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是你了,我的先生啊。」

她從他的脖子一路啃下去,他白皙又有些涼涼的身體,就像是上好的羊脂美玉,讓她眼饞了許久。

穆南樞從未被她如此主動對待過,他想要掌握主動權,但另一方面又害怕嚇著了顧柒。

顧柒還在用力的取悅他的身體,看著白色一點點變紅。

他第一次知道這個丫頭有一天也會如此勾人。

「住手!再不住手,你明天別想下床。」

「哼,平時你威脅我也就算了,今天是在我的夢裡,我說了算,快叫柒爺。」

穆南樞髮絲凌亂,臉色染上紅色,這樣的他更激發了顧柒要欺負他的鬥志。

高高在上的穆爺,揮揮手就要斷人手腳的先生,如今卻是這麼嫵媚的樣子。

「小樞樞,你知道你現在有多美嗎?」

「小柒兒,我最後說一遍,收手,不然後果你自己負責!也許我一輩子都不會放開你了。」

穆南樞強忍著心中要發泄,黑黑的眼瞳多了一抹平時難以看到的深邃。

「要我收手也可以,叫聲柒爺來聽聽。」小傢伙尾巴都要翹上天了。

「這是你逼我的。」

穆南樞實在忍不住,一把扯下那作威作福的小東西,三下五除二扒掉了她的裙子。

「呀,你怎麼脫得比我快?不行,我要重新脫一次。」

這丫頭腦子裡究竟裝得是什麼東西?

顧柒絲毫不將他放在眼裡,畢竟她是在做夢,夢裡發生的都是假的。

身體相貼,猶如枯草,一點即燃。

穆南樞本不想在這種時候要她,偏偏某個小東西做妖。

也罷,反正遲早都是他的人。

「你會疼。」

「柒爺可是鐵骨錚錚的漢子,要是皺一皺眉頭我叫你爸爸。」

穆南樞輕笑一聲,她啊,就是一個小開心果。

「小樞樞,有沒有人說過你笑起來很好看,就像是枝頭的桃花兒開,我心尖都酥了,腿都合不上了。」

穆南樞颳了刮她的鼻尖,「小壞蛋。」

突然顧柒神遊天外想到了什麼,「小樞樞,慢著。」

兵臨城下,這個時候讓他慢著,她是在考驗他的耐心嗎?

「嗯?」

「你還記得我上次要你幫我設計一個程序嗎?」

「設計什麼?」穆南樞沙啞著嗓音問道。

顧柒一本正經,小臉很是嚴肅道:「給我設計一款遊戲。」

「好,完了就弄。」他已經等不及了。

「不行,我現在有了一個很好的想法,我必須要告訴你,不然明天我就忘了。」

「說吧。」他額頭上汗水滾落,小丫頭事情就是多。

「我本來是想要你幫我設計一款俄羅斯方塊的,不過現在我覺得消消樂更好。

把消消樂換成你的頭像,三個顏色一樣的就會出現你的笑臉,你覺得這樣好不好?」

她一臉激動的問道,穆南樞此刻只想要掐死她,活生生擠出一個字:「好!」

想要繼續,小丫頭蹭蹭就爬起來了。

「你光著屁股要去哪?」

「我給你畫一個草稿圖,你等著。」

剛剛的氣氛瞬間消失,穆南樞仰面朝天,他為什麼要愛上一個小瘋子!

顧柒咬著筆趴在床上給他畫圖,「消消樂,你肯定沒玩過那樣的遊戲,你看就是像這樣,你明白了嗎?」

穆南樞哀怨的看著她,在她心裡他的才能等同於消消樂?「嘻嘻,我可真是小天才,你看要用這樣的顏色搭配,小樞樞,你困了嗎?你別睡啊,喂,這是在我的夢裡,你得聽我的……」 再次醒來的顧柒並不是在什麼床上,而是在冰冷的地上。

