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無月,出來!」重凌冷漠的開口,聲音傳出去好遠。

又是一陣地動山搖,一個紅色的長滿眼睛的肉球從地底下冒了出來,黃沙飛舞中,一個女人站在肉球上,一身紅衣,姿容艷麗的看著重凌。

「好久不見了,我的魔尊大人!」花無月開口,聲音十分綿軟好聽。

重凌冷笑:「少裝蒜了,你根本不是花無月!」

花無月的神色沒有任何異常:「我不是花無月那誰是呢?魔尊大人怕不是在外面待的久了,誤把冒牌貨當真身了吧?

「是嗎!」重凌基本確定了一件事,這個女人絕對不是花無月。

「曾經的花無月是喜歡紅色的東西,但是…」重凌並沒有說下去。

「但是什麼?」花無月看著自己的打扮,並沒有什麼不妥。

重凌也不說破,轉身往往炎海沙漠而去。

花無月大怒:「給我追!」

一進炎海的烈焰山附近,觸手怪就怎麼也不肯挪動半步,並且小聲的低吼著,似乎十分害怕裡面的東西。

「沒用的廢物!」花無月氣急敗壞罵了一句,又冷冷的威脅,可是無論她怎麼敲打,觸手怪就是死活不肯靠近烈焰山一步。

「好的很,我就在這等著,我就不信你不出來!」

重凌進了烈焰山,找到了景鈺,就見他正坐在地上,臉色平靜,像是看破了生死的聖人。

「怎麼樣?」重凌微微皺眉問。

景鈺笑了下,臉上的黑色已經褪了個乾淨,笑容里卻有幾分苦澀。

」我知道我要的答案了,炎龍說讓你進去!」

重凌走進了山洞,看到一面大鏡子,鏡子里他看到了自己。

「這是上古的神物,你自己看吧,看完就離開!」 腹黑老公的俏皮嬌妻 炎龍說完又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了,顯然連一句廢話都懶得說了。

重凌看著那面鏡子,慢慢的鏡子里出了些他想看到的影像…

景鈺在外面等著重凌,藤蔓精一直在旁邊小心點看著他,不時的眼睛里會有幾分痴迷,臉上會多幾分羞澀。

男色撩人啊,真是越看越帥氣,越看越耐看。

「你過來!」 長安十二時辰(全集) 景鈺忽然招招手。

藤蔓精朝背後看了一下,發現景鈺是一直盯著自己看的,欣喜之餘多了幾分忐忑:「我…我沒害你…」

景鈺點點頭:「我知道,是你後來救了我!」

藤蔓精點點頭,高興道:」對,是我救了你,我怕什麼,要不是我救你,你就死了!」

她這麼說,卻不敢往前挪半步。

景鈺見她不願意過來也不勉強,問道:「你救我的時候我說什麼了嗎?藤蔓精想了想才說:「沒說什麼,就說沒了沒了的,什麼沒了?」

景鈺沒有回答她,他只是笑了一下。

藤蔓精看呆了,不由的咽了咽口水。

「凡間的男子都像你這麼好看嗎?」藤蔓精問。

景鈺一怔,回頭見藤蔓精又開始犯花痴了,又好氣又好笑道:「你這麼喜歡帥哥?」

「什麼是帥哥?」

藤蔓精問。

「就是…美男子,長得好看的男人!」景鈺解釋。

藤蔓精點點頭,一臉羞澀道:「我娘說要想下一代長得好,必須找一個好看的夫君!」

景鈺一怔,隨即點點頭:「你娘說的有道理!」

藤蔓精見他沒有重凌凶,人長的好看就算了,還和藹可親,覺得他真是夫君的不二人選,只是不知道這個好看的男人喜不喜歡她? 第663章兩個花無月

見她偷偷看自己,景鈺好笑的說:「若是有個丑的喜歡你,你怎麼辦?」

藤蔓精想了想搖頭:「不會,不會有人喜歡我,我娘說,世人都愛顏色好看的女子,我這樣的,沒人喜歡,既然沒人喜歡我,那我就要喜歡好看的!」

景鈺一愣,隨即哈哈大笑:「你娘厲害!」

「對啊,我娘最厲害了!」藤蔓精沾沾自喜。

「那她人呢?」

藤蔓精露出一抹難過的神情道:「她遇到了一個好看的男人跟著他走了!」

景鈺也沒有繼續問下去。

藤蔓精偷偷看了景鈺一眼,景鈺沒有繼續說話的意思,只是抬頭獃獃的看著遠方,她也看了看遠方,就是一座座大沙丘,有什麼好看的?

