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都不是問題,大家所擔心的問題,其實都很簡單,綠色陽光行本就是造福市民,所以這些蔬菜並不會和市價成反比。而是這些物品的造價是多少,我們便會同等值的售出,並不會多拿市民們的一分一厘,至於會不會影響市場,要是沒有好的變革,那麼市場便永遠是這樣,只要影響力足夠大,相信一切都不是問題!」

王海明淡淡的說道,嘴角邊的那一絲笑容已經告訴了所有人他對於這件事是有恃無恐的。

大家都不是傻子,王海明雖然說的很官方,但稍微總結一下,就知道,這什麼綠色蔬菜一出來,並不會因為市場的價值漲價而漲價,而是和這成本成正比。

要是這樣的話,那這些食材就太便宜了,市民必然會瘋搶,而其他的便會落單。

「我認為這件事情不可行,要是按照王大佬你那樣說的話,那會給整個商界帶來巨大的損失,要是從商人員轉移城市的話,那麼我們市區便會出現空洞狀態。」

隨著站起來的人一說話,下面的反對聲也是一片片,大多都是從商的。

正所謂利益優先,發生的任何事情他們都不可能會管,但唯獨利益這件事情,他們絕對不允許。

「對於你說的這一點,是不會發生的,因為我們推出的不過是基本的食材,並不影響整個市區。」

「你將整個市場壟斷了,這還不影響?這對商家來說可是最大的打擊!」

「對於這點,我補充幾點,首先綠色陽光行只有蔬菜水果,並不存在壟斷,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選擇最合適的,那是每個人的本性,要是出現了所謂的壟斷,只能說是商家的無良。」王海明淡淡的說道,眼神中微微露出的霸氣讓人為之折服。

隨著王海明話落,大家卻是沒有話說了,是啊,這不是赤裸裸的在告訴市民他們有多暴力么,市民選擇自己喜歡的,這並不是誰能干預的。

「王大佬你剛才還有說到麵包,難道這也算是正常範圍?」大家顯然不願意就這麼放過王海明,這可是白花花的銀子,沒有人會嫌錢多,此時就跟辯論會一般,現場一片熱鬧。

一提到利益,這些人完全取代了記者的位置,完全不知道怎麼形容為好。

「這次綠色健康行動是以造福百姓為主題,自然一切都是從民眾的利益著想,麵包屬於口味行麵包,造價等一切基本上和正常的麵包價位是差不多的,所以這完全不會影響到商人,同時還有一件事情向大家公布。」

既然話都說道這裡了,王海明覺得是時候說出來了。

「綠色陽光行動裡面推出的麵包,會有幾款麵包甜品賣出的錢全部捐助山區兒童,這甜品計劃,會在綠色陽光行動推出后,陸續實行,造福民眾,零利健康,才是綠色陽光行動的真正意義。」

隨著王海明說完整段話后,站起來的人正準備大聲反駁,卻在這個時候,一陣悅耳的掌聲響徹整個大廳,此時讚揚的聲音完全將將反對的聲音蓋過。

王海明看到這樣一副場面便知道,這已經成功一大半,內心裡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這懸著的石頭終於落下來。

「關於這次綠色陽光行動計劃,我會督促各部門協調好,堅決不允許哄抬物價等事情發生,民眾的利益才是最真。」王海明說完后便鞠了一個躬,往台下走去。

對於這次談話他很是滿意,所有的推動都很成功,至於剩下的,那便好解決多了。

此時王海明來到酒店一樓,正準備坐車回去,卻在這個時候,一大波記者圍了上來,王海明身後的助理趕忙將王海明護在身後,將瘋狂的記者格擋開來。

但到底勢單力薄,對於助力一個小小的人來說,在記者圍過來的一瞬間,早就已經不知道去哪裡了。

王海明瞬間就被圍了起來。

而記者卻問到:「王大佬,對於綠色陽光行動這個計劃你打算什麼時候開始行動?」

「民眾的期望值很高,這件事會推遲很久嗎?」

「綠色陽光行雖然利國利民,但卻違背了商家的意願,請問一下,對於這件事情,你會做哪些應對政策?」

此時王海明的耳朵嗡嗡嗡作響,好似被這人海包裹在也出來不來似得。

「大家不要著急,關於這方面的問題,我會一一回答。」

「綠色陽光行動所有的計劃已經開始實施,自然它實行的計劃,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實行,至於商家利益,這並不是一個解不開的鎖,而我也會親自去工商部門協調,物價下調,爭取讓民眾商人的利益同步。」王海明完美的解說,根本找不到一點漏洞。

