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我也進入了那個遺跡,在裏面我得到了一件科技含量極高的事物,而且從遺跡中得知,這東西是前一紀元遺留下來的。」

說到這兒,葉辰就不再繼續說下去了,畢竟以寧清的聰慧,自然不難從這話中聽出另一層的意思。

寧清神情陡然一震,嬌艷的面容上,閃現出一抹驚色來。

「你是說……那東西擁有着破譯這神秘基因片段的能力?」寧清小嘴微張,俏麗的臉蛋上微微獃滯。

嘿嘿!

見寧清這一副樣子,葉辰不由得感到好笑,嘿嘿一笑后,他就道:「沒錯,雖然我沒真正了解那東西到底有多牛逼,但對於這個應該是完全不成問題的。」

「快點給我瞧瞧,那東西到底是怎樣的存在,寧姨可是很好奇呢!」寧姨聞言后,頓時忍不住對葉辰道。

「這個倒是不急,待到這啟凡星上風事情安定后,我會帶你去的。」

見葉辰這般說,寧清就是再忍不住也要忍住了,不過看葉辰這麼神秘,寧姨對其提到的前紀元產物有了更濃厚的興趣。

……

啟凡星上,風雲大起,以鳳陽市為中心,一股股暗流不斷的交匯,彷彿在醞釀着什麼陰謀一般。

在鳳陽市邊境上,一處荒蕪山坡的背面,這裏本是荒蕪一片,卻被大量的屋舍覆蓋,看起模樣,因是不久之前建造的。

一座比之周圍屋舍大上一倍,並且也是裝飾華麗的屋舍,在這一片屋舍中很是顯眼。

這華麗屋舍內,正匯聚著一個個氣息深厚的壯碩男子。

「劉百川你可要想好了,想要與我血閻堂合作,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你之前提的條件,我堂主雖然答應了,但若僅是如此的話,那這合作之事就不用再進行下去了。」

說話的男子,是一位國字臉,臉上冰冷之色充斥,一身灰色勁裝,顯露此人極其幹練的一面。

哼!

「楊檀,你還不夠資格和本座談判,赤極尊怎麼沒來,難不成他有這個自信,可以對付那天虹基因不成!」劉百川陰沉着臉,冷哼道。

劉百川此刻的心情很不爽,這血閻堂竟是如此目中無人,他都親自來了,赤極尊竟然不至,是在看不起他嗎?

哈哈!

一聲大笑聲從外面傳來,一個身影也在這一刻走了進來,大聲道:「誰說我不來的,難得洪興社的主人來此,我赤極尊要是不來,那豈不是不給你面子?」

哼!

劉百川見此人進來,也就只哼了一聲,就不在吭聲了。

顯然進來之人正是血閻堂的赤極尊!

「堂主!」楊檀見自家堂主進來了,連忙站起來,恭敬的問候一聲。

「嗯,你先下去吧!」赤極尊朝他點點頭,隨後示意他先出去,楊檀自是不敢違背,順從的離開了這裏。

「好了,現在我也來了,那麼就繼續之前你們聊的話題吧!」說着,赤極尊便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上一杯茶,對劉百川道。

「這一次之所以會與你洪興社合作,除了之前你提的條件外,本座還想要那天虹基因的最深層機密。」赤極尊滿臉清淡的喝了口茶,對劉百川這麼說道。

「這個我也明白,你想要的東西,我劉百川不管,希望我們兩家這一次的合作會順利!」面色恢復平靜,劉百川對赤極尊道。

「好,那麼今天就動手?」赤極尊詢問道。

「今晚,我們倆家得做好準備,這樣才能更快的拿下對方,不會被那些個在觀望的小蝦米給噁心到。」

「好,那麼就今晚!」

……

劉百川很快就離開了,畢竟這裏可不是他的地盤,他敢獨自一人過來,也是捏准了赤極尊不敢對他動手的心態,畢竟之前的那個條件,是要在這次合作完成之後才能兌現的。

看着離去的劉百川,赤極尊那張稜角分明的臉上,驀然浮現一抹冷笑來。

出去的楊檀走了進來,站在赤極尊身邊,瞟了一眼門外,道:「堂主,那傢伙還真的自以為是,以為堂主你還真的是遷就他那個條件呢!」

「呵!這個傢伙,在本座眼裏也不過是一個能隨意捏死的螞蚱罷了,不過這一次還真能靠他們來幫我們耗一耗天虹基因。」

「好了,趕緊下去準備吧,今晚,我血閻堂就是要將兩個勢力完全的吞併!」頃刻間,赤極尊的野心瞬間綻放出來。

。 三日後。

千層闕。

日升日落,月影星眸,自從看到那捲玉簡之後,直到第四天,青華才真正從卧室內走了出來。

那捲玉簡上是記載了一些東西,但也僅僅是記載了關於籠罩著千層闕的這座結界的一些信息,而關於青華自己的記憶,卻是一個字都沒有提到。

而這整整三天的時間,青華則是一直在研究眼前的結界。這座結界的名字叫做「遮天陣」,「遮天蔽日」的遮天陣,雖然不可能做到真正遮天蔽日,遮蔽天空讓陽光都照不進來,當然也不是想起到這個作用,而是起到一種隱身的作用,一般的仙人或者妖魔,根本看不到陣裡面的情形,而凡人更加是不可能看到。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對於那些厲害的仙人或者妖魔,這座結界自然也就沒什麼作用。

