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老師說,我之所以會迷茫,是因為我的心裏沒有支撐。」

「她說:理想是寶貴的,一個人能有理想並能持之以恆地去追求乃是人生之大幸。不管最終的結果如何,最起碼在追求理想的過程中你是充實的,是快樂的。」

「我問她:如果我此時沒有理想該怎麼辦?」

「她說理想不必去向內挖掘,也不必往大處着眼。先把自己鑄造成器,再去想怎麼有益於這個社會,有益於這個國家。」

「她說先去嘗試着做一些有意義的事吧,去創造價值,當有一天發現了一件事值得我去為之奮鬥的時候,當這件事值得我投入全部熱情的時候,那就是找到我的理想了。」

「我真的是一個很幸運的人,我感恩生活,感恩遇到的每一個人,我覺得或許直到這一刻才是我真正的重生。」

「王國維先生在《人間詞話》裏說「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

「我這一刻才終於讀懂了這段話。我想,我終於找到了第一層境界的門檻,我無比亢奮,我終於感覺到了沸騰的熱血。」

「我迫不及待想要找到邁進第一層境界的鑰匙,我不願在做一個碌碌無為的人,那種浸入骨髓的空虛感讓我快要瘋了。」

「我覺得,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應該就是徹徹底底的了解自己人生的追求和夢想,並依託自己天性的才華,讓自己的夢想得到實現,讓自己的才華得到彰顯。」

「我在心裏下定了決心: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我相信我會找到的,那個我願意為之奮鬥終身的理想。」

「我不懼荊棘,也不怕無窮,我對自己說: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

「夜深了,就到這裏吧,一時有感,心有戚戚,不知所云,勿怪。」

「另:聽說你又接了一部戲,望保重身體,注意休息。」

「還有,關於《銀杏銀杏》,不必介意我的胡言亂語,如果你真的想要把它搬上銀幕,我支持你。關於投資的問題我來解決,不過我希望男女主角可以是我和你。因為不管你信不信,前生我一定認得你。」

「差不多就這些了…」

「啊,對了,你在電話里的建議是否是認真的?儘管我很懷疑談一場戀愛是不是真的能洗去一身浮華,煉出一顆真心。但是如果女主角是你的話,我很願意試一試。」

「唔,總感覺尚有未盡之言,但一次說盡了不是好事。還是就這樣吧,期待與你的下一次相逢。」

「楊琛」

「於2000年9月15日夜半」

「願生活溫柔待你,願所有的美好都能不期而遇。」

楊琛劃上最後一個句號,看了看窗外夜色,收起紙筆,關了燈,安穩睡去。

次日一早,當太陽剛剛升起,楊琛就睜開了眼。

儘管昨夜睡得很晚,但楊琛卻覺得自己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精神過。

他起床疊被,洗漱刷牙,打了一套通臂拳,又沖了個澡,這才向著劇組走去。

他和路過的每一個人打招呼,他覺得自己從不曾笑得這樣燦爛過。

尚競看到他的時候,眼前一亮:「我都快不認識你了,什麼情況?」

楊琛張開雙臂,彷彿想要擁抱太陽:「我重生了。」

車笑站在一邊看着這一幕,她覺得眼前的景象像極了一副色彩明麗的油畫。 「寧雪?你確定?」盧一鳴有些驚疑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又撇了撇對面明珠學府的四名隊員,眼神中不由得流露出一絲憐憫。

原本他只想着贏,但也想着給明珠學府留幾分面子,不想碾壓。如果讓穆寧雪上場的話,不就是碾壓的局面嗎?至少盧一鳴心中是這麼認為的。

穆寧雪在同屆之中絕對是天驕級別的存在,如果真讓她上場的話,盧一鳴是100個放心。但是他有些好奇,向來清冷的穆寧雪為什麼會主動提出上場的要求?

「隊長,這樣的比賽就不用您出手了!我們就夠了!」其中一名隊員也跳了出來,有些討好的說道,眼神甚至不敢放在穆寧雪的身上。

目測舔狗一個!

