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風格實在是太不適合我了,而且我今後也沒有往這方面發展的打算。」

顧可彧又仔細看兩眼劇本,雖然裡面的內容挺吸引人,但是確實同江映寒打造的形象不太相符。

「你這兩天有沒有找到合心意的劇本,我看小唐替你準備了很多,在那裡面就沒一個出彩的嗎?」顧可彧瞥了瞥江映寒的桌子,那上邊早就堆滿了厚厚一摞劇本。

江映寒撇了撇嘴,長嘆了一口氣說道:「暫時還沒找到合適的,現在先不著急,這個反正上一部戲剛結束也沒多久。」

把飯吃完之後,顧可彧又在休息室裡邊躺一會兒隨後才走了出來,她這幾日的生活就像是複製粘貼一樣沒有一點的變化,可能是因為工作的緣故,整個人也沒有之前那麼煩躁了。

有天下午她一邊整理著筆記本上邊的資料,一邊喝茶時就注意到了一個很符合江映寒形象的劇本,所以直接掏出手機對著他那邊就撥打過去了。

「你現在人在哪兒呢?」

「我馬上就回工作室了,有什麼著急的事兒嗎?」電話那邊的江映寒愣了一下,隨後就快速的回答道。

「不急,回來之後直接過來找我,我有關劇本的事情要問你。」

講完話之後顧可彧就掛斷了電話,她又拿起手中的劇本仔細的看著。

她這次為江映寒相中的這個劇本雖然是一個小成本的片子,但是播出之後卻引起了反響,裡邊參演的演員們也都因此大火了一把。

這部戲名字叫做《潛伏》是一部民國的諜戰片,雖然江映寒之前根本就沒有接觸過這類型的戲,但是只是看著角色形象顧可彧就覺得他非常適合。

等了一會兒之後江映寒還是沒有回來,但是看著時間估摸著也快了,所以顧可彧也沒有再緊接著催促,只是拿著手機就刷著最近的娛樂動向。

她竟然就在不聲不響當中又被人推道了微博熱搜頭條,而且這件事情發酵了這麼久,工作室的人也沒有一個來知會過她。

只是看了兩眼之後,顧可彧的臉色瞬間就冷了下來。

「最期待的劇中CP照進現實,顧可彧江映寒絕配!」

「我覺得他們兩個顏值太逆天了,以後生的小寶寶絕對又是一個美人!」

「我最喜歡的男演員和最喜歡的女演員竟然是cp,實在是太美了!」

顧可彧看著那些照片,握著手機的手不禁的就緊了幾分,她和江映寒在工作室裡邊的照片不知道被誰傳到了網上去,而且那些角度就像是刻意調整過的,整個畫面看上去非常有愛。

越是看下去她就越生氣,最後直接把手機重重的摔到了桌子上,本來安靜的工作室突然被這一聲巨響給驚擾到了,所有人都抬起頭來面面相窺,滿臉的疑惑。

只是看著小唐和羅瑞那幾個人臉上的心虛,顧可彧就能夠意料到了。

「你怎麼啦?大家怎麼都不說話了?」

正有些尷尬的時候,江映寒突然從門外走了進來,臉上的驚訝一閃而過,隨即對著顧可彧笑著講道。

「你們現在最好趕緊給我解釋一下,網上那些照片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江映寒臉上的笑意凝固住了,但是很快他又把一切都掩蓋下去了,打著哈哈對顧可彧說道:「原來你是說那些照片啊,這不是沒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所以你現在是承認這件事情是你做的了?」

顧可彧死死地盯著江映寒,看著他臉色越來越難看后又直接講道:「我之前明明說過這件事情我絕對不會同意,你們實在是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她說完之後,又轉過身去對著工作室的其他人繼續講道:「你們要是對我的管理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儘早說,我絕對不會強留任何一個人。」

她一一掃視過工作室的人員,大家都把頭低了下去,很明顯這就是自己人做的,自己之前講的那麼清楚了,他們竟然都當做耳旁風一樣!

難怪她之前還疑惑怎麼會有人留在辦公室裡邊吃快餐,原來是想趁著自己留在這裡,好拍一些捕風捉影的照片。

「這個工作室是我開的大家要記好了,給你們發工資的人也是我!」

顧可彧對著他們說完之後又轉過頭去,看著江映寒冷冷的講道:「我真沒想到你本事這麼大,才來幾天,竟然把人心都給籠絡過去了。」

江映寒的臉上露出了尷尬又有些訕訕的笑意,顧可彧沒有再繼續講些什麼,只是走到了小唐和羅瑞的面前厲聲說道:「我把所有的工作交給你們是完全是因為信任,我之前講的已經足夠明白了,你們竟然還背著我做這些事!」

看著小唐和羅瑞兩個人在自己面前低頭認錯之後,顧可彧心中的怒火才平息了幾分。

「你們現在馬上去處理我網上的緋聞,我不想再看到任何關於這方面的消息了!」

作死 工作室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顧可彧的怒火,所以把網上的帖子都給刪除了,連那些想要捕風捉影的媒體們一時間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夏冰看到方逸天站起來的時候已經是暗暗吃驚,在聽到方逸天笑著對那兩個人間絕色的美女開口說話時,她猛地反應過來——原來這混蛋認識這兩個女人,難怪……

「方逸天,你電話里說跟個朋友吃飯沒想到竟是跟這麼一個美女吃飯啊,呵呵,這位是?」藍雪淺淺一笑,語氣不冷不熱的說著。

「噢,我正想跟你們介紹呢,這位是夏冰,目前是華天集團公司的人力資源部經理,」方逸天接著看向夏冰,說道,「夏冰,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叫藍雪,這位叫慕容晚晴,慕容小姐也正是皇冠大酒店的總經理,一會兒說不定慕容小姐還給我們的用餐打五折呢。」

「方逸天,沒想到你還挺有女人緣的嘛,認識的還都是很漂亮的美女,」慕容晚晴輕輕一笑,饒有深意的說著,而後便是轉向夏冰,微微笑道,「夏小姐,初次見面真是幸會,希望來這裡用餐會讓你感到愉快。」

「原來慕容小姐就是皇冠大酒店的經理,幸會,你們也是來吃飯的嗎?」夏冰也是一笑,說道。

「那當然,她是這家酒店的經理,當然是要來這裡吃飯。藍雪,要不一起吃吧。」方逸天笑著說道。

辣妹媽咪太囂張 「方逸天,你就不怕我跟晚晴打擾了你跟這位夏小姐的約會?」藍雪那張絕美的臉上依然是平靜自如,不過看向方逸天的目光已經是閃動著絲絲異樣的光芒。

方逸天後背禁不住的一陣冒冷汗,自己的老婆該不會是懷疑自己跟夏冰有一腿吧?要真是這樣那麼這個誤會可就大了!

「呵呵,什麼約會不約會,夏冰欠我一頓飯局,因此今晚有空便請我吃飯,你可別多想。」方逸天乾笑了聲,連忙說著,暗示藍雪不要多想,他跟夏冰之間僅僅是尋常普通的關係。

夏冰暗中觀察著,隱隱看到方逸天對藍雪的態度似乎是很在意,這讓她心中泛起一絲異樣而又不舒服的感覺起來,她眼眸一轉,卻是站了起來,笑吟吟的說道:「藍小姐,慕容小姐,既然你們也是來吃飯的,還跟方逸天認識,那麼索性就坐在一起吃吧。要不你們兩個坐這邊,我跟方逸天坐一起好了。」

方逸天聞言后立即怔住,目光有點異樣的看向了夏冰,暗忖這個冰美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主動起來?居然主動要跟他坐在一起?她什麼意思?

藍雪也是愣住,那張白皙如玉的俏臉上禁不住的閃過一絲的猜疑之色,而後便是目光狠狠地瞪了方逸天一眼。

頓時,現場的氣氛變得有點微妙起來,極為的微妙。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呵呵,既然這樣那也好吧,藍雪,你說呢?」慕容晚晴輕笑了聲,打破了眼前的沉默,開口說道。

「我、我……那也行吧,一起吃也好。」藍雪應了聲,眼眸一轉,看向了方逸天。

在這樣的場合中,她身為方逸天的未婚妻,那麼自然是要跟方逸天坐一起才對,不過她與方逸天之間的關係還未公布出來因此慕容晚晴與夏冰也不知道她與方逸天之間的這層關係,要不然夏冰也不會提出要跟方逸天坐一起的要求。

其實夏冰剛才說出的那句話也是有意的,自從那一晚方逸天從她的住所離開之後,冥冥中她感覺到自己的內心彷彿是空了一大塊,隱約覺得方逸天這個混蛋已經佔據了她心中很大的位置。

那晚她曾發誓要把失去的東西爭取回來,而偏偏自從那一晚之後方逸天音訊全無,電話也不給她打一個,出於矜持她也不好意思主動聯繫方逸天,好幾次都拿起手機翻找出了方逸天的名字卻是在最後關頭都沒有鼓足勇氣撥打過去。

今早與方逸天在雲夢的廣告公司所在的寫字樓偶遇之後,她便是趁機提出了請方逸天吃飯的要求,也是想趁此機會跟方逸天多接觸。

卻沒想到,中途卻是出現了藍雪與慕容晚晴這兩個絕色美人,而從方逸天的態度中,她隱約揣摩出方逸天對藍雪似乎是很在意,出於女人的直覺她心知方逸天跟藍雪之間的關係只怕是不簡單。

這一發現也是讓她心中暗暗不舒服,她也深知有些東西必須是勇敢的去爭取才能緊緊地握在手中,所以她才開口說出了那句話,主動的要跟方逸天坐在一起。

藍雪雖說答應了一起吃飯,但潛意識裡她還是希望方逸天能說幾句話,比方說主動的跟她坐在一起的話之類的,反正她跟方逸天之間的關係終究是紙包不住火,她也早就想把她跟方逸天之間的真實關係告訴給慕容晚晴了。

偏偏,待到她轉頭一看的時候,卻是發覺自己的這個混蛋老公很紳士的讓夏冰坐進了里側,而他則是若無其事般的坐在了夏冰的身旁。

這著實是讓藍雪心中氣恨不小,暗中跺了跺腳,走到對面的座位上,她也沒有選擇面對方逸天的座位坐下,也是走進了里側,面對著夏冰坐了起來。

於是,方逸天面對著的便是慕容晚晴這個兼具御姐與女神的絕色尤物。

方逸天目光一轉,便是看到了藍雪玉臉微寒,黛眉間略帶嗔怨之色,他心中一怔,而後便是禁不住的苦笑了聲,心知自己的老婆心中生悶氣了,估摸著是懷疑他跟夏冰之間有著不清不楚的關係了。

方逸天當即坐如針毯起來,心中直嘆,這他娘的那裡是吃飯啊,分明是受罪來了!

如果是平時,自己被這三個美貌絕倫各有千秋的大美女包圍著,那可是世間難有的福氣,可是此刻的他並沒有絲毫身在福中的享受,一張臉反而是比死還難受。

自己的老婆就坐在眼前,而且還懷疑他跟夏冰有著不明不白的關係,而自己偏偏是有苦說不出,想想那種微妙的心理,方逸天真是恨不得直接找個地洞鑽進去直接消失不見一了百了!

「我們再添幾道菜吧,藍小姐,慕容小姐,你們看看你們要點什麼。」夏冰這時微微笑著說道。

「呵呵,我來吧,我比較熟悉這裡的菜,我來添兩道菜好了。」慕容晚晴落落大方的一笑,便是將酒店裡的一個服務員招了過來。

「逸天,你要不要喝點酒呢?」夏冰這時身體竟是微微傾向了方逸天,幾乎是與方逸天的左肩挨在了一起,她那一雙美眸此刻沒有往昔的半分冰寒冷意,竟是顯得脈脈含情之極。

那一刻,方逸天全身發麻,一個頭兩個大,恨不得直接找堵牆一頭撞死算了,因此他分明是感覺到了斜對面的藍雪投射而來的清澈冷淡的目光。

別說藍雪,就連慕容晚晴也是目光微微詫異的看看方逸天又看看夏冰,她也是女人,因此能夠看出夏冰那目光中蘊含著的意思,分明是一個女人凝視向她的情人時那種輕柔而又脈脈含情的目光。

那一刻,慕容晚晴心中也是泛起了一絲奇異的感覺來,暗中懷疑著方逸天跟夏冰到底是什麼關係?難道真的是情人之間的關係?