三天的時間雖然不短,但是要想了解這樣一座遮天結界卻完全是痴人說夢,因為這樣的生生不息、自主運轉,並且能夠自主聚集靈力的陣法根本就不是人間的東西,凡人想要參透根本就不存在可能。

而三天的時間青華卻是基本掌握了眼前的這座的遮天陣,當然不是青華天賦出眾,而是因為眼前的結界就是他布置的,雖然什麼都不記得了,可是那種熟悉的感覺還在,接觸起來自然能夠快速地上手。

而看到青華走了出來,鳳幽也是迅速地走了過來,手裡還拿著她清晨採集的露水,想來應該是被困在這結界中,那些露水應該就是她的食物之一。

「公子,你想起什麼來了嗎?」

三天前當玉簡上顯示出來字跡的時候,鳳幽就很自覺地退了出去,所以並不知道玉簡上面寫著什麼樣的內容。雖說她也曾經保管了很多年,但是一來她不敢看,二來她也看不到。

青華搖了搖頭,只是說道:「走吧,我們也該出去看看外面世界了。」說完就是直接對著門口走去。

而聽到青華的話,鳳幽的臉上也是迅速地閃現出一抹興奮。在這個院子里,她基本算是一個人待了兩百多年了,要說不無聊那怎麼也不可能,早就想出去看看,卻奈何這結界除了青華沒有人能夠打開。

隨著青華穿過一處大廳,然後再往前走,卻見道路兩側種滿了各種花花草草,牡丹、芍藥、玫瑰、蘭花、海棠、曼陀羅、薔薇、曇花、雛菊……最神奇的是,道路兩側,這些花草並非是種在了一起,而是分別依照花草不同的習性,種在了不同的季節了。此刻,道路一旁的一塊區域里,一株寒梅正在雪天傲然開放,美艷不可風物。

這些青華自然也是看到了,卻是並沒有多少驚訝,只是一直往前走,後面的鳳幽也是緊緊地跟著,跳動著靈巧的步伐。

院子遠比想象中的大,而兩人也是一直走了接近一盞茶的時間才走到了大門口,卻見青華重新咬破右手手指,然後食指中指併攏成劍指,在空中凌空揮動。隨著青華右手的揮動,便是見到有一道符文沾染著血光,在緩緩成型,而符文上彷彿透漏著神秘的力量,一閃之下融入了前方的結界中。

而隨著那到符文的融入,頭等上方的結界頓時泛起了漣漪,好像被什麼蠶食一般,開始緩緩地淡去,最終在幾個呼吸間徹底消失不見了。

青華的臉色也有一點點蒼白,顯然是剛才的行為消耗不輕。

鳳幽見狀,急忙過去扶住了青華,青華擺了擺手表示無礙。

緊接著,那扇緊閉了兩百多年的大門,終於再一次緩緩地打開了,曾經神秘不可知之地,有重新出現在人們的眼前。

長安城街。

長安城,畢竟是唐國的都城所在,更是繁華至極,閣樓高筍,商鋪林立,街上各種叫賣身此起彼伏,各種打扮的行人也是人來人往,好不熱鬧。人聚如海,歌匯如潮,故有人曰:「盛世繁華醉長安」,倒也不是虛言。

而一身青衣的年輕公子,身邊跟著一襲黃紗的靈動女孩,此刻正坐在一家比較有名的茶館里喝茶。

這兩人正式從千層闕內走出來的青華和鳳幽,只是顯然兩人許多年不曾出來了,所以對於長安城並不怎麼了解,兩百人年不見,好些東西早就改變了,要說物是人非也無不可。

「公子,我們接下來去哪兒?」

出了千層闕,他們也沒找到個好地方,只是現在進了一家茶館,品著香茗,鳳幽問道。

「你家公子我都三天沒怎麼吃東西了,自然得先找個地方吃點好吃的!」

青華現在肚子確實有些餓了,好在一點是,他終究不是凡人,不然餓個三天,估計現在早就已經死了吧。

「這位公子應該是外地來吧?」

說話的卻是續茶的小二,聽見青華的話,主動湊了上來。

青華點了點頭。

「要說這長安城裡有什麼好吃好玩的,您問我可算是找對人了!」

顯然小二也是個熱心腸的人,接著說道:「咱這長安城裡,最好吃好玩的莫過於這四個地方:『芙蓉點心桂花酒,傾城美人妙音曲』。」

「哦,那是怎麼個好吃好玩法呢?」

青華不禁問道。

小二把手裡的茶壺放在了桌上,繼續道:「芙蓉點心,說的是南街芙蓉園的點心,酥脆可口,沁人心脾,更有十八道點心更是美味可口,據說宮裡面也經常派人出來到芙蓉園來採買。而桂花酒,說的是東街的桂花樓。桂花樓的桂花釀,可是咱們長安城裡的一絕,綿柔飄香,酒醉人間。而桂花樓的廚子,則據說只要您能掏得出錢,就沒有他們做不出來的菜。而西街的傾城居,那裡面的姑娘人美舞更美,一舞便傾城。我可是聽說,去年他們還被我唐國的皇上召集獻舞呢。剩下北街妙音坊,據說可是曾經一曲《鳳凰引》曾經引來了百鳥飛來,名動長安。」雖然說的都是不是別人的事,可是小二的臉上的表情卻是一副自豪的神情。