王海明話閉,便和助理快速離開,而各大電視台記者則是爭相報道,只不過是短短時間,民眾對王海明的期望值迅速飆升,大街小巷都在議論王海明,或者就是這個綠色陽光行動。

就在所有人都歡呼綠色陽光行動的好處時,卻有一個行色匆匆的人快速的往全市最高級的辦公大樓中跑去。

似乎有什麼火燒眉毛的事情一般,連進門都沒有敲門,直接闖了進去。

這進去的地方,不是別的地方,正是陸晨煜的辦公室,此時陸晨煜正在處理手中的事情,對於突兀闖進來的人很是不滿意。

「什麼事這麼冒冒失失?」

「大事不好了,您快看本市新聞。」

陸晨煜打開辦公室的電視,電視中正在直播王海明的報道,隨著演說的越來越精彩,陸晨煜的目光也越來越兇狠和尖厲,陸晨煜何曾能夠忍受王海明如此出頭?

早在先前,陸晨煜一直以為王海明不過是紙捏的老虎,便是自己想怎麼拿捏便怎麼拿捏,如今卻沒曾想到,王海明竟然也主動出擊了!

這就說明王海明現在已經擁有了足夠強大的實力,在他的背後站著的是張術和南天林這兩尊大神,還有數不清的關係脈絡,陸晨煜好不容易走到如今這一步,豈能在這最後關頭失守?

再抬頭便看到王海明在電視之中滿臉微笑,最終大方得體的走下演說台,贏得了一陣陣的掌聲,陸晨煜十分懊惱,為什麼自己就沒能想出如此好方法?

這可謂是贏得人心的舉措,然而由於王海明的捷足先登,不可能再用同用的手段,因為已經失去了它應有的效用,在這一刻,陸晨煜再也忍耐不住,胡亂的找到了電視遙控器,關掉了電視。

在關掉了電視過後,陸晨煜無力的靠坐在沙發上,一隻手扶著額頭,無比的疲憊,到底還是讓王海明這個老小子搶佔了先機,難道他陸晨煜真的就沒有一點辦法?只能看著王海明一步步的登上大佬的位子?

如若是這樣,一旦王海明當上了大佬,他陸晨煜就只能屈居第二位,如此一來,王海明豈能放過自己?僅僅是一個常務副大佬的名頭,便可以將他陸晨煜手中權力全部架空,從此他陸晨煜便遠離了權力的核心圈子,再也沒有出頭之日。

陸晨煜想到此處,不禁惡狠狠地猛然拍了一下沙發的扶手,煩躁不堪,悔恨,惱怒,強大的自尊,他陸晨煜怎麼會被王海明這種人牽著鼻子走?為什麼王海明就要走到他陸晨煜的前頭?明明他才是最具希望的政壇新星!

就在這時,只看一個人躡手躡腳的走到門口,輕聲的敲了敲門,「篤篤篤。」

陸晨煜不耐煩的皺著眉頭:「進來!」

。 聽到胡天竟然承認了,兩位莊主臉上的臉色,頓時變的驚恐了起來。

因為他們雖然不是華宗的正式弟子,但是也接到了華宗的通知。

這個叫做胡天的小子,可是華宗的心腹大患!

聽一些傳聞說,華宗的長老,都在他手上吃過癟。

雖然兩位莊主現在的實力,加起來堪比仙境一層的高手!

但是在胡天面前,那壓根就不夠看的!估計就跟紙糊的一樣!

畢竟連長老都不一定能把胡天給收拾掉,他們倆這種小卒子,就更不可能有抵抗之力了。

想到這裡,兩位莊主心裡有些欲哭無淚。

他們很後悔,自己昨天為什麼要為難那位武學高手。

他們絕對沒想到,那位被他們揍的半殘的武學高手,竟然是胡天的人!

如果時光能倒流的話,他們一定要好吃好喝的招待那位武學高手,把他奉為座上賓。

因為胡天這傢伙太記仇了,昨天發生的事,竟然今天就找上門來了!

看到兩位莊主變幻不定的臉色,胡天冷冷的說道:「你們在發什麼愣,怎麼不說話了?」

「胡天兄弟,這個真的很有可能是一場美麗的誤會,請你原諒我們吧。」其中一位莊主臉上陪著笑,有些諂媚的說道。

胡天不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辭了,為什麼這些傢伙說出來的話,都差不多呢?

「誤會還有美麗的說法嗎?」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這個時候,另一位莊主趕緊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是啊,這就是一場誤會,我們可以賠償的。」

「賠償?你們拿什麼賠?」胡天淡淡的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兩位莊主對視了一眼。

「要不這樣吧,我們願意賠一個億的現金,外加二十株千年份的珍貴草藥。」

胡天心想,這些傢伙肥的流油啊!

