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

聞言,夏梨笑心中雖有些許疑惑,但也沒再多問,青陽如果願意說,那麼他自然會說。

旋即,跟隨著青陽的腳步,三人的身影也是漸漸進入了那黑暗的門縫之中。而就在此時,一道淡淡的陣紋卻是悄然在青陽原先停留過的地方,緩緩亮起。

與此同時,在山洞一處熔岩地漿面前,四道服裝華麗的身影正目光凝重地看著前方,而這時,其中一名氣息最為沉穩的人眉目微微一動。

「呵,腳步還真是快啊,居然這麼快就跟了上來,看來他們的實力也不弱啊。」

「火哥。不如先將後面的老鼠尾巴清理乾淨,再引動岩漿里的大傢伙吧。」在其身旁另一名黑衣男子建議道。

「藝,都是為了進入四大院而努力奮鬥,拼上一切的人,何必斬盡殺絕?」一道清脆悅耳如風鈴般的聲音忽然從淡藍色衣服女子的口中傳出。那等聲音極具誘惑力,讓人聞言不由微微酥麻。

「就是嘛。離姐說的對。他們好可憐的,我們不能殺了他們!」與此同時,一道俏皮玲瓏的聲音也是應聲附和道。

聞言,那黑衣青年眉頭便是微微一皺,神色有些凌厲的看向了其身旁的青衣少女,冷哼道:「哼。不殺了他們,就是他們殺了我們!」

「好了,別走到哪吵到哪,後面的人嘛。無妨,只要不是五大妖孽或者奇葩榜那幾個人,想來也構不成什麼威脅。直接引出那大傢伙吧!」那名被稱為火哥的人聲音沉穩地道,猶如晨鐘的聲音彷彿有著濃厚的震懾力,讓得其餘三人都不敢反駁。

下一瞬,那氣息沉穩的青年伸出如同白玉般的手,朝著那咕咕冒煙的岩漿輕輕一點。

「牧式.天龍戲水!」

嗡!

伴隨其平淡的話語落地,轟的一聲空氣驟然一凝,一道水光虛空剎那凝現,仿若巨龍般朝著岩漿之地暴沖而下。

咚!

驚人的岩漿陡然爆開,滋滋白煙瞬間瀰漫了整個山洞,濺開來的岩漿將四周的石塊都是附著融化而去,而這時,一道驚天動地的吼聲猛然從那岩漿深處傳來!

吼!

……

轟隆隆!

一道震天動地的劇烈波動聲讓得青陽三人的腳步驟然一滯。

「這…是什麼東西?」青陽眼中漆黑的瞳孔一縮,低聲喃喃道。

而夏梨笑和楊凌兩人也是眼神震動地看著依舊漆黑的前方,他們顯然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震動給驚到了。


「加快腳步,前面肯定發生了什麼!」青陽一聲低喝,旋即三道身影驟然加速,朝著那低沉昏暗的前方快速前進。

然而,就在青陽三人前進不到幾十秒鐘的時間,在他們的面前忽然有著一道陣法陡然亮了起來。

「小心!」

嗡的一聲!青陽三人只覺眼前一亮,下一瞬一隻渾身泛著黑氣的木偶人便是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那木偶人身上死氣凜然,一股強橫的氣息也是從其身上散溢開來,給人一種危險的感覺。

「這是什麼東西?」楊凌眼神一凜,沉聲道。

「陣法魔偶,有著十分強橫的身軀,不同魔偶有著不同級別的力量,眼下這魔偶的波動看來,應該是處於聚靈境大圓滿的實力!」夏梨笑見狀美眸也是閃過一道亮光,道。

「魔偶?大圓滿?」青陽聞言臉色再度閃過一道古怪的神色,木偶么?他忽然想起了在仙靈界中的陪練,金光木偶了。

「雖然它的實力是大圓滿境,但實際戰鬥力應該比大圓滿境要強,它的軀體堅硬無比,很難摧毀。」夏梨笑繼續緩緩地道,這些知識也是她在夏家的時候接觸到的,如今倒是派出了用場。

「恩,我們沒有時間磨蹭了!一起上吧,轟殺它,管它殼多硬,照打不誤!」青陽眼中閃過一道興奮的神色,嘴角微微揚起,道。

在仙靈界中,最大的無聊和最大的樂趣,就是跟金光木偶的戰鬥了。如今再次遇到類似金光木偶的魔偶,他自然是興奮不已。

「一重星耀閃!」青陽手掌一番,在舞劍握在手中,腳掌朝前一邁,下一瞬一道驚人的劍光便是撕裂了空間暴沖而起。


「冷月劍法,冰封吧!」一道嬌叱聲從夏梨笑的口中傳出,下一瞬一道冷冽的湛藍色月牙劍光便是拔地而起,在地面上劃出一道巨大的裂痕,暴沖而去。

「黑雷殲!」楊凌自然也不示弱,一道毀滅的黑色雷光便是暴彈而出。

轟!