她先是揉了揉自己的腰,「靠,死邁克,摳到這種地步了嗎?好歹上次還有張床,這一次直接將我扔到地上了。」

顧柒口中碎碎念著,等她再起來的時候臉色發白。

她這人是典型的男人性格,天不怕地不怕,唯獨她只怕一件事,那就是這種可怕的鬼宅。

而她竟然被邁克丟棄在了廢棄的城堡里,就像是鬼片里的鬼房子。

「啊!!!邁克,你大爺的!」

顧柒已經嚇得雙眼含淚,「你是不是心理變態啊,不就是炸了你幾個人,你至於將我丟在這種地方嗎?」

「有沒有人啊!邁克,你出來和我聊聊天行嗎?」

「邁克,你這個混蛋,你再不出來我就詛咒你打一輩子的光棍!」

顧柒最怕的就是這種東西,以前去遊樂場玩,她堅決不會去鬼屋。

這座殘缺不全不知道是哪個世紀的城堡,壓根沒有一點人氣,四周雜草叢生,破敗不已。

一隻黑色的老鼠「嗖」的一下從顧柒腳邊竄過去,嚇得顧柒倉皇大叫,「媽呀,有鬼啊!」

她嚇得瑟瑟發抖,是真的害怕。

眼看著天色馬上就要變黑,顧柒一邊叫,一邊還得努力的尋找出路。

「該死的邁克,我要是見到你非要弄死你不可!」

「啊啊啊,你快出來啊邁克,你是不是要嚇死我你在開心!」

顧柒委屈極了,這邁克還真不愧是知根知底的好閨蜜,居然使用了這一招。

這偌大的鬼屋她根本就找不到邊際,肚子又餓,當她找到屋中,嗅到一股因為長久沒有人居住產生的霉味以及不知名的味道,顧柒覺得十分噁心。

還有那遍布四周的蜘蛛網,她叫一聲就有很大的回聲。

外面越來越黑,屋內沒有電照亮,嚇得顧柒又跑回了院子。

這才不會是哪個神秘的鬼宅被人荒廢了,頭頂就是月光。

以前在薔薇古堡見到的月光是很漂亮的,如今灑落在這裡就是慘白一遍,十分符合鬼宅的條件。

顧柒蹲在院子里,身體瑟瑟發抖,嚇得眼淚都出來了。

每個人天生都有害怕的,有人怕蛇,有人怕毛毛蟲,偏偏顧柒都不怕。

她能徒手捏蟲,也能和大蛇一起玩,偏偏她害怕這種鬼宅。

像是墓地一類就是一個個墓碑她都不害怕,還大膽要去挖邁克的墳。

夜晚降臨,冬日的風十分蕭瑟,吹動著院子里的雜草,落在顧柒的耳朵里就好像是有人在嗚咽哭鬧。

「邁克,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不該去挖你的墳,我知道你能聽到我的聲音,你出來帶我行不行!」

監控下面的顧柒小臉慘白一片,讓人覺得可憐。

邁克的聲音傳來:「要我救你可以,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我答應我答應,我什麼都答應你。」只要能將她從這種鬼地方帶走,她什麼都可以答應。

邁克就知道,對付顧柒這樣的人,你罵她打她嚴刑逼供或許都沒有效果,只要對症下藥。

以前小時候自己將她拉進鬼屋,她嚇得又叫又跳,一直到出來都緊緊抱著自己,比起常人要害怕得多。

「只要你答應做我的女人,我馬上就來救你。」

「靠你大爺的,邁克,你小子翅膀長硬了,學會威脅人了啊!」

「答應還是不答應,你要是不答應,今晚就在這過夜好了。」

「不答應,老子才不答應你。」

「很有骨氣嘛,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裡從前可是一個厲害的公爵住址,後來那位公爵被人暗殺,死狀凄慘,他最後倒地的地方就在你蹲著的地方。」

「啊!!!」顧柒哀嚎一聲,就像是腳下有東西在咬她似的,她一下跳起來,臉色蒼白一片。

「對了,你現在站的位置是他奴隸倒下的地方,忘記告訴你了,公爵全家都被人以很慘烈的手段殺害。

從上到下,從老人到孩子,從主子到僕人,一共三百二十八人,還有兩隻公爵心愛的獵犬也被剝了皮,骨頭被人熬了湯。」

「夠了,你不要再說了,我不聽。」

顧柒死死捂著耳朵,不讓自己再聽到隻言片語,她很怕很怕。

就算是她捂住了耳朵,邁克的聲音還是鑽了進來,她不想聽大腦卻在認真的幻想那樣血腥的畫面。

「公爵一家死得太慘,後來住進這裡的人要麼得了絕症,要麼意外死亡,一代又一代,這裡變成了鬼屋,沒有人再敢進來。

聽說每到風起的時候,就能聽到鬼魂的哭聲,又起風了,小柒,你聽,他們在說什麼?」

顧柒嚇得眼淚都出來了,知道邁克是在故意嚇她,她還扯著嗓子吼了一句。

「我又不懂他們的語言,鬼知道他們叫的什麼東西。」

都好多幾百年前的事情,誰知道他們使用的什麼方言。

邁克:「……」

這丫頭從小到大腦迴路就和正常的人不太一樣。

「我告訴你邁克,我是害怕,但我不至於害怕到就答應你,你趁早把我放出來。

念在咱們以往的交情我不怪你,你要是再這麼下去惹惱了他,他可沒有這麼好說話,我家先生很兇的,凶起來會扒人皮的那種哦。」

顧柒一本正經就像是哄小孩的樣子讓邁克也很無奈,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竟然這麼依靠一個男人了,分明她們才認識不久。