這時候重凌拿著三叉戟,一臉陰沉的走了出來。

景鈺沒問他看到了什麼,左右都是不好的什麼事情,而且以他和重凌淡如水的交情,重凌是一定不會告訴他的。

可是他想錯了。

重凌一出來就開口:「你想知道我看到了什麼嗎?」

婚後成大佬的掌心寵 景鈺一怔,只是下意識的說了個:「想!」

藤蔓精只顧偷偷的看景鈺的背影,臉和背影都這麼好看,真是男人中的極品,旁邊的雖然也不錯,但是太凶了,而且動不動就要殺人,實在不是夫君的好人選。

重凌走在沙丘上,卻只是留下一個淺淺的腳印。

他清了清嗓子,才說:「我看到了所有,包括你們一直關心的雲曦是什麼?」

景鈺沒說話,不知道怎麼接話。

重凌冷笑:「別裝了,你和商璟煜設計來了十九層,難道不是為了找到無塵土,雲曦還有花無月的秘密?而且,你和商璟煜應該一直有聯繫,最有可能的就是他那個兒子了。」

景鈺點點頭:「你說的沒錯!」

他沒有反駁,既然人家都知道,自己在欲蓋彌彰就顯得很沒有意思。

重凌是個很乾脆的人,他直接說:「我們所在這個地獄十九層的花無月是花無月,雲曦也是花無月!」

景鈺一愣,回頭看著重凌道:」你是說他們都是無塵土長出來的?」

「無塵土不僅能長出萬物,還能重塑肉身,當年花無月也算到了這一點,所以她才把自己埋在無塵土下,可是中間出了差錯,花無月可能做夢都沒有想到,無塵土有那麼強大的能力?自然能夠幻化成靈,就像人蔘長到一定程度會有自己的意識一樣。」

景鈺何其聰明,很快想通了關鍵,他不可置信的看著重凌道:「你是說,如今這個花無月有花無月本身的靈魂,但是凌安其實是無塵土中精靈,只不過她因為花無月的關係有了花無月的記憶?」

重凌點頭:「這麼看來,你們之前認為的雲淺落就是凌安,也是無塵土中的那個精靈!」

重凌重重的舒了一口氣:「我第一次看見她就覺得不同,果然如此!」

兩個人都沒說話,被這一發現驚的說不出話來。

良久,景鈺問:「那無塵土呢?」

「在花無月手裡沒有什麼作用,在雲曦手裡才有!」

重凌說完就不在說話,不知道事情真相的時候他還能騙騙自己,可是現在呢?

他該找誰都是個問題。

找花無月么?她沒有記憶,一個沒有記憶的花無月不是花無月,找雲曦么?雲曦是有花無月的記憶,可她不是花無月。

重凌覺得,自己之前發生的一切事情都變得飄渺。

時移事宜,所有的一切都變了,他連尋找過去的資格都沒有了。

重凌的低氣壓下,景鈺也不做聲,他想起剛剛在那面鏡子下面對炎龍時的情景。

炎龍並沒有問他世間的事情,它只要把神識探進去,就能看到一切。

然後炎龍看到了藏在他內心深處的那個人。

蕭檬!

這個名字很久沒有提起了,景鈺以為不提要就當不存在吧,可惜他騙不了自己。

炎龍看著他,似乎是笑了,但是它只是一副骨架,根本看不出多餘的表情,它只問他:「我的子孫,你在害怕什麼?」

景鈺害怕什麼?

小時候他害怕爸爸醒不過來,後來他害怕自己學藝不精,再後來他害怕自己沒有愛人的能力給不了別人幸福!

其實他一直是膽怯的1懦弱的,才會一次次拒絕蕭檬,任由她和他越走越遠,直到如今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景鈺睜開眼睛看著炎龍:「我只想知道她在哪裡?」

炎龍黑洞洞的眼睛盯著他:「投胎轉世了!」

景鈺一怔。

「是…溶月嗎?」

其實景鈺一直有這個懷疑,不然不能解釋,為什麼他給商璟煜注入的是個男嬰靈,出來的卻是兩個孩子。

「你說呢?」炎龍問。

景鈺低頭很認真的想了一會兒,隨即搖頭:「不是她,我知道,是我自欺欺人罷了!」

炎龍就不在不說話了。

景鈺和重凌到了炎海邊緣就看見花無月紅色的觸手怪正等著他們。

景鈺看了看重凌,見他那架勢是要和花無月有賬要算,於是拉著藤蔓精退到了一邊。

花無月站在觸手怪上,紅衣迎風飄揚。

「重凌,把景鈺交出來!」

重凌看了她一眼:「事到如今,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個什麼東西嗎?」

花無月精緻的笑容再也維持不住,她憤恨的看著重凌。

重凌道:「沒有花無月的記憶,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不過也是無塵土種出來的第一代品種而已…」