「小二,難道你都去過這四個地方?」

鳳幽也是看小二說的那麼認真,問道。

「姑娘,我哪有那個銀子去這地方。」小二尷尬一笑,但卻依然認真說道:「但這是在咱們長安城都是真事,小的哪裡敢欺騙您呢!」

青華示意鳳幽給了小二幾個銅板,並結了賬,二人便是走出了這家茶館,而身後傳出來的卻是他們的聲音。

「公子那我們接下來去哪兒?」

「當然是先去彌補人生。」 羅空點了點頭,對村民們說道:

「你們要相信自己,怎麼會學不會飛呢?我能飛,你們也就能飛。「。

村民們都開始雀躍起來,儘管羅空沒告訴他們,以這個星球的重力,恐怕得到了神級才能飛。

羅空深吸了一口氣,找來村長,在村外變出一條河流,並告誡他不要讓村面到河對岸去,又在村裏做了許多準備,省下村民不少麻煩功夫,這才放下心來,準備閉關。

羅空對村長說道:

「你們若是遇到危險,可以到村頭那顆大樹下,它會保護你們的。

村長連點頭。

羅空開始閉關,他這一次準備一直閉關到星雲級,不然絕對不出來。

「你們,要等着我啊……」。

羅空想到了李清漪她們,一別又是百年,他只覺得自己真得不像一個男人。

「唉……」羅空長嘆一聲,摒棄心中雜念,開始閉關。

與此同時,石頭村外,一個穿着華麗的男子看着村外的河流和土地里還沒有燃盡的水稻,眉頭微皺。

「外界,終於是又來了一個強者啊,希望這次來的人,能帶不少寶物啊。」。

那人揮掌扇出一道勁風,將農田和河流全部毀掉,他轉過頭來,對自己的手下說道:

「從現在開始,門內星系級以上強者全部出去,尋找那個外來強者,記住,見到外來強者,第一時間發送求救信號,違令者,殺無赦!」。

眾人喊聲震天,他們齊齊飛向遠處,一時間,方圓萬里之內,全都是各路強者的精神力波動。

不過這一切都不在羅空考慮範圍之內了,羅空現在正處於閉關的緊要關頭,正在瘋狂地吸納天地中的靈力。

三十年後,羅空終於蓄滿了能量,一舉突破到了星系級的巔峰。

他沒有出關,而是繼續閉關,隔空吸納星雲之力,時間又是一年年的過去,終於,某一天,羅空的天劫要來了。

……

厚土門,一個男人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看着遠處,滿是狂喜之色。

「幾十年了,我還以為你被地黃門的那個傢伙找到了,看來,天不負我啊。」。

男人直接衝破大殿,朝着羅空閉關之處飛去,幾個呼吸之後,男人出現在距羅空閉關處不遠的地方,男人看着大裂谷上空那驚人的能量漩渦,舔了舔嘴唇,他冷笑道:

「好驚人的能量,若是讓你突破,必定成為大威脅!」。

男人直接沖向羅空那裏,他身後卻突然出現一人,對他說道:

「陳門主,何必如此着急呢?」。

男人神色一凜,他回過頭來,看向身後的男人,冷冷地說道:

「張辰,你也不慢啊,能量才出現幾分鐘啊,你竟然也來到了這裏。」。

張辰便是地黃門門主,他看着男人,笑道:

「我們可以合作一番,這個外界強者才是我們的敵人,不是嗎?寶物如何分配的事情,我們可以等日後再說,你說是不是?」。

男人看了一眼張辰,對他說道:

「可以,不過……我們目前需要先阻止那個傢伙。」。

張辰看了一眼那能量漩渦,毫不猶豫地同意了男人的建議。

羅空自然也發現了那兩人,他心裏暗自叫苦,偏偏忽略了突破時所帶來的景象,現在倒好,他該怎麼辦?

油條對羅空說道:

「不要擔心,在你突破的時候,我已經在這個大裂谷周圍佈下了十絕陣,雖然我和熾煌的木分身發揮不出這個大陣該有的威力,不過為你拖延些時間應該是足夠了,你放心突破。」。

羅空聞言,深吸了一口氣,對油條說道:

「好兄弟,我會儘快的。「。

羅空開始加速運轉無缺法則和大荒鍊氣術,霎時間天地間的異象便又明顯了幾分。

那兩人看到能量又加大了,也不在廢話,開始飛速向羅空這裏奔來,他們眉頭緊皺,張辰更是怒吼道:

『阻止他!誰知道這個外星人身上有什麼寶貝,若是讓他突破,必定是一個大威脅!「。

男人眉頭緊皺,對張辰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