「這裡可不是穆先生的地盤,你以為我會害怕?」

邁克冷哼一聲,如今的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追在顧柒後面的小尾巴。

「邁克,你就別變態了,你要是真氣不過當年我不管你,你出來打我幾拳消消氣也好。」

「小柒,你一天不回答,我一天不會放你,我知道他穆南樞可以根據定位尋你。

這裡早就被覆蓋了信號,從衛星上是定位不到的,想要他來救你,你就死了這條心。

這才剛剛入夜而已,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撐過去!」

「邁克,你混蛋!」

顧柒寧願他對自己使用酷刑,也好過放她在這裡備受煎熬。

顧柒摸著穆南樞給她送的小蟲,這一次他能找到她嗎?

淚水模糊了視線,邁克也再沒有出聲,院子又是死一般的沉寂,只能聽到風聲颯颯響聲。

顧柒捏著小蟲,一遍又一遍的呼喚穆南樞的名字。

先生,救我……

此刻在一間豪華至極的房間里,邁克身穿高級定製套裝,手中晃著紅酒,眼睛盯著監控那縮成一團的小東西身上。

「少爺,你想要這個女人,將她往床上一扔不就行了,至於這麼費事?」

「你不懂,她是桀驁的性格,如果不是她心甘情願的答應,她一定會想著法的逃跑。」

「好吧少爺,你父親那邊又給你挑選了幾個淑女,希望你能和她們見面,畢竟伍德家族也是有頭有臉的人,你得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女人。」

「她的身份不差,除了她,我誰都不要。」

「要是少爺真喜歡她,不如去她家裡說說這門親事,你已經到了娶妻的年齡。

早些年失散,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我們都真心希望你能早點獲得自己的幸福。」

「她堅持不了多久的,等她同意了,我自然會去美國上門提親。」邁克溫柔道。

這麼多年,他從未放棄過她,蟄伏三年,接手伍德家族,開始適應新的生活,他只想再次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是一個全新的他。

可他並不知,她卻愛上了別人。

小柒,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才這麼想著,監控畫面中的人突然倒在了地上。 「小柒!」邁克見顧柒倒下,第一時間很是著急。

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顧柒向來是個鬼靈精,說不定她這是在裝暈,其實根本就沒事。

以前自己也不知道被她騙過多少次了,這個小壞蛋!

他決定先按兵不動,等一會兒她自然就會起來。

這一等就是半個小時,顧柒還是一動不動躺在那裡,是嚇壞了嗎?

畢竟剛剛他看到一隻老鼠從顧柒腳邊竄過去她都沒有動,顧柒是真的昏迷了!

「不好。」邁克只是想逼迫顧柒答應自己,並不想讓她真的出事。

他心裡很是著急,第一時間趕了過去。

他多希望這次醒來,顧柒沖著他做鬼臉,然而並沒有,顧柒軟綿綿倒在他的懷中。

「小柒,你怎麼樣了?」

邁克抱著顧柒搖晃了一下,顧柒卻是昏迷不醒。

這可嚇壞了邁克,雖然顧柒當年那麼冷漠,寧願他跳海都不來赴約。

邁克仍舊愛大於恨,他了解顧柒的性格,他並不怪她。

到底是自己從小愛到大的女人,他不想她受一點點傷害。

叫了私人醫生過來診斷,奇怪的是連私人醫生也沒有查到任何癥狀。

「這位小姐心律正常,沒有事情。」

「她要真沒事怎麼會突然昏迷?而且現在怎麼叫都不醒。」

「少爺不要著急,我從醫多年,這點還是能保證的,如果少爺實在不放心可以用儀器給小姐精密的檢查,看看問題究竟出現在哪裡。」

「好,現在就準備。」

邁克看著床上的女人,從表面上看去看不出任何問題,她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雙頰粉撲撲,並沒有什麼氣色不好,一般生病臉色會直觀的表現出來。

可就算睡得再死的人也不會怎麼叫都叫不醒,一個看似正常卻怎麼都叫不醒,這才是最大的不正常。

顧柒是做了一個美夢,她嘴角微微向上翹起,笑顏如畫。

「小柒。」邁克輕輕撫著她的臉頰,這樣美好的像是花一樣的女人,為什麼不是他的愛人?

經過更加準確的儀器檢查,顧柒的身體各項數據都很正常,表明她的身體符合睡眠的指標。

「少爺,你看我沒有騙你吧,她就是在睡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