竟然開口就是一個億,拿錢不當錢!有點暴發戶的感覺了!

而且直接拿出二十株千年份的珍貴草藥賠償!這比那些大藥商還厲害!

要知道,千年份的珍貴草藥,那真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寶貝,可遇不可求的!

雖然以胡天現在的家底,對錢財已經無感了。

但是這種珍貴的草藥,對他來說,真的很有益處的。

就算是胡天現在的境界,如果能一次性吃個幾十上百株千年份的寶葯,那估計能直接突破到仙境四層!

不過胡天轉念一想,這些傢伙既然能隨便拿出二十株千年份的草藥,那代表他們的庫房裡肯定有不少這種草藥了。

想到這裡,胡天心裡也有些激動了。

要是自己全部拿來吃掉,那實力絕對可以暴漲!

見到胡天沉默不語,兩位莊主臉上淌出了細密的冷汗。

但是他們動不了,所以無法用手擦拭,看樣子挺難受的。

當然,就算他們能動,也不敢在胡天面前擦汗的。

「胡天兄弟,你看,這,行不行?」兩位莊主笑著說道。

胡天冷冷的說道:「你們先弄清楚,我不是你們的兄弟,我跟你們有仇呢!我們是仇人!」

「啊,這……」兩位莊主頓時露出了詫異的表情。

雖然這些傢伙的態度,突然發生了變化。

但胡天不覺得他們是什麼好人,畢竟他們可是為華宗服務的,那就是自己的仇人啊!

想到這裡,胡天直接在他倆的腦袋上拍了一下。

「去,帶我去你們的寶庫。」胡天冷冷的說道。

其中一位莊主語氣顫抖的說道:「不,不行。」

「不行?」胡天冷著臉說道。

「是啊,胡天先生,這真的不行,寶庫里的東西是進貢給華宗的,過兩天會有長老專門過來收的。」另一位莊主硬著頭皮說道。

「那正好,讓我看看,你們都進貢什麼東西給華宗。」胡天說道。

說著,胡天就把他們身上的穴道給解開了。

這個時候,兩位莊主直接跪到了地上。

「胡天先生,這使不得啊,我們會沒命的……」兩位莊主非常驚恐的說道。

「你們要是不帶我去看,我現在就弄掉你們。」胡天冷冷的說道。

說完后,胡天就升騰起了一股氣勢,要準備動手了。

兩位莊主眼裡露出了害怕之色。

雖然寶庫失守,華宗怪罪下來,他們難辭其咎。

但他們可以把這一切歸過在胡天的頭上,倒也不至於沒命。

但是如果不帶胡天去看,那他們現在就會沒命了。

於是兩位莊主趕緊說道:「等,等一下。」

「怎麼?想通了嗎?」胡天冷冷的說道。

「想好了,我們願意帶你看。」兩位莊主點了點頭說道。

「行,你們帶路吧。」胡天說道。

兩位莊主吞了一口唾沫,有些后怕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在前面帶路了。

於是胡天跟著他倆往山莊裡面去了。

等三人走了后,那些弟子才湧上來,把那位已經倒在地上昏迷過去的莊主,給抬去治療了。

胡天跟著這兩個老頭,在山莊里左拐右拐,圍著山腰轉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個山莊的風景真漂亮,空氣也很清新,比那些頂級旅遊景點不知道好多少倍。

如果一位普通的老人在這裡養老,估計能多活一二十歲。

不過這種地方,可不是有錢就能住的!

畢竟連武學高手都只能守門,普通人壓根想都不用想了。

走了一會兒后,兩位莊主帶胡天坐電梯去山頂了。

胡天有些驚訝,沒想到這裡還修建了電梯。

到了山上后,又走了十多分鐘,兩位莊主帶胡天來到了一個山洞前面。

「這就是你們的庫房?」胡天瞥了山洞一眼,說道。

兩位莊主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嚴格來說,這個不是我們的,這算是華宗的庫房,我們只不過是給華宗做事的。」

「行了,打開吧。」胡天淡淡的說道。

其中一位莊主鼓起勇氣說道:「胡天先生,我們先說好啊,只能看看的,裡面的東西萬萬不能動。」

「廢話少說,快點打開!」胡天皺著眉頭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另一位莊主趕緊唯唯諾諾的跑過去,拿鑰匙把山洞的大門給打開了。

「請。」兩位莊主把姿態放的很低,微微低著頭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