穆寧雪沒有回話,冰藍色的眼眸望向了對面的明珠學府一行人。

……

「喲呵,你個老情人還真多呀!對面的美女在看你!」趙滿延抵了抵莫凡的胳膊,猥瑣的說道。

「切!那是我老婆!」莫凡十分驕傲的說道,心裏想着這小妮子真的是越長越好看,抱起來絕對舒服。你看那光滑水嫩的小肌膚,哎呀,不得了啊!

想着想着莫凡又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呵呵!她現在又轉過去看沈明了!」趙滿延打趣的說道。

莫凡:「納尼?」

……

「寧雪,對面的人你認識?」盧一鳴不由得多了幾分好奇,他不相信穆寧雪會無的放矢。

「之前在博城,我輸給了一個人!如果我不上場的話,你們會輸的!」穆寧雪清冷的聲音震撼着帝都學府的一眾隊員包括領隊老師盧一鳴。

「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不相信,都以為穆寧雪再講笑話。但是這個向來高冷的冰雪女神,怎麼可能會講笑話呢?

穆寧雪並沒有在意眾人震驚的眼光,而是直勾勾的盯着沈明。

……

「請雙方選手就位!」

裁判一聲令下,帝都學府的四名學員以及魔都學府的四名學員同時登上了擂台。

「見鬼了,為什麼會是這個變態女人!」胖子羅松看見上來的竟然會有穆寧雪,不由的怪叫了一聲。

「穆寧雪啊!沒想到第一輪就會遇到這麼強的對手!」牧奴嬌也是咪了咪眼睛,她自然也是聽說過穆寧雪,對於眼前這個看上去冰清玉潔的女人充滿了忌憚。

「你們怎麼都這麼緊張?不就是個妞嗎?用得着這麼在意嗎?」趙滿延倒是滿不在乎,在他看來無論什麼女人,只要是漂亮,她都是妞。

沈明看了看一旁的趙滿延,不由得打趣的說道:「你說話最好小心一點,要是被莫凡聽到了,或者是對面那幾個傢伙聽到了。到時候你被揍的滿地找牙,可沒人幫你。」

「我靠,莫凡那傢伙真的跟這女的有一腿!唉!哥,終究是來晚了!」趙滿延絲毫沒有在意沈明的提醒,反而是有些可惜的說道。

「你這傢伙非要挨一頓揍,才能長記性!」沈明笑着說道。

沈明看着站在對面的穆寧雪不由的暗自搖了搖頭。他也沒想到穆寧雪會在第一場就出戰,看來當年的那一戰,把這小丫頭擊敗了!穆寧雪是真的記在心裏了。

「這一次,我絕對不會輸給你!」穆寧雪清冷的雙眸注視着沈明。

……

「比賽!開始!」

裁判話音剛落,雙方隊員瞬間就進入了戰鬥模式。

然而讓所有人驚訝的是,穆寧雪和沈明此刻卻站在原地動都沒動。雙方都是如同一座雕像一樣樹立在那裏,直勾勾的看着對方。

……

「地波:陷落!」

羅宋的反應最快,第一時間就釋放出了土系魔法。

帝都學府學員腳下的擂台很快就變成了一片流沙。

「光耀:失明!」趙滿延雖然向來輕慢,但這一次也是絲毫沒有掉鏈子。

強烈的光芒讓帝都學府這邊短暫的失去了視野。

牧奴嬌也是及時出手,直接就用上了自己最拿手的植物系。無數條藤蔓從流沙之中湧出,企圖將帝都學院的所有隊員的困死其中,包括一動不動的穆寧雪。

在魔都學府三名隊員的緊密配合之下,算是搶到了先手。

然而當藤蔓即將觸及到穆寧雪的那一刻,卻被瞬間凍成了冰塊,隨後陣陣破裂化為了冰晶。

「你們想的太多了!」

帝都學府的其中一名男生冷笑着說道。

炙熱的火焰從雙手中溢出,熾熱的火焰將藤蔓燃燒殆盡。

「你以為就你們會土系魔法嗎?」許大龍也是冷哼一聲,手中閃起黃暈的光芒。

羅宋的地波陷落竟然被反彈了回去。

而就在這時,牧奴嬌他們這邊同樣也升起了無數的藤蔓。

僅僅是一個照面,魔都學府這邊儘管搶佔了先手,但依舊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該死!那個傢伙在幹什麼?為什麼一動也不動?」羅宋看着依舊停留在原地,不為所動的沈明,不由得升起了一絲惱火。

他們這邊並沒有火系法師,根本無法解決藤蔓的困境。

不僅是場上的隊員感到疑惑,為什麼穆寧雪和沈明一動也不動。

就連觀戰的其他學府學員和老師,以及雙方的帶隊老師和學員也陷入了疑惑之中。

這哪裏是戰鬥啊?那兩個人來是打醬油的嗎?

