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玲的精神不大好……」他慢慢的說道。

「是嗎?但是據我們的調查……玲玲的精神完全正常!」樂天看著李大涵。

李大涵沒說話。

「你給了那個護士長一筆錢……讓她將玲玲在精神病院折磨死!這件事你不會就這麼忘了吧?」樂天淡淡的說道。

李大涵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

「要不要我將玲玲在精神病院怎麼熬了三個月詳詳細細的告訴你?」樂天看著李大涵。

「啪!」

李大涵猛的一拍桌子,他直接站起身怒視著樂天。

「玲玲的精神出了問題,我將她送進精神病院治療有什麼錯?如果你們有確實的證據你們可以抓我,否則不要在這裡無的放矢!再說了……我和玲玲的事那都是幾年前的事情了!」他吼道。

「你就不怕玲玲的魂魄回來找你嗎?實話告訴你……玲玲真的回來了,她已經殺死了當時虐待她的護士長,也殺死了精神病院的院長,下一個……就是你!」樂天冷冷的說道。

「你說什麼?玲玲回來了?」

李大涵驚聲問道。

樂天和蘇紫萱突然愣住了,就連顧小冷都愣住了,為什麼這個李大涵的神色中反而帶著驚喜呢?

不對!

非常不對勁!

可是哪裡不對勁,三個人一時間也找不出來。

李大涵可能也發覺了自己的神色不太正常,他快速地低下頭,像是在掩飾著什麼似的。

「你很希望玲玲回來?」樂天問。

「不……不希望!我是一個科研人員,我不信什麼鬼神……」李大涵馬上搖頭。

這一句話還是讓樂天提高了謹慎,因為這個李大涵可不是一般的科研人員,他的房間里還掛著百鬼圖呢,而且這個傢伙的一些行為也非常的奇怪! 我以爲李警察那邊有了什麼進展,查出了是誰殺害小晴,或是已經把犯人繩之以法,可李警察在我接了電話之後直截了當的告訴我,經過鑑定,林晴已經死了三個月以上,也就是說很有可能從她辭職之後就遇害了。

我拿着電話的手死死捏緊,不自覺的提高音量:“怎麼可能?這幾個月我們都住在一起!”

李警察沉默了一會兒說:“可報告上是這樣寫的。”

我渙散的跟李警察匆匆客套幾句後掛了電話,整個身子都控制不住的發抖。小晴……小晴怎麼可能死了那麼久?一個月前,我們還在一起商量,如果我們有錢可以自己買房,該怎麼裝修。

可現在竟然告訴我,她早就死了?!

難不成和我們合租的是鬼?

一時之間,我竟不知道自己該害怕還是該難過。

我深深吸了幾口氣,讓自己身子不再發抖,可眼眶不由人的泛酸。我無法再獨自承受,拿起給玲玲打了個電話。

玲玲聽我複述了李警察的話之後,卻沒有太大的反應,好像非常程序化似的問:是嗎?真的嗎?怎麼可能?

她等我宣泄完內心的情緒,才安慰起我說,可能是他們檢查出錯了。

會有這種可能嗎?

但是現在我必須相信玲玲的話,否則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小晴已經死了好幾個月的事實。

這時原本在客廳看電視的小二忽然進來了,我發現自己竟然沒有關門,難道剛纔的話都被小二聽到了?我心裏驀地一沉,不自然的掛斷電話,看着站在門口的小二。小二脣角帶笑的問我:“打擾到你了?”

我心裏本來就十分混亂,再加上小二突然出現,所以一直徘徊在我心裏的問題,我竟直接問了出來:“你是金蠶族的人?”

雖然是問句,可我卻用了肯定的語氣。

小二在客廳只能聽到我的聲音,卻聽不到我電話裏的內容。當我說出金蠶族三個字的時候,她明顯有些慌的追問我:“你怎麼知道?誰告訴你的!”

“看樣子沒錯了。阿羅的地位比你高吧。”我又說。

小二沒有否認也沒有同意,反而笑了:“原來你在試探我。不過就算你知道了,又有什麼用?除了這些,你還知道什麼。”

我啞然,除此之外,我對金蠶族,對阿羅小二李昀他們都一無所知。

見我不說話,小二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測,神情變得輕鬆起來:“我去看電視了。哦對了,我把櫃子裏的零食吃完了,你們什麼時候再去買?幫我買幾包情人梅。”

我沒有心情跟她鬥嘴,只看着她從門口走開。

不能再坐以待斃!我攥緊了拳頭,眼看着金蠶族的人竟然這麼招搖的住在我家,我卻不能拿她怎麼樣,這種感覺真他媽的糟糕!我拿着就出了門,確定小二沒有跟着我之後,我給安如觀打了個電話,讓他來接我。

我等到安如觀之後,他開車載我去了一家位置偏僻,很清靜的甜品店。 從李大涵的家裡出來,顧小冷是非常失望的,因為那個邋裡邋遢的傢伙根本不承認他自己有問題,他一口咬定他的第一任老婆是因為精神問題才被送去了精神病院。