……

「火哥,這大傢伙…還真是大啊!」那黑衣青年眼神有著震動地看著前方,沉聲道。

而其餘三人也是神色震動地盯著眼前一道龐大而驚人的怪物身影,那是一道無法形容的巨大身影,它渾身被熔岩覆蓋,只有唯一露出的漆黑雙眼泛著恐怖的殺氣,很顯然,它的安寧,被人打破了,它十分的生氣,磅礴的威壓猶如風暴般肆虐開來,給人一種極為沉重的壓迫。

「呵呵,熔岩巨魔,化靈境大乘的實力,當真是厲害啊!不過…此番前來,就是為了獲得你的魔心。」那名為火的人嘴角微揚,下一瞬他的身上驟然一振,一道恐怖的氣息也是瀰漫而出,同樣強橫的風暴也是席捲而出,帶著深藍色的王氣鋪天蓋地的與之抗衡起來。

「你們三人,退後些!待會我拖住它的時候,便使用牧式攻陣殺!」他沉穩的道,臉色沒有絲毫驚慌。

「是!」三人聞言沒有迅速的答道,同時他們的身影也是唰的一聲往後退了十幾丈之遠。

而就在這時,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驟然在他們的後方爆開。

轟!

三道強橫的力量攜帶著驚天動地的王氣將其身後的山壁深深轟炸開來,塵囂四起。

「誰?!」那名黑衣青年眼神一凝,厲喝道。

青陽第一個出現在塵囂之外,在其眼睛抬起的那一瞬間,他的眼睛瞪大了起來,甚至是…顫抖了起來!

下一瞬他的視線里,腦海里,只剩那一道藍色的嬌俏背影。

時隔三四年,即便你變了模樣,我依舊第一眼,便在蒼茫中將你認出。

「我終於找到你了…!!!」(未完待續。。)

ps:我終於找到你了!謝謝初音的打賞!低燒….熬著寫出來,希望大家喜歡。 「我終於找到你了!!!」

青陽的聲音,幾乎是顫抖著說了出來,除了他父母之外,從未有人能讓他如此失態,而今天,他的眼眶裡,竟是溢滿了淚水,那是無盡的思念積壓著的湖泊,終於在今天,看到了那道動人的背影,他的情緒終於是爆發了。

是她!是她!是她!

絕對是她!死都認得出來!即便她長高了,頭髮變長了,變得婀娜多姿了,青陽依舊一眼便是認了出來!那種感覺,是心靈上發出來的共鳴,是一種無限思念的渴望!

「牧離!」青陽紅著眼睛,嘶啞地低聲喊出這個名字。


青陽低著頭,渾身發瘋似地顫抖著,一時之間,夏梨笑和楊凌兩人都是不明所以。而聽到這兩個嘶啞的話語時,那道藍色的倩影也是嬌軀一震。

就在這一刻,那一道藍色的背影,終於是緩緩地轉過身來。

漆黑如瀑的三千青絲如同綢緞般挽成一個美人髻,一眼蒼藍的水眸泛著秋水般的漣漪,沾濕了青陽的眼眶,溫和的臉龐輪廓如昨,凹凸有致的黃金身材在藍衣的包裹下顯得精緻得體,當年在落昏鎮那活潑水靈的小女孩如今出落得如此驚艷動人,一時之間,饒是青陽的定力,都是看楞在了當場。

「牧家的人,好美的女子!」楊凌更是瞪大了眼睛,不由自主地道。

看到青陽激動得叫著她的名字,牧離蒼藍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淡淡的疑惑,然而眼前這道削瘦的身影卻是讓她的心靈莫名一顫,一股奇異的感覺從心靈深處瀰漫開來,那是一種莫名驚喜的情緒,又似乎有著濃濃的情意在其中。但是…她似乎從未見過此人啊。

時隔三四年,兩人終於是以這樣一種方式,再度相見了。

「你們是什麼人!」而就在這時,一道冷冽的聲音驟然從那名黑衣青年口中傳出。

黑衣青年將凌厲的目光盡數投在了青陽三人身上,一股龐大的壓力如同潮水般驟然朝著他們席捲而去,這時候,他們正在跟熔岩巨魔搏鬥,絕對不能被任何人來插手!