重凌的話徹底的激怒了花無月,正好重凌的心情也不好,兩個人爆發了這麼久以來,第一次正面的較量。

炎海沙漠颳了十天十夜是大風,風沙褪去,景鈺抖抖身上的土,吐了一口沙子,不遠處藤蔓精也鑽了出來。

兩個人看了看,沒有發現重凌,也沒有發現花無月,在看到滿地都是觸手怪噁心的軀體,以及滿地的枯骨。

藤蔓精的周身伸出無數的藤蔓,探進地底下,然後她朝景鈺搖搖頭:「沒有,或許死了,可惜了,好看的男人!」

日子慢悠悠的到來,我再也沒有聯繫到重凌他們,倒是商璟煜聯繫上了景鈺,這讓我覺得,他一直都可以和景鈺聯繫,只不過他們兩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想告訴我罷了。

和景鈺約定的時間一到,我們去了趟張家村,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很順利的將景鈺接了出來。 第664章和解不意外

「重凌呢?」我在那個出口處看了半晌,直到大門完全關閉也沒有看見重凌,只看到景鈺和一隻黑不溜秋又很猥瑣的藤蔓精走了出來。

景鈺不知道如何開口,他知道,若我真的是無塵土的精靈,又有了花無月的記憶,我遲早會想起花無月和重凌的一段。

雖然那個不是我,但是記憶這東西就是拿來身臨其境的,而且人活著,不就是活那點回憶嗎?若是沒有回憶,也就什麼都沒有了。

景鈺和商璟煜對視一眼,給商璟煜使了個眼色,商璟煜朝他點點頭。

我狐疑的看著這兩個人。

景鈺說:「重凌或許死了!」

我一愣:「你說什麼?」

景鈺道:「我在炎海找了他一個月了,炎龍都說整個十九層都沒有他的氣息,怕是死了,和…花無月同歸於盡!」

半晌,我才聽明白景鈺說了什麼,心口有些難受,我蹲在地上,腦子裡全是我第一次遇到重凌化身的蘇慕時候的樣子,那時候他站在旅館二樓的房間里,像個普通的大學生。

不說別的,重凌畢竟是我的師父,他教了我很多東西,讓我對他的死無動於衷,也不可能。

「沒事吧?」商璟煜拍拍我的肩膀。

我搖搖頭:「他畢竟是我師父!」

商璟煜沒說話,眼底有一絲的擔憂。

我們回去后,景鈺和商璟煜聊了很長時間,我則在家裡看著孩子們。

溶月看出我心情不好,貼著小臉問我怎麼了?

我摸了摸她絨絨的頭髮:「沒事!」

溶月就沒有再問。

過了一會兒,商璟煜才回來,看見我坐在客廳里,他走過來,坐在我旁邊,像是知道我心中所想一般道:「有件事要告訴你,其實我和景鈺覺得不該告訴你,但是我知道不說對你不公平!」

我抬頭看著他,商璟煜的眼睛很黑,黑深邃,專註看一個人的時候,會顯得特別的深情。

「嗯,你說!」

商璟煜這才把景鈺說的話複述了一遍,並沒有什麼隱瞞,就連重凌和花無月同歸於盡的那一段,也描述的十分清楚。

我聽完后久久沒有說話,其實也沒有太震驚,畢竟這個答案不是讓人太意外,反而在情理之中,只不過重凌…

回過神來后,我不太相信他就那麼容易死了,我想起他之前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再見了,徒弟!」

再見,再也不見,也可以解釋,再一次相見,我覺得後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商璟煜暗暗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的日子,我試著用神識感受一下重凌,但是都沒有消息,他像是真的消失了一般。

而關於我是無塵土那個精靈的事,我也沒有太大的感覺,也在拋到了腦後。

倒是商璟煜開始忙起來,問他忙什麼,他也不肯說。

日子不緊不慢的過著,轉眼到了秋天,首都的葉子還是綠的,只不過偶爾吹過的風帶著幾分深秋該有的凄涼。

出嫁從夫:老公很欠抽 這天,我在家睡午覺,忽然就夢到了重凌…

還是那年的桂花樹下,我坐著喝酒,重凌穿著黑色金紋的袍子,頭髮用金冠豎起,面容俊朗,並不像是魔尊,倒很像仙界的神仙…

這個夢很長,這些過後,我聽到了他最後跟我說的那句話:「再見了,徒弟!」

我從夢中驚醒,屋子裡靜悄悄的,只有我一個人,溶月和致遠上學去了,商璟煜去忙了。

我喝了口水,回到沙發上,在客廳了發了半晌的呆。

直到傍晚,商璟煜回來,看到我,打開燈問:「想什麼呢不開燈?」

我跑過去,抱著他的腰,嗅著他身上獨有的清新味道,忽然就覺得很安心。

商璟煜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背。

「發生什麼事了?」

我沒說夢到重凌的事情,只問:「那邊怎麼樣了?」

商璟煜沉默了片刻后道:「我們打算和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