至於他給護士長錢,那是因為想讓護士長好好的照顧自己的老婆。

「樂天哥……我們就這麼放棄了嗎?」顧小冷嘟著小嘴問。

「你呀!還差得遠呢!」樂天笑呵呵地哼了一聲。

蘇紫萱點了點頭。

「小冷!你先回去吧……剩下的事情你不適合參與。」她說道。

「啊?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為什麼啊?」顧小冷不願意。

「因為我們需要在這裡守著了,至於守到什麼時候……那就說不準了。」蘇紫萱回答。

顧小冷也想留下來,哪怕蹲守也行啊。

「放心吧,回去你紫萱姐會把過程講給你聽的。」樂天笑著說道。

顧小冷磨磨蹭蹭的不想走,可是最終還是拗不過樂天和蘇紫萱的威嚴,她自己上了計程車,然後離開了。

「還是不能讓小冷接觸刑偵方面的東西。」蘇紫萱看著樂天。

「呼……」

樂天吐了口氣,他其實也覺得有點不太好。

「走一步算一步吧!」他說道。

「不行!這丫頭膽大心細,但是自身的實力完全不過關,萬一她背著我們做點什麼事,出了問題誰來負責? 暖婚入骨:顧先生的契約寶貝 顧建那裡你就交代不過去吧。」蘇紫萱沉聲說道。

樂天咂了咂嘴。

「那好吧……以後就不帶她了,不過這丫頭是什麼個性你也清楚,要不你先教她一些防身術吧?」他提議。

蘇紫萱想了想,顧小冷那可是有膽子離家出走的人,一味地壓制也是不太現實。

「好吧。」她點點頭。

兩個人就站在李大涵別墅的不遠處,時不時的看一眼李大涵的別墅。

「居然是這個傢伙……真的讓我有點不可思議。」蘇紫萱說道。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聊聊天也是好的。

「看來這個李大涵應該是隱瞞了他自己的本性,他的岳父和他的老婆都被他騙了過去,現在這傢伙完全控制繼承了研究所……應該會暴露他的目地了。」樂天回答。

蘇紫萱點點頭,她探出頭看了一眼。

「咦?這個李大涵居然出門了。」她突然說道。

樂天也馬上探出頭看了看,李大涵還真的從自己的別墅走出來了,他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然後快步的走出了別墅。

「怎麼辦?」蘇紫萱看著樂天。

「你跟!我去他的別墅裡面看看。」 我娘子天下第一 樂天回答。

蘇紫萱盯著樂天。

「放心!我不會做出格的事,我你還不放心嗎?」樂天拍著胸脯保證。

蘇紫萱這才悄無聲息的跟上了前面的李大涵,樂天則是溜到了李大涵的別墅裡面。

李大涵出門並沒有關門,可能他只是離開一小會,所以樂天的時間並不多。

樂天徑直來到了李大涵刻畫百鬼圖的那個房間,他看著牆上的百鬼圖。

「居然多了這麼多?」樂天嘟囔。

牆上的百鬼圖上次樂天看到的時候才完成了不到百分之三十,可現在居然都完成了百分之五十了,看著這些相貌恐怖的畫像,樂天還真的是有點疑惑了。

他用手機拍了下來,然後離開了這個房間。

樂天又快速的來到了李大涵的卧室,卧室裡面倒是蠻幹凈的,只是到處瀰漫著一股煙火的味道。

在房間的一側,擺著一個古董香爐,裡面的香只剩下了一點點。

可是奇怪的是,香爐的後面既沒有擺放任何人的牌位,也沒有擺放其他的東西,後面只是一面牆壁。

可是樂天看了一眼卻知道這傢伙在給什麼東西供奉香火!

樂天伸手摸了摸牆壁,他發現牆壁的裡面有什麼東西,香火後面的位置不是平的,樂天用手指頭敲了敲,牆壁發出沉悶的聲音。

居然是金屬的聲音?

樂天摸索了好久,終於找到了一個奇怪的裂縫,他用手指順著裂縫摸了摸。

「卡!」

一聲脆響,牆壁居然彈了出來。

一個黑色的小盒子就擺在牆壁的裡面,樂天伸手拿了出來。

這個小盒子冰涼冰涼的,樂天打開看了看,盒子裡面居然只是擺放了一張照片,盒子底部就只剩一頁黃紙。

樂天看了一眼那張照片,上面是一個青春靚麗的女子。

這不就是那個玲玲?戶籍上的照片樂天見過。

這個李大涵到底要做什麼?

樂天用指甲扣起了盒子下面的那張黃紙,這張黃紙放在這裡面有年頭了,都有點潮乎乎得了。

黃紙的上面有幾行字跡。

「百鬼無形蹤……須有引路人?至親祭惡靈……百世得永生!」

樂天仔細的分辨這這黃紙上面的字跡,字跡已經非常的模糊了,後面還有一些字,已經都看不清了。

「哼!自作聰明!」

樂天哼了一聲,他的手指一捻,這張潮乎乎的黃紙居然自己著了起來。

這張黃紙被李大涵供奉了很久,裡面早就充滿了煙火的氣息,雖然是潮的,但是依舊可以馬上燃燒。

那張照片也被樂天放在了黃紙的裡面,一起點燃了。

他現在可算是知道了,那個叫玲玲的女人即使想不變成怨鬼都不可能了,她的一切都是有人布下了一個陰毒的軌跡!

