瞧著她的模樣兒,不由得覺得,倘若自己的兒子與她成親了,那麼日後自己的兒子,也許也能夠成為家主。

沈煜有什麼好的?

沈大夫人向來心高氣傲,她身為沈家的主母,可是自己的兒子,偏偏不是下一任的家主。

這對她來說,本就是最大的打擊。

如今瞧著凌雲,便有了撮合之意。

她側眸與一旁的嬤嬤的說了。

沈戢正好在家。

不一會,便見沈婧前來。

她未料到凌雲會突然來沈家,而且點名要見她。

她入內之後,看向凌雲。

「沈二小姐。」凌雲起身道。

「凌小姐何故來尋我?」沈婧問道。

韶華笑道,「不如,沈二小姐與我隨便走走?」

「這?」沈婧看向沈大夫人。

沈大夫人點頭道,「是呢,你也許久不曾出去了,索性與凌小姐一同走走吧。」

「是。」沈婧垂眸應道。

二人便一同離去。

馬車內。

沈婧看著她,「說吧。」

「沈二小姐的心思,我是知曉的。」韶華說著,便將一疊書信遞給她。

沈婧拿過,驚訝地看著她,「你是從何處得到的?」

「沈二小姐,這些東西我只有一份。」韶華直言道。

「凌小姐請說。」沈婧低聲道。 韶華接著道,「煩請沈小姐隨我去一趟府上。」

「我倒是不知凌小姐竟然有這等手段。」沈婧冷笑了一聲。

韶華低笑道,「倒是讓沈小姐見笑了。」

沈婧以為那件事隱藏的極好,這世上怕是沒有第二個人知曉了,未料到……

她看向凌雲,嗤笑道,「說吧,到底想讓我做什麼?」

韶華淺笑道,「這幾日沈小姐只需在府上做客,到時,我會親自送沈小姐回去。」

「好。」沈婧爽快地答應了,事到如今,她不得不從。

韶華便也不多言,只是靜靜地端著茶,閒情逸緻的很。

沈婧只是靜靜地打量著她,過了許久之後才開口道,「難道凌小姐不想讓我為你賣命?」

「談不上。」韶華輕笑道,「沈二小姐的為人,我是知曉的。」

沈婧勾唇一笑,「我的為人?」

「自然是。」在韶華還未知曉沈婧的過往之前,她以為她不過是個被寵壞了的嬌小姐,可是知曉之後,才發現,她也不過是沈家的一顆棋子而已。

只可惜,現在的沈家,讓沈婧恨之入骨,她根本無心效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