……

「沈明這傢伙到底在幹什麼?沒看到我們已經陷入劣勢之中了嗎?」顧翰心中十分焦急,雙拳緊握,對於場上不容樂觀的形式表示十分擔憂。

只是現在誰都能看的出來,帝都學府儘管失掉了先手,但對方卻能應對的遊刃有餘,再配合上也是十分的緊密。

反觀明珠學府的三人儘管一開始配合的還算可以,但是沒有強力的進攻,正在一點點的被帶入對方的節奏之中。

……

「看來再不出手是不行了!」沈明搖了搖頭,他和穆寧雪都很清楚這場戰鬥的勝負,取決於他們兩人。

只要穆寧雪牽制住沈明,那麼明珠學府必敗!

但按照現在的局面,明珠學府這邊缺少強力的進攻,只能被動防守。這樣下去,恐怕根本沒有絲毫贏的機會。

沈明只有一次機會,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出手,那麼穆寧雪必然也會跟着出手,自己依舊會被牽制住。

所以沈明要麼不動,動則必須取得關鍵性的效果。

「老趙,洒水!」沈明突然沖着趙滿延大喊的說道。

正在躲避藤蔓進攻的趙滿延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迅速的施展出了水系魔法。

「暴浪:驅逐!」

擂台上突然掀起浪潮,瞬間水花四濺。

沈明此刻也不再猶豫,紫黑色的雷電瞬間蔓延了開來。

「雷印:雷場!」

水成了最好的導體,對於沈明突然的出手,帝都學府這邊也是猝不及防。瞬間中了雷電的麻痹!

「冰蔓:凍結!」

穆寧雪見狀也是及時出手,瞬間將誰凍成了冰塊,整個場地都散發着寒氣。

「哼!不好意思,冰是高電阻!」

「火力全開!」沈明眼神一冷,紫黑色雷電變得更加的狂暴,剛凝結的冰塊,瞬間再次化為了水。

穆寧雪的冰並不是當年的冰,但沈鳴的雷電也有了質的提升。當初沈明可以化冰為水,如今依舊可以做到!

「你們幾個還愣著幹嘛?快啊!趁他病要他命啊!」沈明沖着愣在原地的自己一方的三人,焦急的喊道。

趙滿延既然也是反應了過來,迅速的向著被麻痹住的帝都學府一方進攻了過去。

場面再次扭轉,收到雷電牽制的帝都學府一方瞬間陷入了劣勢之中。

「你的對手是我!」穆寧雪終於動了,飛速的掠向沈明。

沈明同樣也沒有停留在原地,雙腿附着著雷電,也是化作了一道殘影。

整個戰局被分為了兩塊,一個是屬於沈明和穆寧雪的戰鬥。

另一方則是屬於其他六個人的,這樣的團戰看上去極為的詭異!絲毫看不出團隊的配合感,但所有人都看出來了。

穆寧雪和沈明真正在乎的只有對方,穆寧雪從頭至尾想的都是打敗沈明,依靠她一個人的力量!就像當初沈明打敗她一樣!

……

「又是和當年一樣的局面啊!」莫凡的心情有些複雜,他同樣渴望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

在場的所有人之中只有穆寧雪和沈明有這個資格可以讓莫凡徹底的釋放自己。

但沈明這個傢伙卻總是和莫凡留上一手,因為這個傢伙根本就不在乎輸贏,或者說不在乎他們兩個之間的輸贏。

而如今的穆寧雪眼裏同樣也只有打敗沈明。這讓莫凡就很難受了,自己也很強的好不好?我也想好好打一架!

……

「能和寧雪斗的有來有往,這個傢伙,難道也是個怪胎?」盧一鳴看着獨佔半壁江山的冰雪與雷電,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