而李大涵就是那個讓這個想法得以實施的人!

樂天在李大涵的房間里仔細的尋找,這個李大涵明顯的不對勁,樂天感覺他像是在等著玲玲的惡鬼來到似的,如果說他是為了百鬼圖的完整,其實樂天不太相信,李大涵只是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會不怕鬼怪這些東西?

「啪!」

一個小瓶子突然掉到了樂天的腳底。

樂天低頭看了看,他面色微變……

蘇紫萱跟著李大涵居然一路來到了北山,蘇紫萱都驚了,這傢伙居然門也不關的跑了這麼遠?

一個閃身,李大涵突然不見了。

蘇紫萱馬上停下了腳步。

「虯褫!那傢伙在哪?」她馬山詢問。

「就在你的前面,但是我建議你不要過去……」虯褫回答。

蘇紫萱馬上將手放在鍋蓋的頭頂,她閉上了眼睛,片刻之後,蘇紫萱的眼前突然出現了兩團奇怪的顏色。

一團是黑色的,一團是黃色的,這兩團顏色看輪廓明顯就是兩個人。 蘇紫萱並不知道,自己現在使用的東西其實有一個很霸氣的名字,那就是天眼!

她利用虯褫的能力,讓自己可以不用眼睛看到散發著各種氣息的生命。

蘇紫萱倒還覺得這種現象蠻奇怪的,殊不知如果她這種能力被一些佛教的高僧看到了,那簡直要驚為天人了。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蘇紫萱看到那兩團顏色在不斷的移動,她自己還莫名其妙。

她只是利用虯褫的力量開了天眼,但是天眼如何使用,她完全不會,甚至連天眼看到的顏色她也不知道意味著什麼。

「來了。」虯褫突然提醒道。

蘇紫萱猛地睜開了眼,她居然感覺一陣輕微的眩暈,剛剛自己看到的東西和用眼睛看到的完全不同,這種奇異的場景變換是在讓她一時間接受不過來。

李大涵從角落裡走了出來,他的手上好像拿了一些什麼東西!

蘇紫萱一看,急忙想跟了上去,還順便給樂天發了一個信息,可是信息剛剛發出去,一個人影卻擋在了蘇紫萱的面前。

「蘇警官?好久不見啊。」一個聲音突然響起。

蘇紫萱猛地抬起頭,她的眼睛突然瞪大,彷彿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這個人。

「怎麼了?看到我是不是很意外?」這個人也在打量蘇紫萱。

很明顯她對蘇紫萱會出現在這裡也有些驚訝。

「我該叫你什麼?莫小甜?還是小岸?或者是……別的名字?」蘇紫萱謹慎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莫小甜微微一笑。

「看來蘇警官對我還是蠻了解的,其實我的名字就是莫小甜!別的名字都是我隨便起的。」她淡淡的說道。

蘇紫萱點了點頭,她的手一直放在自己的口袋。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她問了一句。

莫小甜眨了眨眼。

「我也想問蘇警官……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她反問。

「最近案子比較多,我只是來北山透透氣!」蘇紫萱回答。

「是嗎?蘇警官……你不會是來北山大墓透透氣的吧?實話和你說……即使是樂天來了也做不出什麼東西,更不要說你了。」莫小甜抬起自己的手,她彷彿很仔細的看著自己的手指。

蘇紫萱的目光也落到了莫小甜的手指上,這個女人的手指就像是小白蔥一樣的細膩,而且手指修長,就是不知道這白皙的手指是不是她自己的。

「是嗎?我蘇紫萱想要做什麼,別人可是管不了我的,再說了……我也不太喜歡和一個連自己的臉都沒有的人說話!不好意思……如果你沒事,我就要走了。」蘇紫萱冷冷的說道。

虯褫已經數次提醒自己要馬上離開了,對面這個女人有大恐怖。

「蘇警官!你覺得這裡的風景怎麼樣?」莫小甜突然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蘇紫萱馬上退了一步。

「你什麼意思?」

她發現莫小冷居然突然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血已經滴了下來。

「我聽說你是樂天最愛的女人……如果你死了,那個傢伙會不會發瘋?會不會一蹶不振?那個傢伙實在是太討厭了!他做了許多妨礙我們巫門的事情……就連那個人都要對樂天忍無可忍了!」莫小甜笑著說道。

「那個人?」蘇紫萱皺眉。

「呵呵,你的運氣不錯,只要你今天死在這裡,你就永遠也沒有機會見到他了,你看看……你是多麼的幸運!你不知道,每一次見到他,我都會從心底發抖……只希望自己再也不要見到他。」莫小甜的話里雖然波動不大,但是語調卻非常奇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