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速速歸位!」

如來的身影出現在了彌勒佛的身前,低頭的看著他。

一字一句如同是一個個的真言,打在了彌勒佛的心上!

清醒過來的彌勒佛,跪在地上一臉憤怒的盯著孫悟道。

「喂喂喂!這個死胖子!」

「管自己什麼事啊?你明明是自己心眼小才入魔了吧……」

可是話還沒說完。

孫悟道打了一個冷顫!

他看著如來已經盯上了自己。

如來當然察覺了孫悟道的存在!

他定睛的看著孫悟道。

嘴角浮現出了一抹冷笑。

「你這妖猴,冥頑不化,不尊禮數。」

「諒你是天生地養,跟本座回佛門,加入西遊,普度眾生。」

「日後證得無上道果!成就斗戰勝佛!」

如來看著孫悟道,冷冷的開口。

「佛祖還真是抬舉俺老孫了啊!」

「只不過是俺老孫自打出生,就是一直成長在山野之中!」

「俺老孫不懂禮數,心中也是沒什麼規矩的」

「所以還是算了吧……」 以憐后、焱王、穹麟為首,陰陽殿中的上百位邪道修士,全部都臉色猛烈一變。

在他們的上空,《萬家燈火圖》上懸浮著數千顆火球,烘烤大地,焚煉陣法,爆發出來的威勢相當驚人。

十座陣塔,必須全力以赴催動六件萬紋聖器,才能將圖卷擋住。

其中任何一座陣塔出現意外,都有可能會讓經緯天網陣土崩瓦解。

憐后將宋氏師兄妹留下的四件祖器,交給另外四位邪道修士掌控,而她,則是化為一股陰寒的漩渦風勁,急速衝進陣塔。

在她追進去之前,焱王已經先一步攻殺進去。

……

陰陽殿外,各大世界的修士,能夠清晰看見陣法內部的戰鬥,此刻全部都緊張起來。

「張若塵闖入進陣塔,無疑是走上了一條絕路。只能勝,不能敗。」

「若是,張若塵無法毀掉陣塔,在焱王和憐后的聯手攻擊之下,必死無疑,逃都逃不掉。」

「萬一張若塵毀掉陣塔,經緯天網陣就會變得殘缺不全,不可能擋住那張神圖的攻擊。」?「快看,又有一批邪道強者沖入陣塔,這下子算是將張若塵的退路完全封死。」

……

焱王和憐后的實在太強大,如同兩座大山一般,壓得那些與陰陽界有仇的修士,根本不敢與陰陽殿為敵。

如今張若塵遭到他們二人的圍殺,自然是讓很多修士都搖頭嘆息。

妖絕王的目光,向紀梵心盯了過去,問道:「姑娘,你覺得張若塵憑藉手中的幾張符籙,擋得住焱王和憐后的圍攻嗎?」

紀梵心的眼神平靜,淡淡的道:「焱王和憐后乃是陰陽界的領袖,積累何等雄厚,他們的身上,肯定掌握有不少符籙。雖然,我很希望張若塵能夠摧毀那座陣塔,但是……實力差距太大……」

妖絕王又何嘗不希望張若塵滅掉陰陽殿?

但是,卻不得不承認,焱王和憐后這兩位霸主,不是張若塵這個小輩可以應付。況且,除了焱王和憐后,還有虎視眈眈的穹麟,與一直沒有現身的邪成子。

這四巨頭,隨便擰出一個,都能嚇得一般的半步聖王跪地叩拜,哪裡敢與他們交手?

也就只有張若塵,才有那個膽量。

紀梵心的話鋒一轉,道:「不過,畢竟是在陣塔的內部,太強大的手段,焱王和憐后也不敢施展出來。萬一毀掉陣塔,就算鎮壓了張若塵,又有什麼意義?」

「也就是說,張若塵還有機會?」

紀梵心道:「機會肯定是有,關鍵是看他的實力夠不夠硬。」

……

陣塔中,張若塵與焱王對轟在一起。

兩人都動用了神魔符,一人出拳,一人出掌,發出「嘭嘭」的巨響,整個陣法的第一層,充斥著混亂的力量。

或許是二人戰鬥爆發出的力量太強,竟是震得陣塔都在微微搖晃,不斷有金屬碎塊,從上方掉落下來。

若是,戰鬥散發出來的能量,再強大一些,恐怕陣塔會被打得粉碎。

很快三息時間過去,張若塵身上的力量,在快速衰退。

焱王的身軀高大,像是一尊蓋世炎魔,嘴裡發出大笑聲:「沒有神魔符的力量加持,你擋住本王的一拳嗎?」

張若塵的目光冷銳,快速取出第二張神魔符。

隨即,張若塵的身上,再次散發出神魔之威,力量又攀升到三步聖王的高度,逼得焱王不斷向後倒退。

「竟然還有一張神魔符?好小子,竟然攜帶了這麼多厲害的符籙,說吧,到底是誰在背後幫你?」

焱王的臉色沉冷,不相信就憑張若塵的財力,買得到七級浮屠符、神魔符,肯定是有一座強界在暗中支持他。

又過去七息時間,焱王的那張神魔符,力量在漸漸消散,而張若塵卻是越戰越強,壓得焱王幾乎是要退到塔門的外面。

焱王在同境界,幾乎一拳就能擊斃對手,今天倒好,竟然被一個半步聖王的小輩壓著打,心中自然是憤怒不已。

就在他準備動用另外一張更加強大的符籙之時,張若塵卻是爆退而回,急速向陣塔的第二層衝去。

焱王回頭一看,只見,憐后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連一個張若塵都收拾不了,你還真是讓我失望。」