「化靈境?!牧藝!你是牧家的天才子弟,牧藝!」楊凌臉色一片驚駭,失聲道。

「哼!即便知道我也沒用。若你們干擾到我們辦事,那麼…」牧藝雙眸泛著冰冷的光芒,眼中有著一抹殺意閃過。

然而,對待那股壓力,青陽卻是不管不顧。只是雙眼痴迷地看著牧離,兩行熱淚。緩緩從眼眶溢出。他聲音顫抖著道:「牧…牧離…離兒…我終於…終於找到你了!」

「我…我好想你!」青陽的聲音居然是帶了一絲哭音,這讓得夏梨笑和楊凌兩人都是莫名一驚,他們可從未看過青陽露出如此的表情。

「你…好漂亮啊。」青陽滿含柔情地看著牧離,在腦海里,當年那道嬌小的身影與眼前這亭亭玉立的身影徹底地重合了在一起。

牧離聞言狹長的美目微微泛動著,蒼藍色的眸子猶如水般注視著青陽。當她聽到青陽顫抖的聲音時,她的心竟是不由自主的波動了起來,這道聲音,似乎很久前在什麼地方聽過一樣。

「你是誰?」然而。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讓青陽如同掉入了冰窟之中。

「你…你說什麼呢?牧離…你在開玩笑吧…」青陽聞言心頭一顫,臉色驟然變得蒼白起來,搖了搖頭,艱難地道。

「我…我好像…不認識你呢。」牧離蒼藍的眸子有些許追憶泛起,但無論她怎麼回想,她始終想不起她認識眼前這個削瘦的男子。

聲音清冷,讓人無法察覺其情感的波動,然而這麼短短一句話落在青陽的耳朵里,那種打擊,無疑是致命的。

青陽的臉龐徹底失去了血色,他瞪大了眼睛,不知為何,突然一股驚人的心酸從胸腔涌到鼻腔,再從鼻腔衝到腦腔,難受無比。

「我…我是..青…」青陽還是不相信眼前的牧離會這樣說,似乎還想跟牧離說著什麼,但是下一瞬,一道冷喝聲卻是打斷了他。

「夠了!離不認識你,趕緊滾,若是打擾我們獲取魔心,那我下手可不會留情!」牧藝冷冷的目光早已盡數投在了青陽的身上,在他看來,牧離是他一直以來追求的對象,怎麼可以容許外來的男子對她說之前這些略帶曖昧的話語!

夏梨笑和楊凌兩人聞言同時眉頭一皺,正要反駁,卻是看到青陽氣息驟然一盪,恐怖的氣息猛然從青陽的身上溢出,他慘笑著道:「哈哈哈…哈哈哈!不認識了么?忘記了么?!就這樣將一切拋諸腦後了么?當年在落昏鎮的一切,你都忘了!是不是!是不是!」

青陽睜大了眼睛,無盡血絲凸顯而出,顯得異常猙獰,他繼續瘋魔般的道:「凌雲青志不比此約重,你都忘了么?」

「那日在雪地里,你都忘了么?」

「都忘了么?離兒!」青陽說到最後,瞳孔中居然是有著大量的淚水傾倒而出。

聽到這麼幾句話,牧離的美眸也是不可思議的睜大了起來,不知為何,她看到青陽這般痛苦的模樣,心中也是有著一絲絲痛意湧起,但這股痛意很快卻又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給壓制了起來。

她微微張了張櫻唇,心中有些複雜,不知要怎麼回應眼前這個削瘦男子,她甚至在想,眼前這男子是不是認錯人了。

「住嘴!離兒是你叫的么?就沖你這句話,今天你必死無疑!」牧藝語氣也是徹底冷冽了下去,手刀伸出,一股磅礴可怕的力量猶如粘稠的液體凝聚其上,正欲轟出。

而這時,在前方的一道沉穩的低喝聲卻是打斷了他。

「結陣,牧式攻殺陣!」

「是!火哥!」牧藝聞言心頭微微一震,旋即便是轉過身,雙手結起了驚人的法印起來。

而同時,聞言牧離和另一名青衣少女也是點了點頭,對視一眼,雙手飛速的結起了讓人眼花繚亂的印法。

在他們的前方,王氣暴涌的岩漿內,那恐怖的熔岩巨魔居然是被一道黑色身影給生生纏住了!

「嗡!」

下一瞬一道奇異的陣法也是自牧離三人的身上瀰漫而出,其上有著十分精妙的力量法印,閃爍著驚人的光芒。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牧家的陣法?!」楊凌驚聲道。(未完待續。。)

ps:不好意思!今天還是只有一更,而且這麼晚。身體還是沒有好轉,喉嚨咳嗽地更厲害,連發聲都艱難無比,這一章是熬著寫出來的,大家,晚安。 牧式攻殺陣!

聽到這五個字,夏梨笑的臉上也是浮現出驚詫的神色,這牧家精通陣法的名聲,在中炎大陸可是享有不小的名聲,而其牧式攻殺陣,便是其陣法造詣中一個十分強大的存在。

殺陣一出,血散百里。

而這時,青陽的表情依舊痛苦不已,他怎麼都想不到,堅持了四年多的信仰會突然間轟鳴倒塌,牧離居然不認識自己了!

難道真的是年少言輕,不可當真?但,即便如此!她怎麼可能就這麼將青陽給遺忘了呢?青陽腦海中一片混亂,他明明就離牧離那麼近,但心裡卻像隔著十萬八千里一般,觸不到對方的心靈。

嗡!

這時一道淡淡的光環自結印的三人身上擴散而出,瞬間便是將那岩漿內的熔岩巨魔給籠罩而去,一股十分可怕的波動從其中散逸而出,洶湧的液態王氣也是瞬息瀰漫而出,化作一條條細絲般的虹光匹練將熔岩巨魔纏繞起來。

「陣氣引,天水動,牧神的嘆息!」

牧藝神色肅穆,一臉虔誠地低聲呢喃著晦澀的咒語,同時手上的印法再度一變。牧離和另一名青衣少女見狀也是臉色虔誠,仿若禱告,手印飛速轉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