雖說目前慕容晚晴對方逸天並沒有什麼私人的感情,但她卻是發覺這一刻她的內心深處竟是禁不住的隱隱在乎起來。

這對她來說,還是第一次! 關於緋聞的事情,在工作室及時止損的情況下並沒有太大的損失,只有好些吃瓜群眾還時不時的討論著關於這一切。

不過這一切的事情早就被顧可彧給拋到九霄雲外去了,自從那天過後江映寒就沒有回到工作室,之前那個《潛伏》的劇本也只能擱淺在了那裡。

後來顧可彧的工作室為了堵住媒體們的口,打算把《潛伏》暫時推到幕前,在所有演員當中招募主選。

但是一連好多天下來她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導演能夠來接拍這部戲,工作室只是一個中轉站,如果想要處理一部大製作的戲,以目前的規模來說是完全不可能的。

顧可彧當時和江映寒的緋聞陸季延也已經看見過了,後來在他的幫助之下所有的事情才算是壓制下去了,他們兩個人也算是難得敞開心扉好好的聊了一次。

這一切對顧可彧來說順利的有些不可思議,但是陸季延心中終歸是放不下她的,所以才肯一次一次的又低頭。

工作室的事務又回歸到了正軌之上,顧可彧他們每天都忙著招募演員,而且還想要找到合適的導演來接拍這部大製作,上輩子《潛伏》就是一部黑馬片,如果能夠製作好了,對他們工作室來說也完全只有好處的。

只不過這部戲沒開拍之前,顧可彧就接到了陸季延突然的電話,在醫院裡邊躺了好些日子的陸遠瞻已經快要支撐不下去了,等著顧可彧趕到時他就只剩下了一口氣。

「可彧,是我對不起你,我也對不起佳瑛……」

陸遠瞻拉著顧可彧的手對著雪白的天花板說道,隨後他一口氣上不來,臉上的神情瞬間就固定住了。

顧可彧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濃濃的悔意,她如果能夠早些趕過來說不定還能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是現在隨著陸遠瞻的離去,一切就變成了未知。

站在病房門外的陸季庭他們瞬間就發現了不對勁兒,司念更是一個箭步衝上來,撲在陸遠瞻的身上嚎啕大哭。

陸季延和陸季庭兩個人站在病床邊什麼都沒說,只是隱忍著的眼眶瞬間也變得通紅,等著謝青青趕來時,陸遠瞻臉上已經蓋上了白布。

「呵,你果然到死都沒給我留下一句話。」

謝青青面無表情的看著病床上的陸遠瞻,眼神裡邊也沒有一絲的波瀾起伏。

「他走的時候有沒有說關於遺囑的事情?」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謝青青才轉過頭去對著陸季庭講道。

「媽!你怎麼這麼冷血無情,我爸才剛去世!」陸季庭滿臉的不可置信,對著謝青青說話連音量都提高了幾分。

「就算這樣又能怎麼樣?」謝青青還是面無表情的暼了一眼床上已經身子發僵的陸遠瞻,對著陸季庭轉過頭去冷冷的說道。

「反正人都已經不在了,我現在只關心遺產的事情!」

「媽,你怎麼可以冷漠到這個地步,剛剛去世的可是你的丈夫!」陸季庭整個人的情緒就激動起來了,看著謝青青滿臉的驚訝。

「冷漠?我和他結婚這麼多年他有對我好過嗎?如果不是因為他,我這一輩子也不會毀的這麼徹底,你現在竟然還說我冷漠!」

她說完之後就靠在病房的牆上不斷的大笑著,眼中也有滾滾的淚珠,但始終沒有流落下來。

看著病房裡邊已經鬧得有些不可開交了,陸季延按壓了自己眉心之後,看著謝青青冷冷的講道:「關於遺產的事情得等爸爸下葬之後再找律師詳談,你現在既然不想待在這裡,就趕緊出去吧。」

病房裡邊又恢復了那種寂寞的哀傷,只有司念在一旁哭的有些肝腸寸斷,陸遠瞻的遺容還是那樣安詳,臉上掛著幾分滿意的笑容,顧可彧不知道他死之前究竟想到了什麼。

由於陸遠瞻之前病重他的身後事早就料理的差不多了,從半夜開始所有人都已經加緊準備著,天剛蒙蒙亮時,他就已經被送到了城外的墓園裡。

因為他之前留下的話,所以這個葬禮舉辦的甚是低調,除了公司的老員工,還有一些近親之外就沒有多的人來參加了,所有人都身著統一的黑色服裝,在這樣下著小雨的清晨里,一股濃重的哀傷把每個人都包裹著。

大家都把自己心中的情緒給壓抑著,只有司念是第一個哭出來的,她更是衝到了墓前哭的有些肝腸寸斷。

在這種端莊沉重的氣氛當中謝青青顯得尤為特別,她站在離墓碑很遠的地方冷冷的看著這一切,眼睛裡邊兒就像是死水一樣,沒有任何波動。

這個簡單又有些隆重的葬禮一個上午就已經舉辦結束了,顧可彧他們一行人直接驅車回到了別墅裡邊兒。

因為淋過雨的緣故所有人的身體都有些不太舒適,尤其是陸季延更是顯得脆弱,在顧可彧的安撫之下才能夠提起半分的胃口。

等著夜深之後,陸季延才在顧可彧的安撫之下漸漸入睡了,看著他有些不太安穩的睡顏,顧可彧一晚上都沒有合眼。

第二天早上她剛睡下,還沒醒來時就迷迷糊糊聽見外邊傳來了一陣爭吵聲,隨後就有傭人來敲著他們的門讓趕緊醒過來。

等著顧可彧他們收拾好到客廳時,已經有一個眼生的中年男人坐在那裡了。

他就是陸遠瞻之前的私人律師,今天過來就是為了宣布陸遠瞻名下遺產的分配。

可能是因為剛剛舉辦過葬禮的緣故,整個宅子裡邊都透露出一副濃重的哀傷,就連律師也沒有多說什麼話,只是把自己文件袋裡邊兒的協議書通通拿了出來。

「這兩份協議書是陸總留給小姐和夫人的,你們每個人各自有百分之七的公司股份。」

話說完之後,律師就把那兩份協議書推到了謝青青她們面前。

「才這麼一點,竟然就想糊弄我!」謝青青把協議書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有些不滿地講道。

但是律師根本就沒有在理會她,只是又掏出兩份文件放到了陸季庭和陸季延兩個人面前。 瘋了,夏冰一定是瘋了!方逸天心中禁不住的疾呼著,那一刻他都忍不住祈禱讓這賊老天直接降下霹靂閃電劈死他好了。

「方逸天,你說話嘛,到底喝點什麼酒啊?」夏冰看到方逸天整個人石化般的一語不發,便語氣一嗔,貼在方逸天左臂上的前胸也稍稍用力的晃動了他一下!

轟!

方逸天腦袋轟鳴一響,空白一片,冰美人這是在撒嬌嗎?天吶,這一定不是真的,我一定是在做夢,一定是在做夢……冰美人居然也會撒嬌?而且……對象還他媽的是我?藍雪還坐在我的面前?

這個世界真他媽的太瘋狂了!方逸天此刻連死的心都有了,他心中一味的暗示自己這一定是在做夢,可是,左臂上感覺到的那種女人嬌軀上特有的柔軟感覺,以及撲鼻而來的夏冰身上那股清清淡淡的幽香體香味兒,無一不在暗示著他,他不是在做夢!

方逸天渾身禁不住打了個激靈,他猛然回過神來,目光稍稍看向藍雪,便是意料之中的看到藍雪那張唯美之極的玉臉上呈現出了一絲的嗔怒之色,那雙宛如夢幻般的眼眸更是氣狠狠的盯著他看。

而偏偏,夏冰這個冰美人大有將她的身體的重量都壓在方逸天身上的趨勢,方逸天簡直是哭笑不得了,此刻的他還真是體會了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滋味。

他搞不懂,夏冰今天是怎麼了,怎麼會如此的反常?一改她往日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態度,居然變得熱情似火而且溫柔纏綿的依偎上了他的身體。

這也太他媽的扯了點!方逸天很想開口問問夏冰是不是神經錯亂了還是怎麼著,還是說她是故意在藍雪與慕容晚晴的面前造成一種她跟自己是一對情人的假象?

我、我……我勒個去!要真是這樣,啥也別說,先抹把眼淚,藍雪指不定要生氣到何種程度了!

「咳咳……夏冰啊,那個啥……我是有老婆的人,你看看你靠得我這麼近,這不是在逼我紅杏出牆嗎?」方逸天乾咳了聲,而後一臉正色的說道。

此言一出,夏冰怔住了,一雙水靈的眼眸詫異的看著方逸天,眼中閃動著的神色顯然是不敢置信方逸天的話。

就連慕容晚晴也是微微詫異的看著方逸天,一時間她也無法判斷方逸天所說的話是真是假,不過內心中卻是不由自主的隱隱泛起一絲細微的不易察覺的失落之感。

這三個美女當中,就數藍雪的臉色比較坦然了,她的眼中還飛快的閃過一絲欣慰之色,心想這個混蛋總算是沒有忘記他是有老婆的人。

「你有老婆了?騙人的吧?怎麼以前沒聽你說過?」夏冰眨著眼睛問道。

「難不成我什麼事都要跟你說啊?」方逸天微微笑著,隨口要了瓶紅酒。

「哼,你肯定是騙人的,從來沒看到你跟你老婆出來過,還是說……」夏冰眼眸一轉,吃吃笑道,「還是說你家裡那位老婆是個黃臉婆,不要意思帶出來見人啊?」

方逸天聞言后一怔,暗暗苦笑了聲,黃臉婆?如果夏冰得知坐在她對面的藍雪就是他的未婚妻,那麼她估計就不會說這樣的話了吧?

「夏小姐,你怎麼能出口詆毀人呢?你沒見過方逸天的老婆你怎麼知道她是個黃臉婆?」藍雪秀眉一顰,問道。

「我是沒見過,難道藍小姐見過?還是說藍小姐你就是他的老婆?」夏冰看著藍雪,問道。

潛意識裡,她並不相信方逸天是個有老婆的人,看他平日里那副弔兒郎當的樣子,怎麼也不像是個有了家庭的男人。

而她此刻已經把藍雪當成是她一個最大的情敵,此時此刻她心中已經不再欺騙自己,她發覺她還真是喜歡上方逸天這個混蛋了,沒有任何前兆的就喜歡上了他,興許是喜歡上了他表面上那種懶散但實則是有著深沉往事的他,興許是喜歡上了他能夠給她帶來的那種踏實的感覺。

從方逸天對待藍雪的態度來看,她冥冥中感覺到了一種危機,因此她才會如此的反常的採取了主動的攻勢,主動的靠向方逸天,主動的表露了她的心跡。

夏冰此言一出,藍雪俏麗的臉上禁不住一怔,而慕容晚晴也是目光詫異的看向了藍雪,她一直就弄不清楚方逸天跟藍雪之間的關係,看著藍雪跟方逸天走得如此之近,她也禁不住的懷疑藍雪會不會就是方逸天口中所謂的老婆。

超級汽車銷售系統 「我、我怎麼會是這個混蛋的老婆!」藍雪想了想,便是出口說道。

的確,目前來說,嚴格意義上她還不是方逸天的老婆,就算是在這種場合之下她也不會承認,她倒是要看看方逸天跟夏冰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方逸天禁不住的啞然一笑,而這時,他們所點的菜已經是陸陸續續的端上來了,他拿起筷子,說道:「來,來,大家都肚子餓了,吃飯,吃飯。」

「呵呵,大家吃飯吧,對了,咱們相逢在一起,先喝杯酒吧。」慕容晚晴也是一笑,便拿起桌上的紅酒給每個人都倒了半杯。

方逸天也是呵呵笑了笑,端起酒杯跟這三個美女碰了杯,一口喝光了那半杯紅酒,不過那半杯紅酒入口之後他感覺竟是那麼的苦澀,完全沒有美酒的芬芳。

這興許是跟他的心情有關,的確,此刻他坐如針毯,就算是山珍海味在他面前他都食之無味,美酒佳釀喝下肚中也是如同白開水般的平淡。

飯桌上他總算是發覺了,自己的好老婆藍雪似乎是跟夏冰對上了,居然開始暗戰了起來。

對此,他唯有苦笑,本想是出來跟夏冰吃頓飯的,誰知最後竟然會演變成這樣的結局?

萌寶歸來爹地要排隊 「逸天,你多吃點,平時你不都是狼吞虎咽的嗎?」夏冰語氣離奇的輕柔的說著,親自給方逸天夾了幾塊紅燒肉。

「呃,我自己來,我自己來……」方逸天都忍不住要擦拭一下額頭上的冷汗了,藍雪那若有若無瞥過來的目光讓他心中一陣的心虛。

「方逸天,看來你蠻有福氣的嘛,難得有夏小姐這麼一個美女如此的關照你。」藍雪開口不冷不熱的說道。

「他啊,就是個木頭人,再怎麼關照他都是無濟於事,一點都不懂得善解人意。」夏冰嗔笑了聲,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