憐后輕飄飄的說了一句,爆發出最快的速度,追向第二層,趕去截殺張若塵。

「嘭嘭。」

突然,通往陣塔第二層的入口處,滾下來一顆拳頭大小的金屬鐵球。

「什麼東西?」

憐后的靈覺很敏銳,察覺到危險,於是,立即避開了那枚金屬鐵球,撐起一把青竹扇,擋在身前。

可是,追在憐后後方的焱王和大群邪道修士,卻來不及退避。

「嘭。」

金屬鐵球爆碎而開,釋放出一大片血霧,向四面八方逸散出去。

血霧蘊含極其可怕的腐蝕力量,使得陣塔的地板和牆壁,都發出「哧哧」的聲音,快速變得漆黑。就連地板和牆壁的陣法銘紋,似乎也都有些抵擋不住。

其中,一位最先接觸到血霧的邪道修士,口、鼻、耳、眼不斷湧出鮮血,就連頭顱內的聖魂都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片刻后,那位邪道修士,化為了一灘膿血。

「小心,那是一種血毒,沾不得。」

憐后的臉色,變得頗為蒼白。

因為,她發現,手中那把萬紋聖器級別的青竹扇,竟然都被血霧腐蝕。扇中的器靈在哀嚎,漸漸的,失去了聲息。

這到底是什麼血毒,怎麼會如此恐怖?

憐后懷疑,即便是以她的強大修為,一旦沾上血毒,恐怕也很難清理。

憐后立即使用青竹扇籠罩全身,快速向塔外衝去。

剛剛衝出陣塔,逃出血霧的範圍,憐後手中的青竹扇,便是「嘭」的一聲爆裂,化為一塊塊血紅色的碎片。

焱王雖然也逃出陣塔,但是,運氣卻沒有那麼好。

他的胸口,沾上了一縷血霧,皮膚和血肉已經腐爛,並且還在向外擴散。

這個時候,也顧不得繼續去追殺張若塵,焱王連忙調動體內已經修鍊到大成的九種火焰,焚煉侵入進體內的血毒。

先前,跟隨憐后一起沖入進陣塔中的十數位邪道強者,一個都沒有逃出來,多半是凶多吉少。

觀戰的各界修士,全部都面面相覷,相當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張若塵到底動用了什麼手段,為何將實力強大的焱王和憐后,從陣塔中逼退了出來?

而且,焱王似乎還受了不輕的傷勢。

半晌后,焱王壓制住體內的血毒,重新睜開了雙目,道:「好恐怖的毒,幸好我只是沾上了一縷,否則恐怕會死在陣塔裡面。」

憐后的雙眸凝重,道:「血霧堵住了進入陣塔的塔門,我們已經無法阻止張若塵。現在,我們應該思考的是,一旦經緯天網陣被攻破,該如何應對接下來的局勢?」

焱王的臉色變得十分難堪,意識到數萬年以來,陰陽殿最大的危機,已經來臨。

邪成子和穹麟趕了過去,與焱王和憐后聚在一起,商議接下來的對策。

……

陣塔中,張若塵一路向塔頂衝去,雖然遭遇了鎮守陣塔的邪道修士的阻攔,但是,卻都被他輕鬆擊殺。

可以說,陰陽殿中,除了聖王級別的人物和《聖者功德榜》上的天驕,別的邪道修士,想要擋住他的一劍,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至於先前扔出的金屬鐵球,乃是古松子送給他。

古松子是崑崙界最厲害的用毒高手之一,鐵球中,裝的是精鍊后的冥王血毒,堪稱是古松子煉製出來的最強毒物。

當時,古松子將金屬鐵球送給張若塵的時候,可是相當捨不得。即便是他,花費了上百年時間,也才煉製出來這麼一枚。

張若塵已經使用精神力探查了第一層陣塔的情況,心中暗暗吃驚,陰陽殿的十多位邪道高手,竟然全部都變成膿血。

其中還包括三位聖王級別的強者。

半刻鐘后,張若塵擊斃主持乙號陣塔的所有邪道修士和陣法師,頓時,陣塔頂端的光柱,漸漸變得暗淡,最後完全收斂回陣塔內部。

十座陣塔連在一起,才是一個整體。

一旦其中一座陣塔出了問題,經緯天網陣也就出現巨大的破綻,威力會大打折扣。

果然,隨著乙號陣塔的光柱消失,懸浮在半空的六件萬紋聖器受到巨大的影響,在《萬家燈火圖》的鎮壓下,變得搖搖